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明星x痴汉先生5 ...

  •   等季沉歌将感动得哇哇大哭的经纪人安抚好时,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
      
      莫名虚脱的季沉歌:“……”
      
      这简直比拍戏还要累。
      
      经纪人原地满血复活,将一大摞剧本搬过来,砰的放在茶几上,熟练地分类。
      
      “来,看看剧本。”他一一介绍:“这些呢,我看过了,中规中矩,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估计只是想借你的人气而已,不用多加关注。”
      
      萧青又一指另一摞剧本:“这些呢,都很有诚意,剧本质量在线,你可以看看。还有这几本,非常优秀,你重点看看。”
      
      季沉歌伸手接过萧青手里的剧本。
      
      “你看好这几本?”
      
      经纪人嘿嘿笑了几声:“挺适合你的。”
      
      他说适合的,那就一定非常适合。
      
      说实在的,萧青是真的很有眼光。
      
      无论是挑人还是挑剧本,他都非常有眼光,甚至可以说,是拥有野兽一般敏锐的直觉。
      
      这也是他捧一个就能红一个的关键。
      
      只可惜,在《影帝的养成》一书里,萧青就是这么一个直觉精准却运气不好的人设,如果萧青在拥有过人眼光与能力的同时还拥有好运,那《影帝的养成》就要换主角了。
      
      在原剧情一开始,主角林烨就在萧青这里学到了很多很多,甚至连另一个主角许诺都是签在萧青这里的。
      
      到了剧情中期,萧青因为手下艺人的又一次大翻车而心灰意冷,加上当时的主角出了车祸,险些瘫痪,萧青最终彻底离开这个圈子,林烨便接手了他留下的资源。
      
      一时间,办公室只剩下翻动剧本的声音。
      
      许久之后,季沉歌挑出两个剧本,问萧青:“这两个,你觉得怎么样?”
      
      说着,一抬头,就看见萧青正蹲在角落里,鬼鬼祟祟地小声接电话。
      
      “……没错,月华娱乐三楼办公室,就说找萧青。”
      
      “嗯,嗯,行,麻烦快点,我们急着用。”
      
      “好。”
      
      季沉歌有点疑惑:“萧哥?”
      
      萧青猛然站起来,“啊?沉歌?你看好了吗?”
      
      季沉歌扬了扬手里的两个剧本。
      
      萧青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挺好挺好,我看看哈,卧槽,《晴天》?好小子,有眼光!”
      
      《晴天》是一部双主角电影。
      
      故事的两个主人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原本家境殷实,但后来父母离异,哥哥跟了母亲,弟弟跟了父亲。
      
      母亲是一位大学教授,离婚后的日子虽不富裕,但也不差,哥哥在母亲的教导下长大,从小成绩优异,品学兼备,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而父亲是个生意人,离婚没多久,他就在生意场上吃了大亏,倾家荡产,后来又爱上了赌博和酗酒,整个人性格大变,动不动就打骂小儿子。
      
      弟弟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理所当然地长歪了。他虽然聪明机灵,但初中就已经辍学,开始跟着流氓混混们混日子,压根不想回家面对父亲。
      
      有一天,弟弟去了哥哥的学校,想去看看自己的哥哥过得怎么样。
      
      他在某个重点高中的操场上,如愿见到了正在打球的哥哥。
      
      不同于弟弟的落魄,哥哥穿着一身干净的校服,皮肤白皙,相貌英俊,在篮球场上飞驰。哥哥身上带着少年特有的意气风发,篮球场外围了一圈穿校服的女生,歇斯底里地喊着哥哥的名字,为他加油。
      
      哥哥接过校花递过来的水,有些羞涩,有些腼腆,跟打篮球时的样子截然不同,他笑起来斯斯文文的,引得女生们又一次小声尖叫。
      
      弟弟忽然意识到,多年不见,他和哥哥,已经身处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最终,弟弟没有上前跟哥哥相认。
      
      他觉得自己不配。
      
      但后来的很多年,弟弟一直暗中注视着哥哥的成长,看见他以省状元的成绩考上最好的大学,又从大学毕业,进入社会……从干干净净的学生,变成西装革履的体面白领。
      
      在此期间,弟弟也经历了很多事情。
      
      狐朋狗友们犯了事儿,被抓进去大半,最好的朋友出车祸死了,赌鬼父亲欠了一屁股债,追债的人没法从父亲那里拿到钱,就把弟弟堵住打了一顿,直接打没了半条命。
      
      弟弟逐渐变了。
      
      他变得自私自利,心狠手辣,并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他开始憎恨哥哥。
      
      凭什么?明明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你却过得比我好?有温柔的母亲,优秀的朋友,高薪的工作,永远那么体面,永远那么幸福?
      
      在又一次被催债之后,弟弟绑架了下班路上的哥哥。
      
      他原本只是想用哥哥的钱还债,却发现哥哥的卡里根本没有多少钱,在日夜相处中,他们更加了解彼此,但越是这样,弟弟就越感到自惭形秽,甚至萌生了想要拉上哥哥一起自杀的念头。
      
      就在这期间,弟弟察觉好友死去的真相,提着刀将害死好友的真凶捅伤,惹上了更大的麻烦。
      
      逃亡中,哥哥替弟弟挡了一枪。
      
      直到这时候弟弟才知道,哥哥其实一直在偷偷替他和父亲还债。
      
      不仅如此,饿得前胸贴后背时送上门来的工作,大雨倾盆时捡到的雨伞,还有邮寄到家中的一箱高中教材……全部都是来自哥哥的善意。
      
      剧情的最后,哥哥抢救无效死亡,赌鬼父亲也被催债的活活打死。
      
      母亲知道一切后,拿出全部积蓄帮弟弟还了最后的钱,弟弟就此改邪归正,重新读书,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与母亲相依为命,过上了另一种人生。
      
      萧青用力拍了拍季沉歌的后背,“鑫瑞导演看了你的《四季轮转》,很喜欢你的气质,希望你能出演哥哥的角色。说实话,虽然是双主角,但哥哥确实没有弟弟出彩,但是——但是,这是鑫瑞导演的电影啊!”
      
      季沉歌沉吟,他更看好的其实是另一个剧本,但那个剧本除了薄薄的本子,其他一律没有,他自认说服不了萧青,才会顺便接下鑫瑞的剧本当挡箭牌。
      
      他问:“弟弟的角色给了谁?”
      
      “听说是杨明生或者申棋。反正就在这两个人之间,跑不了。”
      
      杨明生。
      
      看来要跟他演对手戏的,十有八九就是杨明生。
      
      《影帝的养成》里,许诺的情敌,林烨的竹马。
      
      其实季沉歌还挺好奇的,从上一本《求生仙魔录》到这一本《影帝的养成》,作者究竟经历了什么?
      
      前者是男主升级流修真小说,感情戏是纯粹的bg,且占比不高,而后者则是娱乐圈耽美文,重点大半都放在一群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上。
      
      两个人又商量了一会儿,最终如季沉歌所愿,定下两个剧本。
      
      另一本一切还没筹备起来,要等正式开拍还要好久,不会耽误《晴天》的拍摄。
      
      正在季沉歌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送进来一个沉重的纸箱。
      
      经纪人赶紧说:“沉歌等等,我陪你一起回家。”
      
      季沉歌看了看纸箱:“……你这是?”
      
      “摄像头,装在家里的!”
      
      季沉歌:“……”
      
      经纪人拍拍胸膛:“你放心,哥会搞,这箱子里装备齐全,你只要回家把门打开,我就火速给你装好!”
      
      盛情难却,季沉歌只好点头同意了。
      
      经纪人亲自开车和季沉歌回了家,一进家门,他就紧张兮兮地把房子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生怕错过什么可怕的细节,害了自家孩子。
      
      季沉歌又无奈又想笑。
      
      他在上个世界得到的能力已经被系统小心封印了起来,可尽管如此,这个世界依然没有谁能真正伤害到他。
      
      不过经纪人的好意,他仍然心领。
      
      “每个房间都得装一个!我特意数了,刚好跟你家的房间数量一致。”
      
      季沉歌顿了顿,“……浴室就不用了。”
      
      “啊?你家几个浴室来着?”
      
      “两个。”
      
      经纪人点头,“行,那就客厅里装两个,衣柜里装一个。唉,你家房间太多,你又一个人住,这样太容易藏人了,摄像头真是不装不行。”
      
      衣、衣柜?
      
      季沉歌欲言又止。
      
      经纪人苦口婆心的教育他:“沉歌啊,可千万别小看这种跟踪狂,他们一旦进了你家,目标百分百是你的卧室,要进来偷你衣服的!”
      
      季沉歌:“……”
      
      他发自内心的认为,区区摄像头,是挡不住那位神秘的跟踪狂先生的。
      
      经纪人在他家忙活了两个小时,临走前拿了季沉歌一瓶酒,还顺嘴问了句:“这些玫瑰要不要我替你扔了?”
      
      季沉歌:“……等花枯了,我自己扔吧。”
      
      这些花,他自己扔可以,如果让别人替他扔,那就是在害人。
      
      经纪人不理解他奇怪的坚持,唉声叹气地走了。
      
      临走前还宽慰季沉歌:“你放心,这么多摄像头,他就算进来了,也会第一时间被摄像头吓走。”
      
      午夜里,季沉歌刷了一会儿手机,看到小群里化妆师在八卦玉氏集团大少爷逃出医院,下落不明至今的事情。
      
      他关了手机,放在床头,呼吸逐渐放缓。
      
      月光透过窗帘,温柔地洒在卧室。
      
      外面传来隐隐的钟声,宣告一天的结束,也宣告新的一天开始。
      
      0:00
      
      一只惨白的手从季沉歌的床底伸了出来。
      
      那只手在地板上左右摸索了一阵,确定没有引起季沉歌的注意后,一头白色长发的年轻男人从床底爬了出来,转头凝视床上睡得安稳的人。早已习以为常的气息并没有惊动睡梦中的季沉歌。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抬头,望向不久前才装在卧室角落的摄像头。
      
      柔和的夜里,摄像头仍然敬业的亮着红光。
      
      男人无声地弯起嘴角,冲摄像头裂开一个病态的笑容。

  • 作者有话要说:  嚣张.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