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明星x痴汉先生2 ...

  •   很快,季沉歌就发现了更多蛛丝马迹。
      
      就比如,垃圾桶里的两支玫瑰。
      
      从垃圾桶里发现的花,并没有茶几上插着的那支新鲜,季沉歌推测日期,应该是昨天或者前天剪下的玫瑰。
      
      他离开前特意收拾过房子,家里各个房间的垃圾桶都是空的,什么也没有,可一个半月过去,垃圾桶里却悄然多了两支玫瑰花。
      
      这件事情显然很不寻常。
      
      季沉歌检查了各个房间,确定房子里没有藏人,也没有丢失贵重物品,又依次检查了门窗。
      
      结果不出所料,没有任何人为破坏的痕迹。
      
      最后,季沉歌的目标锁定在了院子里的摄像头上。
      
      摄像头如实记录了家中发生的一切。
      
      连着三天,都有一个头戴黑色鸭舌帽、黑色口罩,以及黑色大衣的可疑人士光临了季沉歌的家。
      
      视频里,可疑的黑衣男子一手拿着玫瑰花,一手拎着工具箱,大大方方地跨过装饰作用远大于隔离作用的栅栏,来到房子前,他拿出工具箱,冷静而熟练地拆了季沉歌家的门。
      
      季沉歌:“……”他怀疑自己在做梦。
      
      光天化日,翻进别人家里拆别人家的门,全程无人阻拦,这合理吗?
      
      五分钟后,黑衣男子从房子里走出来,手上的玫瑰已经消失不见,他慎重而敬业地将拆卸下来的门锁安装回去,全程果然没有任何人出来打断这个一看就得打110的可怕行为。
      
      黑衣人的非法入侵持续了三天。
      
      第二天来的时候,可疑男子离开时还迎面撞上了出来遛狗的邻居,邻居大概是觉得疑惑,特意停下来多看了他一眼。
      
      黑衣男子非常自然的走上前,似乎是跟季沉歌的邻居攀谈了两句,很快,邻居大爷就牵着狗离开了。
      
      看视频里的身高对比,那位神秘的黑衣男子身高一米八以上,偏瘦,看不清脸,但很机敏,并且胆大包天。
      
      做坏事还这么光明正大的,可不是一般的心理素质。
      
      而男人第三次前来送花,只在季沉歌回家的十分钟之前。
      
      活了两辈子,头一次遭遇这种事的季沉歌:“……”
      
      全副武装非法入侵,就为了送他一支玫瑰花?
      
      .
      
      季沉歌联系了物业,火速更换家里的门锁,顺便问换门锁的大叔要了个卡门神器。
      
      来换锁的大叔看了季沉歌一眼,犹犹豫豫地把头转过去,没一会儿又忍不住回头看向季沉歌。
      
      “小伙子,你是不是在《何问》里演了程医生的演员?”
      
      《何问》是季沉歌拍的第二部电影,不同于第一部电影里的文艺青年形象,《何问》里的季沉歌饰演的角色是个彻彻底底的大反派,表面上是斯文儒雅的外科医生,内里却是个阴险残忍的杀人魔。
      
      程医生这个角色着实吓坏了不少影迷,但依然有很多人被反派的美貌蛊惑,直呼“程医生快来杀我”,出乎意料地圈了很多粉。
      
      季沉歌点头,“对,是我。”
      
      大叔很高兴:“原来你住这儿啊,真是太巧了。这里可是个好地方,空气好,干净,管理也到位,那些记者都进不来的。哎,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住在这儿的事情说出去!”
      
      管理到位,记者进不来。
      
      直到今天之前,季沉歌也是这么想的。
      
      但想想自己换锁的理由……季沉歌只能苦笑。
      
      “对了,你能给我签个名吗?我家里的两个女儿都很喜欢你,家里还贴了你的电影海报……”
      
      季沉歌好脾气的笑笑,“当然可以。”
      
      二十分钟后,大叔拿着两张签名心满意足地离开,临走前免费送了他一个独居必备的卡门神器,季沉歌关上门,从屋内将门反锁。
      
      很好。
      
      目前为止,除了多出来的三支玫瑰,家里一切正常。
      
      心很大的季沉歌打开电视,开始享受难得的假期。
      
      “玉氏集团第一继承人从长达三年的昏迷状态中醒来,引起各界广泛关注……”
      
      最近这几天,关于玉氏集团的消息铺天盖地,但据季沉歌所知,这个玉氏集团,跟他上个世界认识的玉氏毫无关系。
      
      他靠着沙发,缓缓闭上了眼睛。
      
      ……
      
      早晨5:00
      
      嗡——
      
      嗡——
      
      嗡——
      
      季沉歌被手机振动的动静惊醒,睁开眼睛,一眼看到了茶几上嗡嗡作响的手机。
      
      “喂?”
      
      他的声音还带着尚未清醒的沙哑。
      
      抬头看一眼电子钟,日期已经更新,时间是凌晨5点,季沉歌这才发现自己一不留神就在沙发上睡了一天,果然是年纪大了。
      
      这个时间会给他打电话的,多半只有经纪人或者助理。
      
      可出乎意料的,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并不是季沉歌以为的声音,而是冰冷的电子音。
      
      “早上好,亲爱的听众朋友。
      
      您的朋友[嚣张的跟踪狂先生]为您点播一首歌曲,祝您心情愉快,工作顺利——”
      
      “……什——”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高音毫无预兆的灌进季沉歌的大脑。
      
      季沉歌:“!”
      
      像是尖叫,又像是毫无感情的机器,用诡异的发声方式重复着同样的音节,一节节拔高,一节节拔高——
      
      “啊啊啊——啊啊啊啊——!!”
      
      季沉歌:“……”大脑在颤抖。
      
      SAN值狂掉的季沉歌试图按掉通话,却发现一向灵敏的手机可疑地不听使唤了。
      
      他试图将电话拿开,但依然能听见让他头皮麻发的呐喊声。
      
      终于,不断窜高的女高音抵达了终点,诡异的声音戛然而止,停顿了几秒后,电话另一头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
      
      清脆的,悦耳的,属于小女孩的笑声。
      
      这一声笑就像某种信号,电话另一头接二连三地传来各种笑声,男人的,女人的,有孩子的,有老人的……很多很多笑声汇聚在一起,每一个笑声都像是炸响在耳边,生动立体。
      
      一阵寂静后,电子音一板一眼地说:
      
      “以上,就是本次服务的全部内容,收费3元。稍后我们会给您发送短信,如您满意我们的服务,请回复数字1,如不满意,请回复数字2,感谢您的倾听。”
      
      季沉歌:“……”
      
      电话挂断后没多久,季沉歌就收到了对方发过来的短信。
      
      他毫不犹豫,连回了三个TD。
      
      季沉歌不明白。
      
      他不明白这通电话,除了把他吓醒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意义?
      
      还有,什么来着?
      
      嚣张的……跟踪狂先生?
      
      叮咚——
      
      季沉歌:“……”
      
      有人按了他家的门铃,但这个场景下,这个时间点,他一点也不想去开门。
      
      叮咚——
      
      叮咚——
      
      无人回应,外面的人等了一会儿,还是试着喊了一声,“沉歌啊——”
      
      听声音,是隔壁房子的刘大爷。
      
      季沉歌走出去开了门,看见他的邻居一手拽着只哈士奇,一手拿着支玫瑰花,正在大门口探头探脑。
      
      刘大爷是这片小区的老住户了,听说以前是位老师,退休后儿女给他买了房,他就过上了每天溜溜狗、打打太极,跟小区里的年轻人聊聊天的悠闲生活。
      
      季沉歌走过去,目光落在刘大爷手里的玫瑰花上:“……您这是?”
      
      刘大爷说:“一个穿黑衣服的小伙子给我的,让我转交给你,说你已经醒了。”
      
      季沉歌:“……”
      
      他好像知道给他点了“歌”的元凶是谁了。
      
      他只好伸手接过花,“麻烦您了。请问他人在哪里?前几天是不是也撞见过您?”
      
      “对呀。”刘大爷一脸疑问,“你们是怎么回事?他这几天好像总来你家,不过今天他来得特别早,说是自己有事,让我帮个小忙。我寻思天天来的或许是你认识的人,就答应他了。”
      
      季沉歌连忙问:“他还说过什么吗?”
      
      大爷想了想,“好像没有了。前天我还想问问他是来干嘛的,毕竟你这个职业特殊,我怕是记者什么的。结果他一靠近,我家小哈就想跑,我年纪大了,拽不住狗,所以也没问成。”
      
      好家伙,原来录像里的场面不是神秘男子在跟刘大爷攀谈,而是神秘男子吓走了邻居家的哈士奇,连带着弄走了邻居。
      
      “那您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吗?”
      
      大爷摇摇头,“看不清,个子倒是挺高的,快赶上你了。不过那瘦得哟,身板还没我这个老头硬实。”
      
      季沉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邻居家的哈士奇有点人来疯,一直试图直立起来扒住季沉歌家的栅栏,在他们交谈的时候还抠下来一个木雕的装饰品,刘大爷生气地骂了它两句,就被狗一路拽走了。
      
      季沉歌:“……”
      
      他镇定地回到自己的房子里,主动把花插进细颈花瓶,将昨天的玫瑰换了下来。
      
      报警是不大可能报警的。
      
      在娱乐圈,被奇奇怪怪的私生粉骚扰的艺人多得数不胜数,只是送花和打骚扰电话,简直不值一提。
      
      季沉歌认真思考过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萧青,但一想到最近愁得头发都快掉光的经纪人,他还是决定过一阵子再说。
      
      不过——
      
      黑衣服,身高身形,诡异的行事风格……一个人影浮现在季沉歌的脑海里。
      
      会是他吗?
      
      手机忽然又震了一下。
      
      他收到一条短信。
      
      [喜欢我的玫瑰吗?甜心。]
      
      季沉歌:“……”
      
      他犹豫一下,礼貌地回了个“TD”。

  • 作者有话要说:  儿子长大了,学会退订男朋友的垃圾短信了。
    TD=退订
    感谢在2020-12-07 19:05:24~2020-12-08 19:2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洛鸾舟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月、雨落海棠·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点儿小 34瓶;呜啦呜啦 14瓶;无语问苍天 10瓶;墨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