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我的弟弟带土(三) ...

  •   相对于宇智波启,宇智波带土可以说得上是家里最贤惠的那一个人。
      在相依为命的奶奶过世之后,两兄弟的生活方式就是约定好了平分家务。出于性格的原因,带土对分配到的事情会老实做完,但宇智波启总是能够想尽千方百计赖掉家务活。

      在带土还没开始上忍校的时候,宇智波启为了不洗衣服,甚至会在玩双六的时候用上忍术作弊。等到带土学会提炼查克拉之后,向兄长寻求忍术上的指导,才发现这家伙睁眼说起瞎话来压根就面不改色。

      “真正的强者无时不刻都在专注于修炼,所以我们更应该将查克拉的锻炼融入到生活之中。这是哥哥长期占据天才之名的不二秘法,今日特地传授给你,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表情严肃端正无比,话也说得煞有介事。
      等到宇智波带土擦完走廊上的地板,看见宇智波启悠闲地斜卧在榻榻米上,吃着樱饼撑着头看卷轴时,才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擦地板算什么修炼啊!你又忽悠我!”

      “这是锻炼你对水属性查克拉的亲和。”

      “谁想要锻炼水属性的查克拉亲和?”那个时候的宇智波带土尚且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亲生兄弟话里话外全部都是套路,气血方刚一把将抹布扔到地上,然后对着宇智波启大声控诉,“要说宇智波,果然还是火遁比较好吧!”

      反正家里的地板都已经被擦得差不多了,宇智波启也没有因为被带识破自己的预谋感到恼怒,放下卷轴从容不迫地坐了起来,一本正经回答说:“原来如此吗?原来带土你想学习火遁啊?”

      “——既然如此,果然还是要锻炼你对火属性查克拉的掌控啊。”

      现在回想起来,宇智波启的话简直就是恶魔的低语。
      毕竟从那天开始起,烧火煮饭也变成了宇智波带土的固定工作。

      等到宇智波启毕业开始和队友一起任务之后,随着任务的风险越来越大,待在家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兄长每次出村少则十天半个月不见人影,只剩下带土一个人的家里,自然也全部都是他一个人做家务活。

      斗智斗勇的那段时光,也算得上是两兄弟同时在忍校相处的时期里,格外值得珍惜怀念的趣事。

      ——

      在还没回到家之前,宇智波启就开始盯着怀里的点心盒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如果不是一边拿着几串三色团子一边回应别人的招呼,似乎在族地里影响有些不好,可能他早就把一直以来的想法付诸于行动。

      宇智波带土刚洗完手,回头就看见自己兄长正老老实实地坐在茶案一侧。因为打包的点心太多,案几上面堆得如山如海,几乎都要遮住了宇智波带土望向兄长的视线。
      而宇智波启就身处在这些各式各样的点心盒之中间,对着摆放在他面前的那盒若香鱼出神,在感受到带土的注视以后,倏尔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来。

      “快要吃晚饭了。”

      “就一条。”

      若香鱼是一种用面粉作成半月形状的点心,加以鳍和尾的花纹,内里裹着柔软的馅料,小巧可爱,叫人喜欢。

      宇智波带土没有说话,两兄弟无声的对视着,最后还是宇智波启败下阵来。他认命地站起来,把点心盒子按着由大到小样式叠在一起,然后分门别类放到厨房的储物柜里。

      见这个家伙难得没有任性,宇智波带土也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

      自然都是家常的菜式,也并没有好吃与难吃的说法。大概可能都是男孩子的缘故,天生就没有女孩子做事时的心细敏感,宇智波带土做饭水平也只是比宇智波启要好上那么一点点,努力一下可以达到勉强还能入口的程度。

      兄弟两人对于生活水准要求都不太高,食物能吃就好,家里不脏乱就行,走廊的地板基本上就没打过蜡。

      自唯一的亲人奶奶逝去之后,平日里几乎没有人来这里看上两眼。
      宇智波启和带土就用着这样粗糙的方式。勉勉强强使这座房子一直维持着一个家的样子,这些年日子马马虎虎也照样将就着过。

      要说吃饭呢,烤秋刀鱼和炸天妇罗之类需要复杂操作的菜式,几乎想都不用想。
      唯一能够撑起场面的东西,大概还是之前路过汤婆婆家的店时买好的八幡卷和牡丹豆腐。

      所谓八幡卷,大致是牛蒡用高汤煮一下入味,再用豆腐皮或者牛肉鳗鱼什么的包起来,切成段撒上酱料吃的菜式。
      至于牡丹豆腐就更简单了,跟牡丹这种植物完全没有半分关系,反而是和油炸豆腐更加相似,豆腐皮里的东西是白果馅。

      再然后,总得有个味增汤吧。带土准备煮汤的时候,宇智波启刚好将东西放好,然后就过来帮忙,他一贯是做些切葱,削鲣鱼干之类的活。兄弟俩谁也没说话,一时间厨房中静寂无声。

      鲣鱼离了海,已经完全脱了水,因此硬度高得不行。宇智波启盯着那块鲣鱼干看了半天,似乎因为长久没有进过厨房有些不知该从何下手。

      正当他刚有所动作,宇智波带土的声音就隔着沸腾产生的水蒸气,似乎从远处云端的烟雾那边传了过来:“不要用苦无削。”

      “是我新买的苦无。”

      “新买的也不行,谁知道你有没有弄混。”

      宇智波启的提议一下被弟弟堵了回来,只能老老实实像木匠刨花那样,用厨具一点一点地慢慢磨。

      鲣鱼干的硬度很高,想要以普通人的牙齿咬动,几乎就是天方夜谭,再以家庭主妇们的多年经验传授,煮烂这个方案也几乎不可行。就连宇智波启削起它来也需要用上一点技巧,在机械性操作的时候,他的思维总是发散的——
      既然鲣鱼干这么坚硬,那把它作成匕首,没准在特定的场合还能起到大用。
      譬如战斗时既可以当手里剑,等兵粮丸吃完了还能补充营养。

      “一点点就够了,不许把它削成苦无。”

      带土似乎对于兄长的接下来的举动,总是有着有百分百的预判。
      毕竟这家伙在各种各样的事上,有着许多不大不小的前科。

      味增汤肯定是少不了味增的,家里的味增自然是商店里买的方便调料品。
      上一次做饭的时候不知道被塞到了哪里,宇智波启翻遍了一整个厨房,最后在上方的储物柜第二格深处的角落里找到了。

      因为常年没有人管照,宇智波启打开柜门的时候还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了一口气。
      装味增的包装袋也脏兮兮的,开封使用过一次的豁口被密封得不是很好,令人很怀疑里面的调味料是否还在保质期之中。

      宇智波带土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反正喝汤并非一定要味增不可:“那就加点甜酱油进去,有点颜色就行了。”

      去拿甜酱油的时候,宇智波启的手又因为酱油瓶上的一层灰遭了殃。
      ——奇怪,带土平时做饭不会用上这些东西吗?

      这么想着,也这么说了。

      宇智波带土盯着豆腐在柴鱼汤里煮滚,专心致志,仿佛别的东西不足以令他分出半点心神。室内的水汽蒸腾着,他头也不回地回答道:“一个人在家,谁想这么麻烦地煮饭。”
      自然是随便吃。

      八幡卷,牡丹豆腐,算不上味增汤也算不上汤豆腐的汤水,还有刚刚做好的炊饭,构成了宇智波启回家后两兄弟的第一顿晚餐。

      炊饭是将调味好的食材和米饭放在一起炊煮好的食物。在食物煮熟的过程中,米饭中会带有一丝食材的香气,还可以根据时令加入各种各样的蔬菜,来感受季节变换的丰美。

      虽然说是这样令人抱有美好想象的料理,但是宇智波启家的炊饭,其实就是带土将家里所有能吃的食材乱七八糟和米饭加在一起制造的大杂烩罢了。

      谈不上好吃,但是宇智波启吃得很认真。
      他们回来的时间不算晚,这个时候木叶村里有很多餐馆已经开始营业,其实两个人一起去外面吃点什么应付一下并非不可,绝对要比在家里要方便的多。

      但宇智波启喜欢家里这种充满人间烟火的味道。
      水烧开时的咕噜咕噜,菜刀落在案板上切蔬菜的声音,食材下锅‘喀滋’一声的声响,还有厨房里温暖的橙色灯光。

      这种感觉和在战场所见,那些冰冷、漆黑、阴暗的红色和黑色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同。
      宇智波启觉得自己突然产生出格外的、对未来的渴望,那些温暖血液在身体里流动,不比游走在生死之间肾上腺素分泌心跳加速时更加能够感受到活着。

      他似乎也将自己弟弟当做了下饭菜中的一种,吃上两口后必定要抬头去看上带土一眼。相反,宇智波带土则被自己兄长的目光瞧的不怎么痛快。

      “怎么了?从回家开始就一直盯着我。”

      “总是让你担心,实在是对不起。”

      宇智波带土知道,这个家伙突然冒出的话总是令人招架不住,他有些不自在地说:“不必说这些场面话……”

      还没等他说完,就听到宇智波启又继续说话:“你一个人在家辛苦了。”

      少年沉默了下来,只是握着筷子的手突然攥得很紧。

      宇智波启向来只会对宇智波带土说对不起。
      他真是个混蛋。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收看:《宇智波带土家今天的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