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越1980 ...

  •   1980年4月,南河省海州市张庄县小李村。

      李大壮一大早就去地里转了一圈,等着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到了屋头,就碰见弓着腰在菜园收拾的亲妈张贵芬。

      张贵芬已经六十来岁了,这年岁听说在城里已经能吃上退休饭,但在农村,还是要干活的。

      李大壮快走了几步,一边进菜园,一边说:“妈,让我来就是。“

      张贵芬挺起了腰,站了好一会儿,眼前才由黑变亮,这会儿李大壮已经接过了锄头,开始翻土。

      她就站在旁边问:“地里怎么样?“

      李大壮头低低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还能咋样,天这么旱,正是长苗的时候,从去年冬天就没下雨了。咱村的地又在河道下游,前面几个村为了浇地都做了土坝截留了,就靠压水井挑水浇地哪够?我看今年不成了。“

      张贵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她只是还抱着点希望罢了。

      她也担心,但这个时候,却不能再给儿子添乱,而是问:“老支书怎么说?他们这也太欺负人了!这是不给咱们村活路。“

      李大壮叹口气:“老支书都往几个村跑了好几趟了,人家嘴巴上说得好,都是兄弟村,不会这么干,可是土坝是一点不拆,只是好听罢了。这时候,都想着自己的地,哪里顾得上咱们?“

      张贵芬听着就生气,“他们怎么能这样?就不怕咱们告到公社里去!?“

      李大壮终于将这一分地锄完了,停了下来,抱着锄头跟他娘讲:“妈,现在公社不好用了,你忘了上面出台的文件,要搞经济。现在挣钱是最重要的。“

      “咱们上游的几个村,小王村烧砖,大杨树村卖腐竹,柳河村更厉害,拉了生产线做零配件,人家都挣大钱了,也是县里的标兵。只有咱们村,老支书胆小管得严,啥也不让干,现在穷的叮当响,人家才不怕咱呢。“

      一听开厂子的事儿,张贵芬也没话说了,她劝道:“别怪老支书,岁数大经历得多,他有他的道理。“

      李大壮心想:穷的媳妇都娶不上了,要道理有什么用。

      不过这个跟老一辈的人说不清,他扭头问起了家里的事儿,“晴晴醒了吗?“

      晴晴就是张贵芬的大女儿,李大壮姐姐李红梅的独女。

      提到外孙女,张贵芬眉间皱得更厉害了,“还睡着。你说这造的什么孽啊。我恨不得扒了老何家的坟,问问何老实,怎么教的儿子!“

      老太太说的是李家的一桩伤心事。

      这事儿其实一开始,还是一件喜事呢。

      当年李大壮的父亲李楠和在家里的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去闯了关东。路上认识了隔壁柳河村的何老实。

      两个人是同乡,一路上互相帮衬,总算活了下来,还娶了媳妇。

      等着回了乡,两家就定了亲事,李楠和的长女李红梅和何老实的长子何国强。

      本来门当户对挺好的事儿,谁也没想到何国强成绩这么好,考上了大学。李家都退缩了,李红梅就是个初中生,虽然长得漂亮,也配不上啊。

      何老实却不同意,愣是临死前看着刚毕业的何国强和李红梅结了婚,这才咽了气。

      李家都是老实人,觉得结婚了就定下了。

      哪里想到,何国强早有打算,毕业分配到江城柴油机厂,就以工厂没有住房为由,没带着李红梅过去。

      三个月后,何国强探亲回来提出了离婚,那会儿李红梅已经怀孕了。

      饶是这样,他也没放弃:“原本就不配,是我爸硬按着结了婚。你自己想想,咱俩有共同语言吗?能说到一起去吗?现在离了,你把孩子打了还能再找一家。要是不离也没事,你在村里,我在工作地,咱们就这么分一辈子吧。“

      李红梅也是有自尊心的,一气之下就离了婚。

      不过李红梅身体不好,这孩子没敢打,生了下来,就是何晴晴,自此李红梅就带着何晴晴生活在了娘家。

      李大壮和姐姐李红梅自幼关系好,妻子王淑梅也是厚道人,家里又只有三个上房揭瓦的臭小子,可以说何晴晴就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只是这孩子命不太好。

      没出生爸爸就不要她了,两年前,他姐姐上山砍柴摔了下来,也去了。

      李大壮心疼的不得了,恨不得一辈子把何晴晴养在身边,可不是耽误孩子吗?思来想去,这年头城市户口正式工是最吃香的,李大壮长得威武雄壮,却从来没有打架斗殴过,为了外甥女,愣是找了一帮的兄弟拿着家伙去了柳河村。

      他们闹了一个月,何国强终于答应带走何晴晴,给她找份正式工作,找个城市户口的人家嫁了。

      李大壮一想到这个,就自责的很:“妈,这事儿都怪我,舍不得那点钱,我要是这两年经常去看看,也不会让晴晴吃这么大亏。晴晴太老实了,谁知道,她去给何家当了两年小保姆呢?“

      这么一个汉子,提到外甥女的时候,心疼的眼眶都红了:“何国强也太不是人了,那也是亲生女儿。要不是真的熬不住了,晴晴怎么可能自己逃回来。这是晕倒前碰到了咱们村的人,要是碰到坏人怎么办?妈,我得去趟柳河村。“

      张贵芬一想到昨天被抬回来的何晴晴,如何不心疼?

      她沉声道:“你去吧,不能让他们家这么欺负人。我去再看看晴晴。“

      母子俩说完,就各自忙活起来。李大壮放下了锄头,换了身出门的衣裳,叫上老大李一民,老二李仲国就走了。

      张贵芬则往西边房探了探头,问了做饭的儿媳妇王淑梅一句:“醒了吗?“

      王淑梅说:“醒了,坐着呢不说话,我也没进去打扰她,让孩子静静吧。“

      本来还在窗前坐着发愣的何熙终于回过神来了。

      她的眼前依旧是低矮阴冷的黄泥房子,窗户不过盆大,连玻璃都没有,而是用的厚塑料纸封了起来,这也导致屋子里光线昏暗,明明天已经大亮了,却跟傍晚似的。

      屋子里摆设特别少,一张土炕睡人,两个大箱子装衣服被褥,还有一个洗脸盆架,上面放着脸盆香皂毛巾和一面小镜子,除此之外,就是她面前的这个书桌了。

      这是个老式双人课桌,似乎用了很久,表面不但没有了漆,还坑坑洼洼的,充满划痕。桌子上放着零星几本书,分别是《数学讲义》《初等几何》和《语文》。

      而这几本书何熙刚刚都翻过了,内容和她时代的课本大相径庭,出版时间是1974年。

      纵然匪夷所思,但经过了一晚上的铺垫,她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她穿越了。

      从2021年穿越到了四十一年前的1980年。

      从一个为了博士毕业掉光了头发的在读工学博士生,穿越成了初中毕业去江城找爸爸却被迫当了两年小保姆的何晴晴。

      从一个孤儿穿越成了有着爱她的姥姥舅舅舅妈表哥表弟,还有渣爸后妈继妹的复杂社会人。

      按理说何熙应该挺难接受的,但是其实她觉得还行。

      毕竟,一个孤儿生活在1980年还是2021年,似乎并没有区别!

      而且,穿越而来并非没有好事,起码她不需要绞尽脑汁博士毕业了,要知道,她的技能树完全点错了,人家读博士那是学霸,她读博士纯粹是被导师忽悠的脑子热了,忘了自己全凭照相机记忆过关的真实本领。

      所以,别人读博士那是真有研发能力。
      她何熙读博士就是把学校的资料库全部记在了脑子而已。

      你见过电脑能发核心论文吗?电脑不能,她何熙也不能。用知道真相的导师的话来说:“你啊,毕业希望不大。“

      现在,彻底不用愁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是1980年!

      改革刚刚开放,百废待兴,内燃机还处于蓬勃发展百花齐放的阶段,很多人的精力还放在陶瓷发动机,转子发动机等上,喷油器、高压共轨系统等等还未研发出来,如果能在此时迎头赶上,那么四十年后,又何惧外国人的技术掣肘?到时候也能让他们尝尝这苦头!

      而她作为一名在读内燃机方向工学博士生,脑子里全都是各种资料!

      她本就是个孤儿,母亲早死,爸爸在她十四岁那年就去世了,如果不是国家,怎么可能有学上?如果能够报效国家,穿越又有什么不可呢?

      就是……何熙真不知道怎么面对疼爱何晴晴的一家人。

      正想着,门被敲响了,张贵芬慈爱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晴晴啊,醒了是吧,吃饭吧,姥姥做的你最爱吃的鸡蛋面疙瘩!“

      顿了顿,老太太又说:“你要不愿意吃,我给你端进去!“

      何熙连忙站了起来,把门打开,张贵芬一见她出来了,就笑了起来,眼睛都变成了弯的,但很快就红了。

      她拉住了何熙的手,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你这傻丫头,受欺负也不跟姥姥说,天杀的何国强,怎么能这么对你啊。“

      何熙突然想到了孤儿院里的妈妈奶奶,她们也是这样的慈爱,上学有人欺负她了,也会心疼的哭,也会这么骂人。

      本来何熙还有点生分,这会儿倒是一下子融入进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新文啦,连更三章,下面还有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