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过来 ...

  •   很快,李欧面前出现了栖巢的游戏房,手腕上也多出一条倒计时通行腕带。
      
      上面显示还剩57分钟,他只有待够观察时间才能出去。
      
      这里的游戏房他还真是从没有来过,内部装潢五彩斑斓,宛如热带雨林式幼儿园。
      
      高阔的空间内,到处是柔软的家具摆设。还有半开放的房间,多边形大床的床帘半遮半掩。每个角落都有不少供打发时间的玩意儿。
      
      不过刚经过引导治疗,此时大部分人独自出神,未成年人更是蜷缩在休息室的大床上昏昏沉沉,连交谈的都极少。
      
      李欧走过拐角,一眼就看到那名叫做阿斯兰德的病人,正在角落摆弄一个弹子游戏机。
      
      对方安静闲适的坐在游戏机前,一根手指搭在游戏操作台的金属片上。
      
      游戏机里不断传出不详的短音,李欧路过时看了一眼,那被精神力操控的液态小球,往往启程不久就会重重撞在障碍物上,导致游戏失败。
      
      虽然这只是小孩子的玩具,但阿斯兰德专注的盯着那颗小球,给李欧一种对方真的很想通关的感觉。
      
      可惜李欧四处转了一圈回来,阿斯兰德还是在同一关屡屡碰壁。
      
      尤其是那颗液态球,任何人来控制,都应是圆润光滑的,但此时形态却不停的颤动,时扁时圆,更多时候就像一只刺猬。
      
      看来真是病的挺重,李欧想。
      
      李欧找了个地方继续上星网,过了半个多小时,入口传来争执的声音。
      
      “今天见他的时间太短了,”一个焦虑的声音说:“我的下一次治疗在什么时候?”
      
      “你的引导治疗都取消了,”一名护工解释道,李欧听出跟先前带他过来的是同一个人,“别急,等你进入分化期,可以预约舒缓疗程。”
      
      “不,我不想换其他医师……”
      
      护工又安抚了几句,声音渐渐消失了。没多久,李欧面前游魂般走过一个瘦的厉害的美少年,显然正深陷什么烦恼中,神情露出很深的忧郁。
      
      美少年路过时,李欧余光的拐角处同时出现了修长的身影,李欧不自觉看过去,阿斯兰德的时间应该是到了,还是那样慢吞吞的向出口走去。
      
      忽然,李欧眼前光线一闪,四下里陷入黑暗。
      
      他坐在原地没动,听到有不少茫然问询的声音,好在灯光熄灭的时间很短,短短十几秒后,柔和的光线再次从天花板上均匀铺洒,游戏房恢复了白昼的样子。
      
      停电?
      
      一天中第二次?
      
      这恐怕不太可能。
      
      李欧缓缓站了起来。
      
      没等站稳,眼前柔和的白光顷刻间被红光取代。
      
      呜————
      
      沉闷的警报声填满了整个空间!
      
      李欧一时愣怔,本能的汗毛倒竖。
      
      他这辈子只听过一次栖巢的警报声,是在战时,没多久,那座栖巢连带它所在的星球,都成了尘埃遗迹。
      
      短暂的麻木后,李欧的脚步动了。
      
      他跑向游戏房深处——之前在那边见过许多生存舱。
      
      可几乎是同一个瞬间,不祥的预感成真,脚下地面剧烈的震荡,差点将李欧弹起来,待他双手撑在地面企图站稳,地板又突然向一边严重的倾斜。
      
      栖巢失衡了。
      
      整个房间内可活动的物件,全部向较低的方向砸了过去,包括孱弱的未成年人。
      
      头顶传来嘭嘭的声响,李欧抬头一看,赶忙躲过一台有些眼熟的弹子游戏机,才免于被砸成肉饼。
      
      游戏机和他擦肩而过,里面银色的液态金属水珠一般四散滚动着,正如此时的众人。
      
      勉强又攀了几步,可今时不同往日,李欧双腿已经开始酸涩发软。
      
      他望了眼遥不可及的生存舱,正要放开手,刹那间,一声可怕的轰然巨响,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
      
      李欧只感觉到一阵滚烫的飓风,像是一只硕大的拳头,他的小身板瞬间就飞了起来。
      
      后背猛烈的撞击后,李欧眼前真正陷入了黑暗。
      
      ……
      
      身体剧烈的颠簸,让李欧的意识也勉强回归过几次。
      
      他能隐约觉察到四周的动静,那些爆炸、混乱、吼叫、哭喊,倒塌,还有一把严厉无情的嗓音在很近的距离质问:“为什么延迟疏散?”
      
      终于,李欧睁开了眼,他的视线低垂着,后脑勺传来的锐痛让他思绪十分混乱,但他看出自己的腰部被一只成年人的手臂紧紧勒住——有人正带着他奔跑。
      
      爆炸始终没有停止,逃命也似乎永无止境,期间李欧因为小小的震荡昏迷,也因为剧烈的震荡醒来,终于,在周围稍微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再次清醒,眼前是一只沾满黑灰的手。
      
      周遭光线昏暗,空气温度很低,李欧花了几分钟才想起之前的事,意识到自己“好端端”趴在地面上。
      
      动动肩膀,等新的疼痛期过去,他还发觉,似乎是因为防护服,自己后背伤的不太重。
      
      趁着这动作,他侧脸望向天空,不想上空就是长湾的人造穹顶,此时打雷一般,噼噼剥剥的闪烁着白光——他从栖巢里出来了。
      
      “别动。”
      
      有些耳熟的声音在不远处呢喃般提醒:“你伤的很重。”
      
      李欧不听话的又动了几下,额头顶在全是碎石的地面上,收回摊开的手臂,费了好大的功夫跪撑起身体,终于看到就在很近的距离,坐着那个几面之缘的病人阿斯兰德。
      
      “是敌袭吗?”
      
      “敌袭?”阿斯兰德笑了。
      
      对方浑身狼狈、昏昏欲睡的模样,提醒李欧对方的情况同样不太好。
      
      毕竟长湾稳定的气候改变了,氧气变得稀薄,空气中恐怕充满了宇宙射线,而阿斯兰德身上连防护服都没有。
      
      李欧再次望向天空,人造穹顶不止是火花闪电,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此时缺口由一块雾蒙蒙的蓝色粒子屏障堵着,真实的星空就暴露在人前。
      
      而外面的宇宙空间中,有一块椭圆形的光斑,此时散发着亮紫色的光晕。
      
      A型星噬环……
      
      李欧记起在分化港时听到的说辞。
      
      爆炸和喧哗依然存在,只不过此刻在离他们较远的地方,森林大火让远处锅盖下的夜空成了金红色,快速消耗着建设区内的氧气。
      
      “让你别再动了。”
      
      伴随微哑的叹气,李欧被一只大手避开伤口按住了脑袋,胳膊一软,他就趴了回去,直到确认他老实了,那只手才轻轻收走。
      
      李欧认命了,未成年人比想象中还要弱鸡。不过他也终于注意到,之前醒来时看到的沾到黑灰的手,其实是焦油,皮肤应该也被灼伤了——属于另一个未成年人,就躺在他身边,还在昏迷中。
      
      李欧视线往上抬了些许,认出这是那个忧郁的美少年,或许由于他们两人当时离阿斯兰德最近,才一起被救了出来。
      
      美少年细瘦的手腕上还戴着栖巢住院部门的腕带,除了住院码,还有不起眼的数字——799。
      
      李欧记得挺清楚,当时要去找卡鲁做引导治疗的未成年人,就是799号病人,叫……夏佐?
      
      这是什么缘分?
      
      恍惚想到这,李欧意识又开始游离,没多久眼皮沉下来,只能感觉到阿斯兰德始终安静的坐在一旁。
      
      ……
      
      一阵强风夹杂着碎石扑打在面颊上,李欧被细小的刺痛唤醒。
      
      这次睁开眼的时候,他感觉好受了许多,起码头脑比之前清楚。
      
      光听声音,他知道是无人救援机在空中盘旋,起码有两架。
      
      “阿,阿……”透过通讯器,高处传来磕磕巴巴的声音:“我立刻向空间站报告您的位置!”
      
      “好啊,”阿斯兰德这么说:“那请你动作快一点。”
      
      阿斯兰德明明很客气,头顶的声音却要哭了:“好……好的!”
      
      李欧在无人救援机接近的时候给自己翻了个身,眼前一阵发黑。
      
      无人机小心翼翼的降落。
      
      李欧在残垣碎石中出神,比躺在床上还要自在,只是往往他自在的时候,总要出点什么让他不自在的事。
      
      一道鲜艳明亮的蓝色光线,像是来自蓝色恒星的光芒,突然从穹顶的破口外照射了进来。
      
      那单薄的临时隔离层,一碰到蓝色光线,立即冰消雪融。
      
      李欧腹部一紧,猛然被人从地面捞了起来。
      
      两架救援机的通讯器发出嗞嗞信号不良的声响,飞行较高的一架,沐浴在倾盆而下的光晕中不过两秒,突然毫无预兆的熄灭了照灯,直接从空中坠下来,重重砸在地面上!
      
      李欧瞳仁猛缩,根本来不及反应,刹那间,他朝着天空抬起了手。
      
      那几根手指是多么纤细,多么虚弱,连伸直都做不到。
      
      但下一秒,以他的手为中心,一道无形的屏障,猛然展开,将他们与那架尚算完好的救援机笼罩在了其中。
      
      李欧只关注着空气中那过于鲜艳的光晕,冷不丁的,耳边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叫他浑身一震。
      
      是一直处于昏迷中的夏佐,发出了不像人的喊叫。
      
      李欧腰上的那只手也同时收紧了,阿斯兰德紧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口中溢出痛苦的喘息。
      
      李欧一惊,快速抬起目光,空中耀眼的射线光芒已经渐渐消退。
      
      他立即收回了精神力。
      
      阿斯兰德瞬间脱力的松开了他,夏佐一声不吭的倒回地上,但李欧看到美少年始终紧闭的双眼,似乎睁开了一条缝隙,迷离的目光落在了李欧身上。
      
      救援机无头苍蝇一般盘旋,但李欧不敢放松警惕,桑德射线是个讲究的罪魁祸首,紧随它的光芒而来的,才是一切的毁灭和倾覆。
      
      几乎是印证了他的想法,下一秒,大地震荡起来。
      
      李欧原本便站立不住,突然脚下一空,一个深渊般的缝隙,自他脚下裂开!
      
      李欧瞬间坠下,千钧一发之际,上方扑来铁钳般的怀抱,将他死死按在怀里。
      
      眼前一片黑暗,但阿斯兰德出乎意料的有力敏捷,几次碰撞和调整方向,都只让李欧听到了克制的闷哼。
      
      终于,一个狭窄的坑洞,阿斯兰德将自己和李欧一同甩了进去。
      
      两人滚在了坚硬冰冷的地面上,一切平息下来后,李欧感到阿斯兰德没有了动静,似乎是晕过去了。
      
      ……
      
      长湾遇上的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但却是宇宙中对人类最不友好的自然灾丨害——桑德射线。
      
      A型星噬环的外形像是沙漏,处于喷射期的它是一个反向黑洞,大喇叭一般的嘴不知道会喷出哪个星系的周期表来,而今天,除了粒子风暴,长湾人民还中了超级彩蛋,竟然迎来了桑德射线,俗称精神力屠夫。
      
      被桑德射线照耀,拥有精神力的人类会自爆死亡、会瘫痪、还有部分病人的智力会迅速倒退,比三岁的幼儿还不如;而一切电子设备、精神力装置,只要被桑德射线碰到一丝,会立即故障停摆,尤其是智能设备,会产生严重的错误,可想而知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星际文明如今几乎完全仰仗精神力,除了高科技产品,社会地位都与精神力挂钩,由低到高分为E至A,A往上是S,SS,SSS,还有一个精神力的等级,只处于战争传说当中,是现如今联盟的公民,也无法证实的遥远传说。
      
      但李欧很清楚,整个宇宙,只有两个人类曾到达过那样的级别——
      
      “暴君”级。
      
      其中一人不才在三十年前死了。
      
      “你能过来一点吗,”沉浸在胡思乱想中的李欧,听到了这么一句:“麻烦你把刚才的东西再用一次,对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03 11:50:22~2020-10-04 17:37: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山有白泽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猫吃鱼、莫理、咩咩虹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莫理 30瓶;恣睢 20瓶;流放的非酋 13瓶;罅月、小妖精们、快乐拉到、哑蓍、KYA 10瓶;废鱼干 3瓶;最佳谋士、木沐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