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见 ...

  •   “我看的那本野史上写着啊,周江芷与她的阿姐周江瑶并称“江南双娇”,她俩的容貌那是顶顶的好啊,周江瑶性格泼辣粗放,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江南人民都笑称她为“骄娘子”;而那周江芷性格温婉,秀外慧中,也尤为善良,每月月中月末会开仓放粮帮助贫困人家,被人称之为“娇仙”,且她美颜盛世,不少看见周江芷的人都会为之倾倒,甚至还有人说,只要这娇仙眉头一皱啊,就恨不得立马跪下求她一笑……”
      
      夏日炎炎,太阳高高挂起,如炙热的火焰一般照耀着大地。
      
      高一三班的同学们正襟危坐,认认真真的听着老师讲着故事,讲台上的历史老师带着儒雅笑容,温润的声音清晰的响彻教室。
      
      “可惜啊,二位佳人都红颜薄命,周江瑶猝死于家中,五年之后,周江芷惨遭贼人陷害,惨死于碧波湖中,唉,真的是可惜可悲可叹啊。自那以后,江南首富周家一脉经济发展日益渐下,最终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之中。”
      
      “叮铃铃——”
      
      放学铃声随着故事的结束也随之响起,讲台上老师含笑收拾教案,接着扬声道:“放学了,大家别忘了我们之前说好的家庭作业啊。”
      
      “知道啦!”
      
      同学们纷纷站起身,异口不同声的回复着老师的叮嘱,只是回答时,多多少少的有些不情愿。 
      
      “自古佳人多薄命,闭门春尽杨花落啊,老师形容的这两位美丽可人儿,怎么就英年早逝了呢……咦,江知你怎么啦!”坐在位置上的刘莹莹正为故事里的两位佳人所惋惜呢,就看见了自己的同桌孟江知微微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的红了眼眶。
      
      孟江知原本低着的头抬起,露出她娇美的一张小脸来,她双眼微红,白皙的脸上也透着丝丝的粉色,刚哭过的眼睛里像是有水波荡漾,眼尾处还有些晶莹的泪珠停留在原地。
      
      “啊,我没事,刚刚一阵风迷了眼。”孟江知反应过来,慌忙回答,眼尾的shi润让她感到不适,忙伸手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手帕,纯白花边手帕包着食指尖微点眼角,将一些残留的泪渍擦去。
      
      刘莹莹点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有事就要跟我说噢。”
      
      “我知道的!”
      
      “嗯,那我先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家,注意安全。”刘莹莹背好书包,拿起自己的粉色水杯,跟孟江知道别。
      
      孟江知应了一声,又坐着位子上发呆了片刻,才慢慢起身整理课本,背着书包离开了教室。
      
      一中离孟江知的家并不远,走路的话也只要20分钟的路程,这20分钟的路程,她只需要穿过一条大马路,再拐上一条小巷口,直行几百米便到了家。
      
      以往的孟江知会在放学的第一时间回到家里,可是她今天尤为的怅然若失,就在听见老师说的那个野史开始。
      
      其实,她并不是真正的孟江知,她叫周江芷。嗯,就是老师口中说的那个周江芷。
      
      一个月前,她去碧波山上祭拜祖先,可被贼子瞧上,想要轻薄于她,她誓死不从,最后被恼羞成怒的贼人杀害,抛尸在那碧波湖中。
      
      死去了的她灵魂飘荡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她看见了爹娘着急的寻找自己的下落,最后在得知自己已被杀害而晕厥倒地,醒来之后又抱着自己被泡的微肿的尸体痛哭流涕。
      
      她很想告诉爹娘她现在很好,希望爹娘能够振作起来,不要再为她伤心了。可是现在的她只是漂浮在空气中的灵魂而已,一个虚拟的气体,别人怎么可能看见呢?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她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她,等她再次醒来,便到了这具名叫“孟江知”的女孩身上。
      
      她继承了孟江知脑海里的记忆,原主父母早逝,缺少父母关爱的她性格阴沉,抵触任何人给她的关心,就在一个月晚上的雷雨天,原主抱着父母留给她的小熊布偶娃娃一起跳了河。
      
      被捞上来的孟江知,内心里已装了一个两千多年前的灵魂,那便是周江芷。
      
      二人的身体灵魂融合为一体,成就了现在这个全新的孟江知。
      
      孟江知在穿到这具身体的这一个月里,一边适应着这个全新的时代,一边时常会想起自己的爹跟娘,在心里暗暗担忧他们的身体,担心他们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刚好今天上课,历史老师讲了一段野史,恰好就说到了周家。
      
      她竖起耳朵,认真仔细的听着老师讲述这一段故事。
      
      在听到老师讲解世人给她和阿姐的称号时,孟江知内心涌出浓浓的怀念,嘴角微微勾起,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了一身红衣似骄阳的阿姐。
      
      阿姐虽说对外人脾气不好,但对她却是极好的,按爹娘的话来说啊,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
      
      没等她陷入回忆,老师又说出“自那以后,江南首富周家一脉经济发展日益渐下,最终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之中”这一句话,让孟江知当场愣住,“消失”二字一直漂浮在她眼前,如一块大石头压的她喘不过气。
      
      “啊——抓小偷啊!!”中气十足的女高音响起,声音里带着惊慌与愤怒。随着叫声响起的则是人群中疯狂奔跑的脚步声以及有些路人们被小偷撞到了身子的抱怨声。
      
      孟江知回到现实,她刚抬头想往声源处看去,一个卷发穿着花裙子的婶婶就从她面前跑过,一边跑还一边喊叫着:“小偷啊,别跑啊。”
      
      声音非常的富有穿透力,至少,孟江知感觉自己耳鸣了那么几秒。
      
      孟江知揉了揉被吼的有些发麻的耳朵,等耳朵感觉好些了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向警察叔叔说明了情况与地点之后,孟江知收起了手机慢慢向前走着,不过眼睛始终观察着巷子里的状况。
      
      小偷极为灵活,扯了那个花裙子婶婶的钱包就奔跑穿梭在人群里,他个子矮小,见缝就钻,不一会儿就将婶婶甩在了身后。
      
      他甩脱了人后,跑到小巷子里的一个角落里,喉中朝着墙壁吐出浓浓的一口痰,暗哑着嗓子嘀咕着:“这臭娘们,钱包这么厚,肯定装了不少钱,大爷我今天真的是太走运了!”
      
      说完,还露出了十几颗被烟熏的黄中发黑的牙齿,猥琐笑声回荡在这空旷小巷里。
      
      “是吗?”一个男声响起,小偷赶紧停下自己翻开钱包的手,迅速的将钱包塞进自己的T恤里,想转身就跑,就被人抓住了衣服后领。
      
      ……
      
      花裙子婶婶最后跟丢了小偷,她委屈伤心的蹲在原地低声啜泣了起来,这可是她儿子的救命钱啊,这天杀的小偷啊!真的不让人活命啊!!
      
      正当她掩面哭到伤心处,耳朵边传来年轻而陌生的声音,她模糊的听着那声音说是:“婶,人给你抓来了。”
      
      花裙子婶婶猛地抬起头,泪眼朦胧中看见一个穿着灰色T恤,黑色休闲裤的大男孩正对着她说话呢,他旁边还有一个黑瘦男子,那黑瘦男子扭扭捏捏,眼神一个劲的往别处瞟,手里还拿着自己钱包。
      
      她站起身来,胡乱抹了两把眼泪,对着黑瘦男子就是一顿臭骂,把钱包从他手里拽过来之后,才不住的弯腰向年轻大男孩表示感谢。
      
      “嗯,看看钱少没少?”大男孩叫程玉,程玉很年轻,小麦色皮肤,短短的头发,虽然眉眼之间看起来很冷漠,但是仍然影响不了他整个人浑身散发出来的蓬勃气息。
      
      跟被他抓住的小偷身上的气息简直是天差地别。
      
      “没少没少,太谢谢你了小伙子,要不婶婶该怎么办啊!”花裙子婶婶再三的道谢,蜡黄消瘦的脸上带着失而复得的笑容与感激。
      
      路边的行人们见了程玉将小偷抓了回来,自动忽视了程玉的冷脸,纷纷上前,称赞的话跟不要钱的往大男孩身上抛。有些年纪大的老爷爷老奶奶,脸都笑成了一团,也在一旁夸赞着,看程玉的眼神都像跟看大英雄。
      
      孟江知在小巷子的路对面,没能知道具体的经过,她只看见了一个高高的男孩子将小偷抓了回来,将钱包还给了花裙子婶婶。
      
      她心里稍安,刚想收回视线,却在对面那一圈人当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咦?外婆?
      
      孟江知又仔细看了看,确定是自家外婆之后,便朝着人群走了过去。
      
      “外婆,您在这里呀。”孟江知站在外婆身边,轻声说道。
      
      外婆正拿着一根跟她身高差不多高的大葱在这里看热闹呢,刚夸上这个见义勇为的小伙子两句,就听见了外孙女甜甜的叫着自己的声音。
      
      “知知啊,你来了,外婆跟你说啊,这个小伙子特棒,那个小偷给这个婶婶钱包都抢走啦,结果这个小伙子又给他抓回来啦……唉?警察来啦!”外婆正极有兴趣的向孟江知分享呢,就见一辆警车呼啸而来,稳稳的停在了小巷子口。
      
      程玉同时也看见了警车的到来,心里暗暗吐出一口气,冷脸稍缓,拨开人群就拽着黑瘦男子朝警车那边走去。
      
      黑瘦男子被拖拉着,衣服扯着脖子让他感觉有些窒息,他呲溜出一口黑黄牙,讨好又哀求着程玉道:“小伙子,慢点慢点啊,叔的脖子被你拽疼了”
      
      程玉没回答他,但拽着小偷的手还是稍微放松了些,他带着小偷快步走到警车面前,将小偷提溜到车门处,在一旁调查情况的小片警就走了过来。
      
      小片警接到报警后就立马赶了过来,将车停在巷口之后,他先是下车询问路人事情的经过,还没问完呢,就看见一个高壮男子拽着他的熟人走了过来。
      
      片警能跟小偷是熟人?
      
      那可不,小片警管辖这片区域已经两年了,在号子里见这人的次数两只手都已经数不过来了,每次这人都因为小偷小摸而被关进来,今天偷偷这家的水果,明天偷偷那家的超市,后天再吃吃饭馆的霸王餐……
      
      关上个几天几十天就放了出去,没过一个月,就保准又得进来。
      
      “好巧啊,又见面了。”片警拍了拍黑瘦男子的肩膀,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眼神里都带着寒气,黑瘦男子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猥琐气息显露无疑。
      
      程玉懒得再看下去,放开黑瘦男子就转身就走。
      
      片警连忙喊住了他,然后收获到了程玉一个疑惑的眼神。
      
      “小伙子今天见义勇为,很不错啊,值得鼓励。”
      
      程玉抿抿嘴,脸上像是有些不耐,他点点头当作回应,就大步离开了此地。
      
      片警也没在意程玉的反应,他掏出手铐就往黑瘦男子手上套,锰钢材质的手铐外表光滑,带着冰冷之感。
      
      他戴好手铐就带着黑瘦男子上了警车,板着脸,嘴里还念念有词的道:“你出息了啊,之前小偷小摸的被关上几十天不算。现在直接抢钱啊,这次不关上你几个月,你真当是好玩的啊。”
      
      语气之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片警将黑瘦男子锁好,然后开着警车呼啸而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