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橡树街酒馆就在橡树大街上。外表贴着圆木装饰,招牌上大大的写着橡树酒馆。正巧离乔治伯爵家不远。南希并没有费多少力就找到了。
      
      南希推开木门走进去,里面雾气腾腾,有几个壮汉坐在门边抽着烟斗。听到声音,壮汉们不约而同地把脸转过来,意味不明地打量着她。
      
      南希连忙用手掩住嘴,隔离开烟味朝吧台走去。至始至终,那几个人的视线都不怀好意地跟着她。
      
      “晚上好。”南希坐在吧台外侧的圆木椅上对酒保说。
      
      酒保低着头用一块脏兮兮的抹布轻飘飘地擦着桌台,没有理会。
      
      南希微笑着曲起手指敲敲桌板,“一杯冰的麦芽酒。”
      
      应该有这种酒吧?她在报纸上看到过麦芽酒的广告。
      
      “十五个铜板。”酒保抬起头用力甩下抹布不高兴地大声说,似乎南希打扰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剩下的给你。”南希笑吟吟地把二十枚铜币递过去时,酒保这才真挚地挤出一点微笑,转身从杯架上取下一个油汪汪的玻璃杯,用擦桌子的抹布象征性抹了两下。接着拧开酒桶上的木塞,打了一玻璃杯橙黄色的酒水。
      
      “你不该来这里。”酒保拿着起锈的夹子夹着冰块放进麦芽酒里,看在小费的面子上朝南希背后的方向努了努嘴,“这里很乱。”
      
      南希瞥了一眼递过来的麦芽酒,接过来放好,丝毫没有喝它的念头。“其实我是因为看到了这条广告。”她把折好的报纸拿出来递给酒保,“我是一名神术师。”
      
      酒保愣了一下,抬脸朝着门口的壮汉大声说,“哦,你是神术师,这就没问题了。跟我来吧,你运气不错,招聘的人正好在。”他把脏抹布往吧台上一扔,转身朝楼梯走去。
      
      南希连忙跟上他,身后那些黏着的视线全都消失了。
      
      二楼是一间办公室。房间很小,周围堆得全是杂物,甚至把唯一的窗户也挡住了。
      
      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年轻男人坐在破旧的桌子旁,正凑在半截点燃的蜡烛下面数钱。桌子上散落着金币,亮得刺眼。
      
      他身旁的扶手座椅上坐着一位中年男人,长着一张略带凶相的络腮胡脸,面无表情地来回打量着南希。
      
      南希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扫了一下,最终停在络腮胡脸上。她掏出学院的录取书在手里摇了摇,“我想进你的队伍。”
      
      络腮胡瞥了录取书一眼收回目光不客气地说,“人已经招满了。”
      
      南希无所谓地笑了笑,“我的佣金减半,另一半给你。”
      
      络腮胡顿时把歪着的身体坐直,再一次打量南希,“很少有人出这样的条件。一般这样做都是有更大的目的。我不想给自己的队伍找麻烦。”
      
      南希很轻地笑了一下,“不必担心我,我只是一个正在学习阶段的神术师。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佣兵队。为了将来能有更多的机会,用一半的佣金换取经验和履历很划算。”
      
      “另外我需要迷雾之森的叽叽草。这是造血剂的原材料,市面上几乎没有。如果可以找到,我愿意用剩下的一半佣金换。”
      
      络腮胡点点头,眼里的疑虑消失了大半,“主修炼金学的神术师吗?你们的确把材料看得比较重。好的我答应你。有叽叽草会替你留意。”
      
      他将一个巴掌大的袋子扔过去,“带着这个,明天中午出发,没问题吧?”
      
      “正合我意。”南希笑吟吟地说,低头解开袋子,里面放着几十枚金币和一枚圆形的徽章。金币是提前付给的佣金。因为这项工作十分危险,有的人出去了就回不来了。这相当于提前给的安家费,用来留给家人。
      
      南希没有去数金币,而是拿起了徽章。徽章在她碰到的一瞬间,快速闪了一下。这是徽章上附的神术。用来防止拿到金币的人不去参加佣兵队。队长会看到每个人的踪迹。哪怕扔掉徽章也没用。
      
      南希用指腹轻轻摸了一下徽章上刻着字。
      
      狩猎黑暗?听起来不错,好兆头。
      
      “我还需要找一个会改变容貌的人扮成我。”搞定了机票,南希并没有马上走,而是对络腮胡提出了要求。
      
      “您知道的,我不能让家人知道我.干这个,他们不会同意的。如果你那里有合适的人选,我愿意给你介绍费。”
      
      南希知道对方一定有人选。像他们这种常年冒险的猎金人,人脉是必须的条件。
      
      “一个金币的介绍费,我帮你找人。”络腮胡没有犹豫地说。
      
      “可以。”南希点点头。
      
      “那你明天得早点来了,不要耽误中午的出发。传送阵不等人。”络腮胡说,“明天上午九点,酒馆后面的巷子,我把人给你找来。带上二十一个金币,其中一个是介绍费。”
      
      “没有问题。”南希笑盈盈地把钱袋收好。
      
      走出房间的时候,少女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化为一脸无奈。
      
      不过为了蹭个飞机,竟然这么麻烦。
      
      ……
      
      “天空是均匀的珠白色。这意味着能见度会不错,阳光不会刺眼。”络腮胡站在房间的边缘对大家说。
      
      这里是南希去过的酒馆二楼办公室。与昨天不同,那些破旧的办公桌椅子都不见了,干净的就像两间屋子。她刚进来时吓了一跳,五男一女站在房间中央。如果不是看到络腮胡,她真以为走错了。
      
      早晨她搞定了离开王都谁来伪装她。她跟络腮胡介绍的神术师签订了约束书,里面写了伪装者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条例。在世界意志的见证下双方签了名字。这样南希就可以放心地离开,而不用担心回来时发现一堆烂摊子。
      
      就是价格贵了点,每日五枚金币。不过跟神明的好感值比起来,金币又算什么呢?
      
      “认识一下,”络腮胡说,“我叫罗塞忽,六阶神术师,是你们的队长。”说完他就看向身旁的瘦高男人。
      
      “托尼,七阶弓箭手。”瘦高男人面无表情地说。他旁边的一个矮胖男人接过腔,“凯文,七阶神术师。”另一个不高不瘦的男人,“斯蒂芬,七阶神术师。”
      
      南希轻轻笑了一下,莫名的感到亲切。这些人的名字跟她家门口理发店里的老师一样。她喜欢点斯蒂芬给她做头发。
      
      “到你了。”络腮胡看向南希。
      
      这里除了络腮胡所有人都是七阶。七是最低的等级,一阶最高。像大主教和主教都是一阶神术师。而神学院最厉害的教授是四阶。虽然她半阶都没有。神术师是经过考核的,她只是个刚拿到录取书的学生党,过来白.嫖传送阵。
      
      南希毫不犹豫地说,“萝布丝,七阶神术师。”
      
      “看起来不错。”罗塞忽点点头。
      
      “鬼不错,”小n忍不住吐槽,“一群垃圾选手。宿主,我不是在说你。”
      
      不是说神术师很稀有吗?这里一下聚集了好几个,南希诺有所思。
      
      “这里可是王都,聚集着大量人才。”小n说,“更何况也不是人人都是从神学院毕业的。有些人根本没机会来布尔顿王都。南大陆这么大。”
      
      罗塞忽将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铭牌放置在房间中央。铭牌瞬间融化成黑色的线,快速在地板上织成了一颗幽黑的七芒星。“一分钟,大家不要磨蹭。到了那里一切听我指挥。”他郑重地冲所有人点点头,率先跨入传送阵。
      
      一道黑色的雾涌起,瞬间吞没了他。紧接着托尼老师也走了进去。
      
      “宿主,到了那边要快点想办法摆脱他们啊。”小n提醒,“我们还有正事。”
      
      “知道了。”南希也朝传送阵迈了一步。鞋尖刚沾到黑线,顿时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大概这个传送阵就是黑黑的,南希安慰自己。
      
      她等了十几秒,耳边传来咀嚼东西的声音,好像谁在吃东西。眼前依旧一片漆黑。传送一下要这么长时间吗?跟她想的有点不一样啊。
      
      “宿主……”脑海里传来小n紧张兮兮的声音,“你慢慢地往后退几步。”
      
      南希立刻毫不犹豫慢慢往后退。
      
      十几步后,眼中的视线由漆黑转向模糊,再转向稍微清晰。她揉揉眼睛,瞳孔中映出一个浑身长满尖刺的庞然大物。
      
      南希顿时感觉头皮发麻,腿脚发软。不是传送的时间太长,而是她被传送到了魔物的身边,被对方堵在了山洞里。她克制着身体的颤抖,脚步更加轻地缓慢倒退。
      
      但是细微的声音还是惊动了魔物。它转过身体用水盆一样大的眼睛盯着南希。在它旁边是一具被啃食的残缺不齐的人类躯体,红色的格子衬衣看起来很像托尼老师穿的那件。
      
      这回不用小n提醒了,她惊恐地转身跌跌撞撞往里跑。心理祷告着这里还能有别的出口。
      
      “宿主别担心,这个洞穴特别深。而且那个魔物那么大进不来的。”小n说。
      
      这句话提醒了南希,她立刻停下脚步回身望向洞口。魔物根本没追过来,重新转过身子继续啃食托尼老师。
      
      “那我……还要不要继续往山洞里走呢?”南希转头一脸畏惧地望着幽深漆黑的洞穴。如果那里再隐藏个什么奇怪的东西,那可就热闹了。
      
      正当她犹疑的时候,一道沙哑的声音蓦地从洞穴的幽深处响起。
      
      “水……”
      
      南希刹那间汗毛倒竖,浑身起满了小疙瘩。在这种地方听到人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有可能不是人。
      
      她立刻打消了往山洞内躲避的念头,扭头望回魔物的方向。
      
      “水……”声音又大了一些,与此同时,山洞外传来魔物打嗝的声音。
      
      南希左右移动着脚,一脸纠结,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宿主……”小n一脸古怪地说,“那好像是……黑暗神。”
      
      诶?
      
      南希瞬间睁大双眼,睫毛惊疑不定地蓊动,无法相信会在这里碰到任务目标,“哪个黑暗之神?”
      
      “我看看啊……”小n重新确定了一下坐标,声音瞬间无比兴奋,“是黑暗之神,没错的。世界上只有一个黑暗之神。八成是受伤躲进山洞了。宿主上啊。”
      
      上什么?南希一时没回过神。
      
      “水……”沙哑的嗓音再次响起,让人一听就觉得说话的人干燥的都快渴死了。
      
      南希一头黑线,这些神明是五行缺水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一写到黑暗神就想起了古娜拉黑暗之神呢?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不会哈哈哈 20瓶;爱爱 10瓶;此间名有间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