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南希很自然地在米洛斯身边坐下。一边整理着裙角,一边微不可查地观察着对方和初见时有什么区别。
      
      米洛斯穿着白色的衬衣、深棕色的长裤和同色的马靴。衬衣纽扣是用金子做的,领口微微敞开一点,露出锁骨的流畅曲线。长裤和马靴没有什么特别,样式朴素高雅,全凭质地取胜。
      
      这说明他被很好地照顾着。那群神棍虽然不能肯定他就是他们的神主,但也不愿放过救主的机会。估计正一边寻找着光明神的踪迹,一边期待着这位有一天展现神迹。
      
      盛夏的风从湖畔对面吹过来,卷着花朵的清香和湖水的沁凉,拂在脸上非常舒服。米洛斯的冰冷盔甲似乎融掉了一些,眸光也比之前柔和。
      
      “这样真舒服啊。”南希舒展了一下手臂,伸了个懒腰,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跟米洛斯大人待在一起觉得很放松。似乎一会儿的考试都不紧张了。”
      
      少女的手臂白得发光,纤细可爱。她来之前在手腕上喷了香水,借着伸懒腰的机会,手指尖微微擦着米洛斯的胸口而过。
      
      这款香水是北地来的货物,叫极夜,味道极为迷人性感。与光明神统治的南大陆阳光纯净的香味不同,黑暗神所在的北地,香水味道调的危险又诱惑。让闻惯了自然香气的米洛斯微微一怔。
      
      南希不等他反应过来,指尖再一次擦着米洛斯的胸膛收回来。这一次的力道更重一点,甚至能感觉到白色衬衣下温热的肌肤。
      
      “啊,抱歉。”毫无歉意的少女假惺惺地说。
      
      米洛斯眸光微动。不管是高高在上的光明神还是如今的人类米洛斯,都不曾跟女性有过什么接触。在旁人看来可以忽略的碰触。对于米洛斯却是从未有过的奇异体会。
      
      那短暂的碰触,就像在坚冰上绽放的花火。虽然转瞬即逝,却留下了燃放过的痕迹。
      
      “宿主,这回是两分。”小n捂着嘴巴小声尖叫。
      
      才两分,南希微微皱眉,扣扣索索的。
      
      远处的钟塔响起了悠扬的声音,代表着考核开始。分散在学院四处的考生开始陆陆续续往礼堂走去。南希站起来准备离开。
      
      “米洛斯大人要不要跟我去礼堂呢?”少女笑意甜美,很自然地发出邀约。
      
      “抱歉我还有事,没办法去礼堂。”米洛斯站起来,似乎也要离开这个地方。
      
      南希倒是没有失望,她本来就是随口一说。今天已经刷出了九天的命,差不多得了,见好就收。
      
      她笑盈盈地点点头,“米洛斯大人的神术那么好,低等级的考核的确有些无聊。”
      
      “我并没有觉得低等级的神术考核无聊,”米洛斯说,“只是我准备要离开布尔顿。”
      
      “您要去哪儿?”南希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去一个地方,昨天突然想到了这个地名,想去看看。也许会让我想起什么。”尽管对少女眼里浮现出的焦急和难以置信有些不解,米洛斯还是给予了回答。
      
      南希担心大血包跑了就找不着了,纠结地问,“您还会回来吗?”
      
      米洛斯轻轻勾唇,“你跟那个主教问的问题一样。”
      
      当然一样啦。萨恩主教猜测你是光明神的化身,还想继续往你身上投资。你要跑了他怎么办?而我是想泡你。更何况现在你是我的续命大血包、唯一能薅毛的羊。
      
      南希知道他在怀疑什么。尤其在萨恩主教无法说清他到底是谁的情况下,还对他那样殷勤和恭敬。对于记忆辖区一片空白的米洛斯来说,所有人都带着难以辨别好坏的面具。
      
      “那天在宴会听到了米洛斯大人的事情……”少女轻皱着眉,揪着裙子上的缎带在手指上绕啊绕,以混合了踌躇和内疚的神情坦白道,
      
      “我虽然闲逛路过了您的房间,但并没有好心到多管闲事的程度。听到有人说渴,我就产生了捉弄的想法,去盥洗室接了凉水。后来知道您失去记忆,就有些内疚。幸好您没有喝那杯水。”
      
      “原来是这样。”米洛斯轻轻一笑,他本来就怀疑这个小姑娘出现的时机有些巧合。但是这个举动放在一个调皮的姑娘身上,逻辑还算合理。“不必在意,就算是盥洗室的水喝了也不会有事。”
      
      南希跟着轻快地笑了一下,“能得到您的谅解真是太好了。如果有可能,希望将来还会在布尔顿遇见您。”
      
      快说你还会回布尔顿!
      
      米洛斯顿了顿,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我大概率还是会回来的。我觉得这里很熟悉,也许我能在这里找回更多的记忆。”
      
      “啊,真是太好了。”南希露出真挚的笑容,“严格说起来,米洛斯大人是我在布尔顿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我还真不愿意您离开这里呢。”
      
      “朋友?”米洛斯语气很轻地重复了一遍,似乎对这个词语很陌生。
      
      “对,常常见面腻在一起的那种就叫朋友哦。永远不分开的就是好朋友。”南希笑吟吟地给他解释。与此同时,心里有个小人叉着腰笑,但我的野望不止如此呢。
      
      “这样啊。”米洛斯很轻地笑了一下。接着他看了一眼礼堂的方向,“你该去参加考核了。”
      
      “好啊,米洛斯大人也早点出城吧。”南希语气轻快地说,“希望下一次见面时,您在这次旅途中得到了收获,而我也顺利地成为了神学院的学生。啊对了,米洛斯大人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我叫南希,南希.道尔。您不要忘记我的名字哦。”少女眨动着纤长的睫毛,美丽轻盈的就像停留在眼眸上的蝴蝶。
      
      米洛斯轻轻点点头,眸光变得稍稍柔和。但当他转身离开时,那惊鸿乍现的一点柔软,马上就像流光似的,沉入海一般无边的沉静淡漠中。
      
      “宿主,又是两分。”小n小声说。
      
      “感人。”南希望着米洛斯消失的地方收敛了全部笑容。
      
      开荒真难啊。
      
      ……
      
      南希坐在礼堂的等待席,手里捏着考试的号码牌。
      
      艾诺威学院每三年一招生。比她大两岁的堂姐只能跟她一起参加考核。所以,这次机会极为重要。不仅是他们,所有人都无比珍视这次考核。
      
      考核的方法很简单。只要站在大厅中央的法阵里,就知道有没有学习神学的天赋。拥有天赋的人,法阵则会亮起光束。
      
      一共五道。亮的越多,天赋越高。法阵一点光芒没有,就是证明没有天赋。亮起五束光的人,每周可以去一次神殿。
      
      南希倒不在乎探索神秘学。她只在乎接近光明神的机会。她不清楚自己能否在米洛斯恢复记忆前把好感值刷到最高峰。所以,一定要亮起五束光。亮起五束光,就是迂回接近光明神的机会。
      
      一个又一个的少男少女走上去,又狂喜或沮丧地走下来。
      
      令南希有点意外地是,萝布丝和柔丝都拿到了一束光。这让她有些警觉。担心道尔家基因的强大,自己也会是一束光的水准。为此,她拿出了小丽莎玩腻的橡皮泥。利用道具可以复制行为和效果的特性,复制了一位五束光考生。
      
      “真令人惊喜。”伯爵夫人压低嗓音发出沙哑的嘶嘶声,“我的两个宝贝都拿到了傲人的成绩。”
      
      萝布丝兴奋地满脸通红,碍于礼堂不让说话,她只得学着伯爵夫人的样子压低声音嘶嘶地说,“多亏了母亲给我们做的造型,我想一定是它发挥了作用。嘶嘶。”
      
      柔丝也拼命压低声音,“可怜的小南希就惨了。哎,我该提醒她带些宝石和假发的。但是我有点不确定她能不能拿得出贵重的首饰。等回到家里,就她一人落选,那多糟糕啊。”
      
      南希皱皱眉,感觉身边嘶嘶的就像坐着三条蛇一样。
      
      “南希.道尔。”负责监考的教授念出了她的名字。
      
      她站起来,所有考生的目光齐刷刷地涌过来,就像几百个灯泡。上一个考核的人差点没被闪晕。就算没晕,大部分人也是脸色爆红地走到法阵。对于南希这种走惯了红毯的人而言,这种只是小场面。
      
      法阵在礼堂的中央,是凹下去的巨大石坑,上面刻着重叠在一起的七芒星。周围布满了阶梯式的座椅,就像一个环形剧场。等待考核和看热闹的人,能够很清楚地就看到法阵里发生的事情。
      
      南希不想让意外发生,如果她只亮起一束光,那么捏爆橡皮泥也没用了。重叠的光芒会让所有人看到破绽。所以,一定要快,要站上去的一刹那就把橡皮泥复制的效果放出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负责监考的教授温和地对她点点头,示意她不要紧张走上去就可以了。
      
      南希轻轻抿了抿唇,快步走上去,手用力一握。但是比她动作更快的是光芒。五道纯净耀眼的光芒,就像五个巨大的柱子一样,从法阵直直冲向虚空。
      
      南希心下大惊,急忙手掌松力,没有把橡皮泥捏爆。
      
      周围爆发了巨大的惊叹声。
      
      “五道光芒,今天是第二位了。往年考核能有一个就不错了。这次竟然有两个?”
      
      “这是最佳的天赋。大主教和七位红衣主教当年也测试出了五束光。”
      
      “她叫什么?”
      
      “南希.道尔。”
      
      “南希.道尔。”
      
      “很好,你的成绩已经记录在册了。”教授的目光比之前更加的友善。
      
      南希这才完全回过神,努力压抑住轻飘飘的脚步,平稳地走回坐席。
      
      三条蛇已经不说话了,用非常复杂的目光望着她,嘴唇蓊动着,似乎想开口说什么。她知道她们想问什么。没有装扮成圣诞树,她是怎么搞定五束光的?
      
      南希坐到座位上,法阵已经开始测试下一个人了。她混乱震惊的心这才完全沉静下来。
      
      五束光,是我自己发出的,南希有点惊喜地想。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0677455 30瓶;你瞅啥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