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布尔顿是南大陆最富饶的城市,临着海,拥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港口。城区分南北,富人们多集中在南区,而穷人们则挤在北区。
      
      南希被传送到了南区的贝森路。这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店铺,是最有名的商业街。
      
      透过大片的玻璃窗,琳琅满目的商品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中纪元的街道,弥漫着油画册上才有的精致气息。
      
      南希没有心情多看一眼。她拎着裙摆向前跑去。她的目标是街角的光明教堂。光明神的人类化身将会出现在那里。
      
      也不知道他是以什么形式坠落人间的。但愿不是宛如彗星撞地球似得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落下。那样绝对会引起光明教会的注意。
      
      洁白的光明教堂有着又尖又高的屋顶,上面铺满了小巧的贝壳。远远看去,就像缀了一房顶的珍珠,在阳光下发出柔和的光泽。
      
      这间教堂并不是布尔顿的主教堂,而是设在贝森路的分教堂,处在繁华商业街的背后。周围还环绕着一圈橡树,往常并不会有太多人经过这里。但是今天,破天荒地聚集了许多人。把橡树林前的一小块空地围得没有空隙。
      
      南希还没跑到跟前,心就拔凉拔凉的。她停下脚步,站在人群之外瞧里望去。光明神难道还是以极其高调的方式坠落人间了吗?
      
      南希用手戳了戳看热闹的路人,“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有人倒在了教堂前,”路人伸着脖子踮着脚往里看,“把驻堂神父都惊动了。大概是什么大人物吧?”
      
      “我猜是大公爵的儿子。”另一个路人接话。
      
      “我猜是一名王子。”人们开始兴致勃勃地猜测。
      
      突然前方涌起一阵混乱。马蹄声响起,人群立刻分出一条空道。
      
      南希被挤到路边,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驶了出来。她抬起头,从马车的车窗上恰好能看见一位穿着红袍的老人坐在那里,一脸凝重地望向他的对面。
      
      “天呐,是红衣主教。”人群的嘈杂声四起,每个人眼睛里瞬间绽放出巨大的惊喜。
      
      “今天也太幸运了吧,红衣主教是大贵族才能见到的人啊。”“主教大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呢?刚才完全没有看到。”“晕倒的人果然来头不小,能得到红衣主教的亲自护送。”
      
      南希的目光一直盯着马车,心情再次沉入谷底。幻化成凡人的光明神如果被他的信奉者认了出来,那她基本就没机会靠近了。不过反过来想想,她没机会靠近,拥有ssr系统的那位是不是也没机会靠近?
      
      “那位年轻人真是出奇的俊美。我仿佛看到克雷布加勒圣山上的雪,那么纯净,又那么耀眼。他倒在教堂前,紧皱着双眉似乎很痛苦的模样。我感觉我的心都要跟着碎了。”
      
      “光明神在上,真希望那位年轻人安然无事。他实在长得太好看了。”南希身后传来人们断断续续的议论声。
      
      “布尔顿一共有几位红衣主教?”南希朝街口走去,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周围的人群。期望从中找出另一位任务者。
      
      “整个南大陆有七位红衣主教和一位大主教。其中大主教和三个红衣驻守在布尔顿都城。”小n说着自己知道的信息,“刚才那位被称为萨恩主教,负责南区的信徒。他家离你伯父家不远,在同一个街区。”
      
      “哦?”南希眸光微动,她不太喜欢系统给她的身份,寄住在有钱亲戚家的乡下小姑娘。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冥冥之间都有安排。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呢宿主?”小n忧愁地问,“我现在还能坚持两天。两天之后就需要补充一滴来自神明的好感值。如果没有补充,我就要自爆了。”
      
      南希感觉自己额头垂下来三条黑线。带着一个随时需要续命的垃圾系统,真是要命。
      
      “你不是说还有一个新手大礼包吗?”她想起来之前小n说的话,满怀希望地问。
      
      “对,是这样。宿主你现在就要拆吗?”
      
      “要拆。”万一里面有什么可以让她峰回路转的东西呢?
      
      脑海中响起金属的声音,一道微弱的光芒出现在她的左手腕处。光芒化作一个朴素的手提袋,挂在手腕上。
      
      小n说:“打开袋子里面会随机出现神奇道具。数量和珍惜程度取决于您的欧气。”
      
      非酋就怕这种环节。
      
      南希抱住袋子朝街中心的喷泉走去,打算洗一下手再拆。
      
      夏日的风从街角穿过,温柔地拂过喷泉里的雕像。这是一组群像。男女老幼包括小动物姿势各异。但是大家的目光和表情一致,一脸虔诚地望着天空。那里骄阳灿烂,代表着给大家带来光明的光明神。
      
      南希在水池边坐下,旁边是珍珠白的少女雕像。水流从少女雕像的腰际流出,就像展开了蓬蓬的裙摆。南希将手伸到水帘里,边洗边嘟囔,“洗一洗,黑手变红手。”
      
      冰凉的水淋在手背上,瞬间带走了夏日的炎热,也让南希的心神稳定了不少。纤细洁白的手指缓慢挑开了布袋的口。昏暗的袋中一下闪过了四道微光。
      
      南希顿时心脏砰砰地跳。四道,竟然是四道。
      
      “恭喜宿主抽到了四个神奇道具。”小n欢快的嗓音响起,“分别叫做沙漠里的鱼、小丽莎玩腻的橡皮泥、晚间的风,以及你只能看到我。四个都是一次性物品。”
      
      南希:“……”
      
      听起来就像是非酋才能抽到的东西。
      
      “我解释一下哦,”小n说,“沙漠里的鱼可以让人产生极致的干渴。可以对自己用,也可以对周围的人用。副作用是会有一个小时的脸盲症。”
      
      “小丽莎玩腻的橡皮泥可以复制行为或效果。可以是一段别人的动作,也可以是一个神术。具体使用范围,宿主可以自己尝试。副作用是三天的惧黑怔,惧怕一切黑色的东西。”
      
      “晚间的风可以有一分钟化为轻风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副作用是效果消失后有短暂的身体沉重。你只能看见我,指定一个熟悉的人对你产生兴趣。时限是二十四小时,副作用无。”
      
      “咦?为什么最后一个道具没有副作用呢?”南希不解地问。
      
      “这就是珍惜程度的区别。越是功能性强副作用小的道具越珍贵。谁都不想一边使用,一边得到反噬吧?”
      
      “这么说,我换到了一个极品道具?”
      
      “可以这么说。”
      
      “真不错。”南希翘起一点嘴角,心里估算着如何发挥道具的作用。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先回亲戚家。既然跟那位红衣主教一个街区,说不定作为公爵的伯父能得到点特别的消息。这么看来,这个身份还真不错。
      
      小n的传送功能是体验品,不能再使用了。她只好搭乘路边的公共马车。
      
      在这个时代,马车是马车属于贵族和中上层阶级使用的奢侈品。毕竟马匹、马厩、车夫、饲料都是昂贵的东西。没有车的家庭想要出行,就得去乘坐公共马车。一种由两匹马拉的加长版马车。
      
      车厢左右两侧放置着可以坐的长木板,乘客面对面地坐着。炎热的午后,这里简直又闷又挤。半个小时以后,南希付了十枚铜币在橡树街的岔口下了车。
      
      橡树街就是她伯父乔治.道尔伯爵居住的街道。这里一共有六座带花园的大宅子。都是上层社会有身份的人家。
      
      在其中的一栋宅子外,南希看到了停靠在花园门口的华丽马车。那是搭载着光明神的马车。她绝对没有认错。两匹棕红色的马在过宽的车辕里低着头吃草。车夫靠在车门上发呆。
      
      这么看,红衣主教会不会没有察觉光明神的身份,或者对他的身份存疑而选择先把他带回家。如果是那样,她就有机会了。
      ……
      
      夜幕降临,乔治.道尔一家穿着华丽的衣服整齐地坐在摆满佳肴的长桌旁。枝型大烛台上点着蜡烛,把柔和的橘色光芒慢慢地铺向熏制烤鹅、香草小羊排、腌菜奶酪搭配种子饼,以及冷烤肉混合着奶油芦笋豌豆的菜品。
      
      再加上香槟、红葡萄酒和百利酒在高脚杯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这就是欢迎南希的晚宴。
      
      对于白天她从马车里消失这件事,她给予的解释是在练习神术。不知道哪步出了差错,人就从马车里消失了。等她回过神,发现自己站在陌生的街道。最后只得坐着公共马车回来。
      
      南希把贝森路、光明教堂、公共马车这些并不重要的细节说出来,加深了谎言的可信度。
      
      “这么说我亲爱的侄女已经可以成功地施展神术?”乔治伯爵颇感兴趣地询问。如果能培养出一个有资格进入神殿的后辈,这将极大的提高道尔家族的地位。
      
      怪不得他弟弟将女儿送到王都,报考艾诺威学院的招生。他原本觉得这个生活在乡下的侄女不会有神学的天赋。答应弟弟,不过是面子情。现在看来似乎是不错的决定。
      
      “没有成功施展,不过是误打误撞。”南希不紧不慢地回答,没有把话说满省得对方要求她现场来段表演。
      
      “那也非常了不起了,”乔治伯爵笑眯眯地说,“你的两个姐姐至今还没摸到神术的边角呢。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教教她们。”
      
      “听到了吗?”伯爵夫人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悦,转向她的两个女儿,“在布尔顿长大的你们,还比不上你们的妹妹。真希望这句话不会常常在餐桌上听到。”
      
      在布尔顿长大和比不上她有什么必然联系吗?伯爵夫人其实是想说城里人竟然比不过乡巴佬吧。
      
      看着两位堂姐毫不掩饰投射过来的怨怼目光,南希毫无负担地接下。反正之前她们就对她没有好脸色,也不差这一点了。
      
      毕竟对于她而言,最重要的事不在这里,而在隔壁红衣主教的家里。也不知道光明神有没有苏醒,希望他晚点恢复记忆。
      
      “听说今天贝森路的教堂发生了点有趣的事情。”伯爵夫人微微抬起一点下巴,卖弄起探得的消息。
      
      “萨恩主教带回了那个年轻人,据说拥有惊人的容貌。也不知道他跟主教之间有什么关系,或许是他的子侄?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家的两个姑娘或许可以结交新朋友了。”
      
      南希的两个堂姐笑得脸上绽放出花朵。她们到了结婚的年龄,到处释放魅力。期望可以找到足够让人羡慕的男子。
      
      “矜持点姑娘们。”伯爵夫人脸上闪过一丝不满,觉得有点丢脸,飞快地扫了南希一眼。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南希的堂姐萝布丝问。
      
      “我记得萨恩主教周六在家里举办晚宴?”另一个叫柔丝的堂姐望向她的母亲。布尔顿的晚宴实在太多了,她不确定他们家会参加哪一个。
      
      “是的,希望那位青年人没有那么快离开。”伯爵夫人淡淡地说。
      
      红衣主教家的宴会,那不就是后天?南希心中一动。后天是小n自爆的最后期限。如果拿不到光明神的一点好感值,也是她自爆的最后期限。
      
      “宿主,加油啊。我们就剩两天好活了。”小n弱弱地说。
      
      ……
      
      星期六的晚上,南希穿着一条几乎没有装饰的香芋紫丝绸裙,早早就等在前厅里。看到道尔一家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无比自然地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乔治伯爵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伯爵夫人的表情有些僵硬。她有意没通知南希,就是为了不让这位漂亮的侄女抢了女儿们的风头。也不知道乡下的水有多养人,怕是碰上王都的玫瑰安娜公主,也不见得会被比下去。
      
      但是人已经来了,她也不好再赶回去。
      
      “你的裙子有点素,”萝布丝有些挑剔地看着南希,“但胜在质地优秀。这样显得你更加白皙。”
      
      南希勾勾唇角没有答话。如果光明神没有苏醒,她说不定还得潜入对方的房间。当然穿得越朴素越好啦。
      
      “你没有穿裙撑?”柔丝睁大眼睛盯着她的裙摆。
      
      “对。”为了方便行动。南希有些犹豫,担心这样反而显眼了忙补充了一句,“我觉得太累赘了,就在里面多穿了两条衬裙。”
      
      “这样的蓬度更自然,也更轻便,”柔丝有些懊恼,“我怎么没想到?”
      
      “好了姑娘们。”伯爵夫人打住这场对话,再说下去她都想让两个女儿去换衣服了。跟南希一比,就像两只准备开屏的孔雀。颜值才华比不上就算了,现在连品味都被人踩在脚下。
      
      红衣主教的家里,已经聚满了宾客。晚宴还未开始,除了少数的男宾客在台球室打球,其余的人聚集在会客厅里,从仆人手里接过茶或果汁悠闲地聊着天。
      
      他们不约而同聊天的话题,都离不开主教带回的那个年轻人。
      
      “听说现在还没有苏醒。”
      
      “哦,真是糟糕,光明神保佑他。弄清是谁了吗?我记得萨恩主教有三个侄子都不在王都。”
      
      “不清楚,主教大人不肯说。但是看神情似乎是很重要的人。”
      
      这点信息不够。
      
      南希装作拿盘子里的鲜花,靠近了几个牧师打扮的人。但是距离还是不够听到他们宛如蚊子般的窃窃私语。
      
      “我可以放大他们的声音。”垃圾系统小n也不知道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还是什么,突然想起了自己仅有的权限。于是正常音量的谈话声,传到了南希耳中。
      
      “主教大人怀疑那个人是光明神的化身?”
      
      “我听到的是这样。他们也不敢确定。但是神殿的大门确实封闭了。证明祂没有回来。”
      
      “那个人是突然出现在教堂门口的吧?没有展现什么神迹?”
      
      “没有,如果展现神迹就不必如此为难了。”
      
      原来光明神并没有高调地落地。南希松了口气。
      
      “萨恩大人现在高度重视。他派了神职人员日夜守护后面的那座小白楼。如果真是光明神,萨恩大人就发达了。”
      
      “那我们不是跟着一起发达?我们可是大人的嫡系。”
      
      牧师们的声音越发得狂喜。南希穿过这群在上衣翻领的纽扣眼里别着花的男宾,从台球室的侧门绕了出去。
      
      小白楼就在后面的花园里,是栋二层的建筑。没来之前她就把这里摸清楚了。需要注意的是那群守护的神职人员。也不知道有多少个。
      
      她轻巧地穿过花间小道。室外除了她还有不少宾客正在欣赏月光下的花朵。但是后花园在主楼的后面,远远的她就看到两个牧师打扮的人倚在拱形花门上。凡是靠近的宾客都被劝走了。
      
      她停在一棵橡树下的阴影里,伸手拿出兜里的东西。那是一抹清风,轻得恍然无物。晚间的风,有一分钟的时间化为轻风去任何地方。副作用是效果消失后有十分钟的身体沉重。但愿不是沉重到走不动道。
      
      她一边在心中调侃,一边捏碎了清风。
      
      花园中突然刮起了一股风,她感觉身体一轻,被风卷了起来。
      
      身体失重,惊慌之下她下意识低头去看。只见脚下空洞洞,根本没有什么身体。她已经在道具的作用下化为了清风。
      
      “宿主,还有五十六秒。”
      
      这么快?
      
      南希连忙脱离那股风,独自朝守门的牧师刮去。
      
      清风卷起了守门牧师的头发,他们颇为享受的扬起下巴,期待风再刮大点。白天的余热还凝聚在花园里,不肯消散。
      
      南希越过拱门,快速地在小白楼饶了一圈。
      
      “还有三十二秒。”小n的声音有些焦急。
      
      在那里,南希看到了二楼角落的那个房间。萨恩主教正带着手下一起待在房间里。明亮的烛光照亮了他们的脸。
      
      不会不走了吧?她快要现形了。
      
      “还有二十七秒。”小n紧张地报数。
      
      南希没时间多想,冲进小白楼里。她没有选择进房间,因为一旦进去,里面的人不出来她就无处遁形了。
      
      她落在走廊里,快速给自己寻找藏身的地方。
      
      “还有十五秒。”小n化身尖叫鸡。
      
      南希朝走廊的角落看去。一个矮柜,上面还搁着一个圆形的鱼缸。看矮柜的样子像是能藏下一个人,但愿里面没有东西。
      
      “八秒。七、六、五……”小n有些绝望了。
      
      与此同时,走廊里响起吱拗一声,萨恩主教推开了房间的门。
      
      南希不再犹豫,冲进了矮柜。
      
      “三二一。”
      
      南希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沉,身上的裙子也跟着炸开。不再保持风的模样,她恢复了人类的身体。
      
      好在矮柜里没有东西,大小正好可以藏下她。她紧缩在狭小的空间里,听着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停在了自己旁边。
      
      “守好这里,”头顶传来萨恩主教的声音,“我参加完宴会就回来。”
      
      “大人请放心。我绝不会离开一步。”手下保证。
      
      不,你想离开,南希心里尖叫。
      
      萨恩的脚步再次响起,越来越远,渐渐听不到了。透过锁孔,南希看到那位手下颇为悠闲地坐在靠窗的单人沙发上。她缓慢地移动手掌。
      
      大概是身体沉重副作用开始了,每动一下都无比吃力。有点像游完泳从水里钻出来的沉重,还是可以适应的。她龟速地靠近衣兜。再用两根手指从里面夹出一条细长的东西。
      
      这是沙漠里的鱼,可以让周围的人产生极致的干渴。副作用是过一会儿会有一个小时的脸盲症。
      
      南希吃力地捏碎咸鱼。咸鱼顿时化为齑粉。那些粉末似乎有了自己的生命力,准确地从锁孔中飞出。
      
      手下突然站起来,双手扒着喉咙,脸上呈现出极度的痛苦。他扭头望向紧闭的房门,不断吞咽着口水,似乎在做什么思想斗争。
      
      几秒之后,他还是放弃了守卫这个工作,转头向楼下奔去。
      
      南希等到听不到脚步声了才从矮柜中钻出来。吓死她了,还以为咸鱼粉把那个人锁喉了。这个沙漠里的鱼果然厉害。鱼本来离开水面就会及其难受,更何况是到了沙漠中。这么看来,一墙之隔的光明神也会被影响了吧?
      
      她缓步靠近房门,轻轻地推开一道缝隙。一道男子沙哑的喘息声顿时从门缝中溢出。那一声声压抑而诱人的气声,简直不像是干渴,而像中了某种带着旖旎的风流小药剂。
      
      在喘息声中,南希还隐隐听到了低哑的话语声,似乎是在要水。
      
      她又把门缝推得更大了些,瞳孔中映出了一张让她永生难忘的脸孔。神史中从未描述过他的模样,因为不可直视神。
      
      幻化为人类的光明神,收敛了神明的光芒,将惊心动魄的容颜展示在凡人面前。他是那么的俊美,就像圣山山脉最纯净的一捧雪、天高阔朗之上的一抹流云、骄阳散发的最炽烈的光芒。
      
      “水……”
      
      低哑的声音轻轻从青年微启的薄唇中溢出。
      
      他陷在松软的床上,头发是很浅的金色,近乎于铂金色。微卷的短发似乎因为主人总是不舒服地翻转,凌乱极了。
      
      青年紧闭着狭长的双目,凌厉的眉微微皱了皱,金色的睫羽轻颤了颤,伸手扯了扯领口,流畅的锁骨在橘色的烛光下,流淌出极致的美丽。
      
      南希像被蛊惑了一样,手指轻轻地碰触了一下他的脸庞。还没等她收回,对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往自己脖颈上靠去。似乎想缓解一下干渴的痛苦。南希顿时清醒,忙把手抽回来。
      
      好歹也在娱乐圈混过,神颜见识了不少。这还是第一次神智不受控制地被吸引。她收敛心神,知道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她转身朝旁边的盥洗室走去。用里面的漱口杯接了一杯凉水。这就是她在有限的几个道具中为自己选择的计划。给沙漠里的鱼送去清冽的水,也算是救命之恩了吧?
      
      “水……”
      
      青年沙哑的嗓音显得更加痛苦和急切。
      
      “水来了。”南希稳定了一下心神,端着杯子走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月亮归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咸鱼躺 6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