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觉得这个纸人就是那个曾经对他说出姓名的元石,好像是有些奇怪了。
      但是发生在圭明身上奇奇怪怪的事情太多,他甚至有一种,又来了的感觉。
      
      又来了,那些人又会再一次的,用各种奇奇怪怪的方式死在他的面前。
      
      圭明望着地上躺着的纸人,神情不定的站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但是以这种死法,倒是较为少见。
      
      他是真的死了吗?圭明知道李大做得纸人,他们都惟妙惟肖,此时躺在地上的这个,虽然身上已经沾满了污迹,但是仍旧难辨真伪,抛去这诡异的外貌不谈,当论纸人的手法。
      
      “好像是李大的手笔。”
      圭明说。
      
      那么问题来了,李大为什么要扎一个元石模样的纸人?
      
      “难道是巧合?”这也太巧了!
      
      圭明觉得自己在这里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原因,倒不如直接去问李大!
      他准备把纸人拿起来还给李大,不管怎么说,如果真的是李大做的,那么就这么放任纸人躺在地上也太浪费了!
      
      虽然圭明不知道李大扎的纸人值多少钱,但是知道它很值钱。因为每次只要做好了纸人,李大就会露出非常满意的表情,平常一副阴阳怪气的脾气也会在那时好上许多。
      活像是赚了许多钱的模样。
      
      在圭明下定决心的时候,他并不知道。
      
      此时,在圭明脚下位置的不远处,正进行着一场无声的较量,而因为天色渐暗,他并没有发现。
      
      ——
      
      李敏扛着纸人从李大家里匆匆跑出来的时候,她有种异样的兴奋感。
      BOSS又怎么样,那可怕的BOSS还不是被她给耍得团团转?她不仅就藏在他的眼皮底下,还从他的手上偷走了纸人!
      
      这纸人做得太真了,摸在手上的触感,有一种诡异的皮肤的质感,李敏没有让自己继续想下去那是什么,现在她只是想要验证自己的想法。
      
      这个纸人是不是还活着。
      
      如果找到复活纸人的办法,那么她就多了许多助力了。
      
      纸人这个目标太大,李敏先很谨慎,左右四顾,深怕被其他人撞见,好在天色渐暗,晦暗的黄昏是她最好的□□,她从最开始的警惕到微微的放松,然后准备找一个安全隐蔽的地方来试验自己的猜测。
      
      她太过主意NPC,而忽略了一件事。
      
      她把冬槐给忘记了!
      所以当冬槐突然出现,出手要抢她的纸人的时候,她内心是无尽的懊悔。
      
      妇人之仁!她以为冬槐不会再出现了,是她轻率了,她应该直接亲手解决掉冬槐的性命!
      
      但是现在也不晚……
      
      李敏把纸人丢弃在一边,死死的抱着冬槐,与其厮打起来。
      
      他们紧紧的抱着一起,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用着最亲密的姿势,用尽一切的想要夺走对方的生命。
      
      这是一场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搏杀,画面并不美观,但又诡异的,把疯狂和克制着两个相反的点融合在一起。
      哪怕是最脆弱的地方被对方伤到,他们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而在他们互相掐着脖子的时候,圭明正好走到跟前,但是这时候,谁都不能松一丝力气,他们已经没空再去顾及圭明,只能尽力不发出一丝声音,希望圭明什么都没发现,离开此地。
      
      但是圭明停下来了。
      
      圭明扛走了纸人。
      
      李敏:“……”
      冬槐:“……”
      
      最后,李敏抓住冬槐情绪上松懈的一瞬间,抓住她先前厮打中掉落的匕首,回身砍中了冬槐。
      
      冬槐倒下了,但是李敏并没有赢。
      
      早在这之前,她就已经被冬槐伤到了,只是凭着一股疯劲儿反败为胜,这会儿浑身说是遍体鳞伤也不为过了,她支撑不到副本结束的时候。
      李敏清楚地意识到这件事。
      
      ——
      
      圭明扛着纸人来到李大家。
      
      李大不在。
      
      圭明找了一圈没找着,嘀咕着:“人呢?”
      
      他看了眼纸人,实在不想再把纸人扛回去了。
      
      “要不……就放这儿吧,等他回来自然就看得到。”圭明说到做到,把纸人放在李大的家门口,这样他一回来就能够看见!
      
      圭明很满意自己的聪明才智,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李大,但是现在太晚了,也不知道李大去干什么,什么时候回,还是明天再问吧。
      
      耽搁了这会儿,天已经彻彻底底的黑了下来,想到等下要抹黑回去,圭明就有一些郁猝。
      
      他其实有一点怕黑,但是没有到很怕的程度,总觉得黑暗里头藏着点什么东西,这么想着的圭明走路更快了。
      
      好在这条路他常走,不存在迷路什么的,他尽量不让自己东想西想,以免梦想成真。
      
      走着走着,他又回到了先前发现纸人的地方,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
      
      好像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啊啊啊,不要想!
      
      圭明刚准备放空大脑,忽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你把我的纸人拿哪里去了?”李敏捂着伤处,倚靠着墙边站着,望向圭明的神情,不定。
      她一直在这里等,等这个拿走她纸人的人出现,不管是谁,她现在已经豁出去了。
      
      圭明:“……”
      
      李敏这才看清圭明的脸,恍然大悟:“原来是你。”
      
      圭明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特别是她此时根本就不像一个活人!
      
      李敏第一次见到圭明,是在村门口,第二次,是在李大的厨房,第三次,她没瞧见,但是她那会儿正在跟冬槐厮杀。
      而每一次都在与死亡擦肩而过。
      
      前面三次,她都活下来了,但是现在,到了第四次,所以轮到他亲自动手了吗?
      
      李敏精神此时已经有一些微微恍惚了,她原本以为BOSS是那个能把人活生生变成纸人的男人,但是现在,她明白,她错了。
      真正的BOSS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的少年。
      
      如果说李大还有挣扎反抗的机会,那么现在这个少年,却是让人彻彻底底的绝望,他不需要亲自动手,他的到来,就意味着死亡的降临。
      
      李敏望向圭明的目光复杂至极。
      她不想死,但是却又不得不死,此时此刻,她忽然觉得自己解脱了。
      
      “过来,你不是要它吗?我把它给你。”她朝圭明招手,甚至还有空开起玩笑:“我给你看个宝贝。”
      
      圭明不想过去。
      可他又不敢拒绝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女人。
      
      几次衡量,他最终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李敏的面前。
      
      他先前遇到的人,每次看着他,都是这种似怨恨,似解脱的神情,但大多没有什么功夫说话,就已经死掉了,不像这个女人,生命力如此顽强,还要给他什么东西。
      他一点都不想要!等这个女人死了,他立刻就把它丢掉!
      
      李敏有些歇斯底里的想,老人想要它,新人想要它,就连副本里的BOSS都想要它,它是个什么好东西吗?拿着它就必须参加这什么鬼副本,不到死不得有解脱的机会!
      既然想要,那就拿去好了,她不想到死的时候,还要拽着它不放。
      
      拽着它的日子已经够久,够累了,是时候应该放放了。
      
      李敏把一颗血红色的珠子扔到了圭明的手中。
      
      她一交出去,就开始一个劲的呕血,但是整个人却是在笑的。
      
      “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就死掉了。
      
      圭明:“???”
      这么疯的吗?
      
      他又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女人的尸体渐渐风化,事实上一具正常的尸体需要漫长的时间氧化,但是那个过程在这一瞬间被无止尽的拉快,转瞬间就消弭了。
      
      圭明就知道,又是如此。
      
      是他的奇怪之处再次到临了。
      
      他情绪更加低落了一些,想要尽快回家找奶奶,每次这种奇怪的事情发生后,他找完奶奶,就会好上许多,上一次已经是半年前了。
      
      哦,对了,还有手上这颗珠子。
      
      圭明又有点好奇……不,不能好奇!
      
      他准备立刻把它扔掉,就扔在这里吧,到时候叫着奶奶一起过来看看这珠子到底有什么邪门的地方,他记着这个地方……咦,我珠子呢?
      
      圭明明明记得他刚刚手上正拿着珠子,就在他手心里头攥着,不过是一晃神的功夫,怎么就不见了!
      
      果然这珠子邪门了吧!不会是是什么蛊虫之内的,直接钻到他身体里去了吧!?
      
      不行,他要立刻回去找奶奶!圭明不敢再在此地停留,此时此刻只有奶奶能够救他了,圭明不打算再摸黑走,他准备迈开腿跑,反正这路他闭着眼也能走到。
      但是他越跑,越感觉这路不对。
      
      越跑就越有一种空间错位感,好像他刚刚在不知不觉当中,从一个空间里头跑到了另外一个空间里去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因为刚刚还伸手不见五指的天竟然渐渐变亮了,他不可能跑了一晚吧!
      何况他刚刚明明就没跑一会儿!
      
      圭明停了下来,用着匪夷所思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就在他左右四顾的时候,空无一物的四周又接连冒出了几个人来。
      
      圭明:………………
      
      那些人有的一副习以为常,甚至有些倦怠的模样,但也有的是一副茫然又无措的表情,只用表情就能分出哪些是知道是什么回事的老人,哪些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人。
      
      “这一批新人还蛮多,看来最近又钥匙大批发了。”离圭明站得最近的一个人吐槽:“我们这些人辛辛苦苦抢不到一个钥匙,给新人就一批一批的给。”
      
      圭明:“……哈?”
      
      那人望了圭明一眼,接着肯定道:“你也是新人。”
      
      圭明:“什么是钥匙?”
      
      那人嗤笑的看了他一眼:“连钥匙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来之前有没有接触到什么圆圆的,像是珠子一样的东西?”
      
      圭明:“……”草,不会是那玩意儿吧!
      
      那人点头:“没错,那个就是钥匙,恭喜你,被我们伟大又优秀的副本选中了,请问接下来准备好逃生了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