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挑个爹 ...

  •   激动得嗓子都喊劈了,阿好这是扫描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人设?
      
      为了考验孩子心性,故意装穷的亿万首富?生怕被狗仔认出来,于是易容扮丑的当红顶流?
      
      白芮筠脑子里冒出了一连串神奇的想法,却听沈成业哈哈一笑,从皮包里掏出两份鉴定结果,志得意满道:“可能要让这位老人家失望了,科学证明,两个都是我女儿,您老还是去别处找找看吧。”
      说话间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对方,心中不屑。
      这么邋遢的人家,真有闺女也早就熏跑了。
      
      老大爷坦然接受了他的注目礼,挥手赶走了在他耳边嗡嗡的苍蝇,不急不恼道:“科学也有出错的时候,不如再鉴定一次,费用由我来出。”
      
      沈成业从鼻孔里哼一声,“这是钱的问题吗?我时间宝贵,没空跟你折腾,说了都是我亲闺女,你这人怎么还纠缠?”
      
      “认女儿认得这么随便,一般都是居心不良。”老大爷轻飘飘地给了他一刀。
      
      沈成业被说中心事,不悦地看向董主任,董主任忙打着哈哈圆场,“二位别急,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要不我现在就打个电话,跟鉴定中心那边确认一下?”
      
      他这话摆明了是偏着沈成业一方,沈成业自然点头同意。
      
      沈妍却心中一动,意识到她的机会来了,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成败在此一举。
      只要把白芮筠甩给那个很可能真跟自己是一家子的乡下老头儿,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沈大小姐!
      
      “主任您稍等。”她及时拦住了掏出手机的董主任,又对沈成业小心翼翼道,“爸,对不起,我之前撒谎了。有件事,我本来不想说,可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沈成业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父女之间还说什么对不起,太见外,有什么事可以直说,爸爸相信,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理由。”
      
      沈妍感激一笑,点了点头,几次嘴唇翕合,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把大家的胃口吊足了,才“迫不得已”地继续道:“阿筠拿去做鉴定的头发,其实是我的……”
      
      这话再配上这语气,那就很妙了,让人乍一听,都觉得是白芮筠偷了沈妍的头发作假。
      
      与此同时,白芮筠脑海里也响起了阿好的声音,“任务来了,发布者【沈妍】,任务内容【让白芮筠跟脏老头儿回家,别抢我沈大小姐的位置】,奖励【好感度1点】,接吗?”
      
      这还用问,反正她打死都不回沈家,巴不得借机脱身呢,天上掉下来的好感度,不刷白不刷。
      
      不过,即使接了任务,她也不能就这么平白地让人诬陷。
      
      “阿妍。”白芮筠学沈妍的语气轻唤了一声,咬了咬唇,委屈道,“这里头或许有什么误会,我那天是当着那个医生的面揪的头发,他直接就拿走了,要不,还是让董主任确认一下吧。”
      
      她的语气诚恳极了,原地给大家表演了个睁着眼胡说八道。
      
      那怎么行?!
      沈妍瞳孔一缩,心里又急又厌恶。
      
      这个死丫头,明明已经有金主包养了,还非要来跟自己抢沈家的富贵,她又不知道那是她亲爹,她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沈妍心里一横,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以前害怕说出金主的事遭报复,现在为了抱上沈家的大腿,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不用确认,头发是我换的,在你给医生之后。”
      
      沈妍痛快地认了这茬,而后目光扫过白芮筠手腕上戴的那条名贵手链,意有所指道:“咱们是一起长大的,你有什么事我不知道?我是担心你离开福利院后没处去,想带你一起回家,这才把自己的头发偷偷地换给你……阿筠,你懂我的意思吗?”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再敢装傻就别怪我撕破脸,让你名声扫地。就不信沈家这种要面子的人家,会愿意要一个从小没了清白的女儿。
      
      白芮筠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自己的手链……
      不好意思,还真不懂。这是原先那本书里的亲人送她的生日礼物,难道有什么不妥?
      
      感谢阿好,及时地为她解了惑。
      “宿主,她是在威胁你呢,她人设里提到过一个事,原话是【沈妍发现黑月光有人包养嫉妒得发狂,发誓将来一定要找个更有钱的,让她也体会下那种滋味。】”
      
      白芮筠:……
      行叭,既然她说得还算含蓄,就不接着怼了,毕竟在“谁该回沈家”这件事上,她们俩难得的目标一致。
      万一怼得她掉了链子,那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于是她看完手链再抬起头时,已经是一脸的感动。
      
      “阿妍,没想到你为了我,竟然私底下做出这种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看——”她快步走到老大爷身旁,丝毫不在意那股让人窒息的气味,开心笑道,“我家人也来接我了,你就放心地去吧。”
      赶紧赶紧赶紧。
      现在立刻马上。
      
      沈妍:……
      虽然觉得这话哪里怪怪的,但出于心虚她同样不想多做纠缠,没什么诚意地提了句“有困难可以来找我”,就挽着沈成业的胳膊匆匆离开了。
      
      比起这个女儿其实更想要那个“假货”的沈成业:……
      
      “恭喜宿主,成功完成了发布者【沈妍】的任务,获得好感度1点,沈妍目前对你的好感度数值为——呃,负无穷。哇,不愧是你命中注定的宿敌,主线为了要你命也是拼了,她完全不可攻略嘛。”
      脑海中传来阿好的絮叨时,白芮筠正拎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跟着老大爷走向小巷的尽头。
      
      刚下过一场雨,年久失修的街道上满是泥坑。
      
      沈妍和沈成业出门时,司机早已经等在门口,她钻进豪华舒适的小轿车,回头看了眼朝着公交站方向走去的两道身影,不由得心生感慨。
      
      “爸,当您女儿真好。”不然我就得跟他们一样,满脚泥泞。
      沈成业也惋惜地看了眼连背影都极为出挑的白芮筠,叹道:“可惜了那个孩子,苦日子一熬也就毁了。”
      ……
      
      做好了过苦日子准备的白芮筠,此时正站在巷口旁,看着眼前这辆因为没法拐弯而开不进去的加长林肯。
      嗯,比她原来的床还大一点,目测有12米。
      
      司机接过行李箱,帮她拉开门,她一上车,漂亮的女佣就递来了干净舒适的拖鞋和擦手的热毛巾,还殷切地问她想喝什么饮料。
      
      白芮筠木然地摇了摇头,有一瞬几乎以为她又穿回去了。
      多亏从对面的座椅传来了那股熟悉的令人窒息的气味,她才找回几分真实感。
      
      老大爷看着面前这个目光澄澈的少女,又想到被沈家认回去的那个,心中无比庆幸这孩子的亲爹眼瞎,“好孩子,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白芮筠还是摇头,受委屈的还真不是她,哪怕坐在这的是黑月光,那也是她让别人受了委屈。
      
      “我看资料上写的,你的名字叫阿筠,这是大名吗?”
      
      这道题白芮筠恰好会答。
      福利院的孩子都叫“阿x”,沈妍以前就叫阿妍,沈这个姓是今天以后才有的。
      
      她一点也不想改名,大大方方道:“那是小名,我全名叫白芮筠。”
      
      “姓白?”老大爷只是稍稍诧异了下,随即大喜道,“对,姓白好,就姓白。你是我们白家的孩子,随你母亲姓就对了,哪怕以后姓沈的反应过来找上门,也别想把你要回去。”
      
      白芮筠:???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满头朋友的小问号。
      
      回想了下黑月光的短暂一生,她有了个猜测:面前这位极有可能是黑月光生母那边的亲戚,恰好也姓白,只是黑月光没有像她一样装睡迟到,早早地和假千金一起回了沈家,就这么跟白家人错开了。
      她把自己的想法偷偷说给阿好听,阿好闻言恍然。
      怪不得它一打照面就嗅到了大佬的气息,偏偏扫描不到任何人设,原来是原剧情里一笔带过的龙套角色。
      
      老大爷抿了口女佣递来的热茶,指着另一个将小背头打理得一丝不苟、这么闷热的天还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道:“这是莫管家,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问他,你外公我三天没合眼了,得休息一会儿。”
      说完就合上眼假寐。
      
      莫管家正襟危坐,冲白芮筠点头致意,“小小姐见谅,老爷此前应邀,到埃及新挖掘的一处法老墓穴中考察,收到小小姐的消息,立马乘私人飞机赶了回来,因为听说沈家的人也去了,生怕被他们捷足先登,没来得及收拾就去接您了。”
      
      这是在解释她的外公为何如此邋遢。
      考古学家,刚从埃及的古墓里出来没多久,身上沾染的腐朽气味也就好理解了。
      
      只是白芮筠还有一个更大的疑惑,“那个,你们就不怕认错人吗?沈家今天也带走了一个女儿。”
      莫管家的嘴抿成了一条直线,可能是在笑,“请您放心,肯定没错。”
      
      这时,始终跟着白老爷的苍蝇忽然嗡嗡起来,“老伙计,你外孙女长得可真俊,一点也不像你闺女,倒是像你家那只母老虎年轻的时候。你等会再睡,先给我们介绍一下。”
      
      白老爷闭着眼,随手摆了摆,看似驱赶,实则是拒绝它的要求。
      
      白芮筠克制着自己不去看那只苍蝇,但她攥紧的拳头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那只苍蝇,竟然夸她长得俊?
      哦不对,原来自己长得像外祖母啊。
      
      等等,重点分明是——她,竟然听懂了一只苍蝇说的话!
      
      莫管家没留意到她的反常,还在尽职尽责地讲着,“大小姐当年离家出走后就偷偷嫁了人,后来遭到背叛,负气离开沈家,精神上出了一些问题,不小心把您给弄丢了。老爷很多年后才找到她,得知小小姐的存在,一直派人寻找至今,我们怀疑……”
      
      白老爷猛地睁开眼,眼底的犀利一闪而逝。
      
      白芮筠敏感地看过去时,他却和先前没两样,目光是老人惯有的浑浊,“别说那些没用的,家里人都通知了吗?”
      
      管家自然地接过话,“是,因为知道小小姐要回来,大爷推了今天的慈善晚宴,二爷提前一天结束了画展,大少爷把公司的上市日期挪到了下周,二少爷……为了能第一时间见到小小姐,特意在家等了一天。”
      
      白老爷抽了抽嘴角,想骂人又怕吓到刚认回来的娇娇外孙女,忍着火气咬牙道:“白满这个小兔崽子,又给我翘课,记上,下个月他的零用钱减半。”
      
      “是。”管家认掏出钢笔,一笔一划地写在了小本本上。
      ……
      
      加长林肯一路开往城北郊区,这一带多山林,空气特别好。
      
      白芮筠倚着窗欣赏够了大自然的美景,回头见白老爷终于一觉睡醒,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下意识地就起身上前,端起茶碗递到他手边。
      
      刷好感刷出来的职业病,没治了。
      
      女佣去端茶的手悬在半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茶碗怎么一下就不见了?
      
      白芮筠镇定地清了清嗓子,声音软糯道:“外公,您喝口水,润润喉。”
      
      白老爷一家子阳盛阴衰,就那么一个闺女还跟家里有芥蒂,年纪轻轻就离家出走,找回来又成了那个样子,让人操碎了心,没想到闺女生的女儿却这么贴心懂事,真是让他老怀甚慰。
      
      他接过来喝了一大口,觉得今天的大红袍沏得有点甜。
      
      “外公,快看,晴雨线!”
      白芮筠忽然指着窗外,神采飞扬。
      
      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自然奇观,笔直的公路上,一半湿,一半干,艳阳天被留在身后,车辆缓缓驶入了雨幕中。
      
      冷不丁,她的太阳穴突突的跳,脑袋里针扎一样的疼。
      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虽然这疼痛只是一瞬,但过后不久,她肯定会倒大霉。
      
      白芮筠想到短命的黑月光,不敢心存侥幸,急忙在心里喊道:“阿好,快,帮我看一眼后面的剧情!”
      
      “宿主,你答应人家不瞎花的,这才赚了1点。”
      阿好嘴上不愿意,身体却听话地扫描了下一行的剧情。
      
      “【雨天的山林又是另一种美,清新却不清高。】你看,果然都是废话。”阿好觉得亏大了,肉疼地继续往下念,“【不想,山神像的倒塌生生将这幅山水画撕裂,还引发了一场泥石流……】”
      
      “宿主!大事不妙!”
      
      几乎是阿好尖叫示警的同时,白芮筠也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矗立在半山腰的巨大石像,大喊一声,“停车!”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金主?脖子上戴金链子那种?感觉有被冒犯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