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天街88号 ...

  •   凌渡有些迫切地穿过马路,破损的鞋子还踩到了颗石子,钻心似的痛让凌渡走到对面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副很痛苦的表情。他眼前的这家店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白墙灰瓦,门口的地上却铺着大红色的欢迎光临地毯,店门口的木招牌上写着“清闲驿站”四个字,也看不出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
      
      “你……能雇我吗?我很会做家务,所以什么工作都可以做。”凌渡刚刚看到一丝希望,所以拼了命也想要抓住。
      
      然后他就听见眼前的青年说:“我叫白青弦,是这家清闲驿站的老板,刚好有些事情需要找人做,不过报酬可能比其它点稍微少一些。”
      
      那个人的脸上带着笑容,笑容中却好像藏着一些让凌渡感觉不妙的东西。
      
      “没关系!”但凌渡还是回答得毫不犹豫,他原本就没有奢望过拿太高的酬劳,无论眼前这位白老板给他多少薪水,也比他在路边收集塑料瓶子赚的多得多。
      
      “我叫凌渡,凌云的凌,摆渡的渡。”
      
      凌渡感觉到对方打量着他,然后才听白老板开口:“我们进店里说,如果觉得工作内容没有问题的话,再聊聊试用期的事情。”
      
      太好……等等,试用期是什么鬼?
      
      还没等凌渡询问,他身后天街88号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
      
      “哈哈哈哈,老子终于有钱啦!!”
      
      凌渡循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一个有些邋遢的男人兴高采烈地从天街88号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鼓鼓的手提箱,看着就给人沉甸甸的感觉。
      
      接着凌渡就听见站在他身边的白老板低声说了一句:“看来是梦想成真了。”
      
      “老……老板。”凌渡对这样的称呼还有些生疏,但还是好奇地询问,“对面的88号是做什么的?”
      
      从凌渡的视角看去,天街88号和其它店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没有玻璃橱窗和玻璃店门,想要进入天街88号就只能推开那扇有着复杂雕花的沉重木门,这也使得凌渡完全不知道天街88号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他会有一种很强烈地想要进去的欲望。
      
      就听白老板收敛笑容,一派深沉地对他叮嘱说:“那里是欲望的魔窟,你这种小孩子万万不能进去的地方。”
      
      眼前的青年表情很认真,但对方对天街88号的描述显然让凌渡联想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工作场所,他想到刚才差一点进入那种地方找工作,就觉得背后发凉:“是……那种地方?”
      
      “就是那种地方。”凌渡面前的白老板严肃地点了点头,“只要是走进那家店的客人,都恨不得把身上衣服都脱了,也要换取一些可能不会那么长久的快乐。”
      
      “天街还有这种店?”凌渡简直难以置信,并且向躺在床上的妈妈发誓,他绝对不会进这种乱七八糟的店,不仅少儿不宜,还特别浪费钱。
      
      “就算不在天街也会在其它地方,只要你管住自己不要靠近就好。”白老板拍了拍凌渡的发顶,“还有以后不要在没有斑马线的地方乱穿马路。”
      
      凌渡转身就看到白老板推开了玻璃店门,向他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真的没问题吗?
      
      就在凌渡走向店门,右脚踩在欢迎光临红毯上的一瞬间,他突然感到一阵恶寒,紧随其后就是忽如其来的不安感。为了甩开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凌渡开始打量清闲驿站的内部。
      
      这家店里摆放着四个长长的货架,但货架上的商品并不算很多,而且完全看不出货架的分类规则。一眼看去,凌渡就能看见洗衣粉和袋装大米摆在一起,水果刀和杀虫剂摆在一起,还有奇怪的笛子和古怪的盒子摆在一起……难道笛子不该放在盒子里吗?
      
      凌渡能看得出这家叫“清闲驿站”的店应该是家杂货店,但这里摆放的商品竟然都是凌渡听都没听过的品牌,放眼看去充满了特别的山寨感,而且每一件商品旁边都没有标价,相当于客人挑选商品的时候都需要向店员或老板问价,很多人会因为觉得麻烦而直接走人吧?
      
      这样一家店真的赚得到钱吗?真的有钱给他发薪水吗?
      
      深深怀疑着这一点的少年又在货架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饮料柜和一个冰柜,饮料柜里倒是一些凌渡熟悉的牌子,冰柜则存放着许多简易包装的肉类,同样没有任何标价。
      
      在凌渡看来,这两个柜子里的东西应该比货架上那些“山寨货”有销路,却被放在了不容易被看见的角落里……这位白老板真的会做生意吗?
      
      不满十五岁的少年有些老成的叹了口气。
      
      这家店里唯一可取的地方可能就是绿化不错,玻璃橱窗后面、货架的最顶层和旁边收银的柜台上都摆放着许多漂亮的绿植,靠近收银台旁楼梯的转角处还有一棵很大的发财树,不仅长得好,枝叶上还挂着各种喜庆的红灯笼和發财字样,倒让这家店看着不那么冷清。
      
      “你需要做的工作不多,但还是挺复杂的。”凌渡在观察店铺的时候,白青弦也在观察着这个满脸写着疲惫的孩子。以清闲驿站每天的客流量其实没有必要请额外的店员,纸人店员能够做的事情也比未成年的小孩子多得多。
      
      但与其让这个小鬼走进天街88号交易掉什么东西,白青弦还不如把他留在身边,这样店里也能多一个活人陪他说说话,算是件好事。
      
      “每天来店里上班的时间不限,店里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也可以提前下班。”白青弦说到这一条的时候,就看见名叫凌渡的小男孩表情变得轻松了些。
      
      只可惜,清闲驿站从来不做亏本生意。
      
      “与其听我说有哪些工作,不如直接试试看怎么样?店员上班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把玻璃橱窗和店门擦拭干净。”白青弦指了指还算干净的橱窗和玻璃店门。
      
      “难道店员不是接待客人就可以了吗?”凌渡的表情看着有些纠结,“有的地方太高了我可能够不着。”
      
      “我们店里哪有多少客人需要接待?”白青弦歪头看着凌渡。
      
      “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这种话真的好吗?”虽然在凌家受压迫,但凌渡真正的性格还是有些小火爆,“没有客人的话不也没有必要招店员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白青弦也喜欢这种久违的和活人抬杠的感觉,“那就不招了吧?”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凌渡眼角一抽,很是违心地说,“仔,仔细一看这家店又脏又乱,很需要有个人帮忙收拾。”
      
      “我也这么觉得,工具都准备好了。”白青弦说着拍了拍手,不一会儿待在二楼的纸人店员就拿着伸缩□□和抹布走了下来。
      
      注意到凌渡看着其它店员出现时吃惊的表情,白青玄随口解释说:“这孩子不能说话,算是我的远方亲戚,平时就待在二楼不会下来。”
      
      纸人店员的身影消失在二楼转角后,凌渡才看了看手边的工具,咬着牙说:“谢谢老板,准备得很周到。”
      
      “身为老板,这些是应该的。”白青弦眯眼笑着,“擦完橱窗后请顺便拖扫一下地面,然后顺便把货架上的商品重新分类摆放一下,现在的摆放方式有些不招客人喜欢。”
      
      “哪有什么摆放方式,不就是胡叠乱放?”凌渡吐槽的声音特别小声,普通人就算站在他身边都听不见。
      
      可惜白青弦不是普通人。
      
      所以他只是依旧满脸笑容地说:“另外店里的发财树每天都需要浇水,用柜台上瓷瓶里的水就可以,一次浇灌的量不要超过一杯。”
      
      “后院还种了一些蔬菜水果,因为品种有些特殊,所以同样需要每天浇水和修剪。”白青弦指了指冰柜旁边的小门,那里一般会被人误认为是商品仓库,其实是通往后院的门。
      
      “大概就是这些。”白青弦倒是想多布置些工作,但清闲驿站实在名副其实,平日里闲得不得了。
      
      “就这些?”凌渡一想到他做完这些工作后,回家还要帮忙做饭洗衣服,就觉得自己幼小的人生一片黑暗。
      
      “果然对孩子来说太辛苦了吗?”白青弦故意露出为难的表情,“实在不行的话……”
      
      “确实是很轻松的工作!”凌渡咬紧牙关,扯出个古怪的笑容,“我完全可以胜任。”
      
      “那做完这些工作之后就是一些跑腿的零散工作。”白青弦笑着给了凌渡一个大拇指,“如果还能找到,不,想起来一些别的工作,我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老板你刚才说了‘找’这个字吧?”凌渡却用一种看黑心商人的眼神盯着白青弦,“大家都知道要保护爱护未成年人。”
      
      “大家也都知道未成年人最好不要参加工作。”白青弦就是故意想看小孩子生气炸毛的样子,所以笑着说,“如果这些工作没有问题的话,今天开始你就是清闲驿站的试用期员工了。”
      
      “试……用……期?”凌渡有很不好的预感。
      
      “就是暂时没有工资!”白青弦很愉悦地揭晓答案。
      
      “真的一分钱也没有?”凌渡既觉得自己被黑心老板骗了,又不甘心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他这个年纪找工作本来就不容易,虽然混蛋白青弦借着试用期的名头不给工资,但只要转正就可以拿到钱了。
      
      凌渡一边深呼吸一边自我催眠。
      
      “虽然没有钱,但试用期间本店可以提供一日三餐。”白青弦想了想,“今天晚上就吃鸡肉粥,好不好?”
      
      “好!”对于现在的凌渡而言,只要能从混蛋老板身上剥下点东西,就算是一碗粥他也高兴。
      
      “就用那个货架上的米吧。”白青弦指了指货架上那袋曾经向邋遢赌鬼推荐过的养生大米,“用它煮粥的话,味道应该非常不错。”
      
      凌渡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那几袋没有任何牌子标注的山寨大米,不禁有些担心吃了会不会闹肚子。
      
      就在凌渡准备开始工作的时候,清闲驿站店门口的风铃又响了。
      
      “叮——”
      
      一个嘴上打着唇环,眼妆画得媲美国宝,还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年轻姑娘从门外冲了进来,一掌拍在白青弦身边的柜台上,大声说:“我要做交易!”
      
      “……”白青弦打量了一下那姑娘,然后转头叮嘱试用期员工,“凌渡,手上的工作先放一下,拿着钱去街头的花店买个塑料花盆,要最便宜的那种。”
      
      等小少年一脸奇怪地离开后,白青弦才笑着看向新客人:“冒昧地问一下,客人想用什么做交易,又想要交易些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得不到对家的wifi密码,就抢了对家的生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