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涵休从落点开始,就没有离开过他这片的新手区域。
      
      别人看见些什么他不知道,但是逗留了新手区很久的他却是很清楚,新手区之外,还有别的地方。
      
      因为从玩家身上冒出来的厉鬼,除了能力不足或者仇人没死的,会原地大变动物的留在新手区外,其他报仇完毕的,适应了这个世界环境之后,仿佛有指引般,会自动往几个特定的方向飘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涵休只是懒、怂,并不是没有脑子,环境逼迫之下,他那已经很久没有正经使用过的大脑,还是能够正常使用的。
      
      他挑的前进方向,就是最多厉鬼前进的方向。
      
      就是只是方向而已,即使下了离开决心的涵休,也不是什么硬气胆大的,途中,遇到高山会绕开,再回到原来的方向;遇到大海会顺拐,再回到原来的方向……
      
      最后到底还是不是正确的方向路径,谁知道?
      
      反正,涵休就是走啊走的,期间,还听到了五次的新手玩家降临又清场的信息。
      
      被系统给遗忘的他已经可以做到心如止水独自美丽了,只要,不要秃然地冒出太多的考验的话。
      
      明明一直风和日丽的新手区,在他开始移动之后,就莫名的出现了许多恶劣极端天气,像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这样的。
      
      托爷爷的福,为了继承地理位置很是偏僻的道观,他的很多生存必备的基础手艺都会,没见过猪跑,总是吃过猪肉的,乱七八糟的糊弄出来的,现做现用的木质大雨帽、临时搭建一下帐篷什么的,颜值丑陋不堪入目,不过,应付下突发情况还是足够的。
      
      只是——
      地陷山倾、洪水泛滥、火山爆发这些就很无理取闹了。
      
      不止一次涵休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的帐篷旁边出现了山崩的泥流、改道的河水、火山的岩浆……
      
      再一次从临时简易帐篷走出,涵休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就从平原移动到了山峰之巅云雾缠绕的地方后,终于可以确定了,一直幸运地死里逃生的他貌似……应该……肯定是被整个世界针对了。
      
      只是,他意识到这点,应该说,他终于愿意承认并正面面对这点时有些太迟了。
      
      他……在飞!!!
      
      原来他并不是移动到了什么山峰之巅,而是将帐篷设在了什么大型生物的头顶上,而且这生物,它会飞!
      
      没有给涵休太多准备的时间,身下的飞行物就一个急剧俯冲转弯降落,让他凌空了几秒,甚至因为惯性的在往前飞了好一会,遽然下降。
      
      没有了会飞的承载物,不会飞的他只有坠机一个选项。
      
      惊慌肯定是非常的惊慌的,但是他的惊恐特性发作后,整个人只能维持着僵硬的姿势并微笑着直直地往下坠落,这就很讽刺了。
      
      不断加速坠落!
      那风力和重力双重作用下,差点没有让他整个人变形。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灵魂承受力达到极致的时候,从他的眉心中,冒出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整个人都包裹着,保住了他的魂魄。
      
      以至于所在的高度足够高的涵休,还有空余的时间,认真地看最后一眼,他所在的世界。
      
      他能清出的看清了刚刚载着他飞行的巨大飞行物是什么东西,那是一群体型巨大得能高入天际的巨型超人版厉鬼,恰巧,将他带来这里的那只厉鬼,是最大,最状的那只。
      
      工具厉鬼似乎感觉到了涵休的视线,回头给了涵休一个渗人的微笑。
      
      那微笑仿佛在说:这回你死定了。
      
      笑完,才带着它的小弟们,往下方一个已经发出刺耳警鸣声的巨大的城池。
      
      如无意外,高空看着都觉得震撼富饶的城池,才是这群厉鬼怪兽的目的。
      
      城池的预警警鸣声仿佛刺激到它们了,还没降落到地面,就向城池发出了咆哮般的声波攻击,带动了几整狂风,刮向了城池。
      
      随着降落的加快,距离的拉进,涵休还能看到城池之中成群结队的,和他一样的人类玩家们正在列队准备迎战敌人。
      
      【高级玩家区域年度任务考核开启,A级城池保卫战,消灭三波入侵的厉鬼王,第一波厉鬼王已经到达。】
      
      涵休是在搅局的系统播报声音中,叹一口气地平静闭上眼睛。
      
      自救是没法自救了的,只能最后让自己体面点。
      
      自欺欺人就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涵休只希望世界和平,岁月静好,一点都不想看到这种糟心的环境。
      
      他并不知道,完全放弃的他,让眉心中的力量夺得了主权,甚至更为强盛,直接将他整个人都裹住了。
      
      下方战场,更是因为他身上突然爆发的力量,双方都遽然停止了一刹,同时仰望星空。
      
      无奈,那股力量对下方打得不可开交的双方一点兴趣都没有,在双方目瞪口呆,惊恐的视线中,裹着涵休在半空中直接横移了数百米,再加速下坠。
      
      下坠的地方,正是一处地上仰头,看不到顶的石柱高台。
      
      这一刹那的动作,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涵休一无所知。
      
      他自己感觉到,完全接受了死亡结果的他,思绪放空,踩在一团棉花上,连因为下降的速度带来的灵魂刮痛也没有了,整个人放空,随着身体的下降,还有种被阻挡物阻挡,浑身撑爆了头昏脑涨的感觉,唯一庆幸的是,没有感到任何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背部终于触底了,触底的时候,他能还清晰的数了一下,他的身体触底后原地弹跳了六下……
      
      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感觉,并不好受,涵休觉得自己的身体膨胀了,像是吃了一肚子无质量的风,难受想吐。
      
      等等!
      
      灵魂状态下,死亡是……没有痛感的?!
      
      等那种引起头脑发晕发痛的感觉逐渐消去,涵休强撑着张开眼的时候,入眼的是一棵仰头看不到顶的大树。
      
      如无意外,这就是他没有摔碎砸扁的原因了。
      
      大树身上,涵休视线能看到到的,贴近主树干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枝叶全无的空洞……主干上还有一道,笔直的,像是重力下降划出来的很深的伤痕。
      
      隐约间,涵休仿佛听到了巨树发出的悲痛的哭泣声。
      
      “有趣……”
      
      晕过去之前,涵休仿佛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袍人跃跳而来,站在了他的旁,低头观察他的重影。
      
      【灵魂强度达到最低标准,轮回系统启动,数据录入登记中,正在匹配适合系统,匹配成功,轮回外挂回收系统装载中,装载完毕。检测宿主魂值,匹配系统等级中,等级确定,临时工。注意:临时工魂力值过低,功德值、信仰为0,能量不足,紧急应急程序启动。】
      
      涵休是被脑中的声音吓醒的。
      
      【轮回外挂回收系统最新任务:恐怖失落的世界,回收轮回石(鉴于临时工长达60分钟未提出拒绝,默认接受。)
      
      任务内容:
      经轮回穿越司纠察部查证证实,编号为DIOWCOSE8941579632E的恐怖城战失落位面涉及多项违规操作:
      ①未经批准随意捕捉、走私、偷盗、截取轮回多个位面大量罪恶灵魂,用于培养位面禁忌的魔化恶灵武装武力
      ②公权私用,使用轮回石改变、混淆正常轮回规则,以罪恶灵魂为诱惑,非法私诱怨魂、冤魂,导致大量无辜生灵因为仇恨、怨恨异变、堕落、魔化,无法转生,给地府正常运行造成了巨大混乱
      ③罪证确凿后拒绝轮回审判并叛逃
      
      经地府法庭审判,以上罪名成立,并面向五府、以及轮回位面发布A级通缉制裁令,追回轮回石……
      
      任务奖励:轮回法器 功德值一亿 (奖励安功劳比例分配)】
      
      这声音,绝对不是他听习惯了的,属于失落世界的机械系统声音,而是一把相当好听、悦耳的男声。
      如果有声控的小姐姐听到,绝对会高声尖叫我可以我可以的……
      
      不过涵休是很想拒绝听取的,即使他也是一个声控。
      但是这声音似乎要确认他完全接收内容一般,不容反抗地,给他将任务内容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姓名:涵休
      职位(系统所属):轮回临时工系统
      
      (所属金手指外挂回收系统[转正职称],目前为金手指外挂查探系统[临时工职称])
      
      种族:人类(普通)
      魂力值:60 [正常健康人类魂力值 100 ,支撑系统启动运行标准值 1000 ]
      功德值:0
      信仰值:0
      已接任务数:1 (未完成)
      
      状态:检测到临时工魂力值处于不足状态,临时工系统转为紧急睡眠待机中,特别提示,魂力值不足以支撑系统运行会对魂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请临时工涵休千万注意,详见轮回系统员工细则(魂力值过低,不建议现在阅读)。】
      
      彻底清醒的涵休:……
      咸鱼拒绝接受现实。
      
      比起平静接受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是什么?
      就是你死不了,还得继续一穷二白地在底层苟下去。
      
      仰躺在伤痕累累树下的涵休,此时内心正在暴风式哭泣。
      
      苍天啊!
      大地啊!
      我家的混沌仙师师祖啊!
      
      他这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要莫名其妙地被工作了??
      
      要知道,从小到大为了躺赢躲避上进拒绝工作,他到底做了多少抗争斗争了!!
      
      父亲是何家百货的掌舵人,亿万富翁;
      大哥是国内外都出名的天使投资基金会的执行总监,拥有原始股份的他自己也是新起豪门的代表;
      大嫂虽然接手了何家现在的实业,但是也是出名的经济学家,在股市、基金战役之中也是有名有姓的人;
      两个侄子一个是高考状元,一个是高考状元种子选手预备役……
      
      他呢,虽然是一家人中最咸鱼的一个,但也继承了道观,名下有还有一座山出租承包、一条三线城市可以收租的商业街产业,明明可以躺着过一辈子的,他是多傻多想不开才想着自己奋斗?
      
      在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有电有5G网络有机器快递能到的深山隐居,每天醒来吃饱打游戏看小姐姐直播,累了躺倒睡觉不香吗?
      
      然后,折腾了一辈子,到最后还是没有逃离命运,被强行上岗了?!
      还是这种一看名字就是最底层的工种!
      
      他实在想不明白,身为真正的富二代,除了至今还是纯洁的单身狗之外,既没有背负血海深仇、也不是无牵无挂的孤儿、更不是狂酷拽霸气智商超标的天才的他,怎么就选中了?
      
      涵休真不懂这个轮回临时工系统是怎么绑定他的,单看他的魂力标准,距离系统的招聘标准也差太远了。
      
      “嗯,醒了?我的存在感有这么低吗?”
      
      涵休僵硬转头,发现旁边有一个银白色长发的,化了一个颇为非主流黑唇妆的,披着一身神秘黑皮毛长袍手套的,衬得整个人白了好几个号的小哥哥在旁边挨着石头望着他。
      
      “你……你……你……你……猴……”只是看了一眼,涵休就觉得自己在对方的单纯的注视下,就仿佛置身于地狱一般,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毁灭掉,连打招呼的话都咬不准字音了。
      
      他的精神状态似乎不怎么好,眼皮快要磕上了,像是彻夜通宵精力不济的样子:“你从天而降砸下来,吵醒我了。”
      
      语气中,颇有种:你小子很勇敢、很有种的调调。
      
      直觉告诉看了一眼对方真容就低头涵休,要是这话他接的不好,就是个送命题。
      
      “我不想动,接下来的日子,就看你了。”
      
      还好的是,这位让涵休灵魂都颤栗的人,并不在意涵休的回答,而是单方面地宣告了他的决定,就继续摊在石头上,遮着双眼睡觉了。
      
      “喳。”涵休麻溜地坐起站直,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在看、在听,狗腿地打个千,爽快答应了。
      
      什么被迫上岗、什么临时工、什么怀疑人生,都没有讨好大佬重要!
      
      从小,涵休就是干啥啥不行,吃喝玩乐也搞不到第一名,但是有一种本事,是谁无法否认的,就是蹭大腿、抱大腿的本事。
      
      毫无疑问,眼前这不讲道理的人,是他有生之年来遇到过的大佬中的巅峰,是个挥挥手就能让他灰飞烟灭的大佬……
      
      不要问他为什么知道,这种多看一眼都觉得自己会魂飞魄散的人还不是大佬,那谁是大佬?
      
      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他辛辛苦苦地等待了一轮又一轮的新手玩家是为啥?
      找志同道合的队友?
      别开玩笑了。
      当然是为了找一个大佬抱大腿好通关游戏好不好。
      
      大佬都送上门来了,此时不讨好更待何时。
      
      就是——
      涵休此时所在的地方有点微妙,对开展讨好大佬的工作,很难施展。
      
      资源贫乏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掉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平台上。
      
      这地方除了占据了三分之二地方的巨树,还有一块供大佬躺着睡的大石头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涵休都绕整个平台一圈了,找不到可以下去的路,都是垂直的平滑的岩石。
      
      为了确认,他还颇有冒险精神(傻乎乎)地趴在地上伸手摸过一下边缘的石头,嘿,贼滑,不存在攀爬的可能,反正,他办不到。
      
      平台周围,是一层又一层像花瓣般层叠的云朵白雾,遮挡了涵休想要往外窥视的可能,盯着看久了,总会给涵休一种错觉,觉得这不是云层,而是一条云层铺设的圣洁云梯,踩上去,能到达天堂。
      
      没办法,只能就地取材了。
      
      于是涵·猴子·休将主意打到了平台唯一的资源,受伤的巨树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涵休总觉得他攀爬巨树的时候,整个巨树都在颤抖,活像他对它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般,吓得他差点没抓稳。
      
      然而满脑子讨好大佬的念头使他稳住了,才发现大树的确在抖,但是它是纸老虎,只敢抖,对试探着爬上树,折树枝、摘果子的涵休敢怒不敢反,悲伤地接受了。
      
      很好,这是一颗,害怕着大佬的树。
      
      狐假虎威的涵休淡定了。
      
      摘下果树上看着最大嘴甜的几个果子,乐颠颠地捧了下来献媚:“大佬……我摘到果子了,吃么?”
      
      大佬睁开眼睛,看着涵休捧着的果子,惊愕了一下,若有所思,随即却毫无表示地重新闭上眼了。
      
      有经验的涵休可不敢直视大佬,全程都是讨好地低头举手上贡的,只是,即使是这样,他也不太好受,特别是感觉到大佬睁眼的瞬间,那种觉得自己即将要死掉的感觉立马冒头,即使察觉到大佬没有理会,重新闭眼后,也好一会才缓过来。
      
      刺激!
      
      嘿嘿~
      果然,大佬就是大佬……
      
      

  • 作者有话要说:  此处墟大爷打酱油~他就是个工具人~送金手指的~
    留言发红包~
    来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