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后知后觉 ...

  •   时沐夏拗不过陆焕,所以又是陆焕做饭,不得不说,厨艺比之前还棒!
      饭刚吃完,陆焕又要洗碗,时沐夏立马起身,果断出声,“让我来洗吧。”
      然后陆焕果真停下了准备收拾的手,走到时沐夏身边,把她推到了客厅沙发坐下,“就交给我吧,我明天就要走了。”
      “嗯?你不休假了?”时沐夏疑惑。
      “剧组要提前开拍,所以我明天就得赶过去。”陆焕解释道。
      “这样啊,等等,我来做个饭后甜点吧!”
      于是乖乖刷碗的陆焕和默默做甜点的时沐夏,就一起在厨房忙活。
      拿出前几天买的QQ糖,打算做小红书上很火的布丁。
      然后问陆焕道,“对了,你想要吃什么味儿的布丁啊?这里有草莓味,水蜜桃味,菠萝味供你选择。”
      “那就菠萝味吧,辛苦你了。”陆焕又顺手揉了一把时沐夏的小脑袋。
      又被呼噜呼噜毛的时沐夏,反应略迟缓,“啊,好!”
      因为还得放冰箱里冷藏俩小时,所以两人就在客厅里干坐着,偶尔聊两句天。
      “夏夏…”
      “嗯?”时沐夏一抬眼,和陆焕对视,有种就这样一直沉溺在他眼眸里的感觉。
      “不觉得奇怪吗?”陆焕稍微靠近时沐夏。
      “哪里奇怪?”
      “我突然出现,还住你对面,每天来蹭饭,刷存在感…”,陆焕自嘲道。
      时沐夏想了想,但还是避免自己想到那个自认为不可能的方面,犹豫开口,“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对!上天的安排!巧合!总之绝对不能是爱情!
      “呵”,陆焕轻笑,“缘分?那也该是我刻意安排的缘分吧。”
      “啊这…”,时沐夏内心复杂,你把话聊死了,知道吗?宝贝儿!
      突然,陆焕微微侧身,然后逼近时沐夏,觉察到危险气息的时沐夏默默往后挪…
      阿西吧,退不动了…
      于是,这奇葩的沙发咚就出现了,这次时沐夏终于感觉自己对于陆焕的病娇滤镜碎了!
      TM这可是个大男人!我不会是引狼入室了吧!
      我就是喜欢表面的病娇,可别黑化啊!
      时沐夏刚“咕咚”咽了声口水,就听陆焕委委屈屈开口,“夏夏,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你当初的告白…”,陆焕竭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啊别说了,就让往事随风!”
      时沐夏果断拒绝,想起当时他那声当机立断的“不要”,噩梦啊简直!
      “还有,你起来说话。”
      别以为你长到了我的审美上,就可以卖萌了……
      陆焕闻言起身,但抱住了时沐夏胳膊,算撒娇吧,“那能不能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
      “我…”,时沐夏刚想直接拒绝,却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我却有你的吻你的魂你的心…”
      “喂?小兮子。”
      对面一开口,对于时沐夏来说就是暴击。
      时沐夏无奈捏捏眉心,吐槽道:“不是吧,大姐,你们俩这是聊得有多投机?这就来催我来改剧本了!”
      赵昳兮讨好道,“哪能啊,男人哪有你重要?我就悄咪咪地问一下。”
      “那好,我也悄咪咪地回一句,快了,不耽误你早日娶媳妇。”
      “!!!小夏子,本宫爱死你了,来!亲一个!”
      赵昳兮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时沐夏才不信这女人的鬼话,“你留着亲他去吧,我可不稀罕,挂了啊。”
      ……
      卧槽,感觉这电话挂早了!
      “夏夏,你不必紧张,而且…”
      陆焕顿了下,又继续道,“我用了这么久,才明白了那叫喜欢。”
      这句话终于能说出口了。
      “所以你当初为什么拒绝我?”时沐夏超级不好糊弄。
      陆焕轻咳两声,低声嘟囔道:“我反应慢…”
      时沐夏仿佛一瞬间找回了感觉,脱口而出道,“骗人,你当时拒绝得超快好吗!”
      气氛逐渐尴尬~
      “真的,你想想当时的我是什么样子?”
      时沐夏眼睛眨巴眨巴,总结道:“可爱啊。”
      “你用可爱两字来形容我,那我就也用两个字来形容当时的自己”,陆焕淡淡道,“废物。”
      陆焕内心os:音乐起~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好啦,讲真,不是蠢,不是坏,就是tm的反应慢!
      后来才知道原来胸腔里扑通扑通乱飞的蝴蝶,是时沐夏放进来的。
      “不是的”,时沐夏辩解的话语在看到陆焕寡淡的眉眼时,戛然而止…
      好像…那时在医院里,等他醒来之后,他还是一言不发,活脱脱一个无情无欲的机器人。
      而自己又觉得这是个可以深入研究的典型案例,就默默陪在他身边。
      林大生因为涉嫌故意杀人被刑拘并且对于陆焕有一定赔偿。
      虽然刚开始时沐夏上门就吃尽了各种闭门羹,但是她还记得陆焕第一次跟自己说话,第n次打开门又看见自己的陆焕…
      “嗨,陆焕,好巧啊!”
      “烦…”
      哎呀,居然有对话了,时沐夏知道自己这是可能有进门的机会了,于是演技大爆发。
      “咳咳,我口渴,能讨杯水喝吗?”
      见陆焕只皱起眉头,好像没有要赶自己的意思,便准备从他堵门的臂弯下钻过去。
      可头还没探过去,就被陆焕给推了出去。
      “啪”,门被无情地闭上了。
      时沐夏愣住,轻车熟路地又敲了敲门,默默吐槽,“不是,这要在以前,你都要以身相许的知不知道,都来多少次了我,好歹…”
      “咔吱~”,门突然打开,一瓶水丢到了时沐夏怀里。
      抱着水瓶的时沐夏懵了一秒,以为自己终于能进门了,“谢谢啊。”
      刚踏出一步,又是一样的结局,时沐夏轻叹,尴尬地摸了摸鼻尖,悻悻离去…
      时沐夏无精打采地走到楼下,正好看到赵昳兮来找自己,“夏夏,这次成功了吗?”
      “呐,成功了瓶水。”时沐夏晃了晃手里的瓶装水。
      赵昳兮闻言,劝说道,“既然这么难,你就和我一起研究老年心理问题吧,或者小朋友的性格分析也可以…”
      “不行,今天成功了瓶水,而且他还跟我说了一句话,证明他已经对我敞开心扉了!”
      时沐夏并不打算放弃,这可是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人,四舍五入就是自家娃了!
      赵昳兮是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是便笑问道,“怎么这么坚持?”
      时沐夏听到这个问题,整张脸都明媚了起来,唇边梨涡微显。
      后凑到赵昳兮耳边神秘道:“不觉得陆焕那副模样很病娇吗?”
      “嘶~”,赵昳兮闻言用指头用力点了点时沐夏的额头。
      表情无奈道,“我就知道你另有所图,原来是见色起意,还想满足自己私欲。”
      “干嘛呀?”时沐夏捂住自己小脑门,理直气壮哔哔道:“这叫兴趣爱好…”
      赵昳兮点点头,浮夸道,“哦~这样啊,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行吧,那就勉为其难…奇怪癖好。”
      时沐夏小声尴尬道。
      楼上,窗帘拉得严丝合缝,屋内灰暗阴沉,少年望着几瓶水出神,然后起身走向窗边……
      “哎,你说陆焕他喜不喜欢吃甜食呀?”时沐夏揽住赵昳兮脖子诚恳发问。
      答案无疑是未知的,赵昳兮吃惊:“哈?你问我,我连接触都没接触过他,超怂的!”
      “嘶,这样啊,也对”,时沐夏回忆起赵昳兮当时在医院里就怪怕陆焕的,灵机一动道,“那你看面相呢?”
      “他我倒是看不出来”,赵昳兮话题一转,“不过我看,你倒是…”
      时沐夏了然,憨憨道:“大师那还等什么?收获快乐去唠!”
      “幼稚。”
      少年放在窗帘上的手,骨节分明,收回后默默评价,嘴角未动,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