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暧昧一抱 ...

  •   陆焕看了看手机时间,在拨号页面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点出去了另一个号码…
      “喂,江导,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怎么会呢?小陆来找我聊天,我求之不得!”电话那头像是很高兴的回道。
      江德宁,国内著名导演。
      当年凭借一部反家暴题材的电影《懦弱》,一举斩获众多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
      因为这部电影不是根据小说改编,他当时只是有以多种角度来诠释的想法。
      所以江德宁寻各种相关案例,甚至在法制节目找素材……
      然后在一个地方都市频道,江德宁瞧到了一双他现在想起都能给自己灵魂一击的眼睛。
      我看到了他的声音…
      就短短几秒,镜头扫过,虽然带着口罩,可电视里报道的也是和家暴相关的事宜。
      于是江德宁就在想,那大概就是我想要的角色的最佳诠释了吧!
      历经一番周折,他终于找到了那个男孩。
      本来他可能就是求一个故事,可没想到既得到了故事,又求到了人。
      陆焕出演《懦弱》,也成功出现在了大众视野里。
      “我今天给您打电话,是想告诉您,我的合约要到期了,并且我有退圈的打算,这些年多谢您的提携。”
      对于陆焕这段话,江德宁显然没能反应过来,正值年少,怎么这么着急退圈呢,于是回道。
      “小陆,合约快到期这事儿我知道,你要独立出去我也不反对,不过这个退圈是不是得再考虑考虑。”
      陆焕听着江导的劝告,下意识看了眼餐厅门口,夏夏还没出来。
      “当时决定出演江导的电影,后出道,是想赚钱,那现在急着退圈,是因为人…”
      江德宁是听懂了,“是要恋爱了?那我作为老板一开始是要你感情清白,但我现在也不多管你,你偷偷谈着就行,何必退圈呢?”
      毕竟陆焕是自己一手捧出来的,说投入的感情多,倒不如说现在他的商业价值不菲。
      “可是我不想让她受委屈。”陆焕坚定回绝道。
      江德宁觉得自己这是被强喂了一把儿小年轻的狗粮,“也好,等合约结束后,就随你吧。”
      ……
      陆焕前脚刚挂断电话,就见自己经纪人的电话打进来,还没来得及开口。
      就听对面着急道,“陆哥,你这假是休不成了!”
      “怎么了?”陆焕疑问道。
      “你那个前段时间接的戏啊,要提前进组了,就是和时樱搭档那个。”
      陆焕听罢,抬手捏了捏眉心,沉声道,“所以?进组时间?”
      “啊,我看下,是后天,所以你明天就得出发了。”经纪人催促道。
      陆焕瞟见时沐夏的身影,然后对经纪人道,“好,我知道了,先挂了。”
      时沐夏来停车场找陆焕的车,真的是要被陈厉这个傻子给气死了,最后还要让自己和他一起吃饭。
      吃个球的饭啊,老娘吃尴尬都已经吃撑了。
      刚挂断电话的陆焕,害怕时沐夏找不到自己,把手机放下,打开车门,直接下来了。
      然后走到时沐夏的身后,悄声道,“我在这儿。”
      突然听到陆焕声音的时沐夏吓了一跳,又看到有一对情侣正要走过来。
      时沐夏情急之下赶紧回身抱住陆焕,转了个圈…
      后又迅速地把揽着他腰的手环到陆焕脖颈上,用力一拉,自己努力踮脚,来了一个借位接吻的标准姿势。
      两人的脸凑得极近,呼吸交错,忙着给陆焕打掩护的时沐夏并没有觉得气氛有多暧昧。
      “哎哎哎,老公你看,那两人好像演偶像剧的”,女生小声拉着男朋友说道。
      男生看了一眼,就拉着自己女朋友走开了,轻声吐槽道,“看什么看,人家亲个嘴而已,快走吧。”
      陆焕感觉到时沐夏环着自己脖子的手有些吃力,低头看见她努力地踮jiojio。
      薄唇微勾,然后手环到了时沐夏的小腰上,用力一提之后…
      附身凑近,视线从她精致的眉眼缓缓下移,最后落在了她的蜜糖色的嘴巴上,喉结微滚。
      时沐夏从余光看到那车开走了,立马松手,无情地推开陆焕,“咳,他们走了,我们也赶紧走吧。”
      因为时沐夏推开陆焕后,身形微侧,陆焕望见她耳根通红,于是低笑一声,道:“好。”
      ……
      默默系上安全带的时沐夏感觉这车里真的好闷。
      然后按下三分之一车窗透透气,小脸朝车窗方向扭去,右手还偶尔呼扇两下。
      心里默想道,“时沐夏,你淡定,刚刚不过是凑得近了点儿,兄弟情兄弟情!”
      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时沐夏问陆焕道,“我们是订外卖?还是回家自己做饭?”
      “饿吗?”
      这一声可谓包含着腻死人的温柔。
      “我不饿啊,你饿吗?”
      陆焕回答道,“我也不饿,那我们就回家自己做饭。”
      “好!”时沐夏点头应和道。
      但是又总感觉有什么地方奇怪,就说不出来的怪。
      “对了,在餐厅里还顺利吗?”陆焕还是没忍住,索性直接问出口。
      此刻孤独在餐厅包厢里的陈厉,刚刚时沐夏执意要走,而自己又恰巧来了电话,不得不接。
      “陈先生,给时小姐订的两份餐要一起上吗?”
      服务员在门口态度诚恳地问道。
      看着手机通话界面发呆的陈厉,听到这个问题后先是皱眉,然后沉声发问:“两份?”
      “对,先前陈小姐给时小姐订了份餐,而您也订了一份,难道不是一起给时小姐订的吗?”服务员也不解道。
      “我有跟你们说过她姓时吗?”
      陈厉脸更黑了,妈的,人都跑了,我要一个人吃两份?
      服务员继续道,“可是陈颜小姐一开始说是订给时樱小姐的,我就以为…”
      陈厉听明白了,挥挥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把时什么樱那份取消,就上我订的那份吧。”
      “好的,陈先生。”
      服务员说完这句正准备走,陈厉要突然叫住人家,“哎,等等。”
      “我订的那份也是给时小姐的,就刚刚来那个,不过她叫时沐夏,不是时什么樱!”
      陈厉傲娇出声。
      服务员一脸懵逼:??要是我没看错的话,那个时小姐好像跑走了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