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屺山,采花也是为你种花也是 ...

  •   唐城,靳远殇在城里转来转去,逢人就问道:“诶,你好,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白衣男子啊。”
      
      那人似乎是习以为常了,便怡然自得的答道:“晋寒卿么?你会不知道吗?他哪一年不去屺山,每次都抱着一堆花回来,也是不晓得,屺山凶兽如此之多,他怎么平平安安回来的?以前的人呐,去了,就真的去了……一辈子都未曾回来了……”
      
      靳远殇向远处微微泛滥着红光的高峰望去“屺山么……”
      
      然而此时,绀色云烟笼罩的屺山上,一个眉清目秀,却只年方十四的白衣男子——晋寒卿。
      
      此时的他正在抬着一把木锄,往地上刨着,动作很是熟练,像是经常做的事情了,晋寒卿的旁边则放了一株妖艳的花。美丽。令人沉醉。
      
      晋寒卿低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花,眸中似有几分哀,更多的是宠溺:“远殇……我又来为你种花了……你只知道花每年都会长,却不知道……每一年的花是我亲手为你种下的。”
      
      其实屺山原本只有两株彼岸花,如今成片的,都是晋寒卿年复一年的坚持,每年种下,来年开放,然后,送给他最爱的那个人。
      
      屺山绀雾总是烟霏云敛的,十分动人,但……屺山不适宜植株生长,起初只是没有植物,到后来……连动物也受不了……都赶忙逃走了。
      
      硬是怕屺山生吞活剥了自己似的,屺山多年的怨气本就很重,在加上连年只增不减,怨气都多到不能生存,偌大的屺山……除了彼岸花,怕是只有凶兽能存活了。凶兽,顾名思义,行凶作恶,食人,凶残,硬是生得青面獠牙,好不瘆人。
      
      许多动物枉死在屺山,有些是被猎杀的,有些,则是被同伴群屠,尸骨未寒……
      
      晋寒卿每年都会到屺山,每次都恰逢彼岸花盛开,又或者说,他就是特地为了彼岸花而来,不,他是为了一个人而来,一个很重要的人。
      
      屺山凶兽多,却独独在这鬼月初开时,集体沉睡,鬼月初开,万鬼将至,天幕将倾,黑压压的一片,硬是让人觉着喘不过气。
      
      晋寒卿抬头,看了看挂在天边,将落不落的一抹斜阳:“时辰快到了,得赶紧走了,不然就下不去这屺山了,正好,花也采了,种也种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小傻子会不会高兴了。”
      
      说罢,晋寒卿放下手中木锄,顺手揽起地上鲜艳的妖花,明艳欲滴,真是动人。便轻仰首望天:“我回来了,远殇,不知……你了还会喜欢这花呢……”
      
      说罢,晋寒卿怀抱妖花,匆匆下了屺山,纵使是鬼节初开,也要防备这点,凶兽睡了,冤魂冤鬼出了,夜游会儿,顺便……行凶作恶。
      
      凡是屺山上的亡灵,必然是投不了胎,不可转生的了。只能年复一年,依附在屺山之上,吸取些怨气。
      
      晋寒卿一路走着,耳边不时还有风声呼啸而过。时不时还伴随着几声空洞的回声擦过晋寒卿的耳边,吹动晋寒卿的长发。
      
      晋寒卿沿路返回,一开始上山难,如今下山更难,山路崎岖,山势险峻,又处处都有正睡着的凶兽,真是危险。
      
      正走着,晋寒卿突然被自个儿面前一块微微发蓝的小石头吸引了,捡起一看,圆圆的,蓝得那么动人,有点像靳远殇那双动人明艳的蓝色眼眸,深邃而又幽怨,仿佛触不可及。
      
      晋寒卿回到唐城后————
      
      “寒卿,回来了?屺山可有异动?譬如凶兽可否动乱了?可又有人离奇死亡了?”
      晋寒卿只淡淡回答了个:“没有自动,没有动乱,无人死亡。”晋寒卿一心就只想着见到靳远殇,他匆匆山上,只为了那个人,而,急匆匆的赶回,也是为人那个人,那个他挂在心上好久了的人。
      
      “没有就好,对了,你今天没在,靳远殇到处找你呢。”
      
      听到这句话,晋寒卿猛的想死,自己似乎没告诉过靳远殇他去了哪里,只让靳远殇记得,有一个人,会在每年鬼月第一天,为他带来他最爱的花朵。
      
      “远殇?靳远殇?”晋寒卿轻柔的敲着们道。
      “寒卿。”晋寒卿仰首,上楼窗棂上靠着的男子,一双碧蓝的眼睛甚是动人。长发垂下,嗓音温热,再配上独有的韵味,真的有一种贤良淑德的女子风范呢。
      
      靳远殇只一眼就看出了晋寒卿手中的物什,是他最爱的花。于是便笑了,笑得比烟火更绚丽,比夜空更为动人。
      
      “你去屺山干嘛了?”靳远殇明知故问道。言语中隐隐包含了几分担忧和柔情。
      
      晋寒卿愣了愣,随即看了看手中的花。又看了看心里的人儿:“为你采花,怎么样,喜不喜欢?”
      
      “自然是喜欢,真美啊……”说完这话后,靳远殇从楼上跑下,径直扑在晋寒卿身上,晋寒卿由于没站稳,也随着靳远殇一起倒了下去,刚刚才采的花
      
      被两人压在身下,残了,汁水染上晋寒卿的白色外袍,白色中添了几分红色,隐隐的妖娆气息,泛滥开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