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红彤彤的炉火映在墙上,照亮了昏暗小室。暖洋洋氛围中,一个亚麻发色小男孩熟熟地睡在浅黄色长沙发上。
      
      一位妇人轻轻地拍打男孩的背,坐在旁边温柔注视着男孩,她藏青色头巾下,深枣色唇瓣中吐露着缥缈的歌声。
      
      这夜,安详而美好。
      
      一个人蹑手蹑脚推开小室木门,一声嘎吱响。歌声依然在小室里回绕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雅米,图尔拉小姐在大厅等你。”一道苍老的声音轻轻在妇人边响起。
      
      歌声慢慢停下,“好的,妈妈,”歌声主人回应道:“您帮我陪着梓君,我这就过去。”  
      这夜,萨切夫小少爷在母亲的歌声里做着好梦:花园里,一家人享受着阳光和三明治、鲜奶。
      
      他和父亲玩海盗游戏,母亲在采花酿蜜,躺在太师椅里的奶奶晃悠悠地扇着羽毛扇。
      
      嘟囔梦话的莫梓君,不知道他亲爱的奶奶抚摸他天鹅绒般的脸蛋,轻轻叹了口气,为他盖上毛茸茸小毯子,一直坐到早晨第一束曦光照射到窗户沿上的时候。
      
      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小少爷轻轻嘟着嘴,直视奶奶浅褐色眼珠,问:“奶奶,妈妈呢?”
      
      奶奶揉揉莫梓君的发顶,说“你妈妈有些事要处理,亲爱的,最近你要和图尔拉小姐一起生活。”
      
      小少爷听完,不由得睁大了他的眼睛,眼泪滴答答落到熊皮地毯上,消失变成深色的一滩水渍。
      
      昨天晚上答应我去皮特家玩,现在却要送我走。
      
      他提高了声音说道:“我不要!”
      
      奶奶冷漠地离开。莫梓君没办法。  
      他咬咬牙,擦干泪水,跑到母亲卧室门前,敲起门。
      
      妈妈打开门,一脸严肃地问莫梓君:“亲爱的,你怎么了?为什么一早上来敲门?这很失礼,你忘了礼仪吗?”
      
      莫梓君眼泪汪汪的,“对不起,母亲,但是,为什么你要把我送到图尔拉小姐那去,明明昨天......”
      
      “够了,孩子,你只需要听我的话。你会在那开心的。”妈妈抚摸孩子的脸颊,亲亲他额头。
      莫梓君不知道家族面临没落,还在哭闹着反抗母亲。
      她安慰道:“你会开心的,宝贝,听奶奶的话,准备出发,在那过得愉快。”
      知晓无办法改变母亲的想法,小少爷红着眼眶,缓缓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拿出诗集,一言不发。
      
      小少爷经过一段时间冷静,说要带上他要好的朋友。
      
      那是一只调皮、嗜睡、又奶气的兽脚类小恐龙。
      
      “准备好了吗?~”小少爷微昂着下巴,“要离开家了!彼得。”
      
      “长官,我准备好了!”故作成熟的小龙挥舞爪子时摔了个背朝天,让莫梓君哈哈大笑。两个小孩子在马车上闹腾得马车夫忍俊不禁。
      
      小少爷和彼得凯起身前往神秘的图尔拉庄园。
      
      听说那里的庄园主很有威严,没人敢冒犯图尔拉姓氏。
      
      黄鹂鸟在枝头叽叽喳喳讨论豪华马车里的人物。
      
      图尔拉小镇上,人们都在窃窃私语:“又是一个大人物来啦!”
      
      “嘘,小声点……”
      
      “哎,怎么说,这种老爷可见不得有几天好日子过呢。用不着这么——小心~”
      
      古怪笑声在酒肆里传播开来,某个小姐和农奴私奔了的风流韵事,隔壁妇人和老王的揭发糗事,恶意总是在阴暗的角落里生根、发芽,成长为不知名却伤人的花。
      
      “彼得,他们在说什么?”小少爷从窗户望向酒肆,露出了好奇的奶黄色眼睛。
      
      “少爷,听着他们下流的笑声,我觉得”彼得凯回答,“他们不怀好意。”
      
      “......是吗?”莫梓君缩回了自己的头,放下窗帘,和彼得吃起了奶油小饼干,眼睛间或一轮。
      
      不知不觉间夜晚来临了,鸟儿都躲到自己的巢穴里,吃完虫子,又要睡觉了。
      
      星星映在莫梓君的眼睛里,不时来一朵云遮住几颗星星,月光像柔软洁白的丝绸,抚摸着小少爷脑袋,他躺在草地上,想起母亲早上固执的话语,念起与《恶之花》相似的诗:
      
      当年,最高天意下达一道命令,
      
      诗人在这世上出现,感到忧愁,
      
      他的母亲冷酷严肃,固执极了,
      
      向着怜悯她的天主捏紧拳头:
      
      ——“哎!我宁愿生下的安静乖巧的孩子,
      
      也不愿生下这调皮捣蛋鬼!
      
      真该庆幸片刻欢乐的那夜晚,
      
      要给予我幸福的人孕育在我腹中!”
      
      “既然你从所有女人中把我选出,
      
      让我和丈夫不安紧张,
      
      既然我不能把他往神圣的圣水池投入,
      
      像祈祷一样,祝福这可爱的孩子......”
      
      他还想继续念下去的时候,奶奶从马车里出来,抱起了孩子并吻了吻他额头。
      “亲爱的,你该休息了。”
      
      “不,奶奶,我还想再待一会儿.....”莫梓君环抱住奶奶的脖子,说“您看,我都会改诗了,爸爸也应该回来了吧......”
      奶奶沉默了一会。
      “孩子,”她浅褐色的眼睛注视着莫梓君,“他一直在你身边。只是你看不见他。你爸爸他在天上化作了星星,无论是闪耀在夜空还是掩盖于白昼,他都在你身边,幸福地看着你长大.......”
      
      “可是我看不见他……我也想看见他......父亲会和妈妈见面,对吗?”小少爷扬起小脑瓜问道。
      
      “会的,孩子,你爸爸是世界上最爱你妈妈的人,你放心。”奶奶点点头,用长满褶子的脸颊蹭莫梓君年轻的小脸蛋,惹得他咯咯笑。
      
      她像只灵巧的老猫,虽然背驼了,依旧迈着轻快的步子抱莫梓君回到马车里,希望这夜好梦。
      马车来到图尔拉小姐的庄园。
      这是一座开满了玫瑰花的黑色城堡,红色的玫瑰攀爬在暗色围墙上,妖娆伸展腰肢,像是暗夜中勾人的妖精,散发着暗红香味。
      
      莫梓君看着这座高大的庄园,谣言让他怀疑这的庄园主是个凶狠的妖怪,但是眼前的美景又让他动摇。
      
      家里四季都有美丽动人的风景。
      
      小少爷眼睛有点红。
      
      “我好无聊......”彼得凯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躺在沾着露珠的草地上懒洋洋的。
      
      莫梓君看了彼得一眼,不说话,四周围绕着郁郁气息。
      
      奶奶温柔笑笑,领着莫梓君和彼得凯,随马车缓缓进入庄园。
      
      新的生活,拉开帷幕。
      
      周围的仆人以隐晦而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马车,一切显得很平静。
      
      图尔拉小姐身着红裙坐在主位上,白皙的玉手轻轻端起一杯葡萄酒,放在她红艳的嘴唇上,如同优雅的吸血鬼夫人。
      
      奶奶与莫梓君一众向图尔拉小姐打招呼,她打量了莫梓君一眼,笑盈盈地起身,走到奶奶面前轻握住了手,如许久不见的老友相见般热情。
      
      “敬爱的夫人,我等您许久了。”图尔拉扬起她的嘴角,像只调皮的猫儿,轻巧地拉着奶奶的手来到了贵宾席上。
      
      “小少爷真可爱,看他的样子想必累坏了,”图尔拉笑了笑,说:“来人,带小少爷和他的朋友去准备好的房间。”
      “好的......谢谢您。”莫梓君说。
      “我要好好和夫人您叙叙旧呢。”图尔拉小姐微笑着亲吻奶奶的手时,一旁的仆人已经迅速准备好队伍,带着莫梓君一行人离开大厅。
      
      他在离开大厅时回头望了一眼,看见闪耀的两团火焰在欢乐地谈天,*
      
      “或许有些失落......”他心想。但他只是仰起头,端详天上彩色云朵和庄园中的鲜花,为自己寻找芬芳。
      
      图尔拉小姐准备的房间很漂亮,天蓝色墙纸,淡黄色窗帘,结实的木地板,有着水晶吊灯的白色天花板。和一张绿色大床。
      
      带到房间以后,仆人恭敬退下了。
      
      莫梓君关上房门后,狠狠扑到床上,像在泄愤,又像趴在某个人温暖的怀里,噔噔两下蹭掉鞋子,招呼彼得凯过来玩儿。
      
      而彼得凯正伸着他的兽爪,吃着甜品桌上的粉红小点心,不亦乐乎,根本不想搭理小少爷。
      
      “......"小少爷抿着嘴巴,脸颊气鼓鼓的,跑到彼得身边,绅士地拿过桌上的甜点,飞速而有礼地吃完了剩余不多的小点心。
      
      彼得瞪大了他的龙眼,耳朵都折起来了,“......”委屈巴巴QAQ
      
      “我想我有点心疼我的点心......”彼得低头看莫梓君柔软的亚麻色发顶想:“不过梓君最近心情一直不是很好,作为他好朋友,我应该让他快乐一次。”
      
      吞掉最后一口甜点,莫梓君停下了手,默默回到了床上,他没有换掉衣服,因为待会儿还要和图尔拉小姐吃晚餐。
      
      彼得凯瞧着小少爷神秘地问道:“小梓君,你要不要去冒险?”
      
      无形的耳朵竖了起来,莫梓君闪着亮亮的眼睛。
      
      “去哪里呀?”他兴奋地问。
      
      “就去图尔拉小姐的花园怎么样?”彼得说:“我带你去找别人玩!”
      
      好家伙!真够劲儿!莫梓君开心眯起眼睛,樱桃色嘴巴弯弯,像个充满活力的印第安小人。
      
      “走!这就出发!”
      
      “不行,还要吃饭呢。我们不能失了礼。”
      
      “好吧......”小龙有些低沉地低下头,不过很快又打起精神:“我们待会准备一些出去要用的东西,今晚会是愉快的一天!”
      
      房间里又是一片欢乐声。
      
      直到仆人来招呼小少爷和他的伙伴吃晚餐,两个小家伙笑嘻嘻保持整洁外表,跟随着仆人到餐厅。
      
      图尔拉小姐坐在主位,奶奶、莫梓君、彼得依次坐在图尔拉小姐的右手边。丰盛的晚餐由仆人一盘盘恭敬地端上桌。
      
      大家安静地进食。
      
      吃完晚餐,莫梓君请求奶奶和图尔拉小姐允许他在庄园里四处玩玩。
      
      图尔拉微笑着答应了小少爷的请求,和奶奶说道:“真是个充满活力的孩子。”
      
      奶奶温和地笑着,点了点头。
      
      就这样,两个孩子带着他们的剑,飞着去了花园里。
      
      莫梓君高兴地歌颂着一首诗:
      
      繁星闪烁着——
      
      深蓝的太空,
      
      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
      
      沉默中,
      
      微光里,
      
      他们深深地互相颂赞了。
      
      夜幕像镶嵌着钻石的深蓝海洋,月亮如一轮玉船,飘荡在云层间。
      
      美景在前,彼得也触景生情,唱起优美诗歌:
      
      黑暗,
      
      怎样地描画呢?
      
      心灵的深深处,
      
      宇宙的深深处,
      
      灿烂光中的休息处。
      
      在深蓝夜空中不断的笑声不知是否有吵闹到别人。
      
      诗很甜,花园也很美。
      
      而两个孩子在花园认真比剑的身影,更加吸引黑暗中某人的视线。
      

  •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