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俞桉吐完赶紧直起身,干笑着对宋珏解释:“我晚上吃太多了有点不舒服,绝对没有嫌弃你的意呕……”
      话没说完,她就看到了他唇角的碎肉,忍不住又吐了一声。
      
      “我真不是嫌弃呕……”
      “我是觉得这些妖兽很恶心呕……”
      “你别介意呕……”
      
      连续吐了几次后,俞桉脸色都有些白了,有气无力的撑着劈魂刀站立,好半天才生无可恋的看向宋珏,试图转移话题:“你吃了多少妖丹?”
      宋珏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眼底黑沉沉一片,叫人无法猜透他的心思。
      
      “……你虽是魔修,但也是血肉之躯,承受能力有限,一次如果吃了太多妖丹,恐怕会消化不了,严重的话也可能筋脉被撑爆,有生命危险,”俞桉缓了缓神,感觉好多了之后轻呼一口气,“所以要量力而为,知道吗?”
      
      听着她不加掩饰的担心,宋珏睫毛动了一下,接着不急不缓的朝她走去。俞桉顿了顿,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做甚?”
      “取丹。”宋珏依然只有两个字。
      
      俞桉无言一瞬:“……我好心关心你,你只惦记我的金丹?”
      宋珏不回答,而是手心突然汇聚一团黑气,俞桉慌忙应对,一边闪避一边蹙眉提醒:“你刚吃了不少妖丹,现下动用真气,不怕伤到筋脉?”
      这人方才究竟是方才没有听她说话,还是觉得自己天赋异禀不会出事?
      
      俞桉见他招招下死手,心情十分郁闷,更郁闷的是才几日未见,他的力量比起之前又强了许多,她当时便已经不是对手,如今应对就更是吃力。
      
      两个人僵持一会儿后,俞桉终于招架不住了,被他一掌击到了地上,后背磕在石头上时,倒是不疼,但脚却因此扭到了。
      宋珏一步步逼近,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杀意,俞桉和他对视的时间越久,心脏就越往下沉。
      
      他是真的要杀她。
      意识到这一点后,俞桉撑着劈魂刀一步一步后退,一边退一边忍不住叨叨:“我知道你是个魔修,天生没什么情义,可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能不能稍微对我好点……就、就算不对我好,至少也不要杀了我这么极端……”
      
      话没说完,宋珏已经到了面前,俞桉深吸一口气,右手在背后汇聚一团灵力,正要朝他挥去时,宋珏突然吐了一口鲜血,不偏不倚的吐在了她脸上。
      
      当鼻尖传来血腥气,俞桉整个人都僵住了,下一瞬一道黑影朝她倒来,她下意识的踹过去,等回过神时宋珏已经被她踹出了两米之外。
      俞桉怔怔的坐在地上,片刻之后突然哼唧一声,眼泪汪汪地抱住了自己的腿。
      
      ……她刚才下意识的用了扭伤的右脚,还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宋珏是被踹出去了,她这条腿疼得也跟废了差不多。
      俞桉在地上趴了半天,等疼痛感减少之后才勉强坐起来,深吸一口气注一丝灵力到脚腕,疏通经络后才站起来。
      
      经络疏通后没有那么疼了,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某个这会儿过于安静的人,于是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就看到他躺在地上双眸紧闭,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你又在装晕?”俞桉警惕的站起来,看着他沉睡的样子心里逐渐没底,“喂,我不会上当的,你最好给我睁开眼睛。”
      少年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般。
      
      俞桉又叫了他两声,见他依然没有动静,心下终于有些慌了,于是手忙脚乱的撑着劈魂刀走过去,探了鼻息确定还活着后才松一口气。
      经过上次被骗的事,她这次不敢大意,尽管宋珏这会儿昏迷不醒,她还是先从乾坤袋里掏出捆仙绳,将他绑了之后才把上他的脉搏。
      
      脉搏紊乱,体内至少十余股力量乱窜,应该是他刚才吃下的那些妖丹,如果不尽快消化,恐怕会筋脉寸断而亡。
      俞桉皱着眉头掏出乾坤袋,翻找半天后掏出几粒丹药,这是她之前炼来给阿瑾养身子的,但没想到手头不稳,药效对于阿瑾来说太过刺激,现下用在宋珏身上刚好。
      
      取出丹药后,俞桉便去捏宋珏的脸颊,打算强行把药喂进去,结果不知道是动作太粗暴还是怎的,方才还昏迷不醒的宋珏突然睁开了眼,眸色森冷的和她对视。
      ……若不是先前查探过他体内的情况,还真以为他一切正常呢。
      
      想到他正忍受经脉断裂之苦,俞桉就忍不住牙酸,耐下性子哄道:“你现□□内真气四窜,得尽快引导才行,先把药吃了,我来替你运功。”
      宋珏眼眸微眯,眼底的杀意不加掩饰,只可惜被捆仙绳绑着,根本无法动弹。
      
      俞桉好言好语的劝了几句,便试图给他喂药,然后就发现他的嘴闭得更紧了。
      “……张嘴。”俞桉无语。
      宋珏面无表情。
      “张嘴,我是在救你,”俞桉蹙眉,“再不吃药,你会越来越疼。”
      然而宋珏还是没有反应。
      
      俞桉沉默一瞬后,毫不客气的一拳揍在了他的小腹上。宋珏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被打之后再也支撑不住,唔的一声吐出泛黑的血。
      俞桉趁机把药塞进他的嘴里,粗暴的捏着他的嘴迫使他仰头,宋珏眼睛死死盯着她,古井不波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怒意。
      
      俞桉才不管他生不生气,确定他把药彻底咽了之后才松开他,宋珏被自己的血呛得咳了半晌,再看向俞桉时,杀意愈发浓烈。
      “看我干嘛,没发现自己好多了吗?”俞桉邀功。她炼丹的技术虽然不行,可用的都是好东西,估计他咽下去之后就起了效。
      
      宋珏本来还死死盯着她,听到她的话后顿了顿,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灼热感消散许多。
      他皱起眉头,哑着嗓子问:“你给我吃的什么?”
      
      “好东西,坐好别动,我替你运功,”俞桉说着在他对面坐下,像是怕他不配合,开始之前还特意警告一句,“为了你自己的小命着想,我劝你最好配合点,否则以我这个半吊子水平,没等吸收这些力量,你可能就死了。”
      
      话音未落,宋珏便又吐了一口血,血沫沾在嘴角上,说不出的凄艳。
      俞桉看着这张脸,顿时一阵心软,掏出帕子擦了擦他的唇角:“别怕,我会救活你的。”
      
      宋珏眼眸微动,眼底闪过一丝不解。
      他的确不解,从有意识开始,他面对的就只有杀戮和血腥,这里的每一只妖兽都想要他的命,从未有谁对他释放过善意。
      
      以至于他总觉得,俞桉是只更狡猾的妖兽,只等着他放松警惕,就来挖他的妖丹。
      这个想法一出现,他垂下眼眸,双手不动声色的在衣袖下握住,准备再次运功强行吸收妖丹。
      
      然而还没等开始,俞桉就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上,直接把他打懵了。
      怎么说,她这巴掌虽然也是攻击,可跟那些妖兽的攻击不同,他的性命完全没有受到威胁,但是……攻击性是不强,可他却有种受到侮辱的感觉。
      宋珏的眼睛瞬间红了,咬着牙死死的盯着她。
      
      “看什么看!都说了你现在不能发力,听不懂人话吗?”俞桉相当糟心,“给我老实点,再放肆,本尊就扒了你的衣裳,将你吊起来打!”
      宋珏愤怒的看着她,气得呼吸都急促了,他在深渊这么久,从未有谁给他过这么大的屈辱,以至于他脑子发热只想跟她决一死战,连运功冲碎捆仙绳的事都忘了。
      
      俞桉趁他还在生气,赶紧握住他的手输入灵力,自己的神识也跟着进入他的身体,顺着经脉引导乱窜的真气。
      宋珏抵抗她,她进去得并不容易,但在收服第一股真气之后,他的身体就没那么僵硬了,俞桉知道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真的在帮忙,唇角不由得浮起一点笑意。
      
      等真气被收服一半时,俞桉突然思考要不要先停手,以收服剩下的一半真气为条件,让他取心头血给自己。不过这想法刚出现,她就自己先否定了。
      宋珏心思诡谲,从来不是甘心被威胁的人,若她强行逼他取血,那即便他答应了,也未必心甘情愿。
      
      非自愿取出的心头血带着天然的毒性,且只对同魂同魄的阿瑾有效,即便她想先试毒都不行,所以安全起见,她还是别乱来了。
      
      俞桉静下心,又朝他体内打了一道灵力。她体内灵力充裕,却无法应用自如,很快额上便出了细细的汗。
      
      宋珏晦涩不明的看着她额头上的汗,眼底是谁都看不懂的情绪。
      她刚才为他引导真气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顿,似乎有收手的打算,他猜她是想借剩下的一半来和他谈条件,本来已经打算应对了,结果她竟一言不发的继续了。
      什么意思,她不会蠢到为他全部梳理完才提条件吧?
      
      宋珏心思百变的时候,俞桉将最后一丝乱窜的真气收入他的经脉,终于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四肢发软的瘫在了地上。
      “……已经好了,你自己将真气运行一周,看看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她有气无力道。
      
      静默。
      俞桉顿了一下,歪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宋珏,见他还在盯着自己看,不由得扬起眉头:“看什么看,还想杀我?”
      “是。”宋珏牙缝里挤出一点声音。
      
      俞桉啧了一声:“小白眼狼,早知道就不这般用心救你了。”
      宋珏不语,只是视线从她的脸上转到了她的脖颈上,那处纤细白皙,与他见过的所有妖兽都不同。
      
      俞桉还懒洋洋的躺着,半晌听不到他说话,就知道他还在生气。想到他此刻被捆仙绳绑着,想杀她也杀不了,她的唇角浮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你要真想杀我,那就来吧。”
      话音未落,耳边便响起一声绳索断裂的声音,俞桉一惊,下一瞬一只骨干冰凉的手便攥住了她的脖子。
      
      俞桉:“……我只是开个玩笑,不是让你真杀。”
      

  • 作者有话要说:  俞桉:有种你就杀了我
    宋珏:好
    俞桉:???
    本章88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