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内容太多太杂了,就挪了一点到第二章,第二章的内容没有删减,这样看着比较顺畅,本章继续88红包
  •   俞桉一直从深渊出来,还在因为宋珏的流氓行为骂骂咧咧,只是等太阳一晒,身上沾染的深渊潮气消了,她又开始忧愁心头血的事了——
      若宋珏一直不肯给,那阿瑾的病可怎么办?
      思及此,她不由得叹了声气,头疼的随地坐下开始想法子,结果想着想着,就因为日头太暖,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十七年前的事。
      那时她出门游历,刚认识几个蓝颜知己,从小养在身边的小徒弟宋瑾珏就突然道心不稳,等她匆匆忙忙赶回宗门时,他已经魔气入体,只差一步就彻底成魔。
      万般紧急之下,她只能趁他还有一分理智,用劈魂刀把他的魂魄一分为二,一半承载为人时的善良与纯粹,一半承载入魔后的阴鸷与邪恶,再用禁术以他的精血为引,铸了两具一模一样的身体,魂魄入体后各自成活,宋瑾珏也就成了宋瑾和宋珏。
      心善者为宋瑾,心恶者为宋珏。
      
      她把宋珏送入深渊,又把宋瑾带在身边悉心教养,为的就是宋瑾的修为尽早能压过宋珏,趁善念强过恶念时将二人融合,等道心稳定心魔去除,再重新引魂回原本的身体。
      ……她想得挺好,然而不知道哪里出了意外,宋珏不仅继承原身所有的修为,还在修炼一事上极有天赋,她当初把他送来深渊,就是想借深渊妖兽之手磋磨他的力量,结果转眼十七年过去了,不仅没磋磨成,反而让他更强大了。
      而宋瑾先天不足体弱多病,不仅无法修炼,还要每日服用灵药吊命,如今更是愈发虚弱,只有以宋珏的心头血入药,方能彻底根治不足之疾。
      
      梦到宋瑾日渐消瘦时,睡着的俞桉眉头微蹙,烦忧几乎写在了眉心。不等她挣扎醒来,腰间的风铃花突然发出叮咚响声,她倏然睁开了眼睛。
      有人擅闯鸟语峰。
      想到独自一人留在家中的宋瑾,俞桉眼神一凛,抄起劈魂刀便朝家里冲去。
      
      深渊入口在鸟语峰后山的隐蔽处,她的住处距离此处不远,所以只用了半刻钟就回到了住处,还未等走进院子,便听到里头响起男子倨傲的声音——
      “都给我搜仔细了,不要错过任何一个角落,定要将咱们大小姐丢的灵药都找回来!”
      “是!”
      
      俞桉一听是宗门里的李管事,不是什么外敌,顿时放松许多,优哉游哉的往院里走,还未进去便高声询问:“不知李管事今日怎么有功夫来本尊这小破地儿坐坐了?”
      说罢,似笑非笑的看向一院子乱七八糟的人。
      院里方才还趾高气昂的中年男子表情一僵,其余搜院的奴仆们也停了手,一时间不敢乱动了。
      
      俞桉的视线从他们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西厢房房门上
      看到门窗紧闭之后,确定他们还没来得及去扰阿瑾的清净,便下了一道隔音咒,确保不会打扰到他后,这才缓步到院中石凳上坐下,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李管事还未回答本尊方才的问题。”
      
      李管事闻言立刻看向旁边的婢女,俞桉也看了过去,认出她是宗门大小姐周茵茵跟前伺候的婢子。
      婢女如她家主子一般傲慢,简单施礼后便道:“回俞峰主的话,大小姐前日购了一批灵药,本想着给宗主养身子,可不知为何突然丢了,是以才寻到此处来。”
      
      俞桉闻言冷笑一声:“合仙宗七峰十寨,可是全搜过了?”
      婢女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所以只来搜了我鸟语峰?”俞桉勾起唇角,撩起眼皮看向婢女,“可是怀疑本尊偷了你家小姐的药?”
      婢女被她这么一看,突然有些紧张:“奴婢不敢,只是,只是……”
      
      她只是了半天,也没只是个什么出来,俞桉斜了她一眼正要发作,便听到有人惊呼一声:“找到了!”
      俞桉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院子角落里,两个奴仆挖出两个大箱子,箱子打开便是满满的灵药,皆是养气补身的好东西,她眉头顿时一扬。
      
      “俞、俞峰主,这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方才还怂着的李管事一见赃物,胆子顿时大了起来。
      “是啊俞峰主,如今丢了的灵药出现在你的院子里,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婢女也跟着抬起下颌,“偷窃在合仙宗可是大罪,即便您是一峰之主,恐怕也得按规矩来,否则如何服众?”
      
      偷窃被抓,在合仙宗不仅要在刑台上受鞭刑的,还要在受刑时被宗门教众围观,可算得上极大的羞辱,即便是普通弟子也受不住,更遑论俞桉这样地位仅次于宗主的一峰之主,所以婢女和李管事一开口,院里的人都忍不住互相交换眼神,想看她如何收场。
      然而俞桉只是淡定的走到两箱灵药前,仔仔细细的打量几遍后,唇角忍不住勾起一点弧度。
      
      近来阿瑾的药所剩不多,她正愁着如何弄一些来,这就有人送上门了。
      别管是栽赃也好陷害也罢,既然送来了,那可就是她的了。
      
      她围着两箱灵药慢悠悠的打转,一句话不说的样子像极了做贼心虚。
      方才一直在看热闹的奴仆们,忍不住窃窃私语——
      “灵药虽然贵重,可她好歹也是一峰之主,不至于做出偷窃之事吧?”
      “怎么不至于,连外门弟子都知道,俞桉空有峰主之名,实则从不参与宗门事务,她这鸟语峰更是衰败,连个洒扫的仆役都没有,平日只有她和她徒弟二人住在此处,单看这几间屋子,也能猜出她日子有多窘迫。”
      “这么一说……我听闻她那个徒弟病气缠身,每日都要服用灵药,若真像你说的,鸟语峰的日子这般难过,那她会对大小姐的灵药起不该有的心思,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什么叫有可能?如今在她院中找到灵药,可以说是人赃并获了。”
      
      宗门内做事的奴仆,都是灵根驳杂、修炼天赋不高之人,他们自认声音已经够小,却忘了但凡有点修为之人,都能将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包括李管事和咄咄逼人的婢女。
      二人从他们说第一个字时便听到了,却没有出言制止,只是面带不屑的打量俞桉,想看她羞耻和愤怒的样子,最好是再出手教训一下那两个多嘴的奴仆,这样就更像被抓后的恼羞成怒了。
      然而俞桉始终一派淡定,注定让他们失望了。
      
      终于,李管事有些沉不住气了:“俞峰主不打算解释,可是承认灵药是您偷的了?”
      “承认?”俞桉撩起眼皮看向他。
      李管事瑟缩一下,但看到她身后的灵药后又鼓起勇气:“即便您不承认,如今灵药在您院子里发现,恐怕奴才也不能护着您了,还请您……”
      他的话未说完,俞桉便轻笑一声,李管事剩下的话瞬间咔在了喉咙里。
      
      “护着我,”俞桉不急不缓的朝他走去,在还有三步远的地方停下,微微抬起下颌平认真询问,“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同本尊说这句话?”
      她语气平静,仿佛在闲聊,一字一句却透着睥睨,李管事的脸瞬间红成了猪肝色,却也敢怒不敢言,只能憋屈的看向身侧的婢女。
      
      婢女上前一步,低着头对俞桉屈膝行礼:“俞峰主息怒,李管事也是一时着急,所以才会出言不逊,峰主大人有大量,想来不会怪罪,至于灵药一事,奴婢还是觉得您尽快解释清楚的好。”
      她一开口,李管事便如同找到了定心骨,也跟着附和起来:“是啊俞峰主,您先将灵药的事说清楚,若是证明奴才冤了您,那您事后怎么责罚奴才,奴才都认了。”
      “请俞峰主解释一二。”婢女又接了一句,两人一唱一和,将戏台搭得高高的,只等着俞桉上场。
      
      院子里再次静了下来,一阵风吹过,院里的杏树轻轻颤动,树叶发出簌簌的声响。
      俞桉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转身回到石桌前坐下,半晌才悠悠开口:“你们这等奴仆,在宗门连蝼蚁都不如,也配叫本尊解释?”
      “俞峰主……”婢女皱眉上前一步,却在和俞桉对视的瞬间意识到,自己确实没有资格过问她的事。
      
      当婢女意识到这一点后,气氛逐渐陷入僵持,最后还是院外一道倨傲的女声打破了沉默——
      “他们没资格叫俞峰主解释,不知本小姐有没有资格?”
      话音未落,一个身着锦缎华服的美艳女子走了进来,院中众人看到她后急忙跪拜:“参见大小姐。”
      
      来者正是合仙宗宗主唯一的女儿周茵茵。
      俞桉看到她后眼眸微微眯了一下,静等着她发难。
      
      果然,周茵茵横了婢女一眼后,便径直来到了俞桉面前,将刚才的那句话又重复一遍:“他们没资格,那本小姐总有资格听俞峰主解释了吧?”
      “严格来说,也是没有的,”俞桉眨了一下眼睛,“你是宗主之女,又不是宗主,按规矩是不配逼问本尊的。”
      “你!”周茵茵瞬间气极,正要口出恶言,余光突然扫到紧闭的西厢房,顿时强忍着火气道,“既然俞峰主不肯解释,那本小姐只能将你送去刑罚祠了。”
      
      刑罚祠顾名思义是管宗门刑罚惩戒的,只是平日被送去的都是宗门仆役,连弟子都鲜少被扭送,周茵茵这话说出来,便是对俞桉的冒犯。
      俞桉眼神微冷:“我劝大小姐小心说话,仔细闪了舌头。”
      “你偷本小姐的灵药,还敢如此理直气壮?”周茵茵冷笑一声,质问之后见俞桉没什么反应,心下一时烦躁,干脆也不同她绕弯子了,直截了当的进入主题,“罢了,你堂堂一峰之主,若是因为盗窃被罚,传出去也是丢我合仙宗的脸,本小姐可以不同你计较了,但此事也不能这么算了,不如……你将你那徒弟给本小姐,就当是赔礼道歉了。”
      
      ……合着这女人又是栽赃又是陷害的,就是为了她家徒弟,阿瑾果然有做祸水的潜质,足不出户都能让宗门大小姐如此费心。
      虽然不是时候,俞桉脑子还是走神了。婢女正因为没办好差事而紧张,一看她不言语,立刻上前一步:“大小姐不仅不同俞峰主计较偷窃之事,为俞峰主保全颜面,还要替俞峰主照顾宋道友,当真是菩萨心肠。”
      “是啊,俞峰主这次定要好好谢谢大小姐才行。”李管事也赶紧上前拍周茵茵马屁。
      
      三人同时看向俞桉,无声的对她施压,院里一时间静得连风声都消失了。
      俞桉突然不想玩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淡淡开口:“从方才开始,大小姐同这几个奴才就一口一句本尊偷了灵药,可是有证据证明此事?”
      
      众人闻言俱是一愣,李管事最先反应过来:“如今灵药在您院子里找出来,俞峰主莫非要不认账?”
      “是啊俞峰主,我家小姐好心与你台阶下,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婢女也跟着道。
      俞桉闻言眼神一凛,周身威压瞬间散开,下一瞬婢女脸色一变,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来,李管事有些修为在身上,没像她一样吐血,但表情也有些难看,显然被震出了内伤。
      
      周茵茵恼怒质问:“俞桉!你这是何意?!”
      “她出言不逊,我还不能教训了?”俞桉反问。
      周茵茵咬牙:“难道她说得不对?”
      “当然不对!”俞桉轻慢开口。
      周茵茵冷笑:“如今药是在你这里找到,岂是你说否认就能否认的?即便你是鸟语峰峰主又如何,一样难逃责罚!”
      “大小姐别急啊,你丢了药,本尊这心里也不是滋味,”俞桉叹了声气,一脸同情的看向周茵茵,“要不这样,本尊把这两箱灵药赠你一半,叫你心里舒服些如何?”
      周茵茵:“?”
      其余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