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年少 ...

  •   
      不得不说这人是属狗属的最彻底的一位。
      
      大家都属狗,那是属相。
      他不。
      他这是打算直接进化,拥有狗一般的听力。
      
      单季秋的肩膀被这个一八几的大高个压着,没骨头似的,还在给她普及喜好。
      
      “我喜欢矮的,高了我有压力。”
      “我颜控,所以得长得好看有辨识度。”
      
      陆允翘着唇畔,嗓音含笑:“要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善良,懂事,有趣,爱憎分明……”
      
      单季秋肩膀被压得受不住力,耳朵还要备受摧残,她实在是听不下去出言打断:“平时少看点儿闲书,你说的那品种世间没有。”
      
      话毕,她利落地往旁边挪了一步。成功看到这个无骨精因为她的猝不及防没站稳,脚下趔趄了一下又稳稳当当的站好。
      
      随即,他板着单季秋的双肩转了半圈,指着人群中一个男生说:“怎么就没有了,那个就挺不错的,就是过于矮了点儿。”
      
      单季秋头顶有一群乌鸦一字排开,她皮笑肉不笑地对上陆允那双坠着笑意的黑眸:“陆老二,我要是没看错的话,那应该还是个小学生。”
      
      陆允忽地笑出声来,笑的肩膀都在轻颤。
      还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不由得“啧啧”两声:“啊……现在的小学生都发育的这么好了?”
      单季秋:“……”
      陆允:“唉,等会儿,你刚叫我什么?”
      “……”
      
      ……
      
      单季秋懒得跟陆允贫,直接往队伍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开手上还没开封的可乐。
      
      刚蓄好力气,可乐就被人给夺走了,她仿佛拧了个寂寞。
      
      “狗才喜欢抢东西吃。”单季秋见陆允轻松地拧开了瓶盖,讥诮道。
      
      陆允将可乐还给单季秋,斜了她一眼,无奈地感叹:“我发现你这人,是越大越小气。”
      
      单季秋仰头灌了几口可乐,才不紧不慢地说:“主要还是看品种,对人我还算大气。”
      
      “得,大家同类,你汪莫说我汪。”
      “边儿去。”
      
      单季秋其实没什么辩论天赋,相反小时候的她根本就不爱说话。
      
      不过是因为身边这个人,打一眼看去是一副不太好接触的模样,但其实跟谁都能谈笑风生,聊出点儿共同话题。
      比如小卖部阿姨,又比如卖红薯大爷等。
      
      以至于跟他混久了,她这说话也就越发利索。
      
      回到队伍中,单季秋发现辩论队和竞赛队合二为一的聚在一起,她一过来就被逮了个正着。
      
      “单季秋,你过来一下。”徐志看向她,招了招手。
      
      她料到是福不是祸,是小徐她就躲不过。
      人一过去,徐志就开口:“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单季秋:“我能说是因为刘老师漂亮吗?”
      
      徐志一脸“你成功说服了我,你很直白,但我不喜欢”的表情。
      
      一旁被夸漂亮的刘艳心情大好的打圆场:“徐老师,当着学生的面你至于吗?别把人家小姑娘给吓着了。”
      
      “什么?”徐志瞥了一眼立在身边小姑娘,倒是乐了起来,“刘老师你没带过这群孩子,他们一个个的可不是能被老师说两句就哭鼻子的主。”
      
      徐志研究生毕业在北京呆了一年,就回厘城七中任教。一进来就有带单季秋他们班。因为年轻长得又斯文,这群半大的小大人们根本不怵他,背地里还喊他小徐。
      
      单季秋就是其中之一,别看她长的跟个小龙女似的,其实还有那么几丢丢杨过的风格。
      第一天上课她就睡觉,被他叫到办公室,人家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徐,这是我的检讨。”
      
      他直接当场石化。
      第一,她敢当面叫他小徐?
      第二,她检讨都写好了?
      
      再后来,慢慢熟悉以后,他才知道那天喊他小徐是这小姑娘没睡醒嘴瓢了,检讨书是因为那句“以备不时之需”。
      他好奇问了下备了多少份?她诚实的告诉他各科一份,他都想为她的机智鼓掌点赞。
      他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备一份就够了。因为唯二敢在课堂上睡觉的二人组是年级一二名钉子户,自此各科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没办法,学霸就是拥有各种让学渣羡慕不来的特例。
      
      说着,徐志还要单季秋响应:“单季秋,你怕我吗?”
      “是尊重。”单季秋一脸坦诚。
      
      徐志瞧着这小姑娘。嗯,情商不错,还晓得给他留面子。
      “行了,过去吧。你那几个同学眼睛快长我身上了。”
      单季秋:“那我过去了。”
      徐志:“去吧。”
      
      单季秋离开以后,徐志看向那群朝气蓬勃的少男少女,目光最终停在单季秋和陆允的身上。
      他笑着对刘艳说:“刘老师你别介意,那俩孩子啊是最被看好的保送苗子,走保送的敲门砖它就是竞赛。我惜才,所以……”
      
      刘老师笑笑:“都是为学生,我当然明白。”
      
      ……
      
      单季秋一回去就被围了,主要这竞赛队里除了陆允还有谭俊浩。他们黄金五人组当下就差周安齐活。
      
      此刻余可夏正在唠单季秋被陈一乘要号码的事。
      
      单季秋任由余可夏在那儿添油加醋,绘声绘色。自己则是拿起可乐仰头喝着,一掀眸正巧撞上陆允含笑又八卦的眼神,她又不动声色地移开。
      
      “所以,你给了吗?”谭俊浩立即进行了现场采访。
      她一边拧着瓶盖一边摇头:“没。”
      
      “这表情?”陆允的目光在单季秋脸上巡逻,“怎么瞧着有点儿失望啊。”
      
      单季秋一听,干脆话顺话到底:“对,毕竟是锦南一中的校草,是要比你帅多了。”
      
      搁一旁听到不同答案的余可夏茫然地问:“你不是说还好吗?”
      
      单季秋手一抬,摊在陆允面前:“现在不突然有了对比。”
      
      余可夏觉得单季秋的审美真的出了大问题,她怎么可以理直气壮的认为有人会帅的过陆允。
      
      而很久以后,余可夏才恍然大悟,从来就不是单季秋的审美出了问题。
      而是,喜欢一个人最直接的表现它就是口是心非。
      
      余可夏朝陆允看去,人家可正盯着单季秋哂笑。笑得她都背脊发凉了,偏偏这姑娘还不甘示弱地用眼神给挑衅回去。
      妥妥的演绎了何为针尖对麦芒啊!
      
      而迟钝的谭俊浩并没有发现自己引发了一场“暗战”,于是又马不停蹄的牵起另一场“山洪”。
      
      “哎,还有你余可夏,你真学文?”
      余可夏“啊”了一声:“我偏科偏到赤道线了,学理就是找虐。”
      
      单季秋收回“针尖”,揽着余可夏的肩膀语带笑意:“不然,咱们周安同学能跟她置一暑假的气。”
      
      谭俊浩因为一放暑假就被他妈弄回老家去了,所以根本没机会参与那两大门派的厮杀,以至于他持续掉线中。
      
      “我是错过了什么?”谭俊浩看了看单季秋和余可夏,又将目光投向身边的陆允,“谁来给我普及一下知识。”
      
      此刻非静止画面。
      陆允,单季秋,谭俊浩纷纷将目光转向当事人余可夏同学,一动不动。
      
      余可夏被六只眼睛盯得瘆得慌,这才底气不足地说:“因为周安打算选文的,而我们不都准备选理嘛,就说了句他不合群……”
      
      谭俊浩:“不对啊,周安不也选了理嘛!”
      
      “你闭嘴。”
      单季秋和陆允异口同声的看向谭俊浩,后者给自己的嘴上了隐形的拉链,示意余可夏继续。
      
      “我妈看了我的分科考,加上郭老师跟她聊了我的情况,觉得我学文比较好。你们也知道我妈,直接帮我做主了。”
      余可夏越说越忿忿不平:“我想着周安也学文,也算有个伴就交了表。谁知道他会突然改了理,这怪我?”
      
      谭俊浩恍然大悟:“哦,所以你无意间毁掉了一个未来的‘周士比亚’。”
      余可夏瞪了一眼谭俊浩:“他说我没跟他说,他不也没跟我说,凭啥骂我。”
      单季秋也跟着扇阴风点鬼火:“对,夏夏,我支持你。”
      
      陆允瞧着单季秋的模样,反手用食指和中指在她光洁的脑门儿上交错一弹:“凑热闹不嫌事大?”
      
      单季秋被陆允偷袭,抬眼就瞪他:“天保佑,我跟你别是一个班。”
      陆允哼笑,语速低缓,字里行间还自带标点符号:“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耶稣,秦始皇,爱因斯坦最好都来保佑。”
      
      谭俊浩站在上帝视角,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很是委婉地道出一个真相:“年级第一和第二都学理,不在一个班,你们觉得几率大吗?”
      
      众人异口同声:“不大。”
      陆允:“……”
      单季秋:“……”
      
      ……
      
      赵丰平吆喝着大家:“好了,准备进去了,看着点儿人,别跟丢了啊!”
      
      坐着的站着的都前往安检口方向走去,单季秋把还剩一点儿的可乐瓶子扔到垃圾桶里,转身小跑跟上队伍。
      
      就在她排队等候的时候,无聊地往另一边一看,目光一滞,愣住了。
      
      不远处的中年男人一身正装,身形挺括,一点儿也没走形。岁月待他不薄,面容依旧英俊,笑起来眼角交织着纹路,却也挡不住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幸福感。
      
      是她记忆中几近模糊的那种幸福感。
      
      而他幸福的来源却是他面前的漂亮女人和俊秀的男生。看样子应该是有公务要出差,身后提着公文包的西装男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然后他跟女人拥抱,又跟男生拥抱,依依不舍的样子极其刺眼。
      
      单季秋只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被什么东西扎到了眼睛,随即眼眶在不受控制的发烫。温度慢慢从内眼角一路延伸到外眼角。
      
      她滚了滚喉咙,将喉间那股酸涩用力压下去。握着背包带的手收的越来越紧,紧到骨节发白。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于直白,中年男人跟那个男生说话的瞬间朝他这边看了一下,应该就是随意一扫,目光是不怎么聚焦的。
      
      她迫切想转身,她根本就不想看到他,可她的脚底却像是被黏上了强力胶,寸步难动。
      两人的视线快要在空中撞上的那一刹那,她连呼吸都不受控制地滞住了。
      
      一顶帽子兜头盖下,视线率先被阻断,帽檐还被用力往下拍了一下,遮住了她的半张小脸。
      她重新恢复呼吸的第一缕气息是帽子上那淡淡的薄荷味,让心骤然间沉静了下来。
      
      “有点儿热,帮我戴着。”耳边是陆允干净微沉的靡靡懒调。
      
      单季秋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的那人已经转身离去,这才抬起头看向帽子的主人。
      
      陆允搁她身侧站着,双手抄着兜目视前方,整个人散漫又恣意。
      他的侧面显得鼻梁更为高挺,下颌线条流畅利落,炽白的光影下皮肤白的透光。与之相反的是一头蓬松有光泽乌发,刘海似乎长长了,虚虚掩在眉眼之间。
      
      “秋崽崽。”陆允倏地侧过头垂眸,食指弯曲顶了顶她的帽檐内侧,微微俯身对上她的双眼,语气却挺欠:“都没人校草好看了,还一直看我?”
      
      单季秋回过神来,目光从他的黑眸一路往上移,移到他的头发上定格。
      而后轻描淡写的问他: “你,多久没洗头了?”
      陆允:“……”
      
      过了安检,两人去拿背包。
      单季秋接过陆允递给她的包,对于之前的事难得郑重其事的表示了下感谢:“刚才谢谢了。”
      
      “谢我不洗头?”
      
      陆允半眯着桃花眼,在单季秋的小脸上一扫,吊儿郎当地一扯唇,话里绕着玩味:“还是,谢我长的不如人家那么好看?”
      
      

  • 作者有话要说:  嗐,好好的一个人,偏偏长了一张嘴,就变成了一条dog
    昨个wb被限了那个流,没去的宝们去看看吧,么么~
    红包继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