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这是一栋老式的三层楼建筑,之前应该是工厂的办公楼,因为废弃了好几年的关系,阴冷之气扑面而来,还有一股淡淡的霉味。
      
      阮艺走进的这间屋子是一楼左边的第一间办公室,大约十几平米的大小,里面摆着几张陈旧的写字台跟书柜,还有一些脏兮兮的椅子。
      
      四个男人戴着墨镜口罩分散开来,坐在四把椅子上。
      
      说话的那个嘶哑男声坐在正中央,很明显是这些人的老大。
      
      他的脚边坐着捆住了手脚的阮新桃,嘴巴也被胶带贴住了。
      
      阮新桃的精神状态显得有些萎靡,但在看到阮艺的那个瞬间整张脸都振奋了起来,眼睛也亮了。
      
      “我来了。”阮艺道。
      
      “你居然真的是一个人来的,而且真的没报警。”老大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耐人寻味的意思。
      
      他穿着一身有些土气的衣服,身材看上去比较瘦弱,整个人的气场非常薄弱,属于丢进人群会感觉不到的那种人,做小偷确实很合适。
      
      阮艺说:“报警没用,你把地点直接告诉了我,说明你有恃无恐,随时做好了带着我侄女逃跑的准备。这个旧工厂旁边就是拆迁区,鱼龙混杂,你们混到那里,警察也很难找到人。”
      
      事实证明,阮艺的猜测也是准确的。
      
      在她下车的时候,系统告诉她工厂大门外面藏着一个人,如果阮艺不是一个人过来的,这个人只要一个电话,工厂里面的这几个人就可以带着阮新桃跑走。
      
      就算后面警察抓到了这群人,阮新桃受到的伤害也是不可挽回的。
      
      “你还挺有胆量的,你一个人过来,就不害怕吗?”
      
      阮艺说:“你话很多,我已经按照约定过来了,你也应该按照约定放了我侄女。”
      
      老大拉着阮新桃站了起来,用一把匕首挑开了她脚上的塑料绳,然后把小姑娘朝阮艺这边一推。
      
      阮艺扶住踉跄的阮新桃,扯开她嘴上的胶带,一边给她解手腕的绳子一边低声问道:“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阮新桃小声说:“没打我,就是有点儿害怕。”
      
      “其他的事呢,有没有碰到你的身体之类的。”阮艺的声音更低了。
      
      阮新桃也是十七岁的人了,立刻明白阮艺的意思,她赶紧摇摇头:“没有没有。”
      
      “那就好。”阮艺把塑料绳扔在地上,接着转头看向那四个人,朗声道:“我侄女可以回去了吧?”
      
      老大笑了起来:“现在一大一小两个美人都在这间屋子里了,你觉得我会这么容易放你们回去?你放心,我技术很好的,我的小弟摄影技术也不错,一定会把你拍得漂漂亮亮的。我查过了,你们的来头可不小,阮介舟可是个富豪。只要我手里握着你们俩的小视频,这辈子我跟这群兄弟都不缺钱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屋里的四个男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阮新桃抖得快要站不住了。
      
      系统说:“果然你跟推测的一样呢。”
      
      阮艺问:“他们手里有热武器吗?”
      
      “没有,只有四把匕首,都是开过刃的。这种小贼哪有本事弄到热武器?”
      
      “很好。”阮艺表示很满意。
      
      “姑姑,我们怎么办?”阮新桃突然用蚊子哼哼一样的问道。
      
      阮艺从她的声音里听到了哭腔,于是伸手在她的脖颈处拍了拍:“别怕,我们阮家人可是很幸运的。”
      
      阮新桃刚想回话,突然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四个男人笑得更猖狂了,堵在门口的那个更是前仰后合:“居然吓得晕过去了,哈哈哈哈哈……”
      
      阮艺将阮新桃抱起来,轻轻放在近处的那张写字台上。
      
      老大拍拍手:“好了,都把手机拿出来,我要开始干活了!”
      
      “知道了老大!对了老大,我们能不能也沾沾味儿啊?”
      
      “放心!每个人都有份!”
      
      “谢谢老大!一会儿你们也帮我拍下来,我要保留一辈子!”
      
      老大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阮艺的面前,他看着阮艺精致的小脸,不免有些诧异:“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阮艺冲他笑了一下,然后突然暴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脚踢向了男人的脑袋。
      
      屋内的其他三人只看到阮艺动了一下,他们的老大就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老大?!”
      
      “老大?担心一下你自己吧。”阮艺冷笑一声,第二个人也倒下了。
      
      堵在门口那个倒是不傻,拔腿就往外跑,可是没等他跑出建筑物,就已经被阮艺拎回去了。
      
      屋里的地上躺着四个昏死过去的男人,阮艺又给他们每个人补上断子绝孙脚,之后才用其中一个小偷的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等警方赶到的时候,屋子里只有四个受伤严重的男人,还有两个躺在写字台上昏迷不醒的阮艺跟阮新桃。
      
      “之后你就晕过去了,然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女警察用尽量温和的语气问道。
      
      医院的单人病房里,靠坐在病床上的阮艺哭得梨花带雨:“是的,我吓都吓死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幸好我命大,没有出事……呜呜呜呜呜……”
      
      李姐赶紧将一条热毛巾递过去:“艺小姐,快别哭了,小心身体。”
      
      站在旁边的一个男警察说:“报警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但我们赶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中年男人?”阮艺丢下热毛巾,一脸好奇道:“是不是他救了我们?”
      
      “很有可能,但我们目前什么都不确定。”男警察说:“你侄女跟你说的一样,她也不清楚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四个嫌疑人也是一样的,他们的脑部受到了重创,全都不记得到底是谁攻击了他们。不过,根据他们的伤势来看,对方应该是一个精通格斗的强壮男子,而且打斗经验很丰富。”
      
      “真是感谢那位恩人,要不然……”阮艺眼眶一红,又开始哭了起来。
      
      女警察安慰了阮艺几句,就说:“你先休息吧,后面要是有别的消息我们会再找你的。”
      
      阮艺哭着点点头,然后躺进了被窝里。
      
      没过多久,阮介舟走了进来,他在病床前坐下,一边看着装睡的阮艺,一边小声询问:“小艺的精神状况好一点了吗?”
      
      李姐低声说:“还是没什么精神,心理医生也说了,要慢慢恢复。刚才被警察问话,艺小姐又大哭了一场,真是叫人担心啊。小姐那边怎么样了?”
      
      “新桃倒是没怎么哭,状态比小艺强些。”
      
      阮艺对系统说:“不愧是女主,精神很顽强嘛。不过她这次无辜被我连累,仇恨值应该会多加一些吧。”
      
      系统说:“肯定会的,不过万玉兰那边怎么办?真的帮她付钱赎人?那剧情就对不上了。”
      
      阮艺说:“放心吧,我会让她故技重施的。”
      
      今天就是三天之约的最后一天,阮艺躺在医院里不能出去,但她在厕所给猥琐男人打了电话,要到了一个账号,直接将一百三十万转了过去。
      
      这笔钱是阮艺找邱叶磊这个富三代借的,猥琐男人收到转账后打电话问阮艺:“你就不怕我收了钱不放人?”
      
      阮艺说:“你郑通在这一行鼎鼎大名,能做这么多年肯定不是靠着坑蒙拐骗。要是你收了钱不放人,那是砸你自己的招牌,我相信你不会的。”
      
      郑通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笑完之后他说:“确实,万玉兰已经被送出去了。不过你这个白富美有点儿意思,万玉兰母女两个说你是蠢货,我可看不出来你哪里蠢了。”
      
      阮艺说:“我帮她们还了一百多万,还不蠢?”
      
      “这一点倒是没错,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帮她们还钱。”
      
      阮艺假惺惺道:“那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啊,那是十七年的亲情啊。”
      
      说完,阮艺就挂了电话。
      
      两天后,阮艺出院回到家,阮介舟领过来一个长得特精神的年轻女性。
      
      他说:“小艺,你最近接连出事,我有些不放心,这是我给你找的保镖兼司机,叫袁园。以后,只要你出门,就带上她一起。”
      
      “我才不要什么保镖呢,哥哥根本不是想保护我,只是想监视我而已吧!我知道,这次是我连累你的宝贝女儿出事,你肯定恨死我了!”阮艺冷哼一声。
      
      剧情有些不对劲了,阮艺得想办法走回作死的道路。
      
      阮介舟赶紧说:“哥哥怎么会恨你呢?这事跟你无关,是坏人想要害人罢了。哥哥是真的担心你,上一次你的车子就出了问题……”
      
      “哥哥还敢跟我说车子的事?我的车好端端停在家里,除了你的宝贝女儿,谁会给我的车动手脚?我知道!我不喜欢她,她就想让我撞死!你们父女两个可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现在还想用什么保镖来监视我!我受够你们了!”说完,阮艺夺门而出,没一会儿就跑出大门不见踪影了。
      
      阮介舟慌了手脚,派了很多人出去寻找阮艺,但完全没有头绪。
      
      跑出家门的“戏精”阮艺坐着出租车去了一间咖啡厅,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早就等在那里的邱叶磊。
      
      “小艺!”邱叶磊欣喜地站起来,整张脸都在闪闪发光,“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之前是我重感冒请假,等我感冒好了,小艺又请假了。对了,你的感冒好了吗?”
      
      “早就好了。”阮艺在邱叶磊对面坐下来,然后拿出手机道:“好了,现在还钱给你。”
      
      “不用还我的,那点钱又不算什么。”邱叶磊像个傻子一样盯着阮艺的脸看,满眼都在冒红心。
      
      阮艺把钱转给他,又郑重道:“谢谢你借钱给我,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顿饭吧。”
      
      邱叶磊赶紧说好:“我知道一家私房菜特别好吃,我去过一次,我们去那里好不好?”
      
      好吃的私房菜?
      
      阮艺点点头:“可以,就去那里。”
      
      邱叶磊开车带着阮艺去了那家据说只有老饕才知道的老城区私房菜,可是到了地方一看,邱叶磊傻眼了。
      
      私房菜早就关门大吉,外墙上还写着一个鲜红的“拆”字。
      
      “我……我真的不知道这里已经关门了。”邱叶磊慌乱地解释。
      
      阮艺转身就走:“没关系,我们换个地方。”
      
      迎面走过来几个穿着商务西服的精英人士,为首那个又高又帅,气质绝佳,看着跟个电影明星似的,只是表情非常严肃,甚至有些冷厉了。
      
      邱叶磊惊讶地喊道:“陆哥,你怎么在这里?”
      
      高个帅哥说:“过来看地。”
      
      阮艺摸了摸下巴——这话有点儿耳熟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