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阮艺挂上电话就夺门而出,到一楼恰好跟刚刚走出餐厅的阮介舟父女俩撞了个正着。
      
      “小艺,这么晚了去哪里?明天是周一,你早上八点就有课,晚上还是早点休息吧。”阮介舟轻声细语地说道。
      
      虽然妹妹不成器,但阮介舟从未放弃过她,仍然希望她可以好好读完大学,拿到一个文凭。
      
      阮艺在心里默默叹气:有这么好的哥哥却不知道珍惜,这个配角确实应该领便当。
      
      不过该走的剧情还是要走的,阮艺小脸一拉,恶狠狠道:“兰兰被人欺负了,我得过去帮她!我不像哥哥这么绝情,我不能任由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出事!”
      
      说完,阮艺给了阮新桃一个白眼,恨恨地跑出去了。
      
      阮介舟非常无奈,他追在后头喊道:“让老吴送你过去,这么晚了容易出事……”
      
      可是追出大门,却看见阮艺开着自己漂亮的小跑车一甩尾巴走远了。
      
      管家适时出现:“先生不用担心,我让老吴跟着GPS追过去。”
      
      阮新桃一脸诧异,阮介舟只能解释道:“你姑姑这几年有些任性,加上她那个长相,我怕她在外头吃亏,所以给她的车子安了个追踪器。”
      
      车上有追踪器这件事,阮艺一上车就已经知道了。
      
      她不光知道车上有追踪器,还知道车子的刹车部位被人做了手脚,一会儿她开到目的地就会出一场小车祸。
      
      这些事情全都写在了剧情里,不过经历过一百次任务的阮艺对世界的变幻法则非常了解。
      
      像她这样因为系统故障出现的BUG很容易变成蝴蝶翅膀,影响很多剧情。
      
      为了万无一失,一上车她就让系统做了全车身扫描。
      
      果然,车尾有一个追踪器,刹车也确实被人动过。
      
      确认剧情无误,阮艺就放着震天响的摇滚乐开着小跑车一溜烟到了熟悉的酒吧前。
      
      这是富人区的酒吧街,讲究品味跟格调,所以路人并不多,阮艺尽量控制着车速,一打方向盘撞上了路边的绿化带。
      
      身为时空管理局的员工,阮艺有着非常强悍的身体素质跟千锤百炼的格斗技巧,区区撞个绿化带,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损伤,但她在看到路人狂奔过来的时候还是装模作样地晕过去了。
      
      没过多久,警车、救护车都到达了现场。
      
      医护人员正在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万玉兰从其中一间酒吧跑了出来。
      
      她满脸都是担忧,眼泪夺眶而出:“姑姑,姑姑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撞成这样?你有没有事?你有没有事?”
      
      阮艺“虚弱”道:“我也不知道,我开到这边想要停车,却发现刹车不听使唤,然后我就撞过来了……”
      
      万玉兰倒抽一口凉气:“姑姑的车子都是国外进口的,品质绝对没有问题,而且姑姑是老司机了,从未出过事,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刹车出问题了?”
      
      阮艺在心里直骂弱智,面上却装作震惊了一世纪那样大惊小怪道:“你说什么?难道是有人想要害我?所以故意弄坏了刹车?”
      
      “很有可能!”万玉兰握住阮艺的一只手,“姑姑,你从来都没有仇家,再说你最近也没有自己开车,车子一直停在家里,能动手脚的只有家里人……”
      
      “是那个乡巴佬!一定是那个乡巴佬!”阮艺尖叫起来,同时看到万玉兰的眼中闪过一抹得逞的讥笑,立刻决定回家要继续胖揍系统一顿。
      
      系统很小声:“我真的是无辜的。”
      
      这个时候,阮家的司机老吴已经把阮艺出车祸的事情报告给了阮介舟。
      
      阮介舟吓了一跳,赶紧带着阮新桃和管家急匆匆赶去了阮艺被送去的医院。
      
      阮艺当然没事,但为了让剧情继续发展,她只能一直说自己头晕,所以医生推断她有轻微脑震荡,安排她住院做个脑部检查。
      
      阮介舟跑进病房的时候,万玉兰正在阮艺床前端茶送水、嘘寒问暖,十足十一个孝顺晚辈的模样,而阮艺一脸欣慰,姑侄俩看上去感情极好。
      
      “爸爸!”万玉兰欣喜极了。
      
      阮介舟无视了万玉兰,冲到病床前抓住了阮艺的小臂:“小艺你怎么样?你哪里难受?有没有伤口?”
      
      阮艺哼了一声,抽回自己的胳膊不理阮介舟。
      
      万玉兰立刻懂事地靠过去:“爸爸,姑姑没有皮外伤,但是她头晕,医生说可能是脑震荡,明天早上要去做精密检查。爸爸不用担心,有我在这里照顾姑姑,她不会有事的。”
      
      阮介舟仔细观察了一下阮艺,见她除了面色苍白外并无不妥之处,又叫来医生仔细询问,确认暂时没事后,阮介舟就对管家说:“你回去给我跟小艺收拾一点行李,然后让李姐送过来,顺便留在这里跟我一起照顾小艺。”
      
      李姐是家里的保姆,从十年前就开始照顾阮艺,也是阮艺唯一能听劝的一个人。
      
      管家立刻回家安排,阮新桃第二天要上学,所以也跟着回去了。
      
      万玉兰继续往阮介舟身边凑:“爸爸,我也留在这里照顾姑姑。姑姑这么疼我,我要好好回报她。”
      
      阮介舟这会儿早就想把万玉兰赶出去了,但为了照顾阮艺的情绪,他才一直隐忍不发。
      
      他已经看穿了万玉兰的意图,知道她想通过阮艺这条路来重新得到自己的信赖,但这是不可能的。
      
      一个未成年人可以对另一个未成年人痛下杀手,这样恶毒的人绝对不能留在自家人的身边,否则后患无穷。
      
      阮艺这会儿还在“虚弱”之中,所以她没过多久就开始装昏睡。
      
      见阮艺睡着了,阮介舟立刻对老吴使了一个眼色,老吴闪电般将万玉兰拉出病房,阮介舟也快速关上病房房门,不再给万玉兰进来的机会。
      
      阮艺留院观察了两天,做了全套大检查,确认无事就被医生放回家去了。
      
      这期间,万玉兰再也没有机会靠近过她,甚至连她的手机都打不通。
      
      因为像阮艺妈妈一样的李姐哄着她,把她的手机收走了,叫她好好休息。
      
      从医院回到家,阮艺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快僵硬了,所以锁上房门就打了一套拳法,出了一身汗才觉得松快许多。
      
      二楼书房,阮介舟正在听一个眼镜青年的汇报:“给艺小姐的刹车做手脚的人已经找到了,是花匠的儿子。他因为支付不起女朋友家里要求的二十万彩礼,所以从一个陌生人那里收了五万块的订金,在周五夜里下的手。在艺小姐出车祸后,那个陌生人却消失了,许诺的十万块尾款也没有给他。”
      
      阮介舟沉声道:“那个给他钱的人,查出来是谁了吗?”
      
      “目前还在追查之中,花匠的儿子并没有见过那个人,他们全程通过网络联系,我们追踪过对方那个社交账号,是用一个流浪汉的身份证办理的。但这个流浪汉有些痴呆,所以还不能查出更多的内幕。”
      
      “小艺的交友圈子查了吗?我记得她有几个跟她不对付的同学。”
      
      眼镜青年说:“已经在查了,预计两天内会出结果。”
      
      阮介舟点点头:“把万玉兰跟赵琴母女俩也查一下。”
      
      眼镜青年愣了一下:“老板觉得是她们做的?但她们跟艺小姐无冤无仇……”
      
      “只是一个念头而已,查清楚了跟她们无关自然最好。”阮介舟说:“小艺最疼万玉兰,如果真的是她做的,先不要告诉小艺。”
      
      第二天,阮介舟去外地谈生意,阮艺也被司机送去了大学。
      
      在路上,阮艺打开了几天没碰的手机,很快就叮叮当当一串提示音。
      
      几十个未接来电、上百条未读消息,绝大多数都是万玉兰发来的,剩下的那些,则是她的狐朋狗友发来的。
      
      阮艺没管那些狐朋狗友,只单单回复了万玉兰,告诉她自己没事,已经出院。
      
      万玉兰秒回,又是好一番嘘寒问暖,最后切入正题:【姑姑,你这次受伤太让人担心了,你一定要小心那个乡巴佬,万一她再害你,我会受不了的。】
      
      阮艺嚼着口香糖快速打字:【兰兰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乡巴佬的!她敢害我,我让她这辈子都不好过!】
      
      得到了满意的回复,万玉兰又关心了阮艺几句,就结束了聊天。
      
      到了学校,阮艺背着最新款的B家双肩包、穿着C家的新款秋装走进了教室。
      
      她就读的是艺术管理专业,当初是因为觉得新潮所以特地做的选择,可是就读以后却又兴趣缺缺,所以整天混日子,年年都挂科。
      
      这一堂课是学科基础课,所以是大课,阮艺这种不爱学习的人自然来得很晚,走进去的时候教室已经差不多快要坐满了。
      
      她正打算朝着右边角落的一个空座位走去,一个响亮的男声却从教室左后方兴奋地响起:“小艺!这里这里!这里有空座位!”
      
      阮艺举目看过去,系统在她脑子里说:“啊,是那个舔狗,没想到长得还挺帅。”
      
      阮艺非常漂亮,从初中就开始做校花,追求她的人自然也不少。
      
      不过她家太有钱,她又是特别矫情任性的性子,所以能坚持追下去的男人也不多,邱叶磊就是其中一个,也是坚持时间最久的一个。
      
      从初中追到了大学,甚至为了阮艺选择了同一个专业,每学期选课也一模一样,就是为了多跟心目中的女神待在一起。
      
      跟剧情主线无关的人和事阮艺压根不感兴趣,她摆摆手,自顾自坐到了一开始就看中的那个空座位上。
      
      “听说你在音浪门口出车祸了?真是可惜,怎么没把你给撞死呢?”一个衣着时尚、容貌出众的女孩子走到阮艺身边,用只有她才能听见的声音恶毒地说道。
      
      阮艺愣了一下,她在脑中问系统:“剧情里有这么一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