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五章 ...

  •   一开始淑妃娘娘还做不好这一点,还是跟以前一样默默伤心,被我发现后,才乖乖地跟我说。过了一段日子就好多了,娘娘会在难过的时候把我叫到身边,细细地讲自己的往事,讲自己为什么伤心。
      其实每次娘娘告诉我时,我心里也是极难受,我总是能从娘娘的话中窥见那个在素水河畔翩翩起舞有着烂漫年岁的少女和王府里最初的美好。
      娘娘想起素水的时候往往是在阳光和暖,微风轻拂之际,她说:“以前在这种时候,我和姐妹几个总是喜欢在素水边叠竹叶船,上面放一个小石子代表自己,然后在放在河里。小船跟着水向远方流,我们就玩闹着跟着小船跑。我们还说笑,谁的船儿飘得远,谁以后就嫁的远。我对这个不是很在乎,但是我不想输给她们,于是我每次就挑最小最小的石子放上面,最后果然是我飘得最远。”
      她嘴角泛起笑意,笑意又有些苦涩 :“后来,果然也是我嫁的最远。其实现在想想,一开始进府里的时候也是有着一样的春光,王爷疼着我,王妃那个时候也只是偶尔掐几句酸话,平常时候还是极好的。哦,你之前说我对别人好总是不轻易让人察觉。最初啊,我也不是这样,那个时候,我喜欢谁就说,我想对谁好就掏心掏肺光明正大地对谁好。还是王妃,她跟我说,我这样直来直去的性子会给王爷招致灾祸。其实现在想想,我连王府都出不去,怎么给王爷惹祸呢。王妃啊,其实也是个口是心非的......”娘娘的目光充满着怀念和温柔,像是在描述心中珍藏已久的宝物。
      娘娘断断续续跟我说了许多,有以前总是撮合她跟县太爷三公子的小姐妹,有每次外出回家时都给她带新衣裳,新玩具的父亲,有想与她交好却一直别别扭扭的王妃,有平日只喜插花弄茶的玉侧妃,有投壶射箭极其厉害的王美人......
      一个个的可爱又可亲的人儿仿佛被描绘在了一幅画卷上一般,多彩生动,神采奕奕,昭示着那一段美好的年月和已逝去的暖阳。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娘娘的心情明显变好了许多。虽然身子还是比较差,但脸上已不再是那么死气沉沉。
      冬梅滴落春雪,很快就到了过年的时候。宫墙的边边角角挂上了鲜艳的红灯笼,下人间也笼罩着一派喜气洋洋。
      这天正是大年三十,我与娘娘说好了要一同守夜。傍晚时分,我准备去御膳房拿晚膳,娘娘突然叫住我说,过年了,咱们也吃点好的,你去拿这个换几个大菜,再换两壶酒,我们守夜的时候喝。说完她递给我一支成色极好的镯子,晶莹剔透一看就是极品。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镯子去了御膳房,一路上高高兴兴地,就像以往年末时,爹爹总是带回家的烧鹅一样。
      那天晚膳,我吃的很好,不能说很好,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菜。
      淑妃娘娘只是浅浅尝了几口,余下的都被我风卷残云般消灭干净。
      淑妃娘娘突然道:“初翠。”我扭头看她,询问道:“娘娘?”
      只见她从衣襟里拿出帕子,伸手在我嘴上擦了擦,就像用水拂面一样,凉凉的,柔柔的。我看着娘娘柔美苍白的脸庞一发愣,眼泪忽地掉了下来。淑妃娘娘吃惊地看着我,收起帕子用袖子抹走我的眼泪,问道:“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了?”
      我抽噎道:“奴婢......奴婢的娘以前也总是帮奴婢擦嘴。”我哇地一声扑进她的怀里,像小时候在娘的怀里胡闹一样,哭着说:“我想我娘了,我想我爹了,还有我弟弟!我想......我想让她们回来!呜呜呜。爹,娘,我想你们!你们回来啊,翠翠一个人好累......”六七年的忍耐,一个人默默承受苦恨的痛楚,在这一瞬间爆发,如山洪倾泻,如大雨滂沱。
      我哭了不知多久,在眼泪快没有的时候我终于安静了下来,还是伏在娘娘的膝上低低抽泣着。
      她轻轻抚着我的头发,声音如涓涓细流般平和温柔:“初翠啊,本宫其实不太会安慰人。但你的感觉本宫是明白的,本宫也想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的妹妹。我离开素水时她才五岁,现在算算也应与你一般大,说不准还成亲了呢。其实啊,要说我们二人,也都一样,被困在这深宫里,看着日升日落过日子,一辈子也都难以出去了。但是我们的家人不一样,你的双亲子弟已投入轮回,指不定下辈子他们过的更好呢。我的家人也是如此,他们在宫外广阔的天地之中,赏的不是四方的景,喝的是素水河的水。我们在这里思念他们,焉知他们不会过得更好。所以我们只要顾好自己,那么即使日子再难心里也还有那些重要的人可以念着。”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又问道:“娘娘,素水真的很好吗?”
      她微微仰头,似在回忆:“好,是我心里最好的地方。你不是说我的眼睛的又清又亮,像一潭秋水吗,其实素水更清更美。素水河畔还有圆圆滚滚的石头,有的晶莹,我们管它叫夜明珠,有的能透光,我们就叫它素水玉。岸头沙,带蒹葭,河边有一片极为广阔的芦苇丛,那是个捉迷藏的好地方,进去了,就再被难找到了。河的对面有山,不高峻,但是断断续续
      蔓延到了很远的地方。上游河宽的地方还有渡夫,人总是笑眯眯的,我们也喜欢找他玩,他渡人的时候唱的歌,我现在都在记得呢”娘娘的眼角落下一滴泪,却是笑了起来,轻轻哼唱着:“素水渡,渡离人,儿郎离家末要怕,阿叔渡你早还家,家里馍馍还在炕,等着儿郎归家尝;素水渡,渡新娘,闺女离家末要怕,阿叔渡你去新家,夫家男儿顶天地,能把灾祸压脚底......”
      我们坐在门口看着天上的点点繁星,相互依偎着,在茫茫寒夜里抱团取暖,就像一堆火,仅仅只是这样,我们就再不会感到冷。
      
      突然一簇烟火窜上天空,炸开银花,照亮了那一片天,紧接着,一簇又一簇烟花升上夜空,一片又一片的绚烂至极的火焰在天幕上尽显其妍,整片天都被照亮了,也照亮了娘娘的眼睛,我甚至觉得,娘娘眼中的烟花比天上的更好看,流光溢彩,就像西域进贡的琉璃盏,光彩夺目。
      眼前的人美得如梦一般,而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我就想在这个梦里长长久久地活下去,不愿醒来。
      不知何时,娘娘已转过头看着我,问:“傻初翠,你看什么看得这么认真?”
      “当然是看娘娘阿,娘娘这么好看,我不看谁看。”
      娘娘伸手轻轻拧了一下我的脸,两颊有抹薄红:“真是白白冤枉了你是个女子,若你是个男子,整天一箩筐的好话怕是要骗走不少女孩的心了。”
      我笑着说:“娘娘可莫要打趣我,初翠向来是说真话的。娘娘若是不信,自己去镜前照一照,看看是哪个仙子在镜中。”
      娘娘点了点我的鼻子:“坏丫头。”
      天际上的烟火盛宴还未消散,天地都亮堂堂的,宫人们也欢天喜地,欢声笑语充斥着宫里的角角落落。
      我又往娘娘的怀里靠了靠,很认真地说:“娘娘,奴婢想一直陪着你,一直一直陪着你,年年都像现在这样,在一块看烟火,守岁,好不好”
      娘娘无奈道:“你现在不就是同本宫在一块儿,本宫还能去哪,说什么昏话。”
      我摇了摇头,捏着声音:“不要嘛~~~娘娘~~~你就说一句好嘛。”
      淑妃娘娘更无奈了,只得点头说好。
      
      旧岁新除,万事皆新。
      幸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片时欢笑且相亲,明日阴晴未定。
      等我把最后的事做完,那么明日便不会有阴,只会晴空万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