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二章 ...

  •   我还是未能找到那个让娘娘伤心的东西,所以我打算先去咸福宫,回来再仔细查找。
      我要出门的时候跟淑妃娘娘说了声,娘娘递给我一个食盒,里面是一些她做的糕点,让我与宫女所的几个朋友分着尝一尝她的手艺。我问娘娘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娘娘说,当然是要感谢她们让我的初翠能够日日开心。
      我兴奋地将淑妃娘娘抱了个满怀,嘻嘻笑着,我最喜欢淑妃娘娘啦,淑妃娘娘最好了,是全天下最好最好的人。
      淑妃娘娘没有被我逗得脸红,而是轻声道,快去吧。
      我小心翼翼得捧着食盒,想着真是便宜那群没良心的了,我都没有尝过淑妃娘娘做的糕点呢。
      当那些“没良心的”看到糕点时,她们张大了嘴,说,难得见到初翠给我们带东西吃啊。当她们听见这个糕点是淑妃娘娘亲手做的时候,嘴巴大得能塞下一个拳头。当尝完糕点后,她们有七嘴八舌地说,要去素水宫当差,有没有糕点不要紧,主要是想伺候淑妃娘娘。我气得想拧死这群人,果真是没良心的。
      但她们带给我一个消息让我欣喜若狂,她们说宫里新进了一个太医,说是对内科杂症颇有研究,说不准能慢慢治好淑妃娘娘。
      我怀揣着这个好消息走在长长的宫道上,心中的狂喜让我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声,我迫不及待地想去告诉淑妃娘娘,但还是得先去一趟咸福宫。
      咸福宫在整个宫城的西北侧,我要走很远才能到咸福宫。
      我高高兴兴地走在路上,迎面走来两个太监,在窸窸簌簌地说些什么,走近些我才隐约听见。
      “......真的啊”
      “那可不,咸福宫看门的小全子跟我吃了两盏酒才悄悄告诉我的。”
      “真是淑妃娘娘?她一个废妃大半夜来咸福宫做什么?皇上不是禁足了吗,怎么还能出来......”
      心中陡然充满疑惑,淑妃娘娘怎么会出素水宫,她到咸福宫做什么?
      突然就像一束光穿过脑海,淑妃娘娘这段日子的粘人,一而再再而三拖延的日子,昨晚决绝一般的了结一切,今早我出门时娘娘转头拭去的泪水......
      不,不,不,应该不会是这样......不...不会的!
      一瞬间我的脑子像空了一样,我发了疯地跑回素水宫,我第一次觉得这些廊道这么可恨,怎么这么长,怎么还没到,不,不要......
      越往素水宫的方向靠近,声音越嘈杂,身边奔跑的宫人越多,隐约听见几个字:
      救火啊......快点......淑妃娘娘还在里面......大门锁了......
      我几乎就要坚持不住了,心脏仿佛停止跳动,整个人摇摇欲坠。
      我隔着几道宫墙看见了冲天的火光,拼了命的奔跑,摔了几个跟斗我已经忘了,撞到了多少人我也忘了,我的意识仿佛被一块白布盖上了,想不到任何东西。
      终于跑到了素水宫,大堆的宫人围着门口,一个推一个,不断地撞击紧闭的大门,我拨开人群冲到门前,疯子一样地拍打着门,凄声尖叫:
      “娘娘,开门啊,我是初翠啊!娘娘!你让我进去陪你也好啊!你开门啊!娘娘!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轰隆一声,我看见了原先那个金碧辉煌的宫殿轰然倒塌。
      脑海中有根线断了,我呆呆地望着素水宫,我觉得我现在就是娘娘口中的孤魂,我感受不到世间一切事物的存在了,耳目失明,整个世界都是漆黑寂静,心一开始还是痛的,后来连痛的感觉都没有了,我独自站在黑暗里,四周皆是空茫一片,慢慢地我连最后的意识也没有了。
      
      待我再次醒来,头痛欲裂,不顾一切地跑出房间,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大院子,逼仄的小院儿里站了一群人,我一瞬间不认识她们是谁,只听见她们说
      “初翠,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好好躺着。昏迷了三日一口水都没喝,哪来的力气下床啊。”
      “初翠?初翠?你听见我说话没有。”
      “完了,初翠不会真疯了吧。”
      “说的什么话。”
      “那日去救火的宫人自己说的,她跟疯魔了一般......”
      “阿杏!初翠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淑妃娘娘......没了,我们都知道你难受,但再难受也不能糟践自己的身子啊......”
      我听见自己的身子沙哑地不像话:“你再说一遍,谁没了。”
      “初翠......节哀顺变。往后还要......”
      我挪着步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有一瞬间竟不知道她们口中的淑妃娘娘是谁。
      我看着放在桌上的食盒,不自觉地淌下两行清泪,脑袋跟炸了一样地疼,身子一动就连带着心也一起抽着疼。
      我趴在被子上,想大声地哭出来,想肆无忌惮地喊叫,但,那个人已经不再我的身边了,我只能咬住被角,强忍着自己的声音不让别人听到。
      咬得我嘴巴酸痛,牙齿都像掉。不知过了多久,眼泪也没有了,只有一片混沌的思绪,还闪着一幕又一幕画面。
      “淑妃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娘娘绕过奴婢一条贱命。”
      “累了就歇息着,活儿做不完就拣点要紧地做。”
      “娘娘今儿穿得真好看,一袭白衣就像广寒宫的仙子。”
      “本宫那个时候不在乎,但现在在乎了。”
      “不理娘娘了,娘娘总是好寻奴婢开心。”
      “初翠是我的小太阳,没了太阳我也是活不了。”
      “好。”
      “傻姑娘。”
      ......
      仿佛又银铃轻响,叮叮当当撞碎许多美好。
      
      我浑浑噩噩了好几日,也退缩软弱了好几日,才敢靠近素水宫,每走一步心就如同滴血,断垣残壁的宫殿每清晰一点都在提醒我,那个人,真的没了。我们前段时间还在闲聊玩闹的宫殿没了。
      天地悠悠,我还剩了些什么呢。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大梦到头,终成一场空。唯有心中的空缺是真,疼痛是真。
      时常在夜里,我望着皎皎的月牙儿。
      就在想,这些日子娘娘是不是骗我的,是不是她根本就没有放下,那些伤痛一步一步逼着她走向终结,明明没有几个月的性命了,为什么还要先走,她受得罪还不够吗,要自己用这样的方式偿还。
      怎么就突然如此了,一切都在变好,为什么总是要在一切都在变好,在我充满希望的时候将我重新推入谷底,这段日子究竟是缘还是孽。
      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我连准备都没准备好,若是已确定了一年的期限,我会慢慢慢慢强迫自己接受这件事,到时候我可能也就没有那么痛不欲生了,如此作为折磨的到底是她还是我。
      世道逼人死,人为什么不能好好活着。她是个好人,那么好的一个人,合该安安心心高高兴兴地过一辈子,违背所愿离了素水也就罢了,到最后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她总是记得她欠别人的,为什么就从未想过别人欠她的。
      她曾说过素水里有句话,在团圆之月下离开的人,再远也能回到故乡,与亲人团聚。为什么她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她所谓的偿还需要这么多的代价吗......
      她是我头一次爱得这么彻底,也恨的这么彻底的人。就像她一样,我多么希望我从不曾认识她,从不曾进去素水宫的大门。可是若这一切都未曾发生,我们那些美好的,相依相偎的记忆该何去何从,这些我视如珍宝的东西,留着我心疼,丢掉就直接把我的心都丢了。
      她怎么这么残忍留我一个人在世间,怎么残忍到连让我好好质问她的机会都不给,我夜夜都盼着她来,却始终是魂魄不曾来入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