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章 ...

  •   淑妃娘娘的病情自开春的时候便不断加重,到如今胸闷气短是家常便饭,时不时的高热难以喘息更是让人心惊肉跳。
      正好距贵妃娘娘生产已足一月,我最近心慌的厉害,打算去尽快解决那些事好全心全意地陪我的淑妃娘娘。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淑妃娘娘的时候,她一怔,神色恍惚道:“这么快就过了一月了啊。”她看着我的眸子还是同样地美丽,但添了许多复杂的情绪,多到我难以分辨“再过两日吧,你一去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我近来时常站都站不住,若你走了没人看护着我,磕着碰着我的初翠不心疼啊。”
      我看着越发像小孩子的淑妃娘娘只得应了下来。
      
      淑妃娘娘说的两日却又足足拖了半月的时间。这些日子娘娘格外地缠人,就像以前邻居家养的猫仔一样,走到哪她跟到哪。对于娘娘的亲近我自然是开心的,虽嘴上说着娘娘这一生病,竟像回到了小时候,是不是儿时便是如此缠着父母让她们给你买糖吃?但心里却是实打实的高兴。
      有时在榻上打瞌睡还迷迷糊糊地喊了几声我的名字,我一边笑一边哄着让娘娘能睡得安稳。此时虽是盛夏时节,但娘娘的手还是寒凉如玉,我握着娘娘的手,仿佛心里的燥意也随之平息,同时也将自身的暖过渡给娘娘,能暖一寸是一寸。
      蝉声嘶哑,炎阳烈烈,慢慢地我也合上双眼,陷入一个温凉又美好的梦,梦里有阿爹,阿娘,弟弟,有我的淑妃娘娘,还有我钟爱的大海。
      我在梦中沉沉沦陷,想着,人间仙境也莫过于此吧。
      
      这几日我愈发心慌,就定下明日去找良妃娘娘的决定。淑妃娘娘这次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看着我,眸色暗沉。
      我非常奇怪,问娘娘缘由,但娘娘坚持说没什么。我便认为可能是娘娘没想好怎么说吧。不过没关系,还剩好几个月,什么话娘娘可以慢慢说。
      还有半个多月就到我的生辰了,淑妃娘娘说要给我准备了大惊喜,我绝对会喜欢的。但我是能耐得住性子的人吗,我央着求着娘娘能够可怜一下我的小小的好奇心。可遭到了无情的拒绝。但那个大惊喜迟早是我的,现在不知道便不知道吧。
      淑妃娘娘的沉默持续了快一天了,我想了许多有什么能刺激淑妃娘娘的事物,但都不是,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可却无可奈何。只能等明天解决完这一切再想想让娘娘开心起来的法子。
      夏日夜晚的黑暗来得晚,傍晚时分只是天边夕阳懒懒照着,空气倒闷热地很。
      我提着食盒回到素水宫,发现宫内的前院中有一团比天色更亮的光。我疑惑地走进去,只见前院中央正燃着一堆篝火,而淑妃娘娘就站在一旁看着那跳动的火苗,罕见地穿了一件碧绿色的衣裳,头发梳的是双丫髻,瞧着竟像一个二八少女。
      火光融融温暖了娘娘的面容,原本苍白的脸色有了些血气,目光晶莹仿若晨间花瓣上的露珠,将落未落,清新澄澈,楚楚动人。
      淑妃娘娘扭头看向我,笑容温润和煦,仿佛一整天郁郁不欢的人不是她一样:“初翠,你回来了。”
      我走上前:“娘娘这是做什么,大夏天的生火多热啊。娘娘是觉得冷吗,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淑妃娘娘拿过我手中的食盒随手放在旁边的一个石桌上,说:“没有,我曾经与你说过,我以前喜欢与以前的那些闺中好友唱戏演角儿玩嘛。今日突然就来了兴致。”
      我不解:“哪出戏里有一堆火啊。”
      娘娘的眼中露出微微惆怅:“是......我与陛下的戏。一直以来难以放下,然所有的一切从最开始就错了。相遇是错,相知是错,相爱是错。一步错,步步错。在这漫长岁月中,我与他都不复从前。我想重新开始一回,回到一切还没发生的地方。”
      原来娘娘是想回忆往昔啊,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谁的青春年少就曾满腹算计,那样干净单纯的情谊再难寻觅。我知道这大概是一种放下,是给过去的自己一个交代。
      “那我来扮演谁呢,是陛下还是娘娘。”
      “他。”
      “我该怎么做。”
      淑妃娘娘让我靠近篝火坐下,说:“你只需在我醒来时重复他当初说的话就好了。”
      说罢,她绕到火堆的另一边慢慢躺下,我下意识地起身去扶,又克制自己做好本分就好了,娘娘大概是想演戏演全套吧。
      戏开始了。
      淑妃娘娘坐起身,懵懂地看了看四周,那一刻眼神单纯地如林间的小鹿。
      “你终于醒了,你的头还难受吗?”
      淑妃娘娘摇摇头。
      不对,娘娘当初明明说的是她那时候确实头还痛着,便点了点头。许是娘娘一时记岔了。
      但我的戏不能变。
      “那你再休息一下,等会儿天色再亮一些,我便带你下山。如何”
      淑妃娘娘一瞬间就像做回了现在的自己:“不好。我既已无事,便会自己下山,不劳少侠费心。村中百姓对外来人士不甚欢迎,少侠还是绕路离去为妙。”
      说完她起身径直走回内殿。只留我一人茫然无措。
      此时我才明白了娘娘口中的一切从最开始就错了是什么意思,若是醒来没有说头痛,少年便不会多与她独处一阵。若是没有答应少年一同下山的请求,少年就不会在她不小心崴脚时背她走路。若是阻止了少年进入素水,少年就不会对她渐生爱意,日日一束鲜花地留在屋檐上。
      所有的年少心动都不复存在,所有的烂漫天真也能留存。素水的那位姑娘能安稳地过一生,或许嫁给县太爷的三公子或许嫁给游历山水偶然经过的大侠。王府中的那些那些姑娘,或许就会有别的命数。
      一切若只如初见,但所有的苦痛也都源于初见。
      我起身走向内殿,什么也不想说,就想陪着淑妃娘娘。
      转进内室,听见低低的抽泣,我加快脚步走到娘娘身边。伸手扶住娘娘瘦弱的肩膀。
      娘娘抬起头,双眼通红,眼睛中的情绪似是委屈:“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
      一瞬间我的鼻头也发酸。我知道娘娘说的是什么:“是初翠的不好,留娘娘一个人独自承受了这许多年。娘娘莫要哭了,我瞧着心疼。”
      泪水如珠从淑妃娘娘的眼眶中滴落,她喃喃地说:“当初我爱的便是他这份深处高位却依旧良善温润的赤子之心,可如今,我却万分希望他从来没有过这份良善......”
      心如刀绞,难以言喻。
      娘娘说完这话便趴在我的肩上沉默无言,只有不断湿濡的衣裳在诉说着心中的疼痛。
      好姑娘,哭吧,哭吧,哭完就忘却一切,明日新,百日新,伤痛再难寻。
      
      到最后我只有一个念头,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娘娘又陷入伤心,待我明日去咸福宫之前一定要把它找出来扔的远远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