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九 章 ...

  •   就像当初一样,淑妃娘娘前几天还是不愿主动提起,但若是我问了,她就一定会告诉我。
      比如我问她为什么这座宫殿要叫素水宫,是不是与娘娘有什么关系。
      淑妃娘娘就很诚实地说:“嗯,其实不止这座宫殿还有奕王府我当年住的院子,也叫素水阁。他带我从素水到京城的时候曾说,我晓得素水是你的家,你割舍不掉。但我也会给你一个家,名字就叫素水,你看如何?往后你就一直住在素水中,有我陪着你,往后还会有我们的孩子,我们一家在一块儿。若是你实在想素水了,我们就每年抽出一月的时间回素水去看看。他叫着我的名字说,他自幼丧母,寄养在皇后膝下,但皇后有自己的皇子,对他如同小猫小狗,心情好的时候逗一逗,稍有不顺心就动辄打骂。皇帝也不管他,他从小被所有兄弟欺负着长大。没有人对他好过。他说只有在素水的那些日子像是真正地活着,他可以给我他所有的一切,只求我能给他一个家。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当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紧抱着他就说,我愿意跟他走。坚定地头也不回,不顾父亲母亲的劝阻一意孤行。”
      “可到了京城之后,这里的宅院又多又大,就像一座巨大的迷宫。名字虽叫素水,但是在王府里,深深的庭院何处有素水。真是一个绝妙的谎言。后来入了宫就更加地令人作呕了,那时我与他的关系就如同只有一条细绳维系着,若不是为了向世人彰显自己的深情厚谊,他哪里在意我住在哪个宫里。”
      “所以现在瞧着素水宫这个名字,我都在想他是不是在笑我蠢钝,如此好骗。”她冷笑一声,淑妃娘娘的脸上难得露出如此尖锐的表情。
      我张口胡诌道:“哈哈哈,娘娘,那陛下的愿望怕是落空了。我们在私底下看到素水宫的牌匾都会暗暗说,这是哪个人起的名字,这么富丽堂皇的宫殿居然叫它素水宫,真看不出哪里素了,起名的人真是蠢得厉害。”
      淑妃娘娘果然扑哧一声笑出来。因有肺痨而无法肆意大笑,但娘娘也确实是开心了许久,就像看见有人弄巧成拙一样,坏坏的劲儿遮都遮不住。
      
      淑妃娘娘还与我说,她第一次听见我名字时,还以为我是陛下派来恶心她的。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因为她的闺名叫淑翠,最开始的时候陛下总是喜欢唤她的名字,到后来形同陌路就再也没有叫过她的名字了,只是一口一句“淑妃”像是在对一个刚入宫的妃嫔。
      我佯装委屈,抱怨说难怪我刚进宫的时候娘娘对我如此冷淡。
      淑妃娘娘就忙安慰我道,你我二人名字相像这是天赐的缘分,上天注定你要陪着我走完这最后一程。
      我这才笑嘻嘻地往娘娘身上靠了靠。
      
      到后来娘娘说陛下那些曾经伤害她的那些事越来越多,往往说到后来,我们俩就一起将陛下从头到尾指摘一遍,能从天黑骂到天亮。
      娘娘有时开玩笑说,若我们这些话被他人听见,杀头都算轻的。怕是造反的人都没有我们这样肆无忌惮。
      可我知道,只有这样残忍的快意才能撕开旧的血痂,才能不让隐忍变为唯一宣泄的途径。
      
      又过了许多天,娘娘慢慢能提起以往陛下对她的好。我知道这是最不易的,一个人能咬牙切齿淋漓尽致地恨一个人,却无法心平气和,无波无澜地讲述曾经存在的美好。仿佛记得美好就是对现在苦难的背叛,但我认为只有承认以前的美好才能代表真正的过去,才能代表你对这个人这些事的漠视。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人与人之间的纷扰纠葛大抵也要如此在笑谈中说出,才算放下。
      
      我第一次知道当一个人爱另一个人与不爱的时候,竟完完全全地像两个人。
      在淑妃娘娘一开始提到的痛苦中,陛下是个薄情寡义,自私自利,言而无信的人。可当淑妃娘娘告诉我那些美好的时候,我却仿佛真正看见了当年那个篝火旁的少年,笑容纯净,眼眸清澈如素水。
      我有一天突然感叹说:“陛下对良贵妃可真好啊,不仅将贵妃的母亲家眷接来宫中常住,还把西域那边进贡的一块和田玉大料做成玉枕来安贵妃的神。”
      淑妃娘娘嘲笑我眼皮子浅:“西域年年进贡三五次和田玉料,哪来的那么稀罕,皇帝如今的表面功夫倒是做得不如以前了。以前的时候王妃刚有身孕,王妃父亲又在朝堂上对王爷颇有微词,王爷为了稳住王妃一家,便掏空王府家底为王妃在京郊专门挑了一座山来建避暑山庄,那真真算是雕栏玉砌,挥金如土,里面的一块地板都能抵你入宫的卖身钱。”
      “那陛下有为娘娘花过这样大手笔的钱吗?”生命不息好奇不止。
      “这倒没有,那次花完了王府积蓄,王妃差点将王爷骂死,不住地念叨着王爷败家。阖府的人也是朴素了一个月才等到封地的税银送上来。但在当时的我眼里,王爷为我做的事远远比这一座避暑山庄珍贵。王妃的孩子刚没的时候,王妃一家甚至扬言要将我剥皮掏心碎尸万端,是王爷多次劝说王妃父亲,赌咒我不会做这样的事,王妃一家将他拒之门外。他便在门外站了两天两夜,下了大雨也没离开。最后王妃父亲只留下一句,我倒要看看你能护着那妖妇到几时,此次没有证据,但你让她把该清理的清理了,若被我揪住一点错处,任凭你是王子王孙我也要为颜儿讨回公道。原本这些事王爷没有告诉我,还是王妃在临死的时候说给我听,她还说总感觉当时就算有确凿证据,王爷也会让父亲先踏过他的尸体。”
      “后来我生辰时,王爷给每家每户发了写有我名字的长明灯,那晚星河一般璀璨至极的景象真是让全京城人都难以忘怀,连圣上看到此种情景都抚须大笑说,我们朱家竟出了个情种。”
      “王爷对我好时,能让我忘记所有烦心恼人的事,每一瞬间都有种天长地久的感觉。”
      我点点头:“嗯,也许正因为是如此,娘娘才始终不能认清陛下的真面目。”
      淑妃娘娘摇头:“直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当年他对我所有的好是算计。那样真切热烈的眼神,没有一个人会怀疑他。我有时就在想,会不会这个对我好的人和这个害我的人不是同一个人,但世间怎会有这样的离奇事。但若不是,那到底是人心变得彻底还是从头到尾都是他演得太好。”
      我仔细想了想也没什么头绪,心中暗自惊道,怎么还让娘娘又陷入了一个纠结。于是我岔开话题说:“娘娘,您都不知道小皇子最近都知道认人了,不是陛下还有贵妃娘娘都不让抱呢......”
      我为淑妃娘娘说着小皇子的趣事,面上笑得开心,但心底留了一份惆怅。这份惆怅在夜深人静时更为明显。
      究竟是怎样的蹉跎令一个纯澈热情的少年变成了狠毒的帝王,在这场深宫戏中,迷失的又何止淑妃娘娘一人,素水不再,当初的少年也不再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