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从那天开始,每天早上,俞舟都会有各种理由跑到宝琢家去接她,一开始只是上班,后来下班时候也会遇到。
      理由说多了,两人都心知肚明,也就不再用理由了。
      俞舟每天都会写信,明明每天都会见面,俞舟还是会写信,送信人会在每天晚上,宝琢下班前送到她手里,信里写满了俞舟前一天一整天做了什么,心里想了什么。宝琢的心不硬,还渐渐被打动地更加柔软。
      两人在下班遇到时,都不会提信的事,但会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因为坐车,路上的时间能省下来三刻钟左右,在这点时间里,两人会慢慢沿着街散步,天南地北的聊天,随手买着路过的零食,边走边吃。
      俞舟偶尔会说说公司里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养欢欢时有什么育儿上的烦恼,宝琢见识的不多,但下层人总会有下层人特有的见地,有时候俞舟也会对这些奇思妙想啧啧称奇。宝琢会谈谈店里来了什么样的客人,通过外在的观察宝琢会编出一些故事来,她从过去就一直很想成为一名作家。
      俞舟知道了,借了很多书给宝琢,还笑着称为了和宝琢有共同话语,自己看了不少书,倒是涨了不少见识。
      嘉康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赢了不少钱,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来。
      宝琢变得精神焕发,每天早上出门,都会擦一点胭脂口红,衣服虽然不多,也会每天都换不同的。以前睡觉的时候只是想着这一天终于过去了,现在每天都期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这朵濒临枯萎的花,在一点点重新绽放。
      宝琢的变化并不是没有人注意到,每天停在路口的汽车也算是相当引人注意。偷偷的在暗地里就开始有了流言。
      嘉康拿着小桃送过来的钱玩了一阵子,输了透光,加上人家实在是等不及了,催得紧,嘉康想着回家顺道去弄点钱。回家后,他就坐在椅子上,翘着二两腿,看着宝琢。宝琢有点害怕,但还是挺着胸膛。她也不说话,把包挂在门后面,从床下面拿出一双布鞋坐到床上准备穿上。
      嘉康说话了,语气倒是前所未有的好,“喂,我听说你和个有钱佬好上了。”
      宝琢早就有心理准备,脸还是刷地就白了,“你听谁说的。”
      嘉康嗤笑一声,“你也不要装傻了,你俩的事情这片都传遍了。”他随手拿过宝琢的包,把里面的零钱都塞到自己口袋里,里面还有一包宝琢买的榨菜,当作明天早饭的,嘉康直接开始吃起来,边吃边说,“哎,我也不阻止你,毕竟人家这么有钱,但是到底我才是你男人,我不能让别的男人白干,你和那个家伙说,要想和你搞,就得给钱,先给个10万好了,不多吧。”
      宝琢惨白的脸又红了,整张脸透着不健康的红润,她叫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
      “呸,”嘉康吐出一口榨菜干,“怎么,你们做得出,我还说不得了。”
      他又说,“你说不说,不说是吧,我有的是办法。”嘉康举起拳头,想了想又放下来,状似苦口婆心地说,“哼,不过宝琢,你也想想开,你一破鞋,那种大老爷,能看上你什么,你还不如趁着这会人家新鲜着,捞一笔,省得亏大发了。”
      宝琢气得浑身都在抖,坐在床上,手里紧紧抓着布鞋,下唇被咬得白里泛红。她双眼赤红,想张嘴反驳,想骂,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嘉康也不理,抓了剩下的榨菜,塞到口袋里,站起来,“你和你那个姘头说说,不然要是我跑过去要钱,万一人家不高兴了,那大家都不好看。”
      说完,就开了房门走了。
      今天是少有的嘉康回家还太太平平的一天,但是宝琢心里的难受,恨不得嘉康回来打自己一顿。
      她的眼睛一片红,又酸又痛,没有眼泪流下来,只是觉得火辣辣的。宝琢揉了揉眼睛,明白是时候该结束了,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没有控制住自己,她不能成为别人的拖累,这是这惨淡的生活中,宝琢最后的坚持了。在这以前她一直都在逃避,现在总算是不好在装睡了。
      她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封被打开过的信。这是一份应聘的回信,宝琢之前在报纸上到处投简历信,不管符不符合,一律先投了再说,多亏这手,收到了来自重庆那边的大学的回信,这是一份很不容易的工作,要管这管那,还要叫教十几门课,但是关饭,管住宿,工资也比现在的高一点,就算不高也无所谓了。
      宝琢一直留着这封信,她一直在犹豫,拿不准要不要回信,但现在终于到时候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