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买蛋糕。 ...

  •   【五】
      新爸爸好像不喜欢自己。
      奈奈子想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从今天早上开始,乱步就不理奈奈子了,明明昨天晚上奈奈子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回宿舍睡觉的时候,他还会一边中气十足地喊着“你是笨蛋吗”,一边把奈奈子扔到与谢野的宿舍去。

      “爸爸。”奈奈子扒着椅子,仰起小脑袋叫着坐在柔软舒适的豪华办公椅上的乱步。

      拿着漫画书,乱步窝在椅子里,控制着椅子转到了另一边去,一眼也不看奈奈子:“哼!”

      他想明白了,他才不要理这个害他少吃了一大块蛋糕的小屁孩,让她找别人当爸爸去吧!当爸爸一点也不好玩!

      奈奈子看着转到另一边去了的乱步,呆呆地眨了一下眼睛,她想了想,咚咚咚地绕过椅子,跑到另一侧来,继续扒着椅子的扶手,踮脚去抓乱步的袖子。

      “爸爸。”她锲而不舍地喊。

      “哼!”乱步坚定地不理她。

      “爸爸。”
      “我是不会理你的!”

      “爸爸。”
      “听不见!”

      “爸爸,吃蛋糕。”
      “在哪!”

      奈奈子:“……”

      【笨蛋,这个爸爸肯定是笨蛋。】
      看着咻地立刻转过头的乱步,奈奈子在心里确信地想到。

      她咬着手指头,慢吞吞地回答他:“……蛋糕,没有了,全部吃完了。”

      乱步一下子就像是个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没精打采地耷拉在椅子里,脸上露出了没干劲的神色。他想要转回去继续不理奈奈子,但是他懒洋洋眯起的眼睛,一眼又瞟到了站在椅子边上,小笨蛋一样懵懵懂懂仰头看他的奈奈子。

      他转椅子的动作顿了一下,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五百元的硬币,塞到奈奈子的手里,颐气指使一样的对奈奈子说道:

      “去楼下的咖啡厅买蛋糕!有蛋糕我才当你的爸爸!”

      突然被塞了枚硬币在手里,奈奈子低头盯着手里圆圆的硬币,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乱步就好像是小孩子坐的那种摇摇车,从投币口投进去一个满足他的要求,他才能勉强地当一天的爸爸——昨天投进去的是冰淇淋,今天要投进去的就是蛋糕。

      她慢吞吞地应了一声“噢”,想了想“楼下的咖啡厅”是哪里,早上来的时候好像见过,就在这幢红砖大楼的一层,店门口挂着一块红色的招牌,上面写着她看不懂的片假名。

      就在楼下,坐电梯下去就好了,也不远。

      六岁的小孩跑腿买东西也是正常的,而且奈奈子也不是真的小孩子,她攥着手里的硬币,刚想要出门去,乱步却突然又伸手揪住了她的后领。

      “等一下!”乱步扯住了她,虽然奈奈子看起来早熟的过头又一点也不可爱,但是乱步薄弱的常识也告诉了他,小孩子一个人出门是可能走丢的,因此他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本崭新空白的本子,撕下了一页,拿着马克笔唰唰唰地写下了两行字,然后用胶带把纸贴在了奈奈子胸前的衣服上。

      奈奈子低头看了看贴在胸口的纸张上歪歪扭扭写着的字。

      【武装侦探社】
      【捡到请归还】

      下面那一行的日语她只看懂了两个汉字,“拾”和“返”,虽然其他的平假名都看不懂,但是她也大概猜出了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类似于“捡到的话请还给我”之类的话。

      ……这是什么新型狗牌吗。
      她干巴巴毫无表情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

      乱步颇为自得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大作“,觉得自己真不愧是个才智超人的天才名侦探,终于一拍奈奈子瘦小的身躯,说道:”好了,出门吧!蛋糕要巧克力的,买完就立刻回来。小孩子不可以乱跑,乱跑的话你就找不到爸爸了!”

      这个时候他又很自然地开始扮演一个“爸爸”了。

      奈奈子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不能和笨蛋计较”,攥着手里圆圆的硬币出门去了。

      侦探社所在的红砖大楼看起来有些年纪了,楼里的电梯也颇具复古风格,显示楼层的不是数字屏幕,而是镶嵌在电梯墙壁上的一个指针转盘。

      奈奈子走进电梯里,伸手按下了【1】,电梯慢悠悠地关上了门,然后开始慢悠悠地下降,墙上的指针也慢悠悠地从【4】往回转向了【1】。

      叮——的一声。

      电梯到达了一楼,慢悠悠地打开了门。

      奈奈子喜欢这个慢悠悠的电梯,慢一点感觉比较有安全感。她走出了电梯,朝着写字楼外走去,站在楼道口探出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很快就看见了大概是咖啡厅的店,就在出了写字楼往右走几步远的地方。门檐下挂着漆成红色的铁质招牌,风一吹就会微微摇晃起来,镶着大块玻璃的木框门看起来很有英伦田园风,闲适又惬意。

      奈奈子迈着小短腿跑过去,看见门口的阶梯上卧着一只胖胖的三花猫。

      “喵~”

      猫咪窝在阶梯中间,慵懒地对着奈奈子叫了一声,舔了舔爪子,像是知道奈奈子要进店里,起身跳下了阶梯,给她让出了路来。

      奈奈子盯着猫咪看了一会儿:“……喵喵。”

      “喵~喵~”猫咪站在路边,回应地叫了两声。

      “喵喵喵。”奈奈子也对它叫。

      “喵喵~喵~”猫咪绕着奈奈子转了一圈,又跳上阶梯,站在咖啡厅的门口,伸出爪子拍了拍门,仿佛是在示意奈奈子进去。

      阶梯有一点高,奈奈子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费了点力气才推开了咖啡厅的门,她顺着推开的门缝钻了进去,回头一看,猫咪已经跳下阶梯,站在路边和店里的她对视了一会儿,就摇着尾巴跑走了。

      妇人亲切的嗓音在奈奈子的身后响起,奈奈子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穿着围裙的阿姨。

      “欢迎光临……小朋友是自己来买蛋糕的吗?”阿姨贴心地俯下身,放慢了语速问奈奈子。

      “Cake……cakey,买,蛋糕。”奈奈子磕磕绊绊地说道,陌生的发音还是让她没法习惯,即使知道该怎么念,声带和舌头也不能很好地正确发出音节,“巧克力,蛋糕,买,一个。”

      她把一直紧紧攥在手里的硬币放到阿姨的手心里,想要说打包,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打包”的日语该怎么讲,她自己不知道,这副身躯的记忆里好像也不知道这种事情,于是她只能比划着形容:“盒子……包起来,蛋糕。”

      “好好、不着急,慢慢说。”阿姨耐心地听她讲,“要一个巧克力蛋糕,打包带走,对不对?”

      【持ち帰り】

      奈奈子捕捉到了这个短语,字面直译就是“拿着带走”的意思,应该就是“打包”的日语说法,她记下来,对着阿姨点头。

      “好,一共是四百日元。”阿姨带着她找了个正对着吧台的空位坐下,“在这里乖乖坐一会儿,阿姨去给你打包蛋糕。”

      她抱着奈奈子坐到椅子上,忽然看见了她胸口贴着的纸。

      “……武装侦探社……捡到请归还?”她念出了纸上的字,奈奈子也得以知道那一行她看不懂的字是什么意思,“原来是楼上侦探社的孩子啊。”

      “这个岁数……是福泽先生的女儿吗?”阿姨好奇地多问了一句。

      【福沢】
      这个发音是那个头发白了的爷爷的名字,奈奈子昨天跟着与谢野念了几遍,大概记得侦探社里一些人的名字都该怎么念了。

      于是她摇摇头。

      “爸爸,乱步。”她对阿姨说道。

      阿姨了然:“原来是乱步先生的女……”

      侍者阿姨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作为咖啡厅的常客,她自然是知道乱步今年才不过十八岁的,但奈奈子看起来也已经有五岁左右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她斟酌地对奈奈子问道。

      “奈奈子。”奈奈子一边回答她,一边往椅子里挪了挪,踩不到地板,她有点怕掉下去。

      阿姨顿了顿,又问她:“奈奈子,你的妈妈……”

      她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就断了,好像不知道后半截该要问什么,奈奈子想了想,觉得她可能是想问“你的妈妈哪去了”,所以她直接开口道:“妈妈,死掉了。”

      阿姨那张慈爱和善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怜悯的神情。

      “好孩子、好孩子……乖乖坐一会儿,阿姨去给你拿蛋糕。”她摸摸奈奈子的头,去给她打包蛋糕了。

      奈奈子坐在椅子上等她,咖啡厅里这会儿没有客人,除了阿姨,就只有吧台后面站着一个彬彬有礼擦杯子的大叔,奈奈子看着他擦杯子,大叔注意到她的视线,冲她微微一笑,一举一动看起来就像是个儒雅的英伦绅士。

      阿姨很快打包好了蛋糕,找了零钱帮她收进小口袋里,还拿了一块小饼干给她吃。

      饼干是牛奶味的,咬着小饼干,奈奈子抱着蛋糕盒,跑进了电梯里,慢慢吞吞地吃完了小饼干,才伸出手去按电梯门边上的按钮。

      她踮起了自己的小短腿。

      踮起小短腿。

      踮起……

      踮……

      努力伸出手的奈奈子发现了一个问题,她踮脚踮的整个人都趴在电梯墙上了,指尖也只能按到电梯门边上那个“3”的按键,就算跳起来也够不到“4”的边边。

      但是侦探社在四楼,而不是三楼。

      她抱着蛋糕,站在电梯里陷入了深刻的思考——为什么电梯里没有小板凳?

      没有小板凳,奈奈子只能按下了数字“3”,毕竟走一层楼梯总比走四层楼梯要好。电梯再一次慢悠悠地升到了三楼,慢悠悠地打开了门,就像是只上了年纪的蜗牛,所有动作都是慢悠悠的。

      奈奈子拎着小蛋糕,也像是只小蜗牛一样,慢吞吞地挪出了电梯。

      电梯在她背后“叮”的关上了。

      三楼的走廊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地面上落满了灰,像是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阳光透过走廊尽头那扇唯一的窗户落进来,影影绰绰地落在墙上、地板上,清晰的映出了空气里飞舞的尘埃。

      这层楼没有人住,也没有人在这工作。

      红砖写字楼一共有五层,一层有咖啡厅,四层是侦探社,其他层是什么样的,奈奈子也还不知道。

      空旷寂静的楼层只有奈奈子小小的脚步声,她抱着蛋糕,从电梯门口一点点挪到了楼梯口,然后开始吭哧吭哧地爬楼梯。

      抱着蛋糕实在是很难爬楼梯,她晃晃悠悠的好几次差点就一屁股栽倒了,小孩子的身体一点也不好用,如果能长高五十公分、不,哪怕只是二十公分,她也不至于爬个楼梯都这么灰头土脸的。

      奈奈子埋头爬着楼梯,心里记着一定要在电梯里放一张小板凳,她再也不想爬楼梯了。

      好不容易爬上了眼熟的四楼,奈奈子抱着蛋糕坐在楼梯上歇了一小会儿,才笨手笨脚地爬起来,小心地揣着蛋糕跑到了侦探社崭新的大门前,伸手去够对她而言有那么一点点高的门把手。

      咔哒、

      门从里头被人打开了。

      奈奈子仰着脑袋,伸出去够门把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就像是个卡住的人偶一样,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黑黝黝的眼睛盯着打开门的乱步。

      “爸爸。”她开口叫道,语气干巴巴的,像是个机器人一样呆板,音节间的停顿突兀又僵硬。

      “……巧克力,蛋糕。”
      她把手里的蛋糕举起来给乱步看,想要给自己兑换一个今天份的“爸爸”。

      乱步低下头看她,奈奈子的个头很矮,只有他的大腿高,因为营养不良所以干枯发黄的头发毛毛躁躁的,就算早上与谢野帮她梳理过了,也依然会乱七八糟地翘起来。

      他伸手将蛋糕从奈奈子的手里拿走,像是扛起箱子一样把奈奈子一把抱了起来,姿势很别扭,和抱小孩的标准姿势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正兴致勃勃的乱步完全无视了这一点,毕竟会被抱的不舒服是奈奈子,又不是他。

      “走!爸爸带你出去玩!蛋糕回头再吃!”
      他兴冲冲地抱着奈奈子,一阵风似的跑进了电梯里,按下了一楼,电梯门关上的前一刻,后头的国木田总算是追了上来,挤进了电梯里。

      叮的一声,电梯又一次回到了一楼,慢悠悠地打开了门。

      刚刚爬回四楼的奈奈子:“……”
      她突然不想兑换今天份的爸爸了。

  • 作者有话要说:  【(7.16)以下均为补充说明】
    奈奈子营养不良,身高相当于实际年龄-2岁的小孩,也就是虽然她现在6岁,但实际上身高只有4岁的小孩那么高,而且非常瘦弱,还没有四岁小孩那么胖、有力气,所以跳起来的话力气都花在了脚上,悬空的话没力气就按电梯按键
    ——
    关于按不到电梯键的问题,现在的小孩普遍都比较高,所以请不要用身边的小孩来代入奈奈子,近十年我国的人均身高长了好几厘米,文中年份背景大约是2010年左右。
    ——
    想要实际计算数据的,下面也放出了↓
    ——
    【电梯计算】(数据来源于百度的实测参考表)
    ①4岁小孩身高以100cm计算,手臂34cm
    实际上能够到的高度=身高+手臂+踮脚高度-头和脖子的长度
    踮脚高度肯定是低于头+脖子的长度的,所以能够到的高度就按130cm计算
    ②电梯4层按键高度
    电梯最底下开关门(或者是紧急寻呼)的那个按键高度一般为120cm-130cm
    开关门键+紧急寻呼键+1楼+2楼+3楼,这5个键及按键间空隙的长度加起来,少一点,就算12cm吧
    也就是说,4楼键的最低高度也该是120+12=132cm
    而且还是只能按到4楼键底下的那个边边
    ③4岁小孩身高能够到130cm,4楼按键高度132cm
    因此按不到是正常的,别杠了,我真的累了otz
    她现在真的很矮,很弱,很瘦小,别再用身体健康的小孩带入了
    ————
    感谢在2021-04-28 22:35:42~2021-05-07 17:35: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荷晏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 50瓶;喝茶小妹 13瓶;完全xx手册 10瓶;嘉和,不哭 5瓶;砂沙子 3瓶;小西瓜、伊之夜、林莎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