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二十分钟之后,年级匿名群还在为此事疯狂刷屏,一排接一排的问号和感叹号。
      
      【匿名A】: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你们知道吗!
      【匿名B】:我也是!要知道连谭哥都不敢随便碰盛少!!
      
      【匿名A】:所以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匿名C】:我不信他不知道,他班上绝对会有人跟他说的!
      【匿名D】:故意的+1,你看他那高冷态度,就是冲着挑衅去的。
      
      【匿名E】:牛逼啊!就冲这碰瓷的勇气,从此以后我要敬称他一声
      【匿名E】:陆哥
      
      【匿名D】:[/滑稽]
      【匿名D】:全校唯一一个灵力65的哥。
      【匿名D】:不愧是6哥。
      
      群聊静默片刻,然后爆笑刷屏,纷纷开始哈哈哈,跟着调侃大喊陆哥666。
      狂欢刷了好一会,话题又回归到了永恒的八卦中心盛少身上。
      
      【匿名C】:当时盛少脸色好难看,我都以为他要上手揍人了。
      【匿名A】:盛少很少亲自动手的。
      【匿名A】:毕竟他真的很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
      
      【匿名D】:要不是谭哥拉着盛少,我觉得这次说不准哦~
      【匿名F】:谭哥也不容易,过来时人都傻了。
      【匿名F】:还好下课铃响得及时。
      
      【匿名C】:真的,我敢说在场没有一个人能想得到。
      【匿名C】:击掌?
      【匿名C】:那家伙脑子到底怎么想的啊??
      
      食堂里,周小池视线从手机群聊中移上来,忍不住看了一眼座位对面。
      陆准正捏着筷子细细挑着盘里的鱼刺,一脸淡定,完全看不出来刚刚才剑拔弩张差点跟校霸打起来。
      
      说实话,周小池也真的想撬开他脑子看看他怎么想的。
      要不是他趁着谭轩来,铃一响就赶紧拉着陆准跑了,他觉得这次盛少真会当场揍人的。
      
      至于陆准。
      陆准当时什么都没想,鬼使神差就伸手了。
      
      要说不妥吧,他也意识到了是有点。但这些人那么大反应,陆准觉得这就没必要了。
      他并不太想承认自己搞砸了。
      所以现在只觉得是那个盛少事太多,麻烦。
      
      再纠结已经发生的事情不是他的习惯,如今他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陆准抬起头,面色冷静:“钱老师好像不喜欢我。”
      周小池愣了一下,心说这不是明摆着吗帅哥,你都学渣到这地步了。
      五科,12分啊!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缓和他的想法?”陆准思考着字句,补充了句,“让我和钱老师的关系融洽一些?”
      
      枢阳三中校风比较自由,午饭晚饭时间校门会开放。
      棒球帽之前趁着那两人对峙没人注意他,偷摸着赶紧溜了,如今混在学生堆里,一瘸一拐出了校门。
      根本没注意到后面跟着一个人。
      
      他拐进了老式居民区的巷道里,疼得实在受不了,一屁股坐地上,撩裤脚。
      不看还好,一看,棒球帽心也开始疼了。
      
      腿上大片青紫红肿的肉,他骂了一句操:“他妈的跟我说三中有钱人多,怎么不跟我说姓盛的这么狠……”
      
      棒球帽脱下校服,一把扔地上,又翻了翻里衣的衣兜,摸出一堆零碎钞票和手机。
      正要数钱,余光中突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皮鞋。
      
      他慢慢抬起头,面前是一个身材健壮的西装男人,在昏暗的巷道里还戴着墨镜。
      
      “大、大哥,有事好说……”棒球帽整个人都懵了。
      
      墨镜男面容冷峻,一言不发,俯身把他手里的钞票手机全部收走了,开始就地清点。
      棒球帽咽了下口水,瞥了一眼巷道口。
      
      “一共三百七十六元,外加三台手机,价值大概五六千。”墨镜男手机放在耳边,不知跟谁在通电话,往左走了两步。
      
      想跑的方向正好被结结实实挡完,棒球帽全身一僵。
      然后他听见墨镜男说了句“好的”,脸庞转向了他:“你不是三中的学生,校服是谁给你的?”
      
      “……肖强?”
      食堂二楼精品区,盛星黎一边夹了块牛腩放碗里,一边接听手机。
      他看向对面的谭轩,随口问:“谁啊这?”
      
      谭轩耸耸肩,表示没印象,继续低头看他的手机。
      
      “他么……”听筒那边问了句话,盛星黎眼里满是傲慢,语气却轻松,“让他医药费值六千。”
      
      谭轩头皮发麻:“不至于吧?”
      这是刚操场上没搞回去,现在拿人撒气呢。
      
      “不打到他痛,下次别的人还进来。”盛星黎抿了口汤匙,不以为意笑笑,“放心,聂叔下手有数。”
      
      盛星黎瞥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你在刷什么?”
      “年级群。”谭轩有点心虚。
      
      盛星黎嗤笑一声表示不屑:“又在聊我?”
      谭轩委婉:“刚才是。”
      盛星黎笑容没了。
      
      谭轩还在思考该怎么跟他说,盛星黎已经强势要求:“手机给我。”
      
      盛星黎垂眼看群聊时,大家正在跟风刷屏喊陆哥,满屏幕都在疯狂吹嘘陆准的牛逼。
      
      【匿名A】:校霸潜力股!二号风云人物种子选手!
      【匿名B】:感动,盛少终于遇到像样的对手了!
      
      【匿名G】:可是他灵力65……
      【匿名A】:但人家气势强啊,会搞事啊!硬是用65的灵力搞出了棋逢对手的气势!
      【匿名A】:扪心自问,你能吗??
      
      【匿名C】:而且,帅得和盛少不相上下!!
      【匿名C】:我必须要真情实感吹一下陆哥的颜值!
      【匿名F】:+1,反正在我心里他已经超越了盛少是我校校草了!
      
      谭轩饭都不吃了,观察着盛少的神情变化,生怕他又咋了。
      
      “一群无聊的人。”盛星黎眼底那抹讥讽意仿佛生来自带,脸色倒没怎么变,他扫了两眼,就把手机递回来了。
      开始气定神闲地喝汤。
      
      谭轩终于可以松口气,觉得自己真是为枢阳三中的和平做出了辛勤贡献,毕业的时候不给他颁个诺贝尔和/平/奖真说不过去。
      
      就在谭轩吃了半碗饭,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时,突然听见对面毫无征兆地哗啦一下,筷子被扔了。
      桌上那只缠着黑色绷带的手一下握紧,又松开。
      
      谭轩懵着抬头,就看见盛星黎忍了半天的冷静终于崩了,戾气笑了一声。
      
      “呵,棋逢对手?”
      “他也配?”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这种心态是不行滴。”
      八班教室后,走廊拐角旁,这地僻静人少,周小池正跟陆准传授他的人生经验。
      
      陆准坐在楼梯上,手里捏着一个巴掌大的胶皮笔记本,面无表情地用指尖转它。
      看起来似乎受到了打击。
      
      中午在食堂,周小池给陆准出了三个主意。
      首先是私下家长登门送礼,钱克峰很吃这套,不过陆准并不想为此麻烦徐叔。
      
      所以他又从根本提议:“你要是成绩好了,能考上重本提高他奖金,他对你自然会……”
      
      面对陆准一副看傻逼的冷淡眼神,周小池声音越来越弱,最后断了。
      对哦,陆哥要是能短时间考好,他还在这问什么……
      
      于是周小池提出了第三个建议:拍马屁。
      “钱克峰虚荣得很,多说他好话,应该也是管用的。”
      
      正好因为上午体育课的风波,钱克峰让班长喊陆准到他办公室训话。
      结果回来之后,陆准就这样一言不发,拿起他的小笔记本就出来吹风了。
      
      “陆哥,你在办公室,有说他好话吗?就是我教你的那些,夸他课教得厉害通俗易懂,肯教育你师德特别好,之类的?”周小池试探问。
      “有。”陆准语气肯定。
      
      周小池不解了:“那怎么?”
      陆准淡淡道:“他当时脸就黑了,问我是不是在讽刺他,还让我滚回来写检讨。”
      
      “3000字。”陆准斜眼瞥着周小池,着重念出了字数。
      
      周小池被看得一时心虚:“呃那个,我写,这检讨我写!”
      
      郁闷半晌,周小池越反思越觉得,话术确实没有问题,但是吧。
      如果有个人一脸高冷不耐烦地拍他马屁,他也会怀疑是不是来找茬的……
      
      周小池挠了挠头:“人际关系是门复杂的大学问,不必灰心,陆哥!等他们相处长以后了解了外表之下的你,就知道你人有多好了。”
      
      “惹到盛少也不用急,其实他人不坏,应该不会真的对你怎么样的,”周小池拍了拍他肩膀,委婉地安慰,“我们可以慢慢来,比如,第一步,陆哥你的态度可以先稍微改一下,就算不笑,也不用那么……不善嘛。”
      
      陆准注视着手中的小本子,一脸冷淡地听着,毫无灵魂地点了下头。
      
      “三中是市重点,校风算不错的,其实大家都还挺好相处的,”周小池又鼓励了几句,目光望到教室那边时,突然一滞,口中话直接骨折了,“只要你没有招惹到某些人的话,比如……”
      
      周小池指指前面走廊:“比如这个留级的高三生,肖强。”
      陆准看过去,远远的有个校服乱糟糟、身材高壮的寸头,正提着一个新的学生椅往这边走,光长相就有点凶。
      
      “如果在学校里遇到那种坏学生,要保护费啊,凶你啊,陆哥你态度还是好点吧,真的,那点钱算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小池快速传授着三中生存指南,声音明显紧张了。
      “你要想搞好同学关系,就千万不要惹这种人。”
      
      “啊上课铃响了,我我我先回教室了。”话音还没落周小池就起身快步走了,头也不回。
      
      肖强走到陆准面前时,陆准坐在上楼的阶梯间,刚翻开了手里的胶皮笔记本。
      这是他的生词本,不过记的是新华字典上的一些汉字和词组,有空就会拿出来看看。
      
      “挡路了知道吗,傻逼?”肖强放下椅子。
      
      对方低着头没搭理,肖强本来椅子刚坏正不爽,这下一看就来气:“搁这看你妈呢?”
      伸手抓了他手中的笔记本就扔后面,纸页在半空哗啦啦地响。
      
      肖强视线再回来时,对方已经平静地站起身了,毫无声息,他只来得及心惊一下:这么快!
      下一秒就看见一只肤色苍白的手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咚!
      楼层地面仿佛都颤了一下。
      
      陆准一脸冷淡地搓了下手,仿佛手上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他从眼冒金星的肖强脑袋边走过去,俯身捡起了蓝色生词本。
      
      去他妈的人际关系,学生的任务只有学习。

  • 作者有话要说:  盛星黎:他也配?
    -
    几周后:真香。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