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走廊上,和徐叔语音结束后,陆准正要收起手机,这时班级群突然闪烁了新消息。
      陆准不小心点到,聊天框直接跳出来。
      三张照片飞快滑了上去,最后停留在一张大操场背景的照片上。
      
      拍摄者手抖导致有点糊。
      照片正中有一个校服掀开穿着的男生,手背正在擦脸,只露出一双清透的琥珀色眼眸,带着点傲慢的讥讽意味,漫不经心看着别的方向。
      
      陆准注意力全在那只手上。
      从掌心到小臂,缠满了黑色绷带,符篆纹路反射着一丝若隐若现的金色光泽。
      
      【方彤彤】:贴吧看到的新图,盛少真的好他妈帅啊啊啊!
      【体委王磊】:……
      
      【方彤彤】:对不起发错群了。
      【方彤彤】:我马上撤回,请大家当无事发生。
      
      陆准毫无感情地关闭了群聊,把手机揣兜里,回了教室。
      上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到时一下课就会有好多人奔向食堂抢位置。
      有的同学直接背着书包去了,陆准只拿了张饭卡和一个水杯。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大操场上有六个班在活动,阶梯下一堆堆五颜六色的书包、外套和其他杂物。
      体育老师教完了投掷球,便放了八班同学去自由活动。
      
      “前天就看见三班在做平衡训练了,他们进度真的好快。”
      “盛少那个滑板,好酷炫啊……”
      “新灵M170灵能驱动最新款,闻闻那堆人民币的气味,当然酷炫。”
      
      说话的两个人拿了湿纸巾就走了。陆准拧紧水杯,放回了地上。
      
      “那个,”周小池忐忑了好久,抓了抓头发,终于问出了口,“下课了一起去食堂吗?”
      陆准嗯了一声。
      周小池一下子露出了天哪也太随和了吧的惊叹表情。
      陆准:……
      
      两个人转身的时候,陆准被一个穿校服的急匆匆撞了下。
      
      “不好意思。”那个同学鸭舌帽压得很低,连忙低声道歉,然后走向了旁边的书包堆,翻找东西。
      陆准无所谓,和周小池一起往草坪走去。
      
      草坪旁边跑道上有一群学生分散着在练滑板,他们老师背着手慢慢走着查看指导。
      周小池给他介绍:“那就是三班。”
      陆准点了点头,正要收回目光时,一个身影忽然朝这边偏了下脸。
      
      陆准的脚步突兀一顿,右手轻推了一把周小池。
      
      下一瞬,一辆滑板猛地冲过来!
      哗——
      尖啸声携着穿云箭般的气势,从他们身边擦过。
      
      陆准刚好侧身,不紧不慢让过一步,踩在刚才周小池的位置上。
      周小池往旁边趔了一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带起的风吹乱了头发。
      
      一声巨响,刚才那鸭舌帽“嗷”的一声大叫。
      其他人看过去时,他抱着腿在地上滚来滚去,面色扭曲,哀嚎出几个痛苦得跑调的“操”。
      
      黑金质地的酷炫滑板一直撞到石梯上,已经停下,四个轮子仍在急速转动,几缕火焰般的灵气还未消散。
      
      陆准淡定地瞥了下自己的白色运动鞋,侧面一道完全不明显的的浅痕。如果不让那一步,滑板带起的风刃会割破鞋表。
      
      这力道带杀气啊……
      他难得精神一振,视线转向了草坪旁边。
      
      罪魁祸首漫不经心地收回右脚,向这边转过了身,抬头。
      一双嚣张的琥珀色眼眸。
      
      周围学生也被吓一跳,一看是盛少,赶紧纷纷让开,给他留出极其空旷的场地。
      他们老师愣了一下:“盛星黎,你做什么?”
      
      盛星黎理都没理他,踢上谭轩的滑板,就往这边滑过来。
      大家都看着,老师有点尴尬,欲言又止,语气弱了下来:“这还上着课呢……”
      
      周小池登时怕到结巴:“是盛、盛盛盛……”
      陆准内心毫无波动,示意他后退:“不是冲我们来的。”
      
      盛星黎滑到跑道边上,就停下了。
      目不斜视,踩住滑板,居高临下对那个鸭舌帽开了口:“这一堆是我们三班的东西。”
      他双手插兜,俯视躺地上的对方,眼神冷漠。
      
      “你在翻什么?”
      
      这话一出,周围学生一阵骚动,瞬间明白了。
      “原来偷东西啊,这哪个班的?”
      “不知道,没见过……”
      “胆子真大,敢动到三班头上。”
      “盛少,揍他!”
      
      鸭舌帽还没从疼痛里缓过来,被问得一抖,一下子把痛嚎的尾音吞了进去。又见全场目光都注视着他,立刻精神了:“抱、抱歉,书包长一样,我是搞错了……”
      
      他赶紧爬起来,连连鞠躬:“真的对不起,刚刚一开拉链我才发现,我真不是故意的!”
      他把双手摊开,校服衣兜掏出来,示意什么都没拿。然后再次道歉,后退着,明显想息事走人。
      人群里发出嘘声,但这下也确实没证据了。
      
      眼见要踢到自己的水杯,陆准终于出声:“别退了。”
      
      蓝色水杯当啷的一下,摔在地上,骨碌滚了个圈。
      陆准啧了一声,只好走过去捡。
      
      盛星黎目光一下子转到陆准身上,打量了片刻,他忽然笑了一下:“是你啊。”
      就三个字,之后没再继续说。
      这个笑让周小池莫名觉得后背发冷,忍不住后退好几步。
      
      盛星黎一点不急,手臂动了动,从裤兜里摸出一颗薄荷糖。
      剥开,放进嘴里,漫不经心地咬碎,顺手又把糖纸揣回了兜里。
      
      这时周小池听到后面围观群众里,有人小声说了句:“盛少要搞事了。”
      
      周小池心里一突,然后就看见盛星黎慢悠悠向前几步,走到陆准身后。
      陆准一只手指勾着水杯绳,转过身,立刻对上了那双充满着挑衅意味的琥珀色眼睛。
      
      “你对我的灵宠做了什么?”盛星黎问得很随意。
      “没做什么。”这是陆准的大实话。
      
      陆准神情一向高冷,这句话也说得冷,他自己没觉得什么,但旁边的围观群众全部倒吸一口气,随后情绪沸腾了。
      
      “这语气,不是挑衅是什么!”
      “哇,盛少横行全校这么久,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态度。”
      “也太有种了,这哪位英雄好汉啊?”
      
      那句话一出,周小池就知道糟了,急得在后面使劲比划。
      陆准明显看到了他,周小池刚松半口气,就看见陆准面无表情地眨了两下眼。
      周小池仿佛看到了他缓缓回复过来的一个:?
      
      周小池:……
      昨晚发的那一大串提醒,这人不会……全都没看吧?
      
      陆准这边只看见盛星黎神色极其傲慢地又打量了他两眼,目光掠过他的白色运动鞋,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嘲讽:“你反应还挺快。”
      
      这句话在陆准这里,属于没话找话平时压根不会搭理的水准。
      加上太阳晒得他有些烦躁,只想去树荫下,刚要抬脚,就看见周小池在后面疯狂比划。
      
      陆准终于想起来自己是要和同学搞好关系的,思索片刻,决定退一步以示友好,勉强回了句:“因为你慢了一秒。”
      
      围观群众又沸腾了。
      “牛逼,统共四句话,两连怼了!”
      “敢在盛少面前秀优越的人,现在坟头草都有三丈高。”
      
      周小池简直绝望了,这还不如直接走掉呢,他甚至怀疑陆准其实有仔细看过他发的那一大串,不然为什么能如此精准地,戳在盛少的每一个厌恶点上?
      
      盛星黎的脸色变了变,当时这两人挡在路中,他确实迟疑了一下,但极其轻微,一般人绝对察觉不到。
      
      阳光温煦地洒满了操场,陆准话音落后,在光线中不舒服地眯了下眼睛。
      离得近,盛星黎立刻捕捉到了对方脸上闪过去的那一丝不耐烦。
      
      盛星黎顿时非、常、不、爽。
      这学校里哪个人有资格敢在他面前不耐烦?
      
      这时忽然有人叫道:“卧槽我想起来了,他是八班新来那个,饕餮认主那个。”
      围观的一下子炸锅了。
      
      “怪不得盛少问他对灵宠做了什么手脚!”
      “他灵力多少来着?”
      “好像是35。”
      “……那他还敢这么狂??”
      “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喊牛逼就完事了。”
      “这人好像叫陆什么……”
      
      “陆准?”
      盛星黎喀喀咬了两下嘴里的糖,皮笑肉不笑地问了句名字。
      
      他缠着黑色绷带的手一直插在兜里,另一只手举到了陆准脸前方,五指微微张开。
      这个动作威胁意味非常大,因为这时他只要再释放灵力,陆准就会被击飞。
      
      围观的看热闹不嫌大,瞬间开始兴奋了,全都一脸“打起来,打起来”的表情,探头挤着看。
      
      陆准自然也意识到气氛不对。
      
      其实刚才课间走廊上,他给徐叔发语音,问的就是这事:“在学校得罪了一个同学的话,怎么缓和关系?”
      
      徐叔:“男的女的?”
      陆准:“男的。”
      徐叔:“简单啊,男人之间没有什么是喝酒解决不了的。”
      陆准:“……不适合我。”
      
      徐叔那边很久之后才回复,显然也难到他了。
      陆准当时点开语音条,听到的是徐叔带点沧桑的声音:“那……我只能给你拍个手?”
      
      然后对面新消息冒出来,是一张击掌的老年表情包。
      五彩渐变四个正楷字“友谊长存”,击掌的抠图十分有节奏地闪烁着光,非常洗脑。
      
      那边谭轩被盛星黎不由分说借了滑板,反应过来后,只能无奈帮善后。
      他拍了拍衣服,给脸色难看的老师搭了个台阶:“我去叫他回来吧。”
      
      刚走到跑道上,还没弄清楚出了什么事,就看见盛星黎对着陆准抬起了左手。
      谭轩脚步一顿,心说哦哟,这下难搞了,盛少好像真有点生气?
      
      他刚想快步过去,紧接着就看见——陆准伸手和盛星黎击了个掌。
      很轻的一声。
      
      起哄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
      一片树叶飘落在塑胶跑道边上,连风都似乎静止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