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五月末的枢阳市,才刚入夏不久,温煦的太阳给窗外的树叶铺了一层薄光。
      
      学生处内,陆准趴在办公桌前,正在低头写着最后一张卷子,神色专注。
      一些阳光反射进来,陆准不舒服地眯了眯眼,抬手把鸭舌帽檐转过去,压低遮光。
      
      “测验机调试好了,他入学摸底完了吗?”关理群拿着钥匙进门来。
      
      学生处的老师正拿着两张卷子在看,一脸古怪地抬起了头。
      他刚想开口,就听见椅子声响,清冷无波澜的少年声音传来。
      “做完了。”
      
      “行,跟我过来测试灵力量吧。”
      
      测验机被漆成银灰色,有半人高,放在平桌上,内部传出细密的运转声,混合着设备室里的干燥灰尘味。
      
      “八年的老机器了,不太灵敏,所以注意掌心一定要全部在黄色感应区域内。”
      
      陆准看着面前的机器,神情有些复杂。
      又来这种……
      他伸手过去,停住,然后只用食指触上黄色贴纸的卷边,感应区域的最边缘处。
      
      动作很小心,仿佛在触碰一个易碎品。
      
      关理群从档案里抽出一张表格,拿起笔,还在强调:“手掌使劲贴上去,不然可能测不到你的——”
      话音未落,只听见机器尖叫似的嗡鸣一声,歇了。
      
      “怎么了?”关理群立刻上前查探,挠了挠脑袋。
      “奇怪啊,启动自我保护程序了?这还带自动断电的,不是上个月才维护过的么?”
      
      陆准默默把手放背后。
      
      拔了总插头,重新启动。测验机又开始运转。
      关理群拿着笔坐回去:“再试一次。”
      他又提醒:“注意手掌和感应区之间千万不要留哪怕一丝缝隙啊,不然会测低。”
      
      陆准有点无奈地伸出了手。
      如果关理群没被机器挡住能看见的话,一定会下巴掉地,大叫这样不行。
      
      在距离感应区域足有30厘米的上空处,陆准指尖只虚虚按了一下,便立刻晃了回来。
      
      测验机亮起绿灯。
      “诶,这回终于对了……”关理群满意地点头,探身去看旁边的显示屏数据。
      
      关理群的笑容僵了一下。
      
      枢阳三中北楼,高一教师办公室。
      
      “钱老师,你们班新来那个插班生的档案,关主任让我帮带的。”
      刚走进来的人把一份文件袋递给钱克峰:“还有前两天你那个公开课,我刚听到教务处在聊反馈挺好的,你今年的评级估计稳了。”
      
      另一边有两个老师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恭喜哟,年轻有为,好让人羡慕啊。”
      “钱老师会来事儿的,你别想了,你学不来。”
      
      钱克峰面上不表,心里暗自冷笑。
      就酸吧,酸到天上也挡不住他职称年年往上涨。
      
      他打开牛皮文件袋,一边翻阅,一边悠悠道:“公开课嘛,主要还是靠我带的八班争气,入学测试灵力值就没有一个低于60的。”
      “三班年级第一那个,灵力值189,我们班当然比不上,三个人上140,跟其他班也差不多。”
      “但是我们班,没有那种差生啊。”
      
      “校领导分的班,大家得尊重是不,这就叫——”
      钱克峰的话戛然而止。
      他看着手里的表格,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有人端着茶杯路过,从他身后探头一看,念出来:“陆准,测试灵力值,35。入学摸底考,符文零分,术数六分,御器……呃,总计……”
      
      “——五科总计12分?”
      这人有点懵地抬起头,看见全办公室的老师都愣住了。
      
      “12分!真的假的?”
      “交的白卷吧,这学生?”
      “其实也还是写了点的……”
      “这学生灵力值才35,上限基本就这样,理论分数高的话倒也可惜了。”
      “说的也是。”
      “……刚才钱老师在说啥来着?”
      
      办公室里窃窃私语讨论起来。
      钱克峰如坐针毡,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白纸上“陆准”两个黑字简直刺眼。
      他把表格和卷子囫囵装回文件袋,一把扔桌上,沉着脸没说话。
      
      天气渐热之后,高一八班的前门和后门一般都大开着,通风透气。
      
      此时后门外的走廊,两个外班女生手挽着手、慢吞吞挪过去,眼睛却时不时往八班教室内瞟。
      周小池感受到她俩的视线,本来已经后仰七分的身体,又默默往后再仰了三分。
      
      当然不是为了看他,而是看他的新同桌,陆准。
      
      新同桌此时正抵在课桌上,手撑着额头,一边冷漠地把玩他的黑色鸭舌帽。
      
      五指修长,骨节分明,非常漂亮的手,只是皮肤不正常的白,白得发冷,手背处甚至能清晰看到交错的青色血管。
      仿佛是几千年都没晒过太阳。
      
      上个课间,陆准第一次踏进八班教室时,周小池明显感觉到班上一下子安静了。
      五秒之后,甚至出现了倒吸气声。
      
      周小池现在仍能回想起当时后排女生的N连卧槽,各种音调说了个遍,简直跟首rap一样。
      
      新同桌本来神情就高冷,现在半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冷上更带了点凶。
      佩服那些女生能“不经意”来回路过看好几次。
      周小池反正在旁边有点坐不住了。
      
      陆准注视着鸭舌帽一点一点凹进去,心里其实有点烦。
      
      今天徐叔开车送他来报道时,往后视镜看了一眼,问他:“去了学校,以后有什么目标吗?”
      他当时抬眼反问:“学生要做些什么?”
      
      “学生嘛,主要任务就好好学习啊,考个好大学,再的话,就是和老师同学搞好关系呗。”
      “嗯,那我的目标就是这些了。”
      
      但是摸底卷一考,术数课一上,陆准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从千年沉睡中醒来不到一月,根本认不了几个新时代的文字,说话也只够应付简单的日常交流。
      
      老师写那满满一黑板的潦草板书,还有讲课时的许多术语书面语,陆准听得跟天书似的。
      一节课下来,光发呆了。
      
      正想着,学委进教室通知:“钱老师说,下节驭兽是户外课,都去操场上,快走啦!”
      
      枢阳三中建筑布局有一条中轴线,南北教学楼分布两侧,往内走,需要先路过四合一的篮球场,这是小操场。再往后,才是宽阔的大操场足球场。
      
      “饕餮,是盛少的饕餮诶!”
      “三班驭兽进度都到自带灵宠了吗?不愧是三班。”
      “这也太牛逼了,比养狮子还土豪。”
      “岂止是壕,听说饕餮光是肯让你摸就难比登天,更何况驯服认主了。”
      
      林荫道上,陆准路过篮球场时,旁边人的细碎讲话传进他耳朵。
      
      饕餮啊……
      上古四凶之一,确实牛逼。
      即使相隔千米,那种有如实质的恐怖威慑依旧能压得人不住战栗,当时七岁的他伏在草丛里,连抬头看一眼都没勇气。
      
      陆准漫不经心地回忆,也懒得往篮球场看,直接走向了大操场。
      
      钱克峰心情很不爽,尤其是看到班上那个鹤立鸡群的黑色鸭舌帽之后。
      
      “那边的,你上课戴帽子几个意思?全班就你一个人娇贵,晒不得太阳?”
      “懂不懂得什么叫尊重老师?”
      
      陆准听话把鸭舌帽摘了。
      
      阳光照清了陆准那张令人嫉妒的脸,钱克峰突然感觉更不好了,他憋了一口气,半天才说:“你……罚站到最后一排去!”
      
      五月的太阳和煦,但对陆准来说还是有点刺目。
      班主任的讲课听不懂,他站在最后,双手插兜,百无聊赖地踢了下草,偏过头去看其他班。
      
      在钱克峰眼里,这个成绩奇低的插班生一来就拉低了他们班的水平,让他职业生涯突然增加了莫名风险。
      现在上课还这副吊儿郎当的态度,那表情神游天外,就没听过课。
      
      “陆准。”
      钱克峰手臂上站着只雀鹰,直接冷声点名他上前:“你来念一下这句口诀。”
      
      全班霎时哗然,叽叽喳喳起来。
      他们这种高一学生上手灵宠都是用的耳鼠,乖巧易驯服。
      雀鹰虽然体型娇小,但也是有钩爪的野禽,直接念这种驯服口诀,灵力镇不住的话,会遭到它强烈反扑!
      
      也幸好只是一句用于临时驯服的口诀,反扑不会致命。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只鸟追得屁滚尿流满操场跑,那场面也真够丢脸了。
      
      陆准仍然是那副冷淡的样子,慢慢走上前,站到全班面前。
      
      钱克峰心里冷笑,又对其他人说:“你们都离远点,免得被雀鹰误伤,他灵力值只有35。”
      
      全班再次哗然。
      “天,我们这届最低的了吧,怎么进的三中啊?”
      “靠,看着这么高冷,还以为多牛。”
      “就是,一个灵力35的渣渣拽个屁啊。”
      
      钱克峰听着舒心了些,倒也给了个台阶下:“你也可以选择现在去主席台,大声跟所有人说你错了,以后保证尊重老师,上课听讲。”
      
      “不用。”陆准抖了抖手里捏着的黑色鸭舌帽,随后扬起头。
      
      “这傻逼,”人群里有个眼镜瘦子直往后退,“人家雀鹰灵力值起步都30的,就个35的货色想让它臣服?”
      
      钱克峰一抬手,雀鹰扑到半空,眼瞳锐利地盯着面前的学生。
      阳光洒在操场对面的一排绿荫树上,树后露出篮球场的轮廓。
      
      陆准抬头念出口诀,随意得就像说了一句早上好似的。
      全班后退好几步,挤作一团,屏气等了五秒,也没等到雀鹰发怒。
      
      有人忽然叫道:“雀鹰跑了!”
      钱克峰脸色一变,命令道:“回来!”
      
      然而雀鹰疯狂扑腾翅膀,根本不听,往高处逃命似的飞远了,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突然,操场上传来几声女生的尖叫。
      利爪钩进青绿草坪里,一声撼动人心的低沉狮吼在背后响起。
      
      刚才那个眼镜瘦子瞬间毛骨悚然,和同学们一起战战兢兢地转过身去。
      羊角,红瞳,虎齿,黑鬃毛。
      
      “饕饕饕饕餮——”
      眼镜简直屁滚尿流,手脚并用赶紧滚远了。
      
      大操场上的班级全乱了,钱克峰看着饕餮前后没人,震惊道:“怎么回事?主人没拉住?”
      
      饕餮一步一步踏到陆准面前,威武的黑色鬃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简直一口就可以把他生吞下。
      作为班主任,钱克峰必须要上前控制场面了。
      
      这时,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饕餮抖了抖毛,趴在了地上。
      大脑袋一歪,亲昵地拱了拱陆准的腿,露出了红皮项圈上的铃铛。
      
      “这这……”
      “这动作是——认主了?!”
      “就一句临时的驯服口诀??”
      “不可能!仙委会大佬都做不到!”
      
      全操场都陷入了震撼的骚动中,陆准连眼皮的弧度都没变一下。
      他低头看着身前巴巴望着他甩尾巴的猛兽,此刻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们管这只黑色小猫咪叫饕餮?
      
      此时操场另一边,谭轩跟着过来,准备帮忙去拉回失控跑掉的饕餮。
      但他看见前面的盛少突然停下了脚步。
      
      树荫下,盛星黎眺望着大操场,冷眼看了好一会。
      谭轩看见他慢条斯理地剥了颗薄荷糖,放进嘴里。
      然后才听见盛少含混不清的声音。
      
      “几班的?”
      
      危。
      谭轩脑子里立刻蹦出了这个字。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