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0 章 ...

  •   迷迷糊糊地半撑开眼皮,仍是一片乌漆麻黑。
      
      太阳还没返工啊,那再咪一会。
      
      “… 体感模组嵌入中…嵌入完成…初始化反馈系统…已成功初始化…”
      
      不是,这东西是啥玩意儿?我是谁我在哪?咩咩咩?
      
      这还没在思绪的浴缸里划几下水,霍飞便被自胸腔陡增的压迫感打了个激灵,紧接着的是一阵贯穿全身的寒意,和周遭挥之不去的粘滞感。
      
      奇怪的是,身体并没有感到多少不适。或者说,他能够准确感知并量化压迫,寒冷,和粘滞,但不能“体会”这些感觉,更不能自动做出规避或缓和这些感觉的举措。
      
      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空虚随之而来。霍飞觉得他有必要根据目前情境而行动,抑或是先赋予目前情境某种重大意义,以便于做出被认为有意义的行为。
      
      首先,他此时应是置身于一种与常温常压下的水黏度相近的流体中。
      
      落水的人渴望依托,一般来说会极尽所能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
      
      付诸行动的霍飞没过一会儿便把住了一个,不,一条正在蠕动的滑腻物事。
      
      这手感,这温度,该不会是…
      
      霍飞猛然睁开双眼,看向手掌处,只见一条长相一言难尽的胖头鱼从容地从他手中挣脱,游到了他的面前,眼里发出诡异的光。
      
      使劲掐了下脸,没有丝毫痛感。哦,是在梦里。
      
      “…崽啊,再不赶紧麻溜地上岸,你就得在彻底宕机前求我们报备液体损坏咯…”
      
      一条在棒读的鱼。看来是越活越回去了,不然这种只有在小时候才会有的唯我论幻想怎么会在梦里具现化呢。
      
      “…果然还是没能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好,那就按照国际惯例先更个新…”鱼象征性地张了张鳃裂,似乎是在向某个存在展示自身仅是一尾常规的淡水家鱼,“…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你神志清醒时的‘同意’,是否同意导入版本1.0.0.a1?---是 ---否…”
      
      这是在玩尬的吗,霍飞腹诽。“导入了会怎样?”
      
      ”…用户已确认导入…“
      
      霎时间,一股强大的气旋自脚后跟处形成,迫使霍飞加速转体六周半、整懵了一窝子小鱼小虾小蟹后,头也不回地大概朝着重力方向,似忽略了阻力般疾速穿行。
      
      约莫几秒后,被甩得七荤八素的霍飞“咚”地一声砸到了地面。倏忽胸口间白光一闪,四周顿时变得燥热了起来。
      
      再睁眼,天边飞来红霞几簇,目力所及之地竟无一处明显积水。
      
      一只通体漆黑的雀形鸟徐徐缓缓地从霍飞来的方向飞下,降落在一块巨型蚌壳上,口吐人言:
      
      “…又是一次近乎完美的上岸…”
      
      “个鬼啊,叫你飞,没叫你螺旋升天啊!还有这先行版的稳定性下限是马里亚纳海沟吗?你们不会是专门卖bug送游戏的吧!”
      
      “…请关爱大龄程序员,并怀有感激地使用用户界面,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有容乃大…”
      
      话锋一转,雀形鸟道:“…说到大,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崽哟,你是以给他人带来笑容和拯救世界为己任的英雄哒!…”
      
      “真的吗?我不信。”霍飞对着画风瞬变的不明生物,面露警惕。
      
      “…放宽心,我们又不是什么魔鬼,除了发展下线之外不会给你什么强制性的工作,毕竟出卖色相又不是出卖灵魂,况且你的灵魂也不值几个钱…”
      
      这么一说更让人惊恐了喂!
      
      料想不会被告知真实目的,也不清楚自己在其中扮演的是何种角色,霍飞决定先静观其变。
      
      “话说回来,这到底是哪里?”
      
      “……”
      
      原本是湖底的土地已然龟裂。水汽蒸腾,散射开来的微光在水幕间或流连,或雀跃,为曚昽氤氲平添几分妖冶。
      
      除此之外,便是散落一地的抛光金属片,颜色各异,大小不一,数以万计,上均有疑似数字的凹痕。
      
      就像是误入了某个大型实验现场。
      
      「先生您好,这边需要您办理一下入界手续,还请您让我收集一下您的个人信息好吗?」
      
      “哦,好。诶?”
      
      霍飞四处瞅了瞅,而唯一有可能发声后被他听见的雀形鸟正在顺着它微润的羽毛。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盯视,雀形鸟停了下来,侧过喙,用一只小眼睛状似无辜地望向他。
      
      得了,装得还真像一只傻鸟。
      
      “呃,刚才说话的那位还在吗?”短时间内经历了如此多违背常理的事情,霍飞觉得自己一个脑袋十个大。
      
      「您好,我现在处于韦尼克区,方才在解构您的信息传导和记忆存储机制。是这样的,您的情况较为少见,所以我用了多一点的时间来进行分析。没有,您“脑袋”的容积并没有如您所想的那样十倍扩增,且无显著神经发生。」
      
      “等下,你跑我脑子里去了?还晓得我在寻思啥?”
      
      想到自己某些不可描述的知识储备,而放任他者随意浏览记忆库无异于精神果奔,出于耻感与对拿捏着自己核心区域的存在的忌惮,以及因认清耻感与忌惮一经产生就会立即为他者所洞悉的现状而引发的元认知式耻感与被剥夺感,霍飞斟酌片刻,谨慎道:“那啥,小的脑子不好使,逼仄得紧,英雄可否出来一…叙?!”
      
      话音未落,霍飞满目变得除深蓝之外别无他物。若从旁人的视角放慢来看,只见无数微小荧光颗粒自霍飞七窍与皮肤接连逸出,在不远处的空中盘旋交互、聚合成链,最后纠缠成了一个人形结合体,其外形大体与霍飞相类。
      
      “十分抱歉,先前不了解您原产地的风俗习惯,给您添了很多不愉快。现已切换至会为您带来舒适的信息交流方式。”
      
      似乎是有别于通常人类的发声机制,结合体的声线悠远而空灵,即便只是程式化的言辞,从它的振动腔体发出也宛若天籁。霍飞的听神经从没有传导过如此美妙的冲动,不安的情绪也随之诡谲般地平息,再也升不起一丝警惕。
      
      “如您所见,我刚才收集了您各部位的数据。我司正在根据这些数据计算您整体的「价值」,相应的铭牌信息随后会在您的「左肩」上自动生成。安装适配期间反应可能会比较剧烈,但请您不要过度担心,这是办理入界手续可能会出现的正常情况。祝您旅途愉快。”
      
      这怎么每个字都认识,连起来就硬是听不懂了呢?
      
      “哎,我说,你们有没有什么新手教程之类的,我现在听得是一脸懵…卧槽!”
      
      霍飞忽觉左臂剧痛钻心,身体被迫立刻弓成了刚下锅的虾米,痉挛般不住地颤抖。他只来得及勉强扭头一瞥,依稀看到肩部已有大约一张名片长宽的区域溶解了皮肤和肌肉,深可见骨膜。
      
      少顷,某种白色浆状物自血管断口汩汩涌出,不一会儿便填满了血肉的空缺。稍适应了疼痛的霍飞定睛细看,赫然满是密密麻麻的类苍蝇幼虫在蠕动、交缠,在腐败与新陈中扩增迭代,迎来新一轮的腐败与新陈,如此往复。而这无疑加深了他的困惑和痛楚,使他不由得别过头去,集中精力于疼痛本身,而非设法阻断其源头。
      
      千万种情绪与官感杂糅在霍飞心间,令其近乎无法思考,无法行动,更别说顾及外界的各种变化了。
      
      或是昙花一开落,或是大椿一春秋。不管怎么说,霍飞终究还是从名为时间的混沌泥沼中苏醒,艰难地匍匐前行,直至意识界与真实的交汇点。
      
      他蓦地起身,后背的衣服已然浸透,却不知是湖水还是汗水。环顾四周,哪里还有什么结合体的身影。
      
      再看左肩,皮肤已完好如初,且再无痛感。
      
      只是多出了一隐约泛着金属光泽的薄块。
      
      上清晰印有一数字,是“0”无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