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偷钱 ...

  •   顾筱睁开眼,手里正拿着一只钱袋。
      
      袋子边角已经磨的发白,可是上面的云纹却还精致好看。
      钱袋半开,露出里面的两块碎银子,顾筱想不通,她手上怎么出现了一只钱袋。
      
      顾筱把钱袋翻了翻,里面除了银块,还有好几串铜板,她看着袋子觉得莫名熟悉,恍然间,她想起了在哪儿见过这只钱袋。
      
      是前几天看过的那本科举文。
      男主沈羲和自小聪慧,年纪轻轻就考了秀才,一路考一路中,三元及第,可沈家就是普通农家,面朝黄土背朝天,哪怕一家人供沈羲和一个,也困难的很。
      这只钱袋,是沈羲和母亲周氏管着的,藏在东屋第三个陶罐下的坑里,是一个铜板一个铜板攒起来的。
      看的次数多,又珍惜,所以袋子边角被磨起了毛。
      
      顾筱起了一身冷汗,她为什么拿着这只钱袋,她难道是穿越了,穿成了周氏?
      屋里静悄悄的,顾筱看看自己的手,又摸摸自己的脸,书里说周氏年过五十,她摸着自己的脸怎么都不像五十岁的,可除了周氏,还能是谁。
      
      顾筱又想起来一个人。
      周氏心疼沈羲和,在邻村买了个姑娘给沈羲和当童养媳。
      按理说沈羲和入朝为官,童养媳能做官夫人,可是她偷了沈羲和的赶考银子出走,还被当场抓住。
      沈家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把童养媳赶出门,被赶走还不算,童养媳最后跌下山崖,连个全尸都没有。
      那个童养媳名叫顾小。
      
      顾筱觉得手里的银子烫手极了,当初看那本科举文时,觉得男主一路高光,从秀才举人,再到贡士进士,最后殿前高中状元,加官进爵一路高升,最后还娶了心地善良的女主,心里无比舒爽。
      若她成了顾小,就不是那么美妙了。
      
      现在门口估计正站着人等着抓她呢。
      顾筱想把银子放回去,最起码别被赶出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只要不偷,什么都好说。
      
      可门外的人等不及了,抓贼抓脏,顾小进了屋,翻出了钱袋,不抓她还做什么。
      
      沈家大郎的媳妇陈氏小声道:“那可是三郎的赶考银子,真让人心寒。”说完,她小心地看婆母周氏的脸色。
      
      周氏脸色难看的很,她五官端正,操劳大半辈子,眼角额头都有皱纹,平日不爱笑,扳着个脸,现在眼睛透出两分锐光来,让人生畏。
      周氏觉得自己看走了眼,当初买顾小是因为她漂亮,而且道士算过,顾小命格和沈羲和极为相合,结果,顾小竟然偷钱。
      沈家绝对容忍不了偷鸡摸狗之人!
      
      门被推开一条细缝,老旧的门动一下就吱吱呀呀,顾筱心里咯噔一下,却不敢回头她紧张地揪着胸口的衣服,摸到了两个铜板。
      这恐怕是原身攒了许久才攒下的。
      顾筱咬牙,狠下心,把铜板放到钱袋里,嘴里念道:“我一定给相公攒够束脩!”
      
      身后声音不见了,屋外静悄悄的,仿佛刚才的声音只是她的错觉。
      顾筱把钱袋放回原处,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等了一会儿才从屋里出去。
      
      沈家是耕读之家,三间正房,六间偏房。周氏夫妇住东屋,沈家大郎二郎还有几个孩子住偏房,沈羲和住在西屋。
      
      顾小跟着沈羲和,住的自然也是西屋。屋外没人,顾筱赶紧进了屋。
      屋里显得空荡,书桌,油灯,一张床,还有张小榻。
      顾筱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脑子还嗡嗡的,也不知道做什么。
      
      怎么就成了顾小呢,明明昨天还是坐拥百万粉丝的手工阿婆主,睡了一觉就成了顾小。
      沈羲和可是从未喜欢个这个童养媳啊,往后加官是他,进爵是他,娶了美娇娘的还是他。
      被赶是她,落崖是她,死无全尸的还是她。
      
      顾筱欲哭无泪,却说另一边,周氏和陈氏从门口出去,怕见面尴尬,就去前院待着了。
      周氏还算欣慰,顾小平日不爱说话,倒还有心,两个铜板虽不值什么,但也是一番心意。
      
      陈氏面色复杂,顾小进东屋可是她亲眼看见的,所以忙不迭找了婆母来,却不想顾小根本没偷钱,还往里面放了两个铜板。
      陈氏嘴里发苦,“娘,两个铜板不值当什么……”
      
      周氏面上一凛,“不值什么?那我也没见你往里放半个铜板!”
      
      陈氏嗫喏着说不出话来,她是没放过,可大房平日做工的钱都上交的,小叔子读书都是他们供着的。
      可转念一想,小叔子读书用功,年纪轻轻考了秀才,等明年乡试中了举人,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陈氏讪笑道:“娘说的是,小小一番心意,咱们劲儿往一处使,好日子都在后头呢。”
      
      一大家子供着沈羲和读书,就算心里有怨气陈氏也不敢吐露半句,沈羲和可是周氏的命根子。
      
      周氏想到小儿子,面上柔和些许,“行了,若是小小再进东屋,你留意着点。”
      周氏倒不怕顾小偷钱,可得知道顾小什么时候放钱,一文两文,慢慢攒着就多了。
      
      陈氏哎了一声,周氏又道:“准备午饭,等他们几个从地里回来就能吃了,三郎的让小小送过去。”
      周氏掌着家里的银子,做饭也是她说了算的。
      
      沈羲和在县城读书,每五日回来一次,从前是大房家的大娃送饭,现在他在地里做活,就让顾筱去。
      现在三月中,等四月书院还会放农忙假。
      
      顾筱可不敢偷钱了,她以后还要在沈家生活,将来沈羲和是会娶女主的,等她攒够银子,就离开沈家。
      顾筱有一双巧手,草编泥人不在话下,慢慢攒,肯定能把银子攒出来。
      
      顾筱又看了看这间屋子,桌上放着几本书,估计是沈羲和的,书页整齐干净,可见主人爱惜。
      屋里没别的东西,她正想好好看看,就听门外陈氏喊她去做饭。
      
      沈家人多,大房媳妇陈氏,有三个孩子,老三是个姑娘,才十岁。
      二房媳妇李氏,大女儿和顾筱同岁,豆蔻年华,李氏如今有五个多月的身孕,每日还要干活。
      
      一家十二口人,吃得多,做饭从来都是一大锅。
      红薯白面馒头,炖一锅白菜,周氏从屋里拿了四个鸡蛋,放在蒸屉上。
      一个是给李氏,两个给大房的孙子,另一个自然是给沈羲和的。
      
      大房有两个鸡蛋,陈氏心里满意,脸上就带着几分笑,连看顾筱干活都顺眼了。
      红薯白面馒头捏的好看,火烧的也好,可比平时利落多了,看来真的改性了。
      
      等饭做熟,周氏拿着篮子给沈羲和拿饭,两个馒头一个鸡蛋,还有一碟炖菜,多拿的那个馒头是顾筱的。
      从村子到县城要小半个时辰,回来吃自然是赶不上的。
      周氏把篮子交给顾筱,“早点回来,莫在路上贪玩。”
      
      顾筱买回来才十岁大,现在三年过去了,跟二房大丫头一般大,在周氏心里,顾筱也就是个孩子。
      
      顾筱把篮子接过来,她对着周氏她喊不出娘来,只点点头,赶紧出门。
      去县城就一条路,顾筱走了一半就觉得饿了。
      
      篮子里普普通通的饭菜这时也飘出香味来,这里面有一个馒头是属于她的。
      顾筱从没走过这条路,土路不好走,还遥遥看不见头。去县城不知道多远呢,把馒头吃了,回来该怎么办。
      
      拎着篮子,顾筱忍不住看瘦瘦巴巴的胳膊腿,要离开沈家也得把身体养好,去送饭也有一个好处,她可以常来县城。
      顾筱心里估摸着时间,小半个时辰就看见人了,她问了路人,总算找到了书院。
      
      书院门口有不少人,多是来送饭的。
      县城书院先生学问好,哪怕离得远束脩高,大人也勒紧腰带把孩子往书院送。
      来回跑费时间,学生都在书院住,可在书院吃花的多,所以都是按时来送饭。
      
      顾筱不认得哪个是沈羲和,就站在一旁等沈羲和找她,她肚子饿的咕咕叫,就把篮子里的馒头狼吞虎咽给吃了。
      给学生送的饭都是家里的好饭,顾筱闻着肉香吃的飞快,她抹了一把嘴,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顾筱回过头,来人比她高一个头,身形清瘦,眉目疏朗,穿着一件麻布青衫,袖口衣领洗的泛白,胳膊那里还打了一块补丁。
      书中曾说,沈羲和此人如清风明月,顾筱从前不懂,现在却是懂了。
      
      顾筱这么看着沈羲和,沈羲和别开头,眼中划过一丝厌恶和一抹不自在,“今天怎么是你来了。”
      
      顾筱不知平日里是谁来送饭,可今天大家都在地里忙,周氏让她来,她就来了,她知道沈羲和不喜欢她,所以也不想和他多说话,只把篮子塞他手里,“你快吃,吃完我把篮子带回去。”
      
      沈羲和被塞了个正着,他咳了一声,在一旁吃饭。
      沈家送的菜简单,十五岁的少年正是能吃的时候,他快速吃完,也才七分饱。
      
      顾筱拿了篮子欲往回走,正巧沈羲和同窗过来了,平日送饭的都是大房的人,同窗好奇问了句,“这小姑娘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
      
      这个年纪大抵都不喜欢和别人不一样,童养媳的事沈羲和从未和别人说过,也没让顾小来过,他攥了一下手指,“她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啾咪~
    温馨种田文,小小一心攒钱莫的感情~
    推一波预收~
    《穿成替身文里的白月光》
    容姝穿成了替身文里的白月光女配。
    按照原书剧情,女配去草原和亲,天子,丞相,将军为解相思之苦,对与女配容貌相似的女主百般宠爱。
    后来大军征讨西北大胜而归,女配回朝,两次三番陷害女主,男主认识到对女主的心意,直接赐女配一杯毒酒。
    容姝穿到了和亲路上,她马上要被送到了草原王的营帐,据说这里的王身高八尺,力大如牛,举止粗鄙,一顿能吃一头羊,与野人无异。
    可这异域风情眉眼深邃的男人是谁?
    小剧场:
    草原有数不清的羊肉牛肉,却吃不到一碗白米饭,一个白馒头。
    容姝就和中原换种子。
    草原人能穿皮衣皮裙,却没有像样的棉布。
    容姝带头开辟关口,用皮毛换丝绸。
    草原人随草而走四处为家,可草原的王为了他的王妃开疆辟土种植粮食,定城而居,致万邦来朝。
    草原的王嫌他的小王妃娇气,挑三拣四,不知足,有肉吃还不够,非要吃劳什子米饭。
    大草原上哪儿来的米饭。
    容姝小声道:“我带了种子……”
    “你让本王给你种?”
    容姝小心翼翼问:“不,不行吗?”
    “中原女人就是麻烦……”
    一年后,王把米饭给容姝,“吃,给你吃个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