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昼宿声声呤 ...

  •   范朝复堂堂一顶天立地男子汉,怎愿守门当狗?
      
      他当然会偷偷溜进去,不不不,不应该说是“偷偷溜进去”,毕竟他只是进去找“小娇妻”的。
      
      “这次主要是讨论一下洛辰呤提出的建议......”
      
      一听到“洛辰呤”三个字,范朝复立马竖直了耳朵,一字一字地听着。
      
      “大家觉得如何?”总代表发话了。
      
      “我觉得那有很大的风险!”一位平头哥举手发言。
      
      “是啊,人丢了少了怎么办?!”另一位散发女附议着。
      
      不是说校内不允许披头散发的吗?
      
      “切,这每天说的‘要以身作则’说得可真好听啊~”范朝复小声嘲讽着。
      
      洛辰呤的脸色很难看,低着眸,咬着下唇,看起来委屈巴巴的。
      
      嗯?!!!
      
      原来洛辰呤并不是因为提议被否定而委屈,而是会议桌下的一只邪恶之手正在他白嫩的大腿间揉摸着。
      
      那是罗暮,校里出了名的变态,男女通吃,看见一个好看的逮一个,无数人对他深恶痛绝,但人家成绩好,颜值高啊,你能拿人家咋办?
      
      这这这!这可是他范朝复看中的男人啊,自己都还没碰过,他人又怎可乱摸?!
      
      此时范朝复的怒气值已经到达了百分百,不过,理智线好歹没断。
      
      “的确,这件事漏洞多,风险也大,所以......”总代表还没讲完,便被敲门声打断了,“谁?进。”
      
      “哈哈,我啊!”是范朝复,一脸嬉皮赖脸的样儿让总代表的脸黑了半圈。
      
      见有人进门,罗暮这才缩回了手。
      
      “咋滴?我还不能来了,是吧?”范朝复冷眼道。
      
      “哎哎!你,我不是叫你在外面等嘛你!”之前的那个女的站起,恶狠狠的指着范朝复,那挤眉弄眼的样子,范朝复估计能笑一整天。
      
      “哈哈......”洛辰呤不语,只是轻笑着。
      
      “我来请我们的大四代表,我们班主任要找他,咋滴?要扣押他呀?”
      
      “......”
      
      “......”
      
      范朝复怎么也想不到,有生之年自己竟然会拿老师来当挡盾牌,而且还挡的这么的理所当然,让他们哑口无语。
      
      实在是没眼看了啊,总代表背过身,挥了挥手,示意散会。
      
      是啊,这谈的好好的,偏偏来了个范朝复来搅和,这还怎么谈下去呀?!
      
      “谢了,总代表大人~”说罢,拉上洛辰呤的手便跑出门去。
      
      真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了。
      
      “哈~”
      
      还是外面的空气清新。
      
      “班长,班主任找我?”洛辰呤疑惑道。
      
      “不是,是我找你,我是来解救你的。”范朝复斜头注目着面前这个小可爱,慢慢勾起了嘴角。
      
      “......”洛辰呤不语,低下了头。
      
      这么个样子,范朝复不由得抬起手,但在洛辰呤头顶上又停住了。
      
      不行不行,到宿舍再干,这种事嘛,得先把他骗到宿舍再说。
      
      压制住内心的燥火,三言两语将洛辰呤给骗回了宿舍。
      
      A04宿舍内——
      
      洛辰呤坐在床头,正抬头看着前边的范朝复——他在脱衣服。
      
      “班长......”
      
      “没死,在呢!”
      
      “你要干嘛......”
      
      “还能干嘛,干禽兽不如的事呗!”
      
      “......”
      
      衣服脱完了,然后......
      
      然后干嘛......?
      
      范朝复无助地望了望洛辰呤,眨巴眨巴双眼。
      
      “啊......?”洛辰呤有点发懵,毕竟他这也是第一次。
      
      应该是扑上去......吧?
      
      范朝复写车文写得是六,可是一到亲身实验却脑内一片空白。
      
      算了,先扑吧!
      
      “班长......你......”
      
      哈哈,扑错了......
      
      尴尬啊,闭眼扑给扑了个偏了,头还给撞到了床板上,此时范朝复的脑内充斥着“疼”。
      
      见他疼得很,洛辰呤伸手过去摸了摸,轻声细语道:“小心点啊,这多疼!”
      
      “是啊,非常的疼!”像是尝到了甜处,范朝复撇了撇嘴,撒娇着,还卖萌地“喵”了一声。
      
      “噗......”洛辰呤哪抵得过他这般撒娇卖萌,心早软了。
      
      “代表大人~”范朝复道。
      
      “嗯,怎么了?”洛辰呤一边轻抚着范朝复头上的包,一边应着。
      
      “我......我,我......”范朝复从洛辰呤怀里出来,站起。
      
      啧啧啧,这到了嘴边的话怎么就说不出口了呢?!
      
      范朝复看了看一脸茫然的洛辰呤,手足无措起来:表白是要跪着还是站着呢?
      
      考虑了会儿,他毅然地选择了跪着!
      
      嗯嗯,跪着,单膝下跪,对对,求婚的那种!对!
      
      虽然心里念着单膝下跪,可......还是跪成了双膝下跪,这这!折寿了啊!
      
      “班长?你,要拜年......?”洛辰呤实属摸不清范朝复的鬼招数,这双膝下跪又是什么鬼啊......
      
      范朝复叹了口气,手不自在地挠了挠头,苦笑着:“哈哈......”
      
      反正糗也出大了,反正这糗也只有洛辰呤看到,那,那就......堵口!
      
      “班长......唔......!”话还未讲完,洛辰呤的双唇便被范朝复给含住了。
      
      洛辰呤的唇很香很甜,像......青柠茶,淡淡的酸,淡淡的甜。
      
      范朝复将洛辰呤的双手按住,俯身顺着他的嘴,脖子,一直往下——只能凭着写车文的技术继续喽!
      
      “啊~嗯......”或许是被范朝复碰到了敏感处,洛辰呤这才不住地叫了一声。
      
      “嘘,小声点,宿舍隔音不好~”范朝复小声道。
      
      被他这么一说,洛辰呤感觉自己耳根都快烧起来了,脸也红得不行。
      
      “代表大人~如何?还要继续吗?”耳边轻语洛辰呤是真的受不了,听得耳间发懵,糊里糊涂地竟给答应了。
      
      “噗!”范朝复勾起嘴角,看着洛辰呤□□的景象,看着他眼底泛着的点点泪花以及那藏匿起的欲望,不由得一笑:
      
      他还小,等毕业了再糟蹋他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