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夏日烈阳,微不可察的轻风难敌燥热的空气。江水乡座无虚席,处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正厅14号包厢的严修确认完顾客所点菜品,推门而出时正好碰到了大堂经理东哥,严修朝他点了下头,侧身走过去准备去储备室拿要添置的餐具。
      “哎,小严啊,负责3号包厢服务的小舟又不知道跑哪去了,他们的菜品你去送一下。”东哥赶紧拉住严修,语气着急。
      “东哥,我刚接了一桌,过不去。”严修眉头轻皱地看着东哥,拒绝了他。在其他人眼里,在贵宾区服务比较体面,有时还会有额外的小费。但是严修不想去,对于他来说,贵宾区的工作除了劳心劳力以外,还容易被投诉,更何况贵宾区还有一个脑残。今天是他作为江水乡临时工的最后一天,只要平稳度过今天,他就可以转为正式工,这样他的工资就会涨不少。
      “其他人都忙着呢,要不然我也不能过来找你,你之前在那边干过,有经验,你去我也放心。我知道你不愿意过去,一会儿小舟回来了我立刻让她去换你。”东哥拍了拍严修的肩膀,“晚上我就把转正的申请表给你拿过来。”东哥平常虽然爱占点小便宜,但是说到底对严修还算不错,平日里有什么福利还能想着他这么个临时工。
      严修垂下眼睑,轻声嗯了一声,便转身向后厨走去,随后推着摆好菜品的餐车往贵宾区走。因为要提高顾客隐/私/性,所以要穿过曲折的长廊,绕过假山流水,在重重屏风和绿植的遮挡下才能到贵宾区的入口。严修推着餐车一路沉默,最后在3号包厢门口站定,正准备端起菜敲门,就看见不远拐角处一个服务生迈着大步,怒气冲冲地朝他走了过来,严修叹了口气心想,真是该来的躲不过。
      “严修,你怎么回事。”周浩趾高气昂的在严修面前站定,双手交叉地冷哼了一声,“你就这么穷?你贱不贱啊,这个包厢是小舟负责的,你怎么那么能抢?”
      严修深吸一口气,想着就忍这么最后一次,等明天转正定下来了再找周浩算账。“东哥让我来的。”严修斜了他一眼,不打算再搭理他,正要抬手敲门,就被周浩啪得打掉了手。本来天气就闷热,周浩又接二连三地找茬,严修心里顿时烦躁到了极点,但还是极力忍住想要把周浩的脑袋按进菜里的冲动。
      “我告诉你,你少拿东哥说事,你想要转正,首先要我这个领班签字!”周浩最见不得严修不可一世的样子,明明是个穷酸货,非要整那出了不起的模样。
      严修转头认真地看着满脸得意的周浩,问道,“周浩,你有存款吗?”
      周浩被严修问得愣了一下,觉得他在讽刺自己也是一穷二白,于是火上心头,“我有没有关你屁事!”周浩又想了想,这货不是要跟自己借钱吧,又赶紧补充道,“有也不会借给你,穷鬼!”
      “我以前就觉得你好像是脑残,我现在可以肯定了。你拿着存款抓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别耽误了病情。还有,你确定要在这儿闹事?”严修说完,看也不看周浩,就敲门进了包厢。其实贵宾区的服务只要小心一点也挺简单,况且严修只是代一下小舟,一会儿就可以回大厅了,虽说转正要领班签字,但是东哥作为大堂经理还是能够决定一个小服务生的去留的。江水乡的活虽然累,但钱也给的到位,严修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严修进入宽敞的包厢,包厢里的客人随意地抬头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交谈。严修也不多事,直接把菜放在桌子上就要离开。正待要转身,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严修先是怔了一下,侧头看见是谁之后皱着眉压了下嘴角。
      那人正翘着二郎腿,抬头挑衅地看着严修,“这不是大名鼎鼎的修哥吗?”
      严修挣开了那只手,不耐烦地开口,“他妈有事说事。”
      “啧,客人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就这么杵着?还得仰视你呗?”那人从上到下得打量了一下严修,“服务生就要有服务的样子和态度,懂吗?”
      严修攥了下拳头,胸口小幅地起伏了几下,后退了一步在那人旁边弯下了身,“你他妈最好有正经话。”
      崔新霖脸上带着笑,眼里尽是轻蔑,他用手指点了点桌子,漫不经心地开口,“你怕是还不知道呢吧,今天下午一中因为安装设备下午临时放假了,按理说你的弟弟应该乖乖在家等你回去了吧,但是我朋友怎么发过来他在酒吧的照片呢?”
      严修突然眼睛狠狠得盯着崔新霖,双拳握紧。崔新霖看着他这幅即将暴怒的样子更满意了,“要么说你弟弟是真乖啊,一口酒都不沾,为了让他享受享受,我朋友请他喝了不少酒,看样子是玩得尽兴了。”
      严修蹭得直起身,大力地揪住了崔新霖的衣领。崔新霖也不怕他,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手机,解锁并打开了相册,调出一张照片举到严修面前,“你看你着什么急,你看弟弟玩得多开心啊。”
      严修看向照片,里面一个面庞青涩的男孩正缩在卡座上,眼圈发红,下巴被人用手攥着,仰头被迫承受着一大杯酒,一只手推拒着旁人的钳制,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洗得有些发白地校服裤子,被酒液浸湿的白色体恤贴在胸脯上,上面还个有鲜明的黑色脚印。
      严修感觉全身的血都冲向了大脑,拎着衣领把崔新霖从椅子上薅了起来,狠厉地举起拳头挥向崔新霖的脸,一拳便把他打到了地板上。包厢瞬间响起了惊呼声,旁边的人立刻跑过来要拉严修。严修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他的眼里只能看见崔新霖。严修抄起手边的椅子,挣开了拦在他身上的七手八脚,揪住要被人拖走的崔新霖,甩着椅子就砸向了崔新霖的头。严修也不知道自己砸了多少下,他现在只想崔新霖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