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一人村(一) ...

  •   杨柳飘绿,夕阳的余晖送走归鸦,沿着高岗,三三两两的是一些傍水的人家。
      
      四个人走了很长时间,终于找到了村落,不禁安下心,在荒郊野岭里过夜是一个不好的选择,谁知道会不会有鬼,哦不对,是豺狼虎豹。
      进去村落发现这个村落的房子早已破败不堪,蜘蛛和老鼠早已安了家,除蜘蛛老鼠这些活物大概就只剩断壁残垣了吧
      
      “年轻人……你们怎么会来我们村子啊?”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好香啊!!”锅盖的四围,呼呼地冒出白色的蒸气,咸肉的香味和松柴独特的芬芳一时之间到处弥漫起来,姜景元使劲嗅着
      “所以……一年前村子里的人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范斯昂抿了一口浓茶,浓茶的醇香和苦涩在嘴里散开
      “是啊,一年前我去镇上卖柴火,一直卖到傍晚,也不好在夜间赶路,就找了个客栈休息下,第二天回来后发现村子里的人都消失了,我的老伴也消失了……”老人叹口气,拿起碗盛了四碗咸肉汤
      “这是我自己研究的,你们尝尝看”老人笑眯眯的看着四人
      “好喝!爷爷你怎么做的?!我也要学学看”安嫚浅尝了一口,眼睛一下都亮了
      “爷爷你就教一下她吧!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吃到了”姜景元喝了一大碗,连连称赞
      “哈哈哈,这个咸肉汤一定要鲜肉,在肉上裹上盐和少许糖,还要用热水腌制一天,才能保证它的嚼劲,之后就按平常煮汤方法煮就好”老人也给自己盛了一碗
      “爷爷我能四处逛一下吗?”范斯昂把碗放下站起身,“好,活动一下身体”老人点了点头
      范斯昂前脚出门,萧君赫后脚跟上
      “可不能让你抢了风头啊”萧君赫撇了撇嘴,“你也感受到了吧”范斯昂手摸了摸自己的剑
      “嗯”萧君赫走到房子左边“这个爷爷还在种菜啊”萧君赫蹲下左看看右看看
      “你快来看!”范斯昂站在萧君赫的对面,萧君赫站起身走过去
      
      一个木门,看样子这里有个地窖,是被上着锁的,“哦,这是我腌咸菜的地窖”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两人的身后,萧君赫心底一震,站起身扭向老人,尴尬的笑了笑“爷爷,可以打开吗?我想进去看看”范斯昂坚定的看向老人,他隐隐约约闻见了血腥味
      “啊……要进去啊”老人思考了片刻,“行,我去拿钥匙”老人进屋了
      “身为药剂师的你,也闻见了吧”范斯昂眯了眯眼睛,萧君赫淡淡的嗯了一声
      
      “你多喝了一碗!”
      “我是男人!饭量大不行?”
      “人家怎么就喝一碗!你喝了五碗呢!”
      “你也喝五碗不就平了?”
      “这玩意怎么平?”
      安嫚和姜景元吵的不可开交
      “没关系,明天我多做点就对了”老人拿了钥匙冲他们一笑,又进里屋拿了油灯
      “麻烦你了”安嫚一阵心虚
      
      束缚灰尘的木门一被打开,灰尘就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
      “下面氧气少,咱们在下面稍微走走吧”老人先下去了
      
      滴答滴答的声音环绕着三人,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丝丝血腥味,随着进一步的深入,血腥味也越来越重
      “我经常去山里狩猎”老人把墙边的蜡烛点燃,整个地窖内的情形毫无保留的尽收眼底,伴着昏暗的灯光看去,地窖的顶上挂着几张老虎皮,旁边还有滴着血的野兔,野兔伤口处已经凝结成痂,但血还在往外渗
      “明天再给你们做一顿咸肉汤,今天晚上我把肉泡起来”老人把野兔拿下来,“我先上去,你们可以再看看,只不过要关好门”老人走了
      “墙上也有血”萧君赫用指头擦了擦墙壁,随即闻了闻
      “也许是割老虎皮溅上去的吧”范斯昂走了过去,“不一定,你看”萧君赫把蜡烛举起来,血一滴两滴的流下来,半凝固状态,这个血的拥有者受伤或者死亡肯定超不过一天,而老虎皮已经发硬不可能是老虎的血
      
      “我觉得他肯定有什么秘密”范斯昂仔细观察着角落,“还不是很小的秘密”萧君赫也四处观察着
      “孩子们,快上来吧,这山顶晚上空气会变得稀薄,地窖就更没有空气了!”外面传来老人的呼叫声
      “明天再来看看”范斯昂将蜡烛吹灭,只剩手里的蜡烛,“你吹灭吧,蜡烛燃烧也要氧气”
      “那刚才点那么多你怎么什么也不说”萧君赫无奈的吹灭蜡烛
      “别说话,说话也要用空气”范斯昂走到萧君赫跟前,“跟着我走,小心脚下”
      
      “切,你又不需要空气”萧君赫摸黑跟了上去
      
      “外面天彻底黑了……黑乎乎的蜡烛也不太顶用”范斯昂抱怨着,爬梯子的脚滑了一下,本能的抓住了四周,“嘎吱”左手边传来响声,用蜡烛照了一下,是暗门!
      范斯昂推了推门,门并没有锁,一打开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呛的范斯昂直干呕“呕……”
      “怎么了”萧君赫在范斯昂的脚下,什么也不知道
      “我想我发现呕……我发现他的秘密了,明天带你来呕……看看”范斯昂彻底受不了了,关上门,爬上去
      萧君赫爬到刚才范斯昂干呕的位置,愣了一会,又继续爬上去
      
      “这个村子的孩子这么有趣啊哈哈哈哈”安嫚放声大笑起来,姜景元被安嫚的笑声所感染也噗嗤笑出声
      “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萧君赫掀开帘子笑眯眯的说
      “哈……咳咳咳”安嫚见萧君赫进来,停下了笑声,尴尬的咳了几声
      “爷爷说他们村子里的小孩很调皮,会来拔他菜上的烂叶,然后堆在门口就跑掉,还会扮鬼脸”姜景元摸摸头解释道
      “这么好笑吗?安嫚都笑的前仰后合”范斯昂坐在姜景元身边
      “咳咳咳”安嫚低下头,心里暗暗说道:姐的笑点你们不懂,都是弟弟!安嫚安嫚放下心!小萧还没有说什么呢,忍住!
      
      “对了安小姐,你是不是有一个传家宝戒指?”老人轻声问到
      “啊,是,怎么了?”安嫚摸了摸腰间的荷包,“能否拿过来让我看看?”老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安嫚腰间的荷包,“哦好”安嫚拿出来准备递过去
      “爷爷,不好意思,传家宝不能给别人”萧君赫手很自然的拿走戒指
      老人的手在空中顿了顿,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呃……也是,安小姐,保护好传家宝啊”
      
      “安嫚,给你,以后把戒指放好,下午的那个蛇,今天晚上这个爷爷都在要这枚戒指,它是有什么用吗?”临睡前,萧君赫叫住安嫚,“没……没有吧,我不知道”安嫚一下变的结巴,“我们打听打听吧,你先保护好”萧君赫说完拍拍安嫚的肩膀“早点睡”
      
      “晚安”安嫚摆了摆手
      
      “萧君赫和安嫚都有自己的房间,为啥咱们俩要挤在一起啊”姜景元躺在床上,头靠着自己的手,看着天花板发呆
      范斯昂坐在床边擦拭着剑,把剑安顿好,吹灭蜡烛,躺在床上,姜景元感觉身边的床陷下去一点,觉得怪不舒服的,又往墙边靠了靠,“为什么要跑?”范斯昂感觉到姜景元的动作,就往姜景元身边靠了靠
      “你比我大吧,你应该睡外面保护我啊”范斯昂手撑起头笑着看着姜景元的背
      
      深夜月光也更加放肆,月光洒进房间,猫头鹰的叫声给寂静的夜添了不少冷意
      “安嫚,你睡了吗?安嫚”安嫚被一个声音叫醒,打开门来发现是萧君赫
      “你把戒指给了我吧,我帮你保存,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安全”萧君赫伸出手来索要着
      “可是你不是说……”
      “没关系,我想了很久,还是让我拿着比较好”门外萧君赫催促着
      “好”
      交给萧君赫后,安嫚实在是很困了,沾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萧君赫坐在窗户边,戒指被月光照耀着,发出诡异的光,房间内一时妖气四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