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松虞从楼梯间出来时,大厅里的人走得稀稀落落,季雯也不知所踪。
      这时她才发现,其实刚才季雯给自己打过几通电话,但是她的手机却不巧一直在占线。
      
      季雯最后一条留言,是将航班信息发给她,松虞一看只道糟糕,出发时间很近了。她赶紧冲出剧场,从各大媒体饥渴的无人机轰炸里杀出重围,拦了一辆空中计程。
      
      但路上果然堵车了,并且堵得十分夸张。松虞打开卫星航图查路况,高空轨道是一片水泄不通的深红。电台频道里,主播以近乎惊心动魄的语气,正在绘声绘色地描述今夜剧场的这场袭击事件。
      
      “据警方透露,凶手已被当场击毙。被击毙凶嫌林某今年37岁,已确认其身份为通缉逃犯,疑有严重反社会倾向。目前该事件已造成2名保安死亡,1人重伤,7人轻伤。”
      
      “今年以来,S星已发生多次街头枪击事件,并导致上百名无辜市民死于非命,而警方对此始终毫无作为,这令我们感到震惊和担忧。这一突发暴力事件,是否再次暴露现任总督梁严,治下不严,警力薄弱?而今正值换届大选的关键时期,距其任期结束仅剩一年,梁严是否还能顺利连任……”
      
      松虞听得心烦意乱,直接关掉了新闻频道。又觉得按照现在路况,肯定是怎么也不可能准时到机场了。于是她打开了改签系统。
      
      不幸又多一条噩耗。
      今夜满航。
      显然,察觉到S星暗流涌动的并非只有她和季雯。人人都想赶末班船逃离暴风雨。
      
      无奈之下,她望向窗外。身在高空轨道,满城星光都被她踩在脚下,灯火在雾面玻璃上融化了,变成了霓虹的潋滟。
      
      松虞又想,S星虽然危险,夜景却美极了。或许也正因为这里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反而比首都星多了一股蓬勃的生命力。
      
      她终于将目的地改到附近一家酒店,航班也改签到明天。
      
      *
      
      当然,她失眠了。事情太多太杂,辗转反侧到大半夜,松虞依然毫无睡意。
      她只能从床上爬起来,又打开芯片,想把素材粗剪一遍。
      
      收音太烂,运镜还算不错,不过这个长镜头似乎可以处理得更流畅……工作果然是万病良药,一旦进入状态,松虞就变得异常专注,将所有无关的事情都抛到脑后。
      
      直到演唱会的部分结束,那噩梦般的一幕再次出现。凶手冲上台,一枪击中了贝斯手。接着画面天旋地转,摇摇晃晃,是松虞在混乱中调整镜头。
      
      她怔住了。
      
      这一切拍得太生动,充满了手持摄影的粗砺与迷幻感。松虞仿佛立刻被拽回了现场。那些可怕的记忆,那种直面死亡的恐惧,都重新涌回大脑。
      
      那时她根本被吓傻了,全凭本能在行事,身体像是失去了控制。
      现在回过神来,才感到后怕:怎么就那么不怕死,在亡命之徒面前,还敢端着摄影机?
      
      但突然之间——
      松虞又一个激灵,确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就在凶手冲上台的同时,画面一角,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一枪崩了他的保安同伴,又锁上了剧场大门。
      松虞将视频倒回去,定格在这一幕。
      
      原来凶手并非独自一人。
      这是一次团伙行动。
      里应外合,难怪这场袭击进行得如此顺利。
      
      松虞回忆起广播里的话:“该事件已造成2名保安死亡,1人重伤,7人轻伤……”
      
      她将画面继续放大,试图看清楚那个假保安的脸。
      但不巧的是,他始终背对着镜头,她只好视线下移,寻找新线索。
      
      她看到了假保安的手。
      手腕深处有一块阴影,似乎是刺青。
      她继续放大。尽管分辨率不高,还是勉强看到了刺青的图案。
      
      松虞再一次愣住了。
      
      她突然想起另一幅画面。
      救援队赶来,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在抬医疗舱的时候,动作太笨,不小心划破了手套,露出了手腕。他的同伴立刻呵斥了他,而他也飞快地掏出备用手套。
      
      那个人的手腕深处有一块刺青,同样也是这个图案。
      
      当时他们动作很小心,应该没人注意到这个细节。
      但偏偏松虞本来就对他们起了疑,才将这一幕也收尽眼底。
      如今这两幅画面串联在一起,一个极其恐怖的想法,不得不涌上松虞的心头:
      
      根本没有什么刺杀。
      杀人的和救人的根本是同一拨人。
      这就是一出自导自演的好戏。
      
      抱着这样的想法,松虞转头又将视频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所有的可疑之处都一一浮出水面。
      
      凶手明明是个反社会的疯子,为什么现场居然一个观众都没有死,主唱杨倚川更是毫发无损,只是白受了一场惊吓。
      ——因为主唱是公爵的儿子。他们不想将事情闹大。
      
      救援又为什么来得如此准时,凶手一中枪,立刻就破门而入。
      ——因为他们早就串通好了。
      
      现在想来,那个所谓的“救援队”,的确从没介绍过自己的身份。他们故意穿着全副武装的防护服,只是试图误导观众,让大家误以为他们是官方力量。不过那时候所有人也都被吓傻了,不会有人问这些。
      
      然而“救援队”却并不熟悉救援的真正章程。他们没有核查任何人的身份,就急着将观众都赶走,让他们尽快回家。
      或许这才是这群人的真正目的:清理现场,掩盖痕迹。
      
      想通这一切后,松虞依然坐在床边,内心一阵阵发冷。
      反光的落地窗,明明白白照出她惨淡的神情。唇无血色,极其凝重。
      
      她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因为,贼喊捉贼,这出戏最讲究的是死无对证。
      
      监控肯定是没有的。现场观众也都是普通人——或许他们刻意筛选过身份——所以一出事都吓傻了。之后就算再被真警察盘问,也问不出什么。
      
      一切安排都本该是天衣无缝。
      可是,她却成了唯一的变数。
      
      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小小的女导演,竟然有胆子躲在舞台下面,将这一切都给拍了下来。
      
      致命的罪证,天大的秘密——此刻就藏在她手中这块小小的芯片里。
      
      松虞感到手心冒汗,一阵口干舌燥。她想要去倒一杯水,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却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新闻。
      
      最新的头条不再是恐怖袭击,反而变成了「遇袭地点突发火灾」。
      
      就在几分钟前,剧场楼道因为年久失修,加上警方排查现场时操作失误,引起火灾,造成2名工作人员死亡,7人重伤。
      下面评论又是一水的嘲笑S星警察:
      
      “不是吧,这也太废物了,查案都能查出火灾?”
      “警队是不是要给剧院赔钱啊?”
      
      而松虞看得冷汗涔涔,甚至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楼道。
      那正是她刚才给李丛打电话的地方。
      
      为什么偏偏失火的是这里?
      这是什么意思?
      那群人已经发现了舞台下的摄影机吗——怀疑到她头上了吗?
      
      不可能。这一定只是个巧合。
      松虞想。她取芯片的时候,还插了一只备用的进去。没什么明显漏洞,轻易不会被怀疑。
      
      可是,万一真的发现了呢?
      
      这群人是亡命之徒。手眼通天,不择手段。
      烧毁案发现场,当然是为了毁尸灭迹。但他们居然还能这么大胆,堂而皇之地,将这件事情直接嫁祸给……
      
      这彻底断了松虞报警的念头。
      
      假如任何人知道她手里还有这段视频。
      等待她的就只有一死。
      
      *
      
      时间倒回到几小时以前。
      
      池晏在剧场外的安全屋里,看到了那台可疑的摄影机。
      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笑。闻名不如见面,这破机器果然大得出奇,又笨又沉,难怪令那女人耿耿于怀。
      
      手下向他汇报:“杨公子要拍纪录片,外包给了首都星一个拍摄团队。后面内部出了事,今天临时换人。现场导演叫陈松虞,她的助手叫季雯。已经查过两人的身份,没有疑点。”
      
      另一个人小声嘀咕道:“陈松虞?是不是还挺有名的,我好像看过她的电影啊?”
      话音刚落,就被同伴推了一把,示意他在池先生面前不要乱讲话。
      
      但池晏并没在意。
      陈松虞,他想,原来这就是她的名字。
      舌尖缓缓从下颚向上卷,他无声地咀嚼这三个字,像在含一颗意犹未尽的薄荷糖。
      
      他转头问徐旸:“芯片呢?”
      
      手下将芯片递上来,又毕恭毕敬道:“池先生,内容已经看过了,都是拍摄素材而已。”
      徐旸附和:“两个女人而已。当时肯定一听到枪声,就慌慌张张丢了机器躲起来了。”
      
      如果没有在楼梯间里见过陈小姐本人,池晏兴许就信了这句话。
      但此刻他不置可否,只是懒懒一笑:“放出来。”
      
      芯片里的内容投影到半空中。乱七八糟,一卷卷拍摄素材,镜头飞快切换。现在人对于长视频都没什么耐心,尤其是这帮小混混。尽管开了倍速,他们还是很快就看得头昏脑涨。
      
      只有池晏一直盯着投影,无声地哂笑。
      
      视频很快结束。
      但他仍然什么都没说,只是在一旁默不作声地抽烟。英俊的脸在烟雾里若隐若现。
      
      慢慢地,众人都感受到那种沉默的压迫感。他们面面相觑,互相小心翼翼地使眼色。
      最后还是徐旸硬着头皮站出来:“池哥,有什么问题吗?”
      
      池晏斜睨他一眼,扯唇一笑,突然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啪。”
      
      这一下力度极大,毫不留情。
      徐旸被打得整个人都歪到一边,嘴角出血,脸都肿了起来。
      
      池晏冷笑:“这只是一块备用芯片。”
      
      他的声音很轻。
      
      然而这不啻于轻描淡写地抛出一颗定/时炸弹。
      越是轻描淡写,就越阴沉和可怕。
      如同火山喷发前,最后一点山灰弥漫整片天空。所有人都站在原地,脸色变得极其凝重。
      
      他们都从这短短的一句话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真的被拍到了什么,留下证据,事情败露,那他们全就完了。
      
      “女人又怎么样?”池晏缓缓道,“我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就是因为,我从来不轻敌。”
      
      “今晚我们做的,是一桩要命的大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的人,我都当亲兄弟。”
      
      这间安全屋里,除池晏之外,一共站了五个人。
      冷淡的目光,缓缓落在每一张惊惶的脸上。像一把看不见的刀,悬在他们头顶。
      
      “兄弟犯了错,要怎么办?”
      
      一片静默里,一个留小胡子的男人,瑟瑟发抖地站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池先生,对不起。”他闭上眼,绝望地说,“负责核实观众身份的人是我,我不知道杨公子竟然要拍纪录片……”
      
      池晏垂头看着他,轻声道:“领罚吧。”
      
      那人面如纸色,整个人哆哆嗦嗦。
      但他还是慢慢地站了起来,咬牙道:“池先生,劳烦你照顾我的妹妹。”
      
      池晏:“好。”
      
      一声枪响。
      血慢慢从他的胸口涌出来,蜿蜒成鲜红的溪流,染脏了众人的鞋底。
      但无人敢为他求一句情。
      
      片刻后,徐旸又低声问:“池哥,要怎么处理这两个女人?暂时还不能确定芯片在谁手上,但季雯已经离开S星,陈松虞没走成。”
      池晏:“派人去首都机场,把季雯的行李全抢走。手脚干净点。”
      
      徐旸:“是。那另一个人呢?她已经入住朗廷酒店,今晚要把她带过来吗?”
      
      “明天吧。”池晏淡淡道。
      他低头点了一根烟。
      缭绕的烟雾里,他慢慢露出一个冷酷的笑。
      
      他还不知道她到底拍到了什么,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替换掉那张芯片。
      真是做贼心虚,还是不过出于本能,阴差阳错。
      
      但,无论如何……
      
      陈松虞。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做这种手脚。
      她的胆子,竟然比他想得更大。
      
      他能感受到,自己此刻的精神极度亢奋。
      体温上升,肾上腺素狂飙。他迫不及待要再一次见到她。
      
      但他不着急。他放她再做个好梦。
      反正……她也逃不出他的掌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