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在那一刻,松虞的心跳得极快。
      大脑轰地一声炸开了,像是后颈被叼住的幼兽,她的皮肤立刻惊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她从未对某个人产生过如此强烈的反应。
      
      但那时的她并不知道,这就是「基因悸动」。
      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生理反应。只有当两个基因匹配度高于90%的人,见到彼此时,才会产生。
      
      他们会呼吸急促,瞳孔放大,大量出汗。
      他们会脸泛红潮,会心跳加快;血液加速流向大脑,大脑发出危险而紧张的信号。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
      
      他们找到了那个人。
      灵魂伴侣。命定之人。
      
      松虞对此一无所知。
      
      她只是以为她被发现了。
      二楼那个男人,他的眼神实在太陌生,太凶悍,也太有进攻性。
      
      不过随后她又很快推翻了这个想法。
      她确信自己藏得很好,这是她勘景时特意考察过的位置,整场的视线盲区。他绝无可能会发现她。
      
      心跳慢慢恢复平静。
      
      在一片惊疑不定的死寂里,松虞听到剧场外传来了隐约的撞门声和高声喊叫。她意识到救援的人已经来了。
      
      几秒钟后,厚重的剧场大门轰然倒塌。
      
      一群人出现在了场馆尽头。他们全副武装,手持军用激光枪,甚至戴着防毒面罩,仿佛天兵降世。冷色的霓虹灯管将他们一身防护服照得寒光粼粼,逆光之下,有种说不出的威慑感。
      
      “都别慌。”站最前面的人声音浑厚,“你们安全了,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这句话像根定海神针,离得近的观众迟疑地抬起头,见到他们一身阵仗,立刻松了一口气,慢慢站起来。
      
      救援有条不紊地进行,很快又有人搬医疗舱进来,将伤员抬出来。这群人训练有素,行动高效、安静又敏捷。
      
      松虞调整镜头,想将这一幕也纪录下来。
      但突然间,或许是职业病发作,她察觉到一丝微妙的不和谐。
      
      职业关系,她也跟星际警察打过几次交道,她清楚那些人工作时的状态:帝国是个庞大的、逐渐从内部瓦解的机器;吃官饷的公务员,则是生锈的齿轮。
      这些人做事总有几分轻慢和高高在上,从不好好说话,张嘴就训人。
      
      绝不可能是……这样的周到和小心。
      太刻意地扮好人,反而不像好人。
      
      松虞本能地起了一点疑心。
      也许今晚这场袭击,根本还有蹊跷。
      
      她飞快地将机器关了,把摄影机的储存芯片拿出来藏在身上。
      迟疑一秒,又换了一张备用的新芯片进去。
      
      摄影机肯定是不能拿的。这么一个大机器,太显眼,会被盘查。
      
      松虞弯腰低着头,不动声色地潜回人群里。
      
      *
      
      在剧场外的大厅里,松虞找到了季雯。
      季雯显然已经吓傻了,又在打电话。她看到松虞走过来,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松虞的手,掌心又湿又烫,满手是汗。
      
      “我今晚就订最早一班太空船回来。”季雯说,“爸你说得对,S星真的太乱了,好端端出个差,居然能出这种事……”
      
      她转头问松虞:“陈老师您呢?要一起吗?”
      松虞想了想巨额的改签费,公司未必会报销,顿时有些犹豫。
      
      但季雯继续苦口婆心劝她:“S星这几年一直闹独立,治安太差了。而且刚才我爸爸还说,明年就要换届选新总督,正是乱的时候呢……”
      
      松虞记挂着刚才拍的素材,只好同意了。
      
      季雯欢天喜地,转头跟她父母继续说话。大厅内早已挤满了被疏散出来的观众,一张张惊惶的脸被红蓝/灯管照得变形,人声鼎沸,乱成一团。两人如同身在湍急洪流,转瞬就被冲散了。
      
      松虞正要再凑近去,口袋里的智慧型手机却振动了起来。
      是公司老总李丛拨来的视讯电话。
      
      她来S星很匆忙,没带智能眼镜,不方便在公开场合接视频电话。于是松虞匆匆向季雯比划了个手势,躲进旁边的楼梯间。
      李丛的投影出现在半空中。
      
      “小陈啊,我看到新闻了,你们现在什么情况?”
      实际上李丛比松虞大不了几岁。但他总喜欢故意显得老成,所以才喊她“小陈”。
      
      松虞:“我和季雯都没有事,今晚就回来。”
      
      但李丛听了这话,并没有很安慰,反而露出几分踌躇:“这么快吗?其实我是想说,既然你们也在现场,不如赶快出个短视频,一定能抢到热搜。”
      
      松虞脸色一沉。
      
      这还真是个尽责的老板:她们刚刚死里逃生,而他半点不关心员工安危,倒还记得榨干他们的最后价值。
      更何况他们明明是个电影公司,什么时候沦落到要跟花边小报抢头条了?
      
      李丛看到她表情,就知道她什么态度。
      他“哼”了一声:“怎么?不愿意?拍短视频你觉得太掉价?难道还想着拍长片?”
      
      他提到了「长片」。
      
      时下的电影有个趋势——时长越来越短,节奏越来越快,内容也越来越轻松无脑。
      通常的院线片,片长三四十分钟,最长不会超过一小时。
      
      但松虞两年前的那部影片,却坚持拍足了一百二十分钟。
      
      李丛一直坚信这就是她失败的原因。
      于是他一边说,一边举起茶杯,骨碌碌地灌着茶水,发出恶心的口水吞咽声。
      咂摸咂摸嘴,继续道:
      
      “两年前你就是太狂妄自大了,不听我的劝,非要那么拍。结果呢,票房惨败。当时多少双眼睛看着,多少人笑话你?也就只有我还敢用你。”
      “你别怪我总是揭你的丑,跟你说这些都是为你好。你自己想想,还有哪个老板会对员工这么掏心掏肺?你都二十六岁了,也不是小姑娘,该学会变通了。你看看人家阿春,还比你小两岁,好歹解决了终身大事,你呢,你可未必能找到匹配度那么高的对象……”
      
      够了。
      越说越荒唐。
      
      松虞心想,她明明刚从鬼门关里逃回来,见过了生和死,为什么还要站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漆黑楼道,听他劈头盖脸一通训?
      
      于是她故意冷冰冰道:“抱歉,现在拍不了。刚才太乱,我把摄影机落在现场了。”
      
      然而李丛脸色立刻变了:“什么?你把摄影机丢了?你怎么没把命也丢了?”
      
      哦。
      狐狸尾巴终于露馅了。
      装什么关爱员工。其实在他心里,他们所有人的命,加起来,都比不上那么一部不知道从哪个烂仓库里翻出来的二手摄影机。
      
      这句话算是彻底触到了松虞的逆鳞。
      她冷笑一声,正要反驳他。
      
      但就在此时,她听到一声低低的咳嗽。
      
      ——这里竟然还有第二个人。
      
      窗户大开着,冷风灌进来,隐约还有一股烟草的草腥味。
      松虞被吹得头痛恶心,却依然很清醒:她绝对不可能在这里,白白跟李丛搭台唱戏,给一个不相干的人听。
      
      于是她对李丛说:“我等一会儿再打过来。”
      也不顾他在对面大呼小叫,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很久很久以后,松虞再回忆起这个夜晚,仍然忍不住扪心自问:
      
      她的人生,难道就是在这一刻改写的吗?
      还是……比这更早?
      但在当时,身在浪潮中的她,对于前路却根本一无所知。
      她只是站在台阶下,冷冷地问:
      
      “谁在那里?”
      
      松虞等了片刻,无人作答。
      于是转头看向空荡荡的楼梯:“那我自己上来了。”
      
      咳嗽的声音其实微乎其微,换个人大概根本不会注意到,或者以为只是风刮到了窗户而已。
      但——
      都说了是职业病,松虞的耳朵和眼睛一向都很厉害。她不仅听出来是咳嗽,还准确地找出了声音的方位。
      
      于是下一秒钟,一只烟头挑衅地扔到她脚边。
      
      “别过来。”对方说。
      
      松虞下意识抬头。她依然看不到他。他藏得极好,恰好在楼梯的死角,完完全全是她视线里的盲区。
      这声音却令她一愣。
      
      他的嗓音很低。
      低沉,喑哑,像烟燃尽后的灰,烫进她心里。
      
      “怎么不说话了?”那低沉的嗓音继续道,“你的声音很好听,多说几句。”
      
      松虞:“?”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一个见不到脸的陌生人调戏。还是在这种场合。
      
      奇怪的是,她的心跳再一次加快了。
      砰砰砰,砰砰砰。
      
      刻意压低的嗓音,像是在她耳边无限放大。
      轻佻而诱人,像半浮在空中的烟圈,一圈圈落到她的脸上,不依不饶,勾缠着她。
      
      谁能配得上这样一把声音?
      鬼使神差地,松虞脑中浮现出二楼的帷幕下,那张若隐若现的、英俊至极的脸。
      
      不过她又立刻否定了自己。这不可能。
      他杀了人,还有闲心躲在这里抽烟?
      
      当然,这个正在跟她说话的人,想必也是非富即贵。
      他的语气如此傲慢,自带上位者的威仪。应该很习惯于命令人,也没什么人敢拒绝他。
      
      但她偏偏就很想拒绝他。
      
      松虞:“神经病。”
      
      她转身要出去,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
      却听到对方再一次悠悠道:
      
      “如果我是你,我会立刻辞职。
      “哦,再去把那个什么破机器给砸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的一个私设:电影越拍越短,尤其是商业片。当时的大部分院线片,时长都控制在30-60分钟。
    不过也查了一些资料,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预测。尤其是随着VR电影和流媒体的发展,这的确可能是未来电影发展的一种趋势。
    感谢在2021-01-17 14:36:42~2021-01-18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啦啦露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超爱紫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