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贪鱼(4) ...

  •   明府厨房靠着西面儿的偏门,因得晌午阳光好,路面上的雪化了干净,车辙印子湿漉漉压了数条,总有些送菜送酒的下人们出出入入。见得门边儿候着的那位清隽公子,都得叫声,“远二爷。”
      
      明远等着的人正来了,从吴尧手里接过那檀木食盒子,又再寒暄了两回,便转身入了院子。
      
      靠着墙边儿走,便都是小廊,绕开了小厨房又见得一亩见方的湖水,湖面结了冰,正是寒光清冽。沿着湖边小道儿,再往北边儿去,才是箫音阁。
      
      明远行入院门,虽是冬日里,眼前却是一片翠竹载雪,斑驳可爱。丫鬟巧璧笑着来迎,“二爷来了。”明远颔首笑道,“与慈音寻了些吃食来。”
      
      巧璧福了礼,方先一步去了屋子里头通传,“小姐,二爷来了。”
      
      屋中女子闻声方从暖阁里探出半面来,见明远入来,却不声响,只给巧璧使了个眼色。巧璧方去接了明远手中的食盒子,放去一旁小桌上,又迎着明远入来暖阁坐下。
      
      巧璧问:“二爷能呆多久,喝什么茶?”
      
      明远目色流连在慈音身上,忘了答话。多日不见,慈音的肤色更是白皙几分,一双眸子慵懒着,冷冷清清却是含情。
      
      巧璧见他看得入神,忙是咳嗽了声,当是提醒。
      
      明远这才回道,“不必另沏一壶了,就喝你们小姐今日用的。”明远话落了,却见慈音并不理会人,还是笼子里的鹦鹉叫得讨巧:“爱爷,爱爷!”这鹦鹉周身浑白,名叫雪绒儿,自也是今年慈音生日的时候,明远与她寻来作的生辰礼。
      
      慈音却是一笑,手中持着筷子,正夹着粟米喂着雪绒儿。
      
      明远笑着,“好不容易有假,来看你一回。”说着又从身上摸出来香囊递送过去,“早前放的那些腊梅花味道儿淡了,你可还有些别的?”
      
      慈音这才放了手中的筷子,从他手中接了那香囊来,放去鼻息前闻了一闻,“你便放在这儿吧,我做好了,让巧璧与你送过去。”
      
      明远见她面色仍是冷冷,只得微微叹气,“你素来脾胃不足,今儿让吴尧寻了些新鲜的来,你尝尝。”
      
      慈音扫了一眼桌上的食盒子,“今儿哥哥也早回,一会儿与他一起用。”
      
      明远听得她肯用,暗自开心了片刻。抿了抿唇道,“确是有两碗,正好你和兄长一起用。”
      
      话正说着,嬷嬷入来了屋子,见得二人都在暖阁里,方与二人福了一福。“二爷在这便好了。方老爷来探病老爷,夫人让我来喊着二爷和小姐一道儿去见见。”
      
      “舅父来了?”明远从暖阁里起了身,却见慈音一身素妆,还未打扮,便吩咐嬷嬷道,“你先去回夫人的话,我与小姐一道儿过去。”
      
      嬷嬷应声退下了。
      
      慈音自让丫鬟来梳理头发,稍稍簪了一朵素青绒花,又着上了厚袄子,换上一对茶白的羊绒小靴。巧璧送来汤婆子与她捧着,明远这才引着慈音往静松院里去。
      
      小道儿的雪还未化全,明远自刻意与慈音走近些,怕她脚底打滑好扶着。袄子领上的白绒毛,衬得那张小脸恬静,明远看了一眼方收回来目光,垂眸望着脚下,“舅父该是来看父亲,一会儿你且招呼一声,便先回。我陪着他们应酬便好。”
      
      慈音暗自颔首,轻轻嗯了声。行过湖边来到静松院门前,却见得一身紫袍背手从外头回来。慈音心绪雀跃,小步跑着凑了过去又拉起紫袍衣袖来,“哥哥回来了。”
      
      明煜却见跑来的娇弱身影,面盘子已经通红,正气喘得急,几分叱责问道,“走这么急作甚?”
      
      “哥哥当值得勤,回来得都少了,慈音自是想你。”慈音笑着,又见得一旁候着的官爷,认得出来忙福了一福,“许太医,是来给父亲请脉的?”
      
      许祯琪笑着拱手,“是。”
      
      明煜方指了指那边明远,“我们先进去看看父亲,你随阿远先去见方大人。稍后我再去箫音阁。”
      
      慈音听话,又对二人一福,方退回了明远身边,与他一道儿行去了惠慈轩。
      
      入了朱门,绕过牡丹石屏风,穿堂过了一进园子,方行至正堂门外。屋子里头里头话语连连,明府主母方氏正与侍郎方壑寒暄着。
      
      明远自引着慈音入了正堂。先与方氏问安,又与方壑作礼,“多日不见舅父,气色又好些了。前阵子让人从绍兴买来些上好黄酒,本是要送去府上的。一会儿自舅父走的时候,自让他们带上。”
      
      方壑笑着颔首,“远儿客气,方与你阿娘说起,自打升做了同知,现如今气质作派越发出众了。”方壑边说边将侄儿扶起,又打量了一番明远身边的慈音,“慈音也来了?”
      
      慈音福了一福,喊了声,“方大人安好。”
      
      方壑听得面色微微一怔,明煜这妹妹虽认了方氏为嫡母,却仍不肯叫他一声舅父。方壑面上局促不过一闪而过,忙又转了笑脸,嘱咐慈音道,“若在府中闲着无事,便多去方家里走动走动,那几个表兄妹的都是常念着你的。”
      
      慈音称了声好,又看向方氏,“母亲与方大人叙旧,慈音便先回了。母亲若有事,便再叫我。”
      
      方氏却也有话要与明远单独说,便许了慈音出去。等见人走远,又屏退了旁边侍奉的嬷嬷和婢子,再将门窗都关好了。明远见状,自察觉出来今日似是有所不同,问向方氏道,“舅父也来了,今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
      
      方氏听得此话,从怀间取了帕子来擦了擦眼角,少许停顿了片刻,方哭腔着与明远道,“刘太医昨日晚间来请脉,你父亲…怕是撑不过冬日了。”
      
      明远听闻此话心中也有些悲痛,可父亲卧病三年,他便也早早有了这个打算,见得母亲落泪,明远行过去拍着母亲肩头轻轻安慰,“母亲莫要太过忧伤。”
      
      一旁方壑同样面露痛意,再与明远道,“你父亲少时随高祖皇帝征战多年,曾是赫赫武将,可天命如此,却也是定数…”
      
      半晌过去,方氏却收了收眼泪,帕子拧入了掌心里与明远道,“如今不同往日了。明家的大权还在那位手上握着,你又只是他手下区区一个同知卫。若是你父亲去了,家中爵位怕也轮不上你了…”
      
      “母亲怎算计起来这些了?”明远拧眉不解,“这几年父亲卧病,好在兄长他筹谋深远,又是陛下贴身贴心的人,撑起来明家,自不在话下。”
      
      “你这是什么话?”方氏不想儿子竟是一点儿野心也没有,她只觉胸口气堵,咳嗽起来,“你父亲早年帮着高祖皇帝打江山,用命换来的侯爵,你便就拱手要让给一个外人?”
      
      “何为外人?”明远道,“兄长虽非父亲亲生,可也为明家尽心尽力…”
      
      “什么为了明家,他那是为了他自己。你以为这些年,他贪藏下来那么多的钱财,是为了什么?”方氏话说得恨恨,手中帕子已经皱成一团,压着多年的心气终是透露了些许。
      
      一旁方壑见气氛紧张,忙劝说道,“罢了罢了,这事情且急不得。便都慢慢说。”
      
      明远见得母亲气急,又听得舅父救场,忙是一拜,“是我冲撞了母亲。”
      
      方壑见得母子二人之间缓和了些,方再与明远道,“远儿,你便再不想着那位置,也得多为你母亲想想。你父亲若是不在,她日后自然只能靠着你。你若总要屈居人下,她还如何主持家中的事情?”
      
      方氏自在一旁抹着眼泪。明远心中虽仍有他辞,此下却也不敢再忤逆母亲生气。只得好声好气劝着,“母亲先喝些茶。这些事情,我们且都从长计议。”
      
      方氏自知儿子一时间未拿定主意,也不好再逼他。今日借着兄长来,便是想先与他一个警醒。留着兄长在堂内用午膳的功夫,见明远面色不佳,便未再提起爵位之事。
      
      三人只是闲聊家常,时日虚晃。饭后,明远送方壑出了正门,又独自一人折回来府中,却越发地思绪重重起来。明远脚步未曾停下,再抬眼看路的时候,方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行来了箫音阁里。
      
      巧璧和嬷嬷都不在门口,明远兀自地行入了院子,方才走来外堂,便听得慈音在暖阁里说话,“哥哥慢些再走。巧璧热甜点去了。二爷今日早晨让人买来的,哥哥你也有份。”
      
      明远这才见得明煜也在。原本明煜已经起了身,却被慈音拉了回去。他们亲兄妹二人说话,他自也不好打扰,只好暗自又退出了院子外去。
      
      暖阁里,慈音拉着哥哥喂鹦鹉,又与哥哥看看她新作的白描。她幼年时候,还能常常抱着哥哥臂膀说话,如今年岁越长,哥哥却越与她生疏起来。说是女儿家长大了,得要避忌男女之别。
      
      慈音心中虽是不愿与他生远,面上却很是听他的话。她虽叫方氏一声母亲,不过是因为明炎曾将她与哥哥托付给了方氏做儿女。她心中自也知道,这明家大宅中,再是金砖琉璃皇恩惠泽,嫡母面儿上一团和气,心底里却依旧不少偏私,也只有与她血脉相连的哥哥方才能安心依靠。
      
      巧璧端着热好的紫米圆子入来暖阁,慈音亲自送了一碗去哥哥面前,“知道你不喜欢甜食儿,便就当陪我尝尝。”
      
      明煜淡淡,“你先用。”
      
      慈音拿起勺子,舀起那紫米圆子放到口里。方一入口,眉头不自觉地挑了挑,明煜见了笑问,“看起来是不错的?”
      
      “奶香味儿浓,入口甘糯。”慈音抬眸看了哥哥一眼,又忙将他碗里的勺子塞进他手里,“你快也尝尝。”
      
      明煜却又将勺子放了下来,“你难得有喜欢的,便都留着与你。”
      “不过,粗鄙之食,仅果腹之用,难有滋养之效,不得太过贪嘴。”
      
      慈音听得这话,扫了些许兴致,自知他话中有话别有他意。慈音放了勺子嗔他道,“哥哥是在皇宫里头陪着陛下,山珍海味吃惯了,舌头也刁钻了,嘴也刻薄了。便是二爷讨好我的,都是粗鄙了?”
      
      明煜不答,起了身往外头去,行至门前方顿足与慈音道,“你知道便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