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边沁百无聊赖的打开了‘今日新游’的列表。
      
      她是基建经营类游戏的狂热粉,但星际最著名的万界公司最近并没有新的游戏发售,她关注的几个大作也反复跳票,她瞅了瞅还要等好久的时间表,无奈的就叹了一口气:这些摸鱼公司哦,她口袋里的小钱钱花都花不出去,早就饥渴难耐了啦!
      
      熟悉的游戏公司指望不上,也只能看看新游榜上有没有能吸引她的宣传片了。
      
      她随意的往下划,忽然,一张毛茸茸的脸骤然跳入了她的眼帘。
      
      边沁的呼吸停住了:这是什么?天哪,好可爱哦!
      
      明明那张脸只占了封面很少的一部分,但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点开了播放,屏幕上那张毛茸茸的脸立刻放大了。
      
      毛茸茸的脸,毛茸茸的身体。
      
      这只一看就浑身是毛让人很想揉一揉的动物死死的、专心的盯着水面。
      
      “天哪它好可爱啊……”边沁不由自主的发出了难耐的小声吁叹。
      
      但她同时也升起了一个疑问:它在盯着看什么?
      
      下一秒钟,这个问题得到了答案。
      
      那只毛茸茸的动物哗啦一声跳入了水里,几秒钟后叼着一条鱼从水里跳了出来。
      
      它抖了抖身上的水,边沁这才发现她先前对它肉墩墩又胖胖的屁股的垂涎显然是完全的误会:它看上去胖乎乎的只是毛多,实际上一点也不胖。
      
      在被水打湿了最外层的毛毛之后以后,原本浑身软绵绵又蓬起的绒毛紧贴在它的皮肤上,虚胖不见了,露出来的却是底下瘦骨嶙峋的骨架和几乎看不到肌肉的身体。
      
      然而这只动物的眼神却是极为欣喜的:显然,这一次的捕猎成功对它来说,也是一次极为值得庆贺的事情。
      
      它叼着嘴里的鱼,飞快的在雪原上急速狂奔,粉色的爪爪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个接着一个的梅花印记,只是本来没有干的身体却在寒风里显出了几分瑟缩。
      
      好在没在寒风里跑太久,它的眼前豁然开朗。
      
      边沁几乎是一瞬间差点在自己坐的椅子上跳起来:“哇!”
      
      这简直就是……毛茸茸的天堂啊!
      
      一群毛团子围住了这只浑身斑点的毛茸茸,而它舔舔这个,再舔舔那个,作为成功抓到了猎物回家的大功臣,它被其他所有的毛团子们围在中间,挨个过来蹭蹭,试图舔干它身上的毛发。而它放下的那条鱼,则忽然被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捻起。
      
      边沁差点脱口而出:“不要抢毛团子的猎物!”它好不容易才打到的!就这么一条鱼!它也没吃!它也很饿!
      
      但边沁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大美女!
      
      这游戏的美工也是神了吧!
      
      这建模,得要多少钱啊!
      
      映入边沁眼帘的是一张轮廓美艳,但纤瘦、苍白、又没有几分血色的脸庞。
      
      要是寻常人瘦到她这个地步是绝对称不上漂亮的,但偏偏她的气质本来就有几分缥缈的韵味,这一露脸几乎瞬间就让本来就是颜狗的边沁忘记了自己先前想说的‘不要抢毛团子的猎物’这样的话。
      
      女人的眼底映着浅浅的忧伤。
      
      光是看着她的眼神,边沁的心就不由自主的软成了一团:谁舍得让这样的美人饿到这种地步啊?这游戏简直了,呜呜呜,也太会戳人心肝了吧?
      
      女人伸手抚摸了一下拿脑袋凑到她身边拱她手蹭蹭蹭的毛团子,轻轻笑眯了眼睛,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
      
      在场的毛团子们显然都饿了,最小的那一些挨挨蹭蹭的挤成一团,眼巴巴的看着那一条不算太大的鱼。女人拿了把石刀过来,把鱼切开一块块剔了肉下来分给了在场的毛团子:一只只有一口的份量,一点儿多的都没有。
      
      边沁没见过这么乖巧的小毛团子:明明一口的量显然不够,它们的肚子都还是瘪瘪的,显然还饿着,但虽然每只只分到了一口,却没有一个停下来再想要第二口的。
      
      直到女人分完了最后以后,她这才抬眸,专注的望向边沁的方向。
      
      “你,愿意为我们献上更多的食物、更好的住所、更丰美的草地吗?”
      
      这段视频到这里就忽然结束了。
      
      被美色和毛茸茸迷了心窍的边沁几乎是脱口而出:是是是是!要什么我都给!
      
      她匆匆忙忙的点击了游戏预定按钮,退回到游戏的介绍页面再看了看:这款叫做‘铲屎官招募’的游戏,距离上线时间还有四个小时,预计的上线时间是今晚十二点,但竟然只抽取10个人进入。
      
      而下方目前的预定人数已经到达了两千多,这个人数还在不停的上涨。
      
      对于游戏多到浩如烟海的星际世界来讲,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游戏公司能有这么数目的预定量已经很惊人了,这么多人里面只抽十个人公测,游戏公司是疯了吧?
      
      边沁一边嘀咕着这破公司还想不想赚钱,一边迅速的在下方的讨论区里熟练的输入了长长的彩虹屁。
      
      “啊啊啊这个游戏公司也太神了吧!我的钱包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给我一个名额,我愿意氪氪氪,不管是食物、住所还是草地,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没错,氪金大佬坚信,只要她秀出自己的存款数字和过往氪金记录,不管是什么游戏公司,都绝对会给她一个内测名额的!
      
      **
      
      “99%的视频点击率,98%的报名概率,宿主你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吗?”系统在收到这个视频介绍的反馈数据之后再一次感觉自己核心发热了:老实讲,它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点进来看过视频的人几乎所有都看完了整支视频,然后几乎所有看了视频的人都在第一时间点击了游戏报名。
      
      系统再看了看自己后台收到了无数张给策划吹彩虹屁的申请表,一时之间开心的几乎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这是什么,全都是能量啊!
      
      哪怕这些人的游戏最终留存率不高,但只要有源源不断的玩家被骗进来填坑,系统就能看到自己不断升级的未来!
      
      “呵,”何筱筱却只是轻哼了一声:自从系统告诉她这个游戏的投放世界是一个和他们目前所在世界完全不同的未来世界,她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个预告片的结果。
      
      在游戏投放的未来世界里,人类自从走出银河系之后就已经没有了家养宠物的陪伴,唯一能见到的动物只存在于博物馆和全息影像当中,甚至很多人长那么大连宠物都没有见到过。
      
      但这并不妨碍,深植于人类基因里对毛茸茸的深切爱意。
      
      她所在的兽人世界里,从兽形态切换到人形态需要消耗额外的能量,而目前由于蛋白质的缺乏,部落的大小猫们基本都是采取兽形生存的。
      
      所以目前,一眼望去……部落里完全就是毛茸茸的海洋。
      
      “这个不要,”何筱筱一目十行的审核,但她丢掉的不少申请信却是系统原本暗搓搓留下来又相当看好的。
      
      “啊!”别的不说,等她咔咔删掉其中一个曾经有过某一任星际战略类游戏大佬的申请的时候,系统终于忍不住了,“??”满脸问号,“大佬你都不要??”这要是换了它的前几任宿主,立刻就得笑开了花!
      
      “你以为我的宣传词是随便说的吗?”何筱筱冷笑了一声,“第一批进入游戏的十个人,必须由我筛选。”
      
      她指了指系统始终在记录的‘视频观看激动程度’以及‘视频观看次数’。
      
      那位被她一个照面就淘汰掉了的星际战略游戏大佬,就是属于观看激动程度很低并且连宣传片都只快进看了一次的。
      
      何筱筱很清楚她要的是什么样的玩家。
      
      能力必须有。
      
      但更重要的是,必须得爱猫。
      
      只有抱着对猫猫满心的热(CHI)爱(MI),才有可能做好一个好的铲屎官!
      
      至于没有服务精神和态度的玩家,不好意思,本游戏拒绝!
      
      系统并不知道她的这点小心思,但想了想却好像明白了一点她的意思,它想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对这一任很有主见的宿主小声说道:“我以前召的人……好像游戏忠诚度是很低……”所以要不然就是进来就打打杀杀,要不就是登顶就弃游了,芜湖。
      
      “可是……”系统说着却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它问的小心翼翼,“可是你们部落附近,似乎不怎么平静啊,战略系的大佬……真的不要吗?”
      
      “……”何筱筱没好气的轻哼了一声。
      
      说实话,要不是对方对猫猫的喜爱度显然不高的话,她还是想要的。
      
      毕竟她自己是个战五渣嘛。
      
      但创造能量投影需要消耗系统的能量,就算一开始可以赊账,到后面每一次复活都需要额外的能量。
      
      现在就让这些战争狂们进来打仗那哪里是为她开疆辟土啊,完全就是在消耗部落的口粮啊!不说多的,就这么多复活几次,部落粮仓底部的那一点点,全填进去都不够!
      
      在种植还没能大规模普及之前,何筱筱只要想一想打一次仗的后勤压力,就完全不想放任何的麻烦制造者进来了。
      
      没别的,说白了就是养不起。
      
      她这里刚选完了十个人,她居住的洞口传来了“喵喵喵”的声音,何筱筱抬起头一看:从外头走进来的是一只浑身布满了黑色斑点白色毛皮,走路还有些一瘸一拐的母豹。
      
      “祭司,”这只叫做点点的母豹惊惶失措的喵呜了一声,“我的孩子病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