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在这儿等一等。”
      
      北原站在整个岩炎山大地图的边界,对着炎王说道。
      
      对于这个一出生见到的第一个生物,北原还是很喜欢的,它有着他上辈子梦中威风凛凛的幻想身姿。如果可以的话,北原当然想带上它,不过一个地图BOSS离开自己的地盘会造成多大的轰动,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
      
      目前他对天晶族的云上国尚且一无所知,而炎王过分瞩目的庞大身躯根本就藏不住,只好让它先留在这里等他回来了。
      
      炎王与男孩金色的双瞳对视,血源中的臣服让它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然而情感上,它完全无法放任一头幼崽在外面单独活动。
      
      它看着他从蛋壳里出生,现在距离破壳甚至还没有过去一天!这还只是一个脆弱的、一岁都不到的幼崽!!
      谁能够看着他离去,谁忍心让他独自面对在外的风雨!?
      
      哪怕最愚蠢的人都不会这么做,更不要说,眼前的这个男孩是一朵还未开放的花蕾、一颗还未升起的星星。炎王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意义和价值,它要守着他,直到亲眼见证他的发光和升起。
      
      在那之前,尽管因为护卫着过分稚嫩的花朵,连来自自己的威胁都害怕而暂时敛下利爪,但它骨子里依旧是岩炎山那个暴戾恐怖的领主。任何对方遭受的变故和伤害都会让这头怪物彻底失控!
      
      “这样吧,”北原伸出了一根手指,金色的眸子光芒熠熠,“我们来玩捉迷藏。”他微不可查地翘起唇角,“给我一个小时藏的时间,一个小时后你来找我怎么样。”
      
      尽管有着不俗的灵智,可炎王更多的依旧遵循兽的野性和思维,并不能很好处理太过复杂的信息。于是只能大约明白,眼前的幼崽现在想要跟他玩一个游戏。
      
      哦,当然,只要不是危险的事情,它对他有求必应!
      
      于是巨大的炎兽点了点头,专注地看着北原,乖巧坐好。
      
      “你得转过去。”北原从容道。在炎王听话背过身去的同时,他点亮了每个地图边界都有的传送阵,眼疾手快地将目的地标记为云上国附近。
      
      即便对方看不见,可他依旧挥了挥手,“那么,一个小时后见。”
      
      一个小时就搞定!出发——!
      
      ……
      
      云上国正如它的名字,是一个建造在天空之上的国度。壮观,美丽,神圣……就像神话中上帝居住的城池。
      
      北原被传送到了一个距离最近的贸易站里,这所贸易站开设在了云上国下方的大地上,一抬头就可以看见高空中若隐若现的庞巨城池,以及一座座自带圣光般的建筑。
      
      但是普通人想要上去并不容易。云上国毕竟是天晶族的大本营,天晶族以外的外族人若要进入,还需要一系列申请手续,才能拿到通行证。
      
      不过北原这一趟原本也只是为了换点吃的,用贸易站就足够了,那高高在上的王国自然还是远观即可。
      
      在贸易站里,北原见到了比岩炎山多了许多的人,有玩家也有npc,数量大约七三分。
      
      在他进入贸易站不多时,已经有一小部分玩家注意到了他。要知道在看脸的世界里,长得可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尤其对于某些经常来贸易站的玩家来说,他们一眼看出了北原是个NPC,但这角色还是他们第一次见——
      
      所以显然,这是一个新的!野生的NPC!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可以舔……不,是他们可以与之互动,或者还能领到前所未有的支线任务!
      
      北原感受到了至少十几道暗中打量的视线,但一直到他走到贸易站的服务窗口前,绝大多数人都还在踌躇,并没有直接冲过来。
      
      这就是万族“绝对真实”的一环了。他们设计的npc都有各自独特的性格,而有些任务需要玩家在npc那里达到一定好感度才会触发。
      如今众人暂时不确定这个孩子模样的npc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对方讨厌被陌生人搭讪,那么他们冲上去岂不是白给。
      
      被这么可爱的孩子讨厌的话,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于是他们选择了按兵不动。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窗内坐着一个天晶族的女性NPC。
      
      这是北原第一次见到天晶族的模样,对方看起来就像是长着翅膀的天使。只不过天使的翅膀是雪白的羽毛,而天晶族的翅膀则泛着一种坚硬的金属光泽,每一根羽毛都像是固化了一样。但实际收敛起来的时候又似乎很柔软,十分神奇的样子。
      
      尽管好奇,但现在明显不是研究人家翅膀的时候。北原把身后背着的大叶子打开,露出里面的鱼,“我想要用它们换小稀有矿石,可以吗?”
      
      可怜如今北原的身高刚刚到窗口的高度,把鱼递给人家的时候还得小心地踮起脚。
      
      耐心的天晶族女性微笑着将鱼接过,清点了一下后确认道:“的确是大尾鲶鱼,属于难于捕捉的稀有鱼种,以物易物可以按照10块小稀矿每条的价格计算。”
      
      这时不远处暗中观察的玩家们心里登时一个咯噔,琢磨着这孩子莫非是岩炎山那一带跑出来的?大尾鲶鱼有多难捉他们是知道的,对方的小身板看起来实在不像多厉害的样子,莫不是还藏着什么隐情。
      激灵点的玩家已经开始尝试查阅北原的信息了,然而得到的却是“对方好感度不够,无法解锁相关情报”的反馈,竟是一点信息也不给。
      
      这下子,他们更加确认这孩子的不同寻常。
      
      “抱歉,我刚刚从后台接到消息,贸易站现在的大中小稀矿都被云上国征用去了,十分钟前最后的一批稀矿也被预定了,我们这里已经没有存货了。”窗口的天晶族女性收到最新消息,神情歉疚,眉宇间还夹杂着一丝丝迅速隐去的忧虑。
      
      征用?擅长锻造武器的一族收集大量适合制造兵器的原材料?
      如果不是他多想了的话,在这个世界,这可是某种大型战争的征兆。
      
      北原没表现出失落,只耐心地重新将鱼包了起来。也幸好大尾鲶鱼经得起折腾,一直是完好无损的好卖相。
      
      也许他回去以后可以尝试一下烤鱼,虽然直觉告诉他那大约是跟肉食动物吃草一样不怎么美妙的体验,但至少能应付一下如今越来越强烈的饥饿感。
      
      “或者……”
      
      小小的孩子独自来独自走,他“吃力”背起比自己还要大的简陋破烂的包裹,那身影在一众人自发的脑补下,怎么看怎么惹人心疼。
      
      就连窗口的天晶族女性也仿佛生了恻隐之心,“或者,如果在场有人有小稀矿又刚好需要这些鱼的话,我想你们完全可以不经由平台,私下自行交换。”
      
      ——哦豁!
      
      随着这句话落下,早就暗中留意这边多时、已然快要彻底按捺不住的众位玩家只觉得,“机会”两个字已经骑在他们脸上了!
      
      一群人瞬间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将正要离去的北原围住——
      
      “我我我,我需要那些大尾鲶鱼!!”
      
      “你的鱼我全包了!直接用中稀矿跟你换行不行?要是有别的任务、我是说别的忙需要帮也可以尽管跟我说,我最喜欢助人为乐了!”
      
      “后面的别挤我啊喂!本人常年挖矿,爸爸……哦,不,小弟弟别走看这里一眼啊!”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想跟你认识一下。”
      
      “……”
      
      北原挑了挑眉,放下包裹轻笑起来,“好啊。”
      
      不管怎么说,新世纪的玩家也太热情了。
      
      白不闻赶到这里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样一群人围成一圈的场景。若是往常,贸易站不同以往的热闹肯定会让他寻根究底,可现在他满心只想找到血液指引的中心。
      
      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本来还算清楚的感召在他进入这个贸易站后反倒突然变得模糊起来——不是那种快要消失的模糊,更像是太近了……越接近越兴奋,兴奋到脑子都要被高热烧糊,紊乱的刺激感彻底混淆的感知,都快让他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在、在哪里……
      
      而与此同时,被围得严严实实的北原终于交换完了手上的最后一条鱼。尽管他觉得有些人用贵几倍的稀矿跟他换一条鱼并不值当,但眼见他们全都一脸“血赚不亏”的欣喜若狂,让他实在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也许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与众不同吧。
      
      用大叶子将换到的稀矿全部放到一起,又找一个好心人将二十五枚小稀矿换成了一枚中稀矿,于是最后清点出来这趟一共得了一块中稀矿加十三块小稀矿。全部打包,大约一个半拳头那么大。
      
      本来北原还打算打听一下大尾鲶鱼王那块晶石锻造的事情,不过眼见着一个小时快到了,再加上他总觉得云上国一副要出什么大事的样子,还是决定先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周围的玩家虽然有些失落,但万族什么稀奇古怪的npc都有,这次北原离开可能只是因为好感度不够。他们中已经有人决定,接下来一段时间在贸易站长期蹲点,看后续能不能触发什么。
      
      众人依依不舍地望着北原,遗憾地让开了路。
      
      于是,从前门进来的白不闻终于越过人山人海,看见了那道正从后门离开的身影!
      
      “等……!!”他目眦欲裂,血气上涌,瞬间整张脸都涨红了。
      
      那小小的孩子已经灵活地窜过接踵的人群,踏过了出贸易站的门,一瞬间仿佛融进了外头正灿烂的白日阳光里,无限遥远起来。
      
      白不闻被一个路过的人撞了个踉跄,他手脚并用地迅速爬起来,甚至来不及稳住身形就跌跌撞撞地追了出去。
      
      “喂,走路看着点啊!”身后传来路人不满的咆哮。
      
      可白不闻却完全来不及管这些,他脑海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追上去!!!
      
      天空王国的光芒投落在大地上,穿着一身简朴初始长袍的北原一边慢悠悠地朝传送阵的方向走,一边随手掏出了一块小稀矿,吃糖豆一样吞进了嘴里,让空落落的胃部终于得到了一点安慰。
      
      也就在这时,他察觉到了身后飞快奔近的脚步声。
      
      有人在向他靠近,没有什么敌意,但似乎也不是简单路人的样子。北原从身后接近的那道气息里,感觉到了与炎王有些类似的情况,他于是忽然停了下来。
      
      [流浪者,你的身上流着最古老的血。]正在奔跑的白不闻的脑海里,不断回响着先前听到的那句话,从细弱蚊吟到振聋发聩,洪钟一样突击着他的耳膜。
      
      最古老的、血。
      
      一切发生得太过猝不及防,他一从这个世界诞生就在找这个人。找了多久,一个小时、一天?不,是从始至终!在他作为追龙一族,在他连自己是谁都还没有摸索清楚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追寻他的路上了。
      
      那么现在,仔细思考一下,他要找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撇开那些模棱两可地旁白,有谁能够被称为最古老的存在?!
      
      这种问题,就好像有人问什么颜色最辉煌璀璨一样,它当然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但总有一种“颜色”,会成为最多人的答案——
      
      白不闻终于追上了那个突然停下的孩子。对方注意到他了,这个认知让他禁不住呼吸一滞。他的指尖痉挛似的抽动了一下,然后,在他的大脑做出更多反应之前,背对着他的人突然回头。
      
      于是白不闻看见了,那双金色的眼睛。
      
      由这双眼睛开始,金色成为了他世界中最明亮耀眼的颜色。
      
      可是突然,那双眼睛从他的身上移开,转而看向了天空。
      
      ……他在看什么?
      
      白不闻迟滞的脑海里缓缓浮现出疑惑,但他本人却没有多余的情绪贡献给疑惑,仅仅是处理过分负荷跃动的心脏,他就已经用尽了自制力。
      
      而转动视线的北原却暂时无暇顾及这个人了。
      
      北原如今正望着天上,凭借如今过于敏锐的五感,他是这片大地上第一个察觉到天空出现异变的人。
      事实上,就在刚才,他突然听见了头顶那片云上国度猛地传来了尖叫声,混乱声,战斗声。以及,建筑一座座坍塌的轰响。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北原自己也才来到这里不足一个小时,虽然在贸易所那里瞧出了一点端倪,却没想到变故竟来得这样快。
      
      ——云上国正在陷落。
      
      在晚了北原好一会儿后,终于有越来越多大地上的人察觉到了不对劲。毕竟天上的动静越来越大,大得已经完全瞒不住了。
      
      越来越多的人抬头,看见了天上正不断掉落建筑物的残骸和石块。甚至还有被从天空击落的天晶族人,飞扬的羽翼和破碎的长矛,给原本洁净的白云都染上了不详的暗色。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他们发出惊慌失措地惊叫。
      
      而同样对变故后知后觉的白不闻在瞬间的惊疑后,第一时间、下意识地再次看向了北原。
      
      小小的孩子正凝视着头顶苍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一座残破的雕像在这时从天空坠下。它原本应该是雕刻的一位天晶族的模样,然而破坏和震动让它完全看不出原貌,只余下一双羽翼还算完好。
      那双振翅的羽翼倒映在了北原金色的眼睛里,一下子,便也像被染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色似的。
      
      白不闻看着看着,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全因为似曾相识的视觉幻象袭来,他看见一个传说中的生物从那双金色眼睛里,借由那对残破的双翼,向这个世界亮出一抹倒影。
      
      不止是他,所有正在直播间与他视觉同调的人,也一起看见了这抹幻象,看见了那个生物展开双翼、仰头长啸的模样。
      
      于是一时间,此前各抒己见、谈天说地的弹幕,一下子山崩海啸似的,统一成了一句话——
      
      从那双眼睛里逐渐苏生的,那是……
      
      “一头真正的龙??!!!”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04 01:09:00~2021-01-06 00:48: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余一、夜夜笙歌、零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酒菇 3个;水玉幻夜 2个;忘川【守护者】、科亚、夜夜笙歌、略略、安生、崽崽、大大加油(???_??)?、见青山.、睡觉第一名、温故知、demeter、云裳羽衣、何夜无月?、暝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邶靑 87瓶;玥杉木楚 67瓶;睡觉第一名、星愿 50瓶;knki 30瓶;OrSin 24瓶;喵呜~猫大人万岁、无尽夏、(*^ω^*) 20瓶;云裳羽衣 12瓶;与曦、大大加油(???_??)?、余一、终稚稚、你老婆真不错(//O//)、巫山不是云、愿君入梦来、今天大大更了没?、节华、七瑝 10瓶;崽崽 9瓶;安倾烟 6瓶;29840070、紫、戏子无义. 5瓶;夜夜笙歌 4瓶;日軒彤闈、月娩、暝漓、常水流、梦中歌瑶、星星鲸佐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