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桑落酒租住的吉祥里小区是一个旧小区,居民以老年人居多,房子也比较老旧,基本属于等待拆迁的状态。
      
      前几年这边通了地铁之后,就吸引了很多在附近工作的年轻人来租住,人气逐渐回升,到现在,拆迁还遥遥无期,生意倒日渐兴旺。
      
      眼看着车就要到小区门口,在路上一声都没吭过的桑落酒终于舍得说话了,“魏先生,就在这儿放我下去吧,麻烦了。”
      
      魏桢还没说话,小乔就已经将车速降到了最慢。
      
      “这边安全么?”魏桢探头出车窗看看周围环境,一眼就看见路灯下站着几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杀马特小青年在分香烟,怎么看都不靠谱,于是道,“还是送你进去吧,不远。”
      
      主要是图个安全,不然她要是出事了,他是没法跟桑萝交代的。
      
      桑落酒摇了一下头,“没事的,那些人......和普通居民井水不犯河水,不惹他们就没事,反而是你这车比较吓人。”
      
      这边毕竟不是什么富人扎堆的地方,虽然天已经很晚了,但外头还热闹着,忽然出现一辆迈巴赫,很难不惹人注意。
      
      魏桢听到这句话,点点头,“抱歉,下次换辆车送你。”
      
      “不麻烦了。”桑落酒随口应道,没将他的客套话放心上,因为她没打算跟魏家过多来往,坐他车的时候恐怕不多。
      
      再次道过谢,桑落酒推门下车,她以为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叫她:“咦,这不是桑医生吗?你刚回来啊?”
      
      桑落酒听见这声音,忍不住苦笑,回过头来扬起笑脸,“是啊,李老师,你跟先生散步回来啊?”
      
      这是住桑落酒对门的一对小夫妻,男方是个程序员,女方是幼儿园老师,夫妻俩还没有孩子,养了一只柴犬,为人热心和气,跟楼上楼下关系都处理得很好,但就是有点嘴碎,爱说八卦。
      
      这时李老师探头看一眼桑落酒下车的方向,哇了声,问她老公:“那是迈巴赫吧?我在你的杂志上看到过。”
      
      她老公点点头说是,她立刻就兴奋起来,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辉,“桑医生,交男朋友了吗?看起来不错哦。”
      
      桑落酒脸上的笑容瞬间顿住,有些微的不自在,淡淡地解释道:“不是,只是一个......亲戚。”
      
      李老师有些惊讶,“亲戚?你有亲戚在容城啊?”
      
      桑落酒点点头嗯了声,一面往小区里面走,一面应道:“姐姐那边的亲戚。”
      
      说完她又马上转开话题,问对方这几天怎么不见带狗狗出来散步,李老师说是给它做了绝育,还没完全恢复,这几天就不带出来了。
      
      关于迈巴赫的话题就这样被略过,虽然桑落酒知道,过不了多久,肯定会又有人说起迈巴赫,然后守不住秘密的李老师就会说她知道是谁的,也肯定会在业主群里@她,但桑落酒也不担心大家会误会。
      
      毕竟这年头,谁还没几户富亲戚呢。
      
      迈巴赫停留在原地,一直到看见桑落酒的身影安全进了小区,魏桢这才叫小乔开车,“送我回京淮壹品吧。”
      
      京淮壹品,魏家开发的唯一一处楼盘,容城另一个高端豪华住宅区,位于市中心的容江边上,由三幢豪华的滨江高楼和一幢高级会所组成,最高楼层为四十二层,户型全部都是大平层,最高售价早已突破十万一平,当然,楼层越高价格越贵。
      
      魏桢住在一号楼的二十二楼,这是魏太太特地为他挑选的楼层,因为他的生日就在五月二十二号。
      
      这时候说生日还早,倒是家里应该会为了迎接姐姐的回归举办一场隆重的宴会,可能就在几周之后。
      
      桑落酒回到自己的住处,这里的住宅是一梯三户,除了她和李老师两口子,还有另一户人家,有个刚上小学四年级的女儿,成绩应该不太好每天晚上都能听见辅导作业的大人骂孩子的声音,这会儿都十点了,还没消停呢:
      
      “你是猪吗?这么简单的单词都记不住?”
      
      “你不是知道pencil的意思是铅笔吗,那pencil-boxes是铅笔的盒子啊,就是文具盒啊,你为什么不会举一反三?”
      
      “我真是被你气死了!教你写作业比上班还痛苦!”
      
      桑落酒刚出电梯就听见这几句,然后就听见李老师小声说道:“太可怕了,以后我也会这样吗?”
      
      她忍不住笑起来,回了一句:“说不定你的小孩特别聪明,写作业从来不需要你操心呢?我姐小时候就这样。”
      
      李老师闻言又哈哈了两声,“也是,每个孩子性格都不一样。”
      
      桑落酒点点头,没有再接她的话,说声拜拜就推门进去了,伸手摁亮灯,看见地板上被她随手扔在那里的孤零零的玩偶。
      
      这里的房子户型都不太一样,总的来讲,另外两户还是正经的两室一厅,只有她租的这套是一室一厅的,所以房东才会因为家里人多住不开而搬走出租,就这样都要两千八一个月。
      
      桑落酒赤着脚走进屋里,弯腰将玩偶捡起来放回沙发上,然后去厨房煮水,听见水呼呼的将要煮开的声音,她原本烦乱的心绪忽然变得平静下来。
      
      或许是开始接受桑萝回魏家的这件事了吧。
      
      她叹口气,垂下眼看着自己的手背,有点失落地想,大概人生就是这样一个不停离别的过程吧,她和姐姐早晚都会渐行渐远,现在只是这个过程来得早一点罢了。
      
      “落酒!”徐薇是掌管着中心大门钥匙的人之一,很早就来了,看见桑落酒进门,立刻就叫了她一声。
      
      桑落酒抬头,朝她笑了一下,“早上好啊,新裙子很漂亮。”
      
      徐薇从前台后面跑出来,拉着她的手臂上上下下打量,又盯着她的脸研究了一会儿,这才放心地问道:“昨天......没事吧?”
      
      “没事,能有什么事。”桑落酒维持着笑容,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模样,甚至还让徐薇看她今天戴的新发卡,问她好不好看。
      
      “挺好看的,那个......”徐薇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追问道,“真的没事吗?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啊,真没欺负你吧?”
      
      桑落酒摇摇头,终于叹了口气,“这事儿呢,说起来话长,也快到上班时间了,中午吃饭再跟你们解释吧。”
      
      徐薇哦了声,伸手过来抱了抱她,然后说了句加油,就又回到自己的工位上。
      
      桑落酒笑起来,经过前台,向一旁的楼梯走去,上到二楼,往自己办公室走去,路过陆展学的办公室,敲敲门跟他打声招呼,“陆师哥早上好。”
      
      “落酒来啦,今天能开张没有?”陆展学笑着调侃她,要知道昨天是她坐办公室的第一天,颗粒无收。
      
      桑落酒呵呵两声,“......应该......可以的吧。”
      
      声音听着就十分心虚。
      
      其实桑落酒也没有一直闲着,办公桌上的电话总是不时响起,电话咨询的客户还是很多的,“医生,我想请问一下一对亲兄弟跟同一个女人生的孩子可以做亲子鉴定知道是谁的孩子吗?”
      
      这样的问题在鉴定中心屡见不鲜,桑落酒已经见惯不怪了,询问道:“刘先生,请问您说的这对亲兄弟是不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呢?”
      
      “是不是同卵的......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有的。如果非同卵双生兄弟,这种情况是可以鉴定出来的,但最好提供母亲的样本,还要提前告知鉴定中心,需要增加监测点位或者最好两兄弟都来参加检测,这样结果会更加准确。如果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因为兄弟俩的基因分型完全一样,这就鉴定不出来是谁的孩子了。”
      
      那边的客户哦了声,沉默了片刻,然后道:“不是,我们不是同卵双生的,是异卵双生。”
      
      桑落酒的语气仍然没有任何波动,“这种是可以鉴定的,不过同样需要提前告知鉴定中心,需要增加监测点位。”
      
      “那......”对方又沉默片刻,然后才好像终于下定决心似的,问道,“我需要怎么做?我不能带小孩过去的。”
      
      “您可以用带毛囊的头发作为检材,拔下来后在室温条件下放几分钟,然后装进密封塑料袋里,大人和小孩的分开放,并且做好标记,然后带到我们这边来。”
      
      对方应了声好,挂电话之前又问:“医生您贵姓?”
      
      “免贵姓桑,桑树的桑。”
      
      “好的,谢谢您桑医生,我、我明天过去。”
      
      桑落酒挂断电话后做好登记,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午休的时候,她便离开办公室往休息室走去。
      
      “什么?!你是说......你姐不是你爸妈亲生的,其实是魏氏走丢的大小姐?!”徐薇听完她的讲述,不由得惊呼起来。
      
      陆展学更加惊讶,“......魏氏的魏总......好像是我的客户?”
      
      “那实验还是我做的呢,我在丁菲那里看到了,喏,就上周五中午。”桑落酒戳着餐盒里的饭,叹了口气。
      
      徐奇听完啧啧称奇,“本中心年度第一狗血八卦竟然由员工提供,真稀奇。”
      
      就在桑落酒吃午饭的时候,桑伯声夫妻已经拒绝了魏家的热情挽留,踏上了回青云镇的路,开车的还是陶东岩。
      
      回到家,老太太迎出来,看看车里的人,然后问:“阿萝不回来了?”
      
      桑伯声嗯了声,“不回来了。”
      
      “......没良心。”老太太咕哝了一句,眨眨眼,又叹口气,“也好,去过好日子也好。”
      
      只是可怜了东岩这孩子哟,老太太看他一眼,然后关切道:“你们见到阿鲤没有?她闹没闹,哭没哭?”
      
      桑母哎哟一声,做头疼状,“怎么没闹没哭,现在还转不过弯来呢。”
      
      “还不都怪你们!”老太太气咻咻的,“早知道阿萝要被找回去,过年的时候也不先通通气,这会儿突然告诉她,怎么接受?!”
      
      “我们阿鲤,本来就跟她姐姐最要好……还有阿萝,她以前什么都不知道,这会儿还不定怎么怕呢,你们也不在那儿多留几天,酒厂没有你们就倒闭了?”
      
      “那么大的人,连爹妈都当不好……阿鲤跟阿萝真是倒霉哟,当你们的小孩……”
      
      “哎呀!我真是被你们气死!走走走!”她喋喋不休,边说边拿扫帚要赶走儿子儿媳。
      
      桑老爷子叼着旱烟出来叫人:“儿媳妇你去看看他们榨酒榨得怎么样了,伯声,你跟我来。”
      
      鉴定中心的休息室里,因为桑落酒说的事而议论纷纷,正在徐薇追问魏家得别墅是不是超级豪华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郑主任探头进来看了一下大家。
      
      然后道:“落酒,你收拾一下东西,跟我去一趟榕县。”
      
      桑落酒知道应该是有案子了,忙起身大步跟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阿鲤:换辆车……这是什么地主级别的发玩:)
    魏桢:啊这……不可以的嘛?
    阿鲤:←_←←_←感谢在2021-01-16 19:25:01~2021-01-17 18:52: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童缘CP锁死 100瓶;橇橇 40瓶;一团小甜prawn 10瓶;被帅呆了的李哈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