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黑心茶叶商 ...

  •   崎岖的山道上,苏凌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往村子的墓地走去。
      
      石溪村偏僻,火葬还未普及,人们仍实行土葬,墓地在凤凰山的北面,一踏入墓地群,阴气扑面而来,苏凌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与城市的公墓不同,这里的墓大都是椅子坟,其中有个新坟还带了院子,石桌,以及一些不认识的石雕。
      
      那就是二爷爷的墓。
      
      站在墓碑前,苏凌从墓碑,虔诚地鞠了躬,表明自己的身份:“二爷爷,我是苏凌,您指定的继承人,今天我来看望您了。”
      
      从照片上看,老人慈眉善目,生前一定是个和蔼可亲的人。
      
      带着敬畏之心,苏凌从塑料袋内拿出小卖铺那买来的冥纸、香和红蜡烛,按照张婶讲解的步骤,开始上坟。
      
      烧完冥纸,看着熄火了,他双手合十,再次鞠躬。
      
      下了坟山,苏凌不急着回家,双手插在风衣兜里,沿着石子不路,漫步在田间。
      
      乡间的早晨,空气清新,阳光明媚,轻风抚面,带了一丝泥土的芬芳。
      
      田里劳作的人看到苏凌,全都翘起脑袋,好奇地望过来。
      
      苏凌坦然自若,站在小溪的桥上,欣赏着农村独有的风景。
      
      蓝天白云,春耕农作,好一副生机勃勃的画面,消失很长一段时间的灵感,似乎在这一刻苏醒了。
      
      他举起手,假装握着画笔,在空气中勾勒出虚无的线条,漂亮的桃花眼好似一汪潭水清亮。
      
      画得正尽兴,远处传来李大海的叫唤声。
      
      “苏哥哥,苏哥哥——”
      
      苏凌停下动作,转头看向匆忙跑过来的少年。
      
      “早安,大海。”苏凌微笑地说。
      
      “早……早安。”李大海跑到他面前,气喘吁吁,“苏哥哥……村……村长请你去一趟村委会。”
      
      “村委会?”苏凌诧异问,“发生了什么事?”
      
      李大海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镇上来了几个人,村长跟他们吵起来了,好像提到苏爷爷去世的事。”
      
      苏凌一听与二爷爷有关,立即让李大海带路。
      
      村委会办公室里,三个中年男子围着一个高瘦健朗的老人不停地劝说。
      
      “金村长,你仔细想清楚了,苏二爷人走了,山上的茶却还没采摘,要是拖到五月份,茶叶一老,价格就提不上去了。”
      
      “张忠说得对,茶叶口感差,口碑砸了,我都替苏二爷可惜。”
      
      “不行!”金村长绷着脸,严肃地一口回绝,“你们出的价格太低,我不能昧着良心亏卖了。”
      
      “怎么能说是昧着良心呢?”梳着油背头的西装男笑呵呵地说,“苏二爷去世了,茶山不还是村长您说了算?前期成本苏二爷投的,后期利润您帮忙收着用来建设村子,不也是一大功德嘛?”
      
      苏凌刚到门口,听到西装男的话,不禁蹙眉。这个声音油腻大叔在怂恿村长贪污吗?
      
      好在金村长对他的话无动于衷,见李大海带着人来了,招了招手。
      
      “采茶我会,卖茶我不懂,你们想压价,就跟苏老头的孙子谈。”
      
      “苏二爷的孙子?”
      
      三名男子转头,看向步入办公室的青年,不约而同地流露出惊艳的眼神。
      
      这是一个漂亮不失英气的年轻人,浓淡相宜的秀气眉毛,水光潋艳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粉嫩的唇,组合成一张完美无瑕的脸。
      
      他留着一头微卷的及肩发丝,上身穿黑色休闲外套,内搭白色圆领T恤,下面是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脚穿白色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既时尚又精神,浑身散发着王子般的优雅和尊贵,站在简陋的村委办公室里,与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
      
      苏凌早就习惯了别人看他的各种眼神,从容不迫向高瘦老人道:“你好,村长,我是苏凌。”
      
      金村长捋着山羊胡子,一双凹陷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打量苏凌。苏老头临终前找律师写了遗嘱,指定了继承人,等了两个月,终于等到人了。“小伙子长得不错,与苏老头年轻时有点像。”
      
      被称赞,苏凌的脸上保持着完美的笑容。“不知村长找我过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刚才他站在门口,听得云里雾里,只知二爷爷承包的山上种了茶树,这三名中年男子恬不知耻地劝村长降价贱卖,好在村长意志坚定,不为金钱所惑。
      
      金村长介绍道:“他们是收购茶叶的老板,和你爷是长期的合作伙伴。”
      
      苏凌看向三名中年男子,三名男子不约而同地朝他伸出右手。
      
      “你好,你好,我是齐岳。”
      
      “我是黄兴。”
      
      “我是张忠。”
      
      苏凌双手插在外套衣兜里,站着没动,仅是朝他们颔首。“你们好,我是苏凌,昨天刚到石溪村。”
      
      漂亮的人即使失礼,也让人生不起气来,三个油腻的中年大叔不在意地收回手,心里却有些疑惑。
      
      苏二爷不是没结婚吗?打哪来的孙子?他们和苏二爷认识十几年,完全没听说过他还有别的亲戚。而且这名青年衣着时尚,气质高雅,一看就是从城里来的富家少爷。
      
      瞧出三名老板眼里的质疑,苏凌解释道:“我的爷爷是二爷爷的大哥,很多年前移居S城,前几天我接到律师的电话,二爷爷立了遗嘱,指定我做继承人。”
      
      “啊?原来如此!”齐岳恍然大悟。怪不得石溪村的人都唤苏岚为苏二爷,原来他上头还有个兄长。
      
      张忠看向黄兴,黄兴闪了闪眼,对苏凌道:“今天我们过来,主要是商量收购茶叶的事。”
      
      村长对苏凌说:“凤凰山被你爷承包了七十年,山上种了茶树,往年你爷在,都是自己与他们谈价格,今年你爷不在了,他们就想压价。”
      
      齐岳为难地道:“石溪村出产的雨露茶品质确实不错,卖得也好,但是——”
      
      张忠接话说:“但是今年不比往年,茶叶市价整体下调,我们收购商处于底层,没办法只能压低成本。”
      
      黄兴叹道:“如今经济不景气,大家做生意都不容易。”
      
      三人一唱一喝,苏凌总算听明白了。
      
      他虽然不喜欢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大学读的是美术系,但从小在苏家耳濡目染,多少懂点商业手段。
      
      这三个黑心的茶叶收购商,见二爷爷去世了,想趁火打劫,欺村长不懂行情,恶意压价收购茶叶呢!
      
      今天他们要是收购别的农作物,苏凌或许没有主意,但是茶叶……他露出淡淡的笑容,看着大腹便便的齐岳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刚提到的雨露茶,普通品质市价一斤三千多元吧?年初我家买了一罐特级品质,花了一万多元,口感不错。”
      
      齐岳听了他的话,脸上的笑容差点挂不住了。“苏……苏先生懂茶?”
      
      苏凌颔首:“种茶我不懂,品茶还行。家里长辈爱喝茶,我跟着喝了十几年,能通过香气、口感、色泽辨别茶的品质。”
      
      其实是苏凌自己好茶,对茶叶品质挑剔,非特级不喝。好巧不巧,雨露茶他经常喝,对它的价格了如指掌。
      
      黄兴和张忠对视一眼,知道今天这事估计要黄了。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苏二爷的孙子是位会品茶的行家!
      
      齐岳掩饰般地咳了几声道:“茶叶价格时有浮动,每个月都不一样,年初送礼多,价格贵点正常,现在四月份,价格早就下调了。”
      
      张忠道:“上个月和这个月,都差了几十元呢!”
      
      黄兴搓搓手说:“采茶制茶需要时间,真正上市得六七月份了,到那个时候,价格还不知要下降多少。”
      
      金村长轻哼:“再怎么降,总不能降到成本以下吧?苏老头定的价格已经够实惠了,一斤鲜新茶叶只卖一百元,你们自己算算,中间赚了多少利润?”
      
      齐岳急道:“金村长,成本不是这么算的啊!四五斤鲜叶才出一斤干茶,如果含水量高,需要的鲜叶更多。加上人工费、运输费、包装费、广告费等等,成本只高不低。”
      
      金村长道:“小苏刚不是说了吗?普通品质一斤三千多元,就当你成本一千元,你们不还赚了两千多?再说了,我们凤凰山出的雨露茶品质在一级以上,你们的售价肯定更高,赚得更多!”
      
      “不是……”齐岳一副苦笑不得的模样,“金村长你不了解行情,所以不懂……”
      
      “我咋不懂了?”金村长瞪眼吹胡子,“苏老头临终前委托我,一斤鲜叶一百元,低于这个价不卖!”
      
      眼看他们要争起来了,苏凌从兜里掏出手机,不紧不慢地提议道:“我有朋友做茶叶生意,我打话问问他好了。”
      
      张忠偷偷地扯了下齐岳的衣角,使了个眼色。
      
      齐岳咬牙道:“八十!八十元一斤,我们就收了!”
      
      张忠附和:“石溪村的路不好走,货车进不来,我们每年都得承担一大笔人工运输费。”
      
      苏凌放下手机,问村长:“二爷爷和他们之间有合同吗?”
      
      “有。”金村长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叠纸,交给苏凌。“石溪村到镇上的路,确实不好走,但你爷定的价里,不包含他们的人工运输费。”
      
      苏凌拿过合同迅速地浏览了下,看到定价那里,果然不包含出村的运输费,而且,价格有上调的空间,也就是说,一百元一斤是底价,随市场行情还能再贵点卖。
      
      放下合同,苏凌望着三位中年大叔,笑容可掬地道:“依我看,一斤一百元的鲜叶太便宜了,两百元都不嫌贵。既然三位和我爷是长期的合作伙伴,我就卖个人情,一百八十元一斤,包括出村运输费,你们看怎么样?”
      
      一百八十元?
      
      这价格没压下来,怎么反而还提高了?
      
      三个茶叶收购商听了苏凌的话,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不是我说……当初苏二爷在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提价,一百五十元顶天了,苏先生一口气提到一百八十元,这……这不是坑人吗?”张忠愁眉苦脸,委屈地嚷道。
      
      “一百五十元顶天了?不包括出村的运输费吧?”苏凌眉毛微挑,桃花眼明亮,“若是加上运费,可能超过一百八十元了,相较起来,一百八十元包运费,已经优惠你们了。”
      
      黄兴傻眼。他们怎么被绕进去,稀里糊涂地提到了一百八十元?来的时候,三人明明商量好了要压到八十元以下啊!
      
      看他们犹豫不决,苏凌遗憾地说:“你们和我二爷爷合作了十几年,虽然有优先收购权,但是合同上没有规定不能卖给其他茶叶收购商。品质高的雨露茶,鲜叶卖到三百四百一斤的,大有人在,所以我想……如果你们不收……”
      
      “不用想!我们收!一百八十元,我们收了!”齐岳打断他的话,抢先道。正因为凤凰山出产的雨露茶品质好,他们才与苏二爷合作了十几年。一品和二品的价格天差地别,如果包装成特品,更是财源滚滚。这么多年,他们赚得盆满钵满,哪舍得放弃这块肥肉?
      
      黄兴和张忠见齐岳松口了,咬咬牙也同意了。
      
      苏凌抿了抿唇,轻叹道:“一百八十元包括运输费,好像还是我亏了。”
      
      “不亏!一点都不亏!”齐岳生怕他不肯卖,笑呵呵地说,“就这么定了,咱们现在拟合同,后天……不,明天我就派人来采茶,苏先生觉得怎么样?”
      
      苏凌不急着回答他,反而问村长:“您觉得呢?”
      
      毕竟茶山的生意是二爷爷委托给村长,他得问问村长的意思。
      
      村长严肃地捋着山羊胡子,缓缓点头:“你决定就行。”
      
      这小子长得生嫩,脑子却好使,三言两语就把人给绕进去了,有点本事。
      
      得到村长的认同,苏凌免为其难地道:“行吧,那就拟合同。”
      
      他不懂鲜叶的行情,但知道成品的价格,一百八十元一斤的鲜叶与成品相比,真心便宜得不能再便宜了。不过,蔺封曾说过,谈生意就是打心理战,更要懂得察言观色,从对方的话语中提出有用的信息。
      
      他们敢压到八十元一斤,他就敢提到一百八十元,含运费是一种心理暗示,让对方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果然对方听到这个价后,一着急就说漏嘴了,道出一百五十元的高价。
      
      苏凌掌握了价格,心里有底气,谈判时便多了筹码。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三位茶商愿意和二爷爷合作十几年,说明凤凰山的雨露茶品质有保障,成品卖得上高价,只要有利可图,他们肯定舍不得轻易放弃。
      
      他还是太保守了,不敢提到二三百一斤,果然不是做生意的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