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舔狗和他的绿茶婊女神 ...

  •   
      米可可一路摸到了学校招待所,专门等过了十二点,才理了理头发,装作一脸焦急的样子上去问前台,“你好,请问谢导的房号是多少?我是来送资料的。”
      
      她手里看着东西挺多,其实就是个皮子,里头都是空白的复印纸,刚买的,连打封皮一共花了十块钱。
      
      可前台不知道啊,再说这会儿又挺困,前台打了个哈欠,“304。”
      
      米可可上了电梯,随手把东西扔在了垃圾筐里,扯了扯衣服,让领口再低一点,咚咚咚敲了304的门。
      
      门很快开了,谢导……裹着浴巾。
      
      米可可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微微仰起头,又往回收了收下巴,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导演,我做错了事情,我不配演你的电影。”
      
      这个表情是米可可专门练过的,她靠着这个神态,成功的拒绝了袁海洋的交往要求,还没让他翻脸,最后还把他变成了自己表哥,这位好表哥一个月还给她五千块钱的零花钱。
      
      从此对她言听计从。
      
      娱乐圈里有好人也有坏人,有同流合污的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不过谢导不是什么正直的人,他非常享受大导演光环带来的一切。
      
      他看了一眼米可可,“进来慢慢说,演戏主要还是以演技为主的,让我看看你的演技怎么样。”
      
      米可可跟在谢导身后,直接就坐在了床边,谢导裹着浴巾,膝盖在外头露着,米可可穿着短裤,膝盖也在外头露着。
      
      她换了个角度,两人的膝盖就碰上了。
      
      “我……我、前两天您的助理打电话给顾棠,她不在,我帮她接了电话,那边人直接就开始说了,我有点紧张,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结果那边人可能误会了,觉得我表现不好,又以为我是顾棠,就没下文了。”
      
      她嘤嘤嘤地哭了起来,往谢导身上一扑,浴巾掉了下来。
      
      “后来顾棠觉得不应该没有她,又打电话过去,也许是情绪太激动就吵了起来,我没劝住,都是我的错。我这两天纠结地快要死掉,我的心里好难受。导演,我该怎么办?”
      
      谢导的手已经扶在了她肩膀上,米可可这衣服倒是正常的短袖T恤,不过是烧毁款,夏天穿着凉快,手一放上来就能透过薄薄的衣料感受到她的温度和紧致有活力的皮肤。
      
      “那也是她自己活该。”这会儿谁还记得什么电影,什么顾棠?“快别哭了。你在我的电影里演什么角色?我给你好好说说戏。”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谢导起来,米可可给他叫了早饭,“这是二食堂的包子和四食堂的桂花粥,特别好吃,基本七点半就能卖完,您尝尝?”
      
      谢导笑了两声,他觉得这个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虽然他见过的美人多了,不过这么会演的还是第一个,他低头看了看床单——也是第一次。
      
      别说第一次能放得这么开的人真的不多,一夜下来还挺刺激,谢导登上公司内网,找到了那天的通话记录,也就是米可可号称她不小心接错的那个电话。
      
      “感谢谢导的信任,不过我觉得这个角色跟我自身的职业发展有所冲突,而且档期也有冲突,所以应该不会参演了。”
      
      “你不老实啊。”谢导笑了笑,“这明明就是你的声音,我昨天晚上可是听你叫了一夜呢。”
      
      米可可已经没昨天那么紧张了,她跪坐在床上,双手撑在前头,身体也微微前倾,不仅能突出她的锁骨,大臂还挤着胸。
      
      “谢导~”她轻轻柔柔地叫着,“您再给我说说戏吧。”
      
      谢导折腾一晚上现在是有心无力,他一边看着,一边按了删除键,他不介意帮她这么一个小忙。
      
      不过是个女配的角色,用谁不是用?他谢祁捧谁捧不红?说到底还是用会来事儿的人比较舒服。
      
      米可可得意洋洋回到宿舍,顾棠这下再没办法翻身了,连录音都给删了,谢导也站在她这一边,从此死无对证。
      
      她正美滋滋的笑,宿舍的门开了,顾棠跟朱佳佳凑巧一起进来。
      
      米可可看见顾棠就想笑,她完了,她彻底完了。
      
      顾棠上下打量着她,这神态动作,看着有点憔悴,走路也不太自然,眼睛还有点肿,明显一夜没睡。
      
      三人站在门口互相看着,眼看顾棠的气势就要压倒两人,朱佳佳抢先开口,“可可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你又不像棠棠是本地人,我担心完一个还得担心另一个,搞得做了一夜的噩梦。”
      
      米可可顺手就拿顾棠当了挡箭牌,“棠棠我好担心你,我昨天晚上出去找你了,你也不接电话,我看你夜里都没回来,我就出去找你了。”
      
      “你担心我?你去找我?”顾棠一个个看过去,反问道。
      
      两人一起点头,又觉得这一点头气势好像就矮了一点。
      
      顾棠语气淡淡道:“那你可找错地方了。瞧瞧你这一身的痕迹,你昨天晚上真的是找我去了?”
      
      朱佳佳一开始还没发现,被顾棠这么一说,她反应过来了,真当人看出不出来怎么?这明显就是跟人鬼混去了。
      
      “你一晚上都没换姿势吧?”朱佳佳嘲笑道:“这脖子,这背上都满是红印子,你不——痒吗?”
      
      米可可一愣,忙掩饰般抓了两下,“谁说不痒?要是不痒我能抓红吗?”
      
      朱佳佳鄙视地看了她一眼,“你还是换件衣服吧,也遮一遮,别被人误会了。尤其你这上衣,比我睡衣都透。”
      
      这可是谢导——米可可一副你们什么都不懂的优越感,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漱了。
      
      就剩下两人,朱佳佳有点尴尬,她不知道该跟顾棠说点什么,可是什么都不说就更尴尬了。
      
      顾棠倒是无所谓,她拿了箱子出来准备收拾东西。
      
      没过几分钟,班长过来救了朱佳佳。她脸上的表情有点幸灾乐祸,“昨天发的处分,你怎么现在还没去领呀,我刚从办公楼过来,院长特别生气。”
      
      “我忘了。”
      
      班长脸色变了,她撇了撇嘴,觉得这顾棠都到这步田地了,还装的这么云淡风轻,怪不得班里女生没人喜欢她,“那你赶紧去吧,别让院长等你。”
      
      顾棠其实是故意的,理由和目的其实都很简单。
      
      米可可出去鬼混显然不可能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为了让她彻底翻不了身。
      
      显而易见,米可可的目标应该是还住在学校选角的谢导,而且她还成功了。
      
      谢导是个自大的人,不然她不会因为跟谢导助理吵架这种理由背处分,给一个还有两个月就要毕业的人留校一年的处分,她得延毕一年。
      
      米可可没跟谢导睡的时候,她的处分是留校察看跟取消国家奖学金,现在米可可跟谢导睡了,她已经在被学校开除的路上了。
      
      她一个马上就要被开除的人,何必呢。
      
      而且顾棠还想借机激怒院长。
      
      理论上她还不知道前头有个电话被米可可接了,她得找个理由把这个电话引出来,还有什么比激怒院长又方便又解气的方法吗?
      
      要知道这从始到终,她都是被陷害的,学校也从来没有为她说过话。
      
      办公楼并不远,顾棠一进去办公室,就看见院长神色不善看她。
      
      “院长。”顾棠打了招呼,顺便按了录音键。
      
      院长眉头一皱,道:“学校给你发处分,是因为看重你关心你。你昨天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来?你是不是心里有怨气?学校都是为了你好。”
      
      顾棠眼睛好,一眼就看见桌上还有一张处分:《关于撤销顾棠国家奖学金称号的决定》。
      
      院长挺爱打官腔的,再加上他能上赶去舔谢导,足以证明他多么厌恶被人反驳,激怒他不要太容易。
      
      “院长,没有人来找过我。”她语气里带着一丝淡然,叫院长听了特别不舒服。
      
      “你这是什么态度!”
      
      “没人来找过我,学校没找我了解情况或者询问前因后果,单凭一面之词,半天时间能调查出来什么?处分就盖了章,这是正常的办事程序?”
      
      顾棠声音平静,也没什么激动的表情,可院长就觉得她是在挑衅,就好像被人一眼看穿底细。
      
      这程序——那又怎么样,谢导是荣誉副校长!他明年要拍一部大场面战争戏,三部曲,他这是为了学校好!
      
      “看来前面给你国家奖学金是错了,四次奖学金就让你骄傲了!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学会顶撞领导了!”
      
      院长从桌上拿起第二份处分,抖着挥舞到顾棠面前,“学校决定收回你四次国家奖学金的称号,奖学金不必退回!”
      
      “我知道了。”顾棠应了一声。
      
      “你知道了?”院长不满意,“这就是你的回答?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你到现在还不肯认错?”院长又加大了声音,“学校培养了你四年,学校的育人方针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你第一条就不合格!”
      
      “这不是我的错。”顾棠道:“处分上说我辱骂校外人士,一个人可没法骂架。”
      
      “你这是胡搅蛮缠!”
      
      “这就没意思了。处分发了,还是两份,我不接受也没法反抗,你还得让我笑着感恩戴德不成?而且还一点证据都没有,我倒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怎么就处分了。要是按照这个标准,这学校就没人能毕业。”
      
      “你是真不到黄河心不死。”院长拿了手机出来,点开谢导发给他的录音。
      
      原主就没想过事情能发展成这样,录音她自然也是没录的,不过不要紧,现在补上了。
      
      顾棠:你好,我是顾棠,试镜了谢导的电影《谁动了我的大纲》,请问我一直没有收到反馈,是中间有什么问题吗?
      
      助理:请您耐心等待通知。
      
      顾棠:可是别人的通知都到了。
      
      助理:请您耐心等待通知。
      
      顾棠:请问多久能收到通知呢?
      
      助理:这个重要吗。
      
      顾棠:就算拒绝我也会有通知吗?
      
      助理:我说了等通知,你耐心等一等,好吗?
      
      顾棠:明明就是你们工作失误!
      
      助理:你跟我软磨硬泡也没用啊,你演技不过关就是没你,你再打电话过来也没用!
      
      顾棠:通过就是通过,没过就没过,吊着人算怎么回事儿,非得让人等到你们开机了,才知道没选上是吧。 
      
      助理:等等,你是顾棠?你耍人好玩呢是吧?没见过你这样的,装模作样的有意思是吧?能满足虚荣心是吧?
      
      顾棠:什么耍人什么虚荣心,好好说话会吗?没道理了就开始胡搅蛮缠岔开话题了?你说清楚!
      
      助理:我跟你说不清!
      
      电话挂了。
      
      院长的酒糟鼻都红了,“你好好听听,这就是你说过的话!谦虚谨慎求实探索,你连校训都忘了!”
      
      “等一下。”跟院长不同,顾棠自始至终就没激动过,“这助理说我耍她,我怎么耍她了?说我装模作样,我又怎么装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接她电话,就那几句话,怎么就装模作样耍她了?而且,这个对话完全上升不到辱骂校外人士的地步吧?”
      
      顾棠嘴角微微翘着,眼睛里带着看穿一切的笑意,你就是想讨好谢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