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林瑶其实对这位原身的舅舅并无感情,但只要是人,都会因为罗老爷的这份情谊感动。
      
      原身已经命丧黄泉,现如今只有一个林瑶,那便是他自己,接受了罗老爷这份情谊的,也是他而非原身,林瑶在这个世上可以说举目无亲,林瑛虽说给了林瑶善意,但相处的时间太短,林瑶内心并没有太深的感触。
      
      罗老爷却不同,一则罗老爷的年龄同林瑶穿越前的父亲相仿,把他当做长辈尊敬,林瑶心里是没有任何障碍的;二则罗老爷要回原身母亲的嫁妆,目的是为了给他带走傍身,罗老爷知道林瑶被过继也不过一天时间,这是一天时间里,他想到的,能为林瑶做的最后一件事。
      
      林瑶是真的很感动。
      
      见林瑶眼眶泛红,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罗老爷眼睛一酸,险些落泪,忍了又忍,声音还是带了几分哽咽。
      
      “阿瑶,我和你外公原本不想闹得这么大,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是林润实在太过分了!
      
      过继一事,本该同我和你外公商议的,你虽是林家的骨肉,但也是我罗家的血脉,他要把你过继出去,我和你外公竟被蒙在鼓里,甚至他还想私吞了你阿娘的嫁妆,若不是你二哥派小厮来报信,等你你被送走了,我和你外公都不知道。
      
      他实在是,欺人太甚!”
      
      林瑶早便猜测是林瑛给罗家通风报信,因此并不吃惊,倒是林润想私吞亡妻罗氏嫁妆的事,他多少还是有些感慨的。
      
      他当时虽然恶意揣测过林润是不是想私吞罗氏的嫁妆,但也只是揣测,没想到真被他料中了。
      
      这可真是……太厚颜无耻了。
      
      “如今你被过继已成定局,再无更改的可能,我无权无势,能做的不多,你娘的嫁妆,本来就该是你的,今日我带了来,你全带去扬州吧,不要拒绝,这原就是你娘留给你的傍身之物。”罗老爷红着眼眶道。
      
      林瑶张了张嘴,找不到理由拒绝。
      
      罗老爷摸了摸林瑶的头,叹道,“如海人品端方,比之林润,胜过百倍不止,林润本就是个奸诈小人,你如今被过继给如海,说不定是福非祸。”
      
      这些都是罗老爷的真心话。
      
      林润那厮根本就不在乎林瑶,甚至罗老爷曾听闻,林润在外会友时,醉酒后说林瑶是克亲族的灾星,克死了母亲,还克死了祖父。
      
      罗老爷当初听闻这件事的时候,十分生气,可顾及林瑶还在林家生活,不得不忍了。
      
      被过继一事,初闻的时候,他也确实极为愤怒,但冷静下来一想,林瑶若是在这边长大,保不准会长成什么样,毕竟林润不重视林瑶,甚至是厌恶林瑶,林家除了林瑛,根本没人在乎林瑶,如今被过继给没有儿子的林如海,反倒是件好事。
      
      林如海当年为考科举,数次回姑苏,其父母亡故的时候,扶灵回乡的时候,还在姑苏守孝几年。
      
      罗老爷也是在那段时间认识林如海的,二人相识也有一二十年了,对林如海的为人,不敢说有十分的了解,但相较而言,林如海比之林润绝对是强过百倍不止的,有这样的父亲,对林瑶而言,是极大的福分。
      
      唯一让人担忧的,就是林如海的夫人,听说出身尊贵,又刚经历丧子之痛,也不知能否接受林瑶的存在,林如海同他那嫡妻感情极好,哪怕在姑苏,罗老爷也有所耳闻,若那位夫人不肯接受林瑶的话,林瑶在那边的日子,怕也不会好过啊!
      
      对于罗老爷所说,被过继给林如海是福非祸,林瑶内心是很赞同的,但他不会宣之于口。
      
      “是阿瑶不孝,让舅舅忧心了。”
      
      这一声舅舅,是真心实意的。
      
      他从这位罗老爷身上,感受到了来自亲人的关怀,跟林瑛不同的善意。
      
      罗老爷看着林瑶稚嫩的脸,叹了口气,又细细叮嘱林瑶许多,大概意思就是让他到了扬州,要尊敬长辈,爱护妹妹,不要忤逆,等等之语。
      
      说了许多,看时辰已经不早,罗老爷才停下,再说下去,那边等候多时的许总管怕要恼了,他已经看见许总管往这边看了好几眼了。
      
      “时辰不早了,记住舅舅说的话,好好照顾自己,去吧。”
      
      林瑶点了点头,谢过之后,犹豫了一下,伸手抱了抱罗老爷,罗老爷怔住,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林瑶已经随许总管上了船。
      
      罗老爷遥遥望着站在船头的林瑶,眼泪忽然就下来了。
      
      这……这是他妹妹唯一的骨血啊!
      
      若是他能早些知道过继这件事,就算是抢,也要从林家把林瑶抢回来,绝不会让妹妹唯一的孩子被过继出去,可惜……他知道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林如海不但是当官的,娶得妻子还是高门贵女,能被钦点扬州巡盐御史,想必很得皇上看重,他不过是个举人,跟林如海斗,无异于蜉蝣撼树,简直是不自量力。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唯一的孩子,被带走,却无能为力。
      
      如今,他也只能盼望着林如海能重视瑶儿,即便那边太太不喜欢瑶儿,瑶儿还有妹妹的嫁妆傍身度日,他让林瑶把妹妹的嫁妆带去扬州,也会担心林如海那边会不会有什么想法,但他已经顾不得许多。
      
      过继一事他知道得太晚,结局已经无法更改,但他总要让林如海知道,林瑶并非无处可去,他不是被抛弃的孩子。
      
      罗老爷的心思,林瑶自然不知,他在上船之后没半天,就后悔坐船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晕船,上船之后没多久就开始头晕,过了半天,就开始呕吐,许章被吓到,就近找了个城镇停靠,在城里找了个大夫,可晕船这种症状只能用药物缓解,并不能根治,因此去扬州的路上,林瑶一直昏昏沉沉的躺在船舱里休息,直到抵达扬州,下了船才感觉好些。
      
      下船之后,便有林家的下人来接,林瑶坐上轿子,轿子穿过街道,过了许久,便到了林府。
      
      林瑶坐在轿子里,看抬轿的直接把轿子抬进了府里,又走了一段,才放下轿子。
      
      许章敲了敲轿门,道,“大爷,到了。”
      
      这便是提醒他要下轿了。
      
      林瑶虽有些紧张,却并不胆怯,撩开帘子便见眼前伸来一只手,抬眼一看,是跟他一块儿来了扬州的宋嬷嬷,他摇摇头,自己下了轿子。
      
      六七岁了,下个轿子还要人扶,他哪儿那么娇气?
      
      “老爷和姑娘都在正院堂屋,大爷随我来。”
      
      林瑶知道许章是这林府的大管事,虽然心里有些疑惑许章明明是跟他一块儿来的扬州,一块儿进的林府,为何这么快就知道林如海和黛玉已经到了堂屋,但这些都不是他现在该操心的。
      
      马上就要见到传说中的林妹妹了,林瑶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小激动。
      
      “有劳许管事。”
      
      林瑶对这位许大总管,不敢有任何轻慢之心,能成为林府的大总管,这位许大总管必是当家老爷林如海的心腹,他即便是这府里的主子,可地位却虚的很,初来乍到,可不能太飘了。
      
      林瑶跟着许大总管走过穿堂,很快就到了林府的正院堂屋,堂屋里已经坐着两个人,上首坐着一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蓄着长胡子,看上去足有五十多岁了,另一个坐在左首位置,是个年岁不大的小姑娘,看相貌衣着,必是那位传说中的林妹妹了。
      
      他之前想着林妹妹的花容月貌,期待感很足,但这初次见面,才发现,现如今的林妹妹,还是个五岁的小孩子,长得是粉雕玉琢,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然而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他想看美人的心思是全然落空了。
      
      林妹妹的父亲林如海,也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他想象中的林如海,既然是林黛玉的父亲,那必然也是相貌英俊的男子,即便上了年纪,那也该是个美大叔,冻龄男神。
      
      然而事实让他的幻想破灭,林如海蓄着长胡子,活像个老头子。
      
      林如海虽然跟他想象中的美大叔全然不沾边,但初次见面,林如海给他的印象还是极好的,脾气温和,没什么严父的架子。
      
      林瑶是过继之子,初次见面,正式的叩头拜礼是必不可少的。
      
      叩完头,林如海便扶起了林瑶,让他坐下。
      
      “我叫你阿瑶可好?”
      
      林瑶点点头。
      
      林如海温和的道,“咱们家人口简单,加上你,阖府也就四个主子,这是黛玉,比你小些,往后你们兄妹二人要相互扶持友爱,阿瑶也不必拘谨,都是一家人。”
      
      过继儿子,是林如海深思熟虑过后做出的决定,但他夫人贾敏刚经历丧子之痛,并不能接受。
      
      “是,父亲。”
      
      见林瑶似乎有些拘谨,林如海温言道,“往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这里就是阿瑶你的家,不要拘谨,来,我们去暖阁说话,那边暖和些。”
      
      林如海牵着林瑶走到坐在左首位置的小姑娘面前,他对小姑娘温柔的笑着,“玉儿,来,我们去暖阁。”
      
      黛玉听话的将手给了林如海,林如海便牵着他们两去了正院冬暖阁。
      
      暖阁比堂屋确实要暖和许多,屋里烧着炭火,暖烘烘的,没一会儿身上的寒气就驱散了大半。
      
      到了暖阁,三人就围着圆桌坐下聊天,基本上都是林如海问林瑶和黛玉,而林瑶和黛玉之间却没有任何互动。
      
      林如海见他们兄妹两个气氛有些尴尬,便转移话题,问林瑶现如今读什么书。
      
      林瑶闻言一愣,接着低下头,“二哥教了我三字经还有千字文。”
      
      林如海听了,微微一顿,心中感慨,林润真不是个东西。
      
      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又不缺钱,通常三四岁就给孩子开蒙,叫他们读书,而林瑶都已经六七岁了才在二哥的帮助下学了三字经和千字文,林润对这个孩子的忽视可见一斑。
      
      既然要过继一个孩子继承香火,林如海自然是提前做过功课的,派了人去姑苏暗中考察,从年龄来看,林瑶并不是最适合过继的人选,但除了林润,其他族兄弟要么没有生养,要么只生了一个,要么就正好一儿一女,根本没有孩子可以过继出去。
      
      林如海起初也迟疑过,林瑶毕竟已经六七岁,这样大的孩子,都已经记事了,若真的过继,他会不会接受新的家?
      
      但当他看过林瑶所有的信息之后,便坚定了过继的心思。
      
      林瑶在那边府里的处境,可以说是糟糕透顶,整个家里除了他二哥林瑛,其他人要么厌恶林瑶到不想见到他,要么就当家里没这个人。
      
      林瑶的生父林润,早些年同林如海也一起读过书考过童生试,学问杂而不精,偏偏自视甚高,林如海一向对这个族弟不大看得上眼。
      
      为了过继查了林瑶的身世之后,就对他愈发不喜了。
      
      林如海子息艰难,今年足有四十岁了,除了嫡妻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其余姬妾都没有生养,他对孩子一向看得重,精心养护,可惜儿子还是夭折了。
      
      而林润呢,明明是自己学问不精,乡试名落孙山,不肯面对现实就罢了,还将自己落榜的原因怪在了尚在襁褓中的幼子身上,甚至还在外面会友的时候说林瑶是灾星,克死了母亲又克死了祖父。
      
      种种原因,让林如海对林瑶很是怜惜,也一点都不担心林瑶会惦记原来的家。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林瑶,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自己并不受父亲的喜爱,如今被过继,更不可能再对林润有任何的期待,只要他对林瑶足够好,林瑶会真正的成为他林如海的儿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