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叔叔你好03 ...

  •   下午五点,苏安工作结束。他的肌肉有些发酸,细白的胳膊不自觉打着颤,苏安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按摩着手臂和大腿,再抬头时,发现何夕燃正站在桌前吃着药。
      喉结上下一动,面无表情地咽了下去,桌上白瓶子药盒孤零零地和水杯摆在一块。
      
      苏安眼皮一跳,酸软都不管了,连忙走过去担心道:“老师,您没事吧?”
      
      余光往药瓶子上看,一团黑字小成了蚂蚁,看不清。何夕燃回头淡淡看了苏安一眼,程苏安被定在原地,眨着眼睛忐忑,“老师?”
      “不用叫我老师,”何夕燃的一半脸陷入了阴影,“你不是这个圈子的人。”
      
      苏安害羞了,他纠着手指,腼腆地道:“叔叔。”
      何夕燃:“……”
      他大概没见过苏安这么自来熟的玩意,又沉默地抽起了烟。
      
      苏安没看出他和楚鹤有什么相似的点,但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他颠颠凑到何夕燃身边,往桌子上瞅去,刚想天真无邪地问问这药是什么,却看到了一个相框。
      照片是一张全家福,父亲是外国人,绿眸和鹰钩鼻醒目。母亲温婉又柔弱,一头黑色的长卷发垂落胸前。站在前方的是何夕燃和另外一位年轻的女士,这位女士像是母亲的翻版,眼眸温柔,如菟丝花一般柔顺。
      
      一家四口,肤色都是雪白。
      
      “叔叔,”苏安,“这是您的家人吗?”
      何夕燃默不作声。
      苏安当他默认了,又好奇地指着相框中的那位年轻女士,“这是叔叔的姐姐吗?”
      
      何夕燃靠着桌边,手里玩着火机,终于开了嗓,“那是我的妹妹。”
      
      火光骤灭,语气无起伏,“她嫁了人,在两个月前死了。”
      “……”苏安低下头,内疚,“不好意思。”
      
      谈话本应该到这里结束,但何夕燃却看着苏安,继续道:“她叫何翡雨。”
      
      苏安僵硬在了原地。
      脑中电闪石光,闪过了沈长修桌上的那张死亡证明书。
      
      *
      
      苏安皱着眉头回到了沈家。
      
      沈长修是本地有名的单身汉,有钱又英俊。苏安从来没听过沈长修结过婚的消息,但如果何夕燃口中的那个何翡雨真的是沈长修书房里死亡证明上的何翡雨,是不是代表着何翡雨嫁的人就是沈长修。
      对啊,他的单身并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单身,他有前妻,前妻死了,因为丧妻而恢复单身也是单身。
      
      但如果他们真的是夫妻,在前妻去世了两个月后,沈长修又打算在三个月后和他姐姐订婚。
      
      脑子里乱成了一块,好多迷点都团在了一起,苏安揉揉脑袋,往三楼爬去,思考再三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程苏青。
      
      程苏青知道这事吗?
      何翡雨是怎么死的?
      
      沈长修和程苏青三个月后的婚姻,已经在苏安的眼里蒙上了一层不详的黑影,他总觉得沈长修目的不明。不,不止是他们两人的婚姻,这里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团黑雾,埋藏着各种秘密。想要知道人皮下是谁,就得先解决这些秘密。
      
      苏安快步走上三楼,正要敲开程苏青的门,却听到了里面传来细微的谈话声。
      他眉心一跳,手及时停在了门旁。
      
      门里面除了程苏青的声音,还有一道有些耳熟的男声。苏安静静听了一会,想了又想,恍然大悟,那是楚特助的声音。
      
      楚特助的语气很复杂,像是在祈求,“阿青,你不能嫁给沈长修。”
      程苏青冷声,“我嫁给谁关你什么事?”
      
      “他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好,”楚特助艰难地说,“他……”
      声音变低,失魂落魄,“他照顾不好你。”
      
      苏安的表情凝重了下来。
      声音模糊,其实听不大清说了什么。但零星一两个字眼也蕴藏着大信息。楚特助为什么在程苏青房间里?
      他错了,苏安原本以为是沈长修在算计程苏青,万万没想到他姐姐这么厉害,已经提前一步给沈长修戴上了绿帽。
      
      门里沉默了好久,程苏青的泣音崩溃响起,“你滚,你凭什么说这种话?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种话!”
      
      门房隔去大部分对话,苏安正听得全神贯注,身后突然有人道:“苏安?”
      苏安头皮瞬间发麻,他口干舌燥地舔舔唇,镇定转过身笑道:“姐夫,你也来找姐姐吗?姐姐刚刚睡着了。”
      
      他走过去,仰着小脸装乖:“姐夫今晚下班好早哦。”
      沈长修抬手,轻轻摸了下苏安的鬓角,“今天事情少。怎么都是汗?”
      “天气太热了,”苏安的脸蛋还有刚刚奔跑后留下来的红晕,“姐夫热不热?”
      
      程苏青房里安静了下来,估计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沈长修牵起了他的手,往楼下走去,“姐夫带你下去吃冰粥。”
      苏安乖乖跟他走,“好,谢谢姐夫。”
      
      两个人逐渐远离三楼。
      
      说实话,沈长修这样的人很容易得到青春期大男孩的尊敬和向往,他像是人生成长道路上的优秀领导者,既温柔又成熟,包容犹如大海。
      沈长修回头笑了一下,苏安抿抿唇角,不好意思地放慢了脚步。
      红扑扑的脸蛋让人想到松软香甜的蛋糕。
      
      但这样的人,明显还有很大的秘密隐藏在表面之下。
      
      *
      
      程苏青在晚饭时下了楼,她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细细的黑绸肩带挂在白皙肩头上,看到沈长修后一愣,眼底惊喜溢出,“长修,你今天怎么下班的这么早?”
      连忙上前亲昵,又噘着嘴娇嗔,“亲爱的,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他们俩耳鬓厮磨,像是一对恩爱的情侣。在没人注意到的角度,程苏青从沈长修肩部抬起头,目中复杂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
      程苏安正埋着头吃饭,一粒米一粒米地认真,绝不浪费一点儿。腮帮一鼓一鼓,脸庞残留青涩,一瞧还是个孩子。
      
      程苏青收回眼,苦涩地想,苏安才刚成年,平日里她对他喊打喊骂从来不少,关键的时候还知道护着姐姐。挺蠢的,程苏青平时最不喜欢这样的善良和单纯,觉得虚假和恶心,但这会,她动动嘴,却说不出其他的话。
      
      程苏青应当是觉得不安,所以一顿晚饭一直对沈长修嘘寒问暖。直到晚饭结束,苏安也没来得及和程苏青说出沈长修前妻的事情。
      
      苏安躺在床上摸着吃撑了的肚子,愁得叹了口气。正在这时,手机突然蹦出了消息提醒,银行卡入账了二十六万元。
      划款走的是何夕燃的私人账户,没动工作室的钱。苏安看着六位数的入款,蹭地一下坐起身,这是今天何夕燃碰了他的钱。
      
      他小心翼翼地捧起手机,眼睛发亮。
      原身因为成长经历,对钱有一种固执的喜爱,又因为程苏青的影响,钱在原身看来就是最厉害的东西。
      装乖装傻,全都是为了钱。
      
      苏安亲了口手机,心满意足地入了睡。
      
      *
      
      第二天上学,不少同学还在讨论上周大画家来学校招模特的事,帖子里飘红一片。苏安把手机压在本子下面玩,发现帖子里面有不少百科上没有标注的信息。
      
      “何夕燃的父亲是爱尔兰人,他的母亲据说对他的父亲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他爸不是很风流吗。”
      “女方的一见钟情并不代表男方就是个靠谱的人……”
      
      同桌突然撞了他一下,“苏安,你看外头。”
      
      苏安抬头,看到窗外走廊上一群校领导陪着何夕燃走过。校领导笑得满脸褶子,汗水流了满脸。
      “老头们今天穿的真正式,大夏天的还套上了西装,”黄杉手臂搭在苏安肩上,啧啧,“奇了怪了,苏安,你看何夕燃,这么热的天他也没流一滴汗。”
      
      苏安看向何夕燃,他穿得比周围谁都讲究古板,偏偏在一群同龄人中显得冷峻优雅,在大太阳底下都渗着冷气。
      
      看着他就感觉寒意升起,要不是大太阳还挂在天上,要不是这里是现实世界,苏安都以为何夕燃是个吸血鬼。
      鸡皮疙瘩偷偷起来,“黄杉,你觉不觉得何夕燃不对劲?”
      黄杉疑惑,“哪里不对劲?”
      
      窗外的何夕燃突然回头,从玻璃窗口往教室瞥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安好像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深幽绿光。
      苏安吓了一跳,反射性地笑弯了眼睛,小白牙露出一点,又乖又甜。
      
      校领导还在和何夕燃吹牛皮,“何先生,咱们学校的学生都很懂事,绝对不会破坏您作画,您就放心好了。”
      何夕燃收回眼睛,“嗯”了一声。
      
      何夕燃借用学校的美术教室在校内招模特,校方没要其他的东西,甚至想倒贴钱地让何夕燃给学校画一张油画。何夕燃这几年流传市面的画作越来越少,今年以来更是一副画作也没有完成。从何夕燃手里拿出来的画价值极高,比钱更有增值空间。
      
      校方现在把何夕燃奉为座上宾,只要何夕燃有需求,别管是什么,学校都要尽力去做到。
      
      上午第二节课,班主任脚步匆匆,“程苏安,出来一下。”
      校方让苏安陪着何夕燃在学校里面走一圈,找一个何夕燃喜欢的写生地点。
      
      苏安抱着一堆东西,脸蛋晒得通红地被带到了何夕燃身边。何夕燃正坐在中心湖旁边的树荫下,阴影在他苍白的皮肤散落,三件套包裹的衣衫中夹着烟的指头骨节分明。
      急匆匆赶来的少年打开遮阳伞,努力举在何夕燃头顶,“老师,您想去哪里?”
      
      何夕燃弹弹烟灰,带着苏安过来的教师犹豫了一下,“何先生,在学生面前不能吸烟。”
      高大画家掐灭烟,视线往下移到了苏安的身上。
      
      一路顶着大太阳走到这里,苏安的鼻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的眉头生得浓而漂亮,眉骨清凌坚韧,骨相好,皮相满头大汗的模样也比旁人好看。
      何夕燃起身将半截香烟扔进了垃圾桶里,教师欣慰笑了两下,很快就离开了。
      
      苏安又问了一遍,好脾气道:“老师想去哪里?”
      “不叫叔叔了?”何夕燃忽然道。
      
      程苏安脸上一红,耳根子窘迫缩了一下,“叔叔,”握着伞柄的手指蜷缩,“中心湖旁边是两个花园广场,有假山堆积,您要过去看一看吗?”
      
      何夕燃移开遮阳伞,“带路。”
      而在前往花园的路上,何夕燃又抽出了一根烟,旁若无人地点燃。
      
      苏安低着头,闻着还挺好闻的烟味,心里冷冷一笑。
      何夕燃面上是个冷淡克制的禁欲好男人,现在一看,先前给他打上的标签还不够。这人明显还极度自我,明知道苏安是学生这会需要去上课,明明被说过不能抽烟,但他都不放在心上,依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完全随自己高兴,冷漠地不在乎他人如何。
      
      两人途中经过了音乐教室,悦耳灵动的钢琴曲隐约传来,苏安脚步一顿,被音乐声吸引,不自觉站在门边听了一会。
      
      何夕燃走远了才发现他没跟上来,他侧头吐出一口烟,回头看了苏安几秒。抬脚回到音乐教室门,抬手敲响了门,扰乱了门内的钢琴声。
      
      教室里有人疑问:“谁?”
      苏安也回过神,疑惑看着何夕燃。
      
      何夕燃低头淡淡看着苏安,他没有一点破坏音乐的罪恶感,“跟好我。”
      苏安茫然地点点头,“好哦。”
      
      他老老实实地跟在了何夕燃的身后,直到上午最后一节课才回到了教室。
      黄杉给他接了一杯水,八卦道:“苏安,老师喊你出去这么久是干什么去了?”
      
      “去给别人当跑腿,”苏安累得嗓音软软,有气无力,“黄杉,你知道何夕燃为什么会来我们学校招人体模特嘛?”
      黄杉摸了摸下巴,“巧了,我前几天刚得到了一点消息。”
      
      苏安掀起眼皮:“什么呀?”
      
      黄杉压低声音,“圈子里的朋友跟我说,何夕燃一周前才从国外回来。他在美术那个圈子里是大人物,”他隐晦地比了一个大拇指,“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他呢,但何夕燃已经一年多快两年没画出过任何作品,有人说,何夕燃现在没法下笔,他画不出画了。”
      苏安一愣,黄杉兴致勃勃,声音更小,“我有一个朋友是何夕燃的画迷,据他所说,何夕燃从以前到现在,没烟画不出画来,但估计现在有烟也画不出画了。”
      
      苏安挠了挠鼻子,何夕燃画画的时候确实没少吸烟,他都怀疑画布里面是不是都浸了他身上的烟味。
      那何夕燃吃的白瓶药,是不是也跟画不出来画有关?
      
      黄杉好奇:“苏安,你问他干什么?”
      苏安礼貌笑了,又轻又软地骂道:“我怀疑他脑子是不是有病呀。”草他妈的,跟在何夕燃身边一上午,连看一眼手机都不行,就得眼睛一直盯在何夕燃身上他才舒服。
      黄杉噗嗤一声,忍笑。
      
      苏安在心里骂了何夕燃一个下午,做完今天的值日才感觉爽了。他擦完黑板,整理讲台,转身的时候却不小心被讲台桌角的铁钉划破了手心,刺痛袭来,鲜血顺着白皙的掌心滑落,顺着掌纹流动,蜿蜒成绮丽花纹。
      
      有点疼,苏安眉头拧着,正要去找纸巾,门外有脚步声靠近,他抬头一看,被自己骂了一下午的男人正靠在门边看着他的手心。
      “叔叔,”苏安心里一动,局促笑了起来,他敢保证自己笑得像是一个小天使,“你能帮我拿下纸巾吗?”
      
      何夕燃不动如山地看了他一会,血滴答到地上,苏安的嘴角都僵硬了,他才垂眸上前,执起了苏安的手。
      苏安展现自己的坚强,“不疼的,只是一个小伤……”
      
      何夕燃突然低头舔上了掌心的伤口。
      
      鲜血被舌尖卷走,黑卷发泛着冰冷的光泽,何夕燃专心致志地清理血迹,他闭着眼,苏安只能看到他长而卷的浓密睫毛。
      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抽手,可是掌心还是被何夕燃握着纹丝不动。
      
      “何夕燃……!”大着声音叫他。
      这个人五指颀长,但力气却好大。
      
      苏安心中的荒诞感越来越浓重,外头的天色红了一片,像是怪物即将探头出现的异象。
      
      伤口又麻又酥,埋在他掌心中的何夕燃终于抬起了头,细小的伤口已经被贪婪得吮吸到泛白。何夕燃的唇上沾染着苏安的鲜血,将唇染出了健康的颜色。
      融合着父亲基因的一双眼睛有稠浓的绿意沉淀,何夕燃道:“嘘。”
      
      嘘你妹啊!苏安眼睛惊恐地瞪大,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鹿,他正要叫出来,何夕燃平静警告道:“你想被我吸完血吗。”
      苏安可怜巴巴地闭上了嘴,哽咽,“我闭嘴。”
      妈妈有鬼呜。
      
      何夕燃舔去唇上最后的血丝,直起身整理了一番衣着。苏安被吓得瑟瑟发抖,脑子里全是吸血鬼青面獠牙的模样。
      何夕燃不会真的是吸血鬼吧?皮肤苍白,脑子有病,还舔了他的血。
      
      他的害怕让何夕燃笑了一声,高大的男人再次俯下身,阴影挡住夕阳,罩住苏安。
      “骗你的,”烟味从浅转浓,何夕燃的目光注视着苏安脖颈上淡青色的血管,吐息激起绒毛颤抖,他轻飘飘地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吸血鬼。”
      眼眸避着光,绿意不见,深如漆黑。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100个红包^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