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想起那一晚他在酒店失手扯断了韩呈的领带,以及对韩呈做出的那些事情……对方不仅没怪他还愿意拉他一把,季诺鼻头一酸,他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大概就是粉上这样一位优秀的偶像。

      可惜他命不好,没办法承情也没办法报恩,季诺打开橙色软件打算搜一下同款找找代购,这大概是他临走前唯一能做的了。

      不过他前一晚搜了太多恶性肿瘤、各类绝症的相关信息,点开橙色软件先弹出一连串的医疗信息。
      小到骨灰盒定制大到全套的临终用品一应俱全,最上方镶金边的推广位则是新兴行业——临终护工的推荐。

      生育率结婚率连年走低,独身群体的数量越来越庞大,专业临终护工应运而生。

      季诺之前高考报考的时候就听说过,是收分很高的大热门专业,专门培养高素质护理人才。
      收入丰厚,行业要求也高,负责保质保量送好病人最后一程,不仅要给予病人病体最专业的护理,还要精通心理学及时纾解病人情绪。

      季诺肯定是买不起这种几十万一年的服务的,但他看到图片上用加粗字体标明活动期间,可以免费享受一个月的线上咨询试用装……

      半小时后季诺通过客服审核,试用资格激活后进入金牌护工选择界面。

      季诺选择了一名叫“橙子”的临终金牌男护工,精通心理学、营养学、基础医学,有恶性肿瘤护理经验五年以上等等近一千字的介绍,简历非常漂亮。

      不过季诺觉得这些金牌护工都很厉害,他选择对方单纯是因为韩呈的粉丝名叫橙子,他也是其中一个,所以对这个名字特别有亲切感。

      客服:[亲亲,已经将您的个人账号提交了,护理师橙子会在七天内进行添加,请您耐心等待哦~]

      季诺以为活动太火爆他还有得等呢,没曾想洗完澡就收到了一条添加好友申请。

      【Orange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季诺用毛巾擦掉屏幕上的水雾,嘴里嘀咕了一声orange就点了通过。

      紧接着他就收到对方发来的系统默认验证信息Orange:[我是Orange]

      季诺:[您好,您叫我小诺就好。]

      季诺:[看介绍您是有心理咨询师证书的,我能先咨询一些心理相关的问题么?]

      Orange:[?]

      为拍戏学习了诸多技能的韩影帝,恰好有这么一张证书。
      看着屏幕上方的“正在输入”,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韩呈想了想还是回复道:[可以。]

      *

      季诺能活到现在大半是靠自己,也习惯坚强,因为要忙于生计,他连交友最基础的时间成本都无法付出,所以他没有朋友也非常不善于交流和揣摩别人的心思。

      这些年除去学习工作外,他额外投入精力最多的大概就是追星。

      不过他追星的方式和大多数人都不同,虽然从韩呈的第一部电影开始就成为他的死忠粉,但他至今只为韩呈出过几张电影票,写过一些没什么深度的影评。

      韩呈很擅长拍摄苦难题材,而一直活在苦难中的季诺,无数次从韩呈电影中传达出的态度获得继续前行的力量,所以他将韩呈视作一颗珍贵的启明星。

      他一直以为他对韩呈的崇敬大过喜爱,直到他在王导的生日宴中一不小心喝了加料的酒后,心中的野兽被释放出来……

      季诺深吸了一口气,以向上天告解的状态敲下一行文字:[我酒后失控非礼了我的前辈……]

      韩呈:?

      为了让心理咨询师明白他的行为有多么恶劣,季诺红着脸回忆起那一晚的事情:[我的力气从小就比正常人稍微大了一点,那天我闯进他的房间一把就扯断了他的领带,然后在他脖子、脸颊、颈后多处留下大片吻痕……]

      韩呈:……
      虽然意识到对方似乎认错人了,但情况罕见地令他感到棘手。

      季诺告解得十分专心:[……强吻对方时势头太猛,一头锤狠砸下去我和他同时被撞晕,我们就这么稀里糊涂睡了一宿……导致第二天很多人都误会了我们的关系。]

      韩呈黑着脸放下手机,按了按眉心。

      季诺还在手机另一端认真地敲击着屏幕,将自己上下其手亵渎“神明”的罪状一点点剖析清楚。

      至于引发的一系列不可挽回的后续,季诺一时想不到相同程度的事件替换,卡了小半晌才纠结写下:
      [原本董事长有意将女儿嫁给他,但因为我们之间发生这样的事,他为了不让我难堪打算和我当一段时间假情侣。]

      韩呈深吸了一口气。

      季诺:[这件事对他的事业影响特别大,而且还为此被人误解谩骂,真实情况比我说得还要严重很多很多。]

      季诺:[您说……他是不是喜欢我?]

      韩呈强忍着没回复,阴差阳错发生这种事,一旦撞破后续就没法继续相处了,只要他没回复,即便以后被发现这是他的账号,也能推说是软件bug他什么都没看到。

      季诺还在继续:[客服应该提交了我的具体情况,您也知道我现在拖下去只会给前辈造成更大的损失所以我请辞了。
      我想向您咨询的就是,如果他这些举动真的是对我有意的话,我走之前做些什么能尽量弥补?]

      季诺:[他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我不想他因为我受到一丁点伤害,我真的不配……]

      季诺等了一阵对方都没有发来回复,他看了眼左上角的时间已经将近两点,揉了揉重新染上困意的眼角,颇为懂事地最后补充道:
      [时间太晚您先睡吧,客服说试用装申请的人特别多需要排七天的队,所以我完全没想到您这么快就来加我,我这边不急的,等您有时间再说哈,晚安/月亮/双手合十]

      韩呈深邃的眉眼紧蹙着,他静默了片刻后关掉聊天框,给徐荔留言道:[不论季诺打算用什么理由拒绝,都要留住他。]

      随后抬眸看向坐在不远处哈欠连连的助理:“季诺今天出了什么事?”

      钱磊强打起精神把季诺“被捕”的假消息说给韩呈听,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咸柠檬糖提神。

      他已经快两年没跟着韩呈跑剧组了,这次在无人区拍摄条件差得离谱也就算了,这一部的夜戏还特别多,他才跟了一个月已经感觉自己就快熬成人干了。
      反观韩呈忙到后半夜还有精力关注千里之外的绯闻对象,钱磊在心里竖起大拇指。

      韩呈眉头没松:“没人澄清?”

      钱磊心道季诺那个糟心经纪人除了收钱,其他时候都跟死了一样,不仅如此,听说季诺的微薄账号早就被公司收走了,是以两人捆绑后季诺的一切都需要他们这边帮忙运营,也是够徐荔烦的了。

      他抹了一把脸压下困意解释道:“黄金四小时内就已经澄清了,但没什么人信,小山说荔姐另有安排。”

      韩呈薄唇紧抿脸色也冷了下来,钱磊的困意立即散了七七八八:“怎么了呈哥?”

      韩呈虽然对待身边工作人员一向宽和,但他的面部线条太过凌厉,又自带一股子矜贵的上位者气势,面无表情时总是会让周围人压力倍增。

      韩呈摇摇头:“明天关注一下网上的动向,及时和我说。”

      钱磊立即应声,看着韩呈阖上疲惫的双眼开始闭目养神,他倒是不困了,心里不解地嘀嘀咕咕起来。

      不过是多年前搭过两句戏,韩呈作为前辈鼓励了季诺两句,哪需要担这么大的责任?

      退一万步说就算季诺真是因为呈哥进圈,那也是粉丝个人行为,即便他呈哥一向看淡除演技外的任何事,也没必要给自己揽这么一个烂摊子。

      娱乐圈捕风捉影的事情不少,但钱磊听多了季诺的负面消息还是受到了影响,最初他就对季诺的印象很糟糕。

      加上出事第二天一早是他去酒店车库接的韩呈,亲眼目睹自家一向贵气端方的影帝老板,脖子耳后成片成片的激烈红痕堪称“惨烈”,让他一度以为季诺是真空拔罐器成了精。

      而韩呈至今对那晚的事情闭口不谈,钱磊更是觉得十有八|九是被小糊咖仙人跳了,导致他和普罗大众一样,对季诺的印象进一步急转直下。

      不过钱磊做不了老板的主,现在只希望季诺少作妖,乖乖听荔姐的话上娃综好好表现。
      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呈哥不顺势转个型实在太亏。

      等熬过娃综,薛小山就能回来当生活助理,他这个老胳膊老腿还是更适合留在云市对接商务。

      *

      季诺后半夜虽然睡着了,但睡得十分不踏实。

      一梦接着一梦惊醒了好几回,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踏实睡下,这一觉就睡到了九点半。

      他醒来摸到手机,想去查看男护工橙子的消息回复,结果却看到徐荔的回复。

      徐经纪人:[可以。]
      徐经纪人:[不算协议情侣的十倍违约金,我们这边大概会因你违约损失九千万左右项目置换和前期宣传费用,等中午财务核算的详细报告出来……]

      季诺猛吸一口凉气,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他账户内余额巅峰时期都没超过九万,一下子债务翻一千倍险些没握稳手机。
      他之前完全没考虑到韩呈上《崽崽去哪里了》,也是需要进行项目置换的。

      作为韩呈的死忠粉,因为近两年没办法平衡工作学习过得有些狼狈对韩呈的关注度减少很多,他一直以为韩呈的综艺首秀都是平台求着他去的。

      殊不知比韩呈还大两岁的顶流岑晰已经到了不得不转型的时候,一早就盯上山竹平台的S级综艺《崽崽去哪里了》。
      而实习父母只能有一组,韩影帝直接用其他合作项目压过准备带资进组的岑晰。

      季诺之前打算谎称是自己死缠烂打用生命威胁韩呈,对方才好心认下关系,以两人此前天差地别的风评,他有把握将韩呈完全摘出去。

      但看到徐荔发来的内容,季诺才意识到现在已经不是他发个解绑声明,就能将两人之前的“官宣”揭过去的。

      季诺看着屏幕上的天文数字,大脑陷入宕机状态……

      *

      果不其然,没等徐荔给他发详细数据,季诺已经答应会乖乖配合协议。

      徐荔收回手机,推上墨镜载着薛小山直奔郊区福利院。

      她让薛小山拎着一大包零食玩具先去哄哄孩子,她则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

      薛小山虽然长得膀大腰圆像个糙汉,实际上性子细致耐心是带孩子一把好手,这次没跟着韩影帝去大西北拍戏,就是特意留他去陪季诺带孩子上娃综打辅助的。

      徐荔作为金牌经纪向来善于谈合作,而且来之前已经联系了中间人提前铺垫,到场后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到半个小时就说动了福利院院长同意达成双赢协议。

      院长能答应这么痛快,一方面是徐荔以影帝名义大方捐赠,加上节目能为福利院带来曝光吸引更多的爱心人士,给院里的孩子们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而且带孩子上节目的刚好是孩子的救命恩人,人品更加有保障。

      另一方面,则是新接收的那个孩子在省样品库中没筛到匹配的血样。
      他在这一行干了快二十年,以陆嗷嗷的情况来看,送到国家样品库找到父母的概率也不大。

      但这孩子有一双标志性的灰蓝眼珠,上节目多些曝光兴许就能被亲生父母或者亲属看到,只要能保证孩子不受到歧视苛待和人身安全,上节目对他来说利远大于弊。

      院长轻啜了一口茶,继续提出最后一项要求:“如果孩子父母中途找来,希望你们能将后续录制的选择权放到他们手中。”

      徐荔笑着应声:“那是自然,一切以孩子为主,您放心,直播镜头二十四小时开着,韩老师和小季一定会好好照顾他……”

      徐荔这边把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以为薛小山能轻松将孩子搞定。
      毕竟一个被拐后又流浪多日险些再次被拐的四岁小孩,肯定正是敏|感缺爱的时候。

      不论是薛小山这样温柔可亲的大哥哥,还是那一大包零食玩具,正常小孩子都很难抵抗的。

      可等她在院长的陪同下,来到陆嗷嗷小朋友所在的房间时,看到的却是小孩大马金刀地坐在小小的儿童椅中,手里还玩着薛小山的手机,大块头助理小媳妇一样立在一边。

      薛小山见到徐荔总算来了险些嘤出声,立即用仅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徐荔:“他说他不去。”

      徐荔眉梢一挑,看了眼薛小山一言难尽的神情,回身笑着和院长说想单独和孩子聊聊。

      陆傲天第一眼就认出薛小山是之前那个废物大块头了,他对薛小山上节目找爸爸妈妈的提议毫无兴趣,倒是觉得对方贴着防窥膜的手机好用得很。

      他切入无痕浏览,唰唰唰将网上能搜到和陆氏财团相关的消息都翻了个遍。
      基本能确定不是时间线提前,而是他错误穿到了出生前,因为陆氏财团还和上辈子一样,这时候还没逐步转回国内。

      作为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且不论警方是否会相信一个三岁幼童自称自己是陆氏未来继承人替他联络,陆家只要没疯就不会不远千里赶回来配合他做亲子鉴定……

      陆傲天歪嘴一笑,困难?不存在的,没什么是他堂堂龙傲天做不到的。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的崽:区区季诺
    后来的崽: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下章开始正式开启娃综打脸part~
    ps:本文设定龙傲天是会逐渐受幼崽身体的影响,是有龙傲天属性的“崽崽”。
    我是从身体发育和内分泌两方面影响考量的,崽是四岁的身体,脑神经发育不完全,就像一部分多动症宝宝容易走神,看什么都想碰一碰是因为脑神经发育障碍一样,即便塞个成年人的灵魂也没办法精准自控。
    幼崽的内分泌系统随着年龄不断发育成熟,和成年人也是不一样的,激素对人的影响可以浅浅参考大姨妈影响情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