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季诺没敢直接抱孩子,选择捞着孩子腋下将人提溜进警局,就是怕孩子身上还有各种暗伤被他抱疼了。

      看着手里拎着的小小一只,季诺懊悔自己对人贩子下手太轻,这种人就该让他尝尝什么是全身粉碎!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他清楚犯人应该交给法律来审判。

      但他实在厌恶这种人渣败类,一时间连诊断书带来的沉重打击都顾不上,满心满眼都是先帮孩子把这牲口人贩子送进去再说。

      季诺一路捞着孩子腋下毫不费力,手里的小孩特别乖巧,除了最初蹬了两下腿之后都非常配合地任他提着,他就像提着塑料袋一样将人提进了审讯室。

      实际上陆傲天是不得不乖巧,一场恶斗几乎将他这弱小的幼童身|体的力气全部耗尽,不可力敌就只能智取,他在脑中快速分析起现状的最优解……还没等他想完,人就被季诺放在了椅子上。

      陆傲天一抬头,正对墙上的电子挂钟。

      上面清晰显示着现在的时间是2030年7月25日,陆傲天愣了一瞬,他是2031年出生的,为什么他在2030年已经是小孩模样了?

      陆傲天暗啐一声什么破系统,不仅把他错送进小孩身|体,还弄错了时间线。但为什么身上还会有牛家夫妇留下的痕迹?

      难道因为时间线错误,其他方面也发生了改变?陆傲天第一次觉得脑袋里像是塞了一团乱麻般无法立即捋顺。

      其实涉及到的内容并不复杂,无非是时间线错乱带来的几种可能性。

      前世拐走他的人贩子牛家这一次状态未知,他要么依旧是从牛家跑出来的,需要防范牛家来寻,要么是被快穿局凭空变出来。

      如果是后者,他这副被凭空变出的小身|体到底还是不是陆家的血脉?以及陆家现在并不知道他的存在,他没办法轻易认回。

      但四岁幼童的脑神经尚未发育完全,他的思维智力和身|体一样都受限于这副身躯,只不过削弱程度没有身|体那么夸张,他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

      在陆傲天努力思考间,季诺已经向对面的女民警将过程大致叙述了一番,随后拉起陆傲天的袖口向民警展示孩子身上的伤痕。

      季诺之前粗粗一看就觉得触目惊心,将孩子另一只宽大的袖口同样撸到肩膀,发现除去布满青紫斑痕的手臂外,孩子手肘外侧的皮肤还破损了一大片,正源源不断往外渗血。

      负责两人的是一位面目和善的圆脸女民警,见状立即叫人去拿医药箱过来。

      季诺看着像感受不到疼痛的小孩,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胳膊有伤怎么不和叔叔说呢?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

      小孩依旧酷酷的,一脸平静地摇摇头。

      伤口冲干净后,季诺拿出消毒促愈合的喷剂提醒道:“这个喷起来会有点痛喔。”

      面对小朋友,大人会不自觉夹起嗓子温声去哄,季诺声音好听,装童言童语就像幼儿园老师一样自然,但一直面无表情的小孩却嘴角一抽。

      季诺以为是药剂落在伤口上引起痧痛,立即俯身为他吹吹,小孩向后一躲,用又硬又奶的声音拒绝道:“不痛!”

      季诺嘴角抽抽,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酷了吗?看向小孩瘦小手臂上的斑驳伤痕,眉头又紧紧蹙起。

      在一旁围观半晌的女警啧啧称奇,她家孩子今年六岁,也接触了很多年龄相近的小朋友。
      别的崽轻轻碰一下都要呲哇乱叫哭爹喊娘,眼前这崽刮出这么大一个血口子,眉毛都不皱一下?

      她双手交叠按在心口处由衷感叹:“你真是个勇敢的乖宝宝!”也是面对孩子自动夹起嗓子。

      陆傲天:“……”

      这点小伤有什么疼的?别说他可是堂堂龙傲天,就算他真正三四岁的时候,这种磕碰小伤也一向是忽略不计的。

      陆傲天奶声奶气严肃强调:“第一,我不系宝宝。第爱,区区小箱有霞么疼的?”

      一说长句再次失控的口音,让陆傲天说完就快速低头,像是面对陌生人害羞了般,实际上是他再一次为自己的声音和口齿不清感到抽搐。

      女民警被陆傲天逗得哈哈大笑,觉得小朋友故作严肃板着小脸说大人话,用的还是软软甜甜的小奶音就更可爱了。

      片刻后她强忍着笑意接起电话,是陪人贩子去医院就诊的同事打来的。

      挂断电话后她在笔记上又标注了几笔:“人贩子真是自己摔倒的?”

      拍完片子是粉碎性骨折,实在少见平地摔成这样的,人贩子在医院哭嚎着说自己是被季诺踹断了腿,要告他故意伤害。
      但小路上没监控,再加上叫做季诺的青年看起来温温柔柔的,面色苍白十分病弱,完全不像是有能力对男人施暴的模样。

      而且为了救孩子,在一定范围内的对抗也属于正当行为,警察也是按要求问一声。

      一直因为羞耻自己“口音”沉默不语的陆傲天突然开口:“是摔的,他是坏银,活该!”

      他陆傲天一向恩怨分明,不论怎么说都是季诺救了他,于他有恩,这种时候他当然不会装聋作哑。

      陆傲天作证后,女警察呛咳了好半天才把笑意压下,忙点头记录:“好好好,阿姨会写清楚的。”

      陆傲天顶着张萌萌哒小脸,十分老成地微微颔首,随后抬眼给了季诺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

      在季诺的视角看来,就是一个三四岁的小不点皱眉挤眼,看起来非常不舒服的模样。

      他立即抬起孩子的小下巴检查:“怎么了嗷嗷,是眼睛里进沙子了?叔叔给你吹吹。”

      陆傲天:“……”

      *

      女民警后续又询问了陆傲天的身世,考虑到现状的不确定性,陆傲天并没有将话说死。

      他利用年龄优势故意将话说得颠三倒四,只说自己是从小被拐卖偷跑出来的,后面就开始装迷糊说头疼想不起来。

      民警问不到更具体的信息,就按照走失儿童的流程带他去采集血样。

      如果孩子父母的血样数据已经录入寻亲系统,警局这边将孩子血样提交上去,几天就能帮他找到亲生父母,在找回父母前陆傲天将暂时被送到福利院安置。

      季诺握住小孩骨瘦如柴的腕子,发现他手肘的伤口还在渗血。

      这种表皮破损的伤口喷了促愈合的药物暴露在外,应该很快就能结痂才对,季诺眉头微蹙:“嗷嗷的凝血不太好?”

      陆傲天的确是有轻度凝血障碍的,不过作为一个连父母都记不得的流浪儿,他只能茫然地摇摇头:“不叽道。”

      说完又快速低下头,再次因自己奶声奶气的奇怪声音五官抽搐。

      季诺想向警察反映一下孩子的凝血问题,却被小黑手握住了袖口,小不点晃了晃他的衣袖,仰起那双因过于瘦小显得格外大的双眼,奶声奶气说道:“没事,多等等,就好。”这一次陆傲天话说得格外慢,虽然声音很小但吐字倒是咬得很清晰。

      季诺先入为主觉得孩子的眼睛和梨涡像他,这会儿换了个角度又从孩子的脸上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
      想到那个人季诺神色复杂了一瞬,随即弯下身摸了摸孩子的头顶:“还是要和警察叔叔说一声的,到时候转达给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才能以防万一呀。”

      季诺对人类幼崽的印象,还停留在多年前他后妈带来的那个孩子,壮得跟小牛犊似的,一个不顺心就会满地打滚撒泼耍混,后妈就会叫着心肝宝贝地抱起对方,无有不应地哄着。

      眼前的孩子却是一身伤都不喊疼,伤口凝不住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除了无痛症患者哪有人会感受不到疼痛呢?不过是因为没人在意才会养成这样的习惯。

      见小孩一脸不赞同的神情,季诺想了想继续软声哄道:“以后受伤了要记得和福利院的阿姨说,知道么?”

      小孩继续面无表情,他实在懒得和对方解释自己的强大。

      季诺将凝血问题反应给警察后没有理由再留下去,他蹲下身做最后的道别:“叔叔还有事要先走,嗷嗷别怕,爸爸妈妈一定会来接你的。”

      陆傲天在心里否定,想了想还是一脸严肃地点点头,相救之恩,让对方安安心也罢。

      *

      另一边,影帝韩呈的工作室内。

      经纪人徐荔抱臂而立,听完助理的胡言乱语后冷脸反问:“你说你在路上偶遇了一个和韩呈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虽然孩子被你跟丢了,但你坚信这个孩子上娃综的效果一定比小童星好一万倍?”

      身高体壮的大块头助理疯狂点头:“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大块头正是影帝韩呈的生活助理,跟丢孩子后他都快郁闷死了。
      体力缓过来后他又在周围来来回回兜了好几圈,那巷子连接了好几条小路都被他找个遍,愣是没看到孩子的一点踪影。

      而且那一片特别偏,他也找不到什么店家行人询问,甚至连监控都考虑到了,结果那一片干脆没装监控他简直想吐血。

      女经纪人闻言深吸一口气:“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什么胡话?”

      “我让你去磨一磨小童星父母,你说你去追更像的路人小孩了,现在小童星也没谈下来,小孩也追丢了,你在这舔个大脸‘对对对’还想我夸夸你?”要不是她了解助理为人,都要以为他是为了逃避工作信口开河了。

      助理委屈地缩了缩肩膀:“孩子家长跑太快了,我在后面越喊他跑得越快……”

      他看着挺大一坨,像是酷爱撸铁跑步的健身达人,实际上大学四年体测全靠和体育老师攀交情才低空飞过,他是真的追不上。

      不过他跑最近的时候,那孩子回头他刚好看到正脸,小孩沉着张小脸,简直形神兼备和韩影帝足有七八分相似。

      而且他见过季诺真人,季诺和韩影帝颇有夫妻相,孩子眉眼间还有点像季诺,感觉拿两人照片去合成未来孩子的长相,都合成不出这么恰到好处的一张脸。

      有这样一个孩子,他还跟小童星费什么劲儿?大块头助理完全能想象出“一家三口”的宣传照会在网上引起怎样的轰动,再次向领导保证道:“真的!那孩子特别特别像呈哥。”

      徐荔虽然信这个憨厚的下属为人,但不信有和韩呈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

      她怀疑就是对方被小童星一家磨出幻觉了,徐荔按了按眉心:“行了,你先去工作,今天下班我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

      嫌货才是买货人,她觉得小童星那边加点码是谈得下来的,不过她实在不喜欢这种目光短浅的孩子家长,也不觉得对方值这个价格,但架不住没人比他更适合。

      一个多月前,徐荔手里的影帝艺人兼工作室老板韩呈,和风评极差的小糊咖季诺酒后乱性,还被狗仔跟拍并拿到了酒店走廊监控。

      相较于“yp”、“py交易”、“乱搞”这些字眼,一段稳定健康的情侣关系显然更适合韩影帝一直以来的形象,刚好对方的年龄也到了转型的时候。

      所以为了扭亏为盈,她顺势给两人安排了为期一年的协议情侣,炒一年cp各取所需再和平分手。

      不过韩影帝的工作行程早就排满,唯一能勉强配合的就是到娃综《崽崽去哪里了》露几次脸。

      这边时间不给力,又想将两人cp炒热乎就不得不借助“娃”的力量。
      所以她一早就打算好,让季诺带着小童星上娃综为两人的cp预热,韩影帝这边抽时间露脸,起一个画龙点睛的效果。

      没曾想童星父母坐地起价,为此不惜让孩子装病住院,她派助理去磨一磨,结果派了个寂寞……徐荔想想就头疼。

      她揉了揉太阳穴滑开手机想打个电话,一条软件推送弹了出来:《震惊!网传季诺被捕真相竟是……》

      季诺被捕?
      徐荔一口气险些没上来,点进去快速扫了眼文字版。

      是有人拍到季诺被警车送进警局,爆料人称季诺形销骨立面白如纸,暗指他沾了不该沾的东西。

      视频封面是一个高瘦一个矮小的两道背影,两侧站着身穿制服的警察。

      虽然只是个背影,但她还是一眼认出季诺身上那套让她记忆深刻的山寨运动服,徐荔立即点开视频。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龙傲天可听不得矮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