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你肾不好? ...

  •   天空染上橘粉色,如同少女的娇颜。
      
      慕歌快速喘着粗气,扶墙。
      
      太惊险了!
      
      她刚刚险些被来往的车辆撞死,幸好她反应及时,否则,早成了烂泥一滩。
      
      “小姑娘,你没多大事吧?”
      
      路边偶有行人过来安慰她,剩下的则跑去围观路上的劳斯莱斯。
      
      心跳得厉害,已然过了精神高度紧张期,奔跑时全身发力的肌肉这才缓过来。
      
      又酸又痛。
      
      突然发力的后劲让这具许久未运动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差点当场跪下。
      
      慕歌嗓子发哑,只能对好心人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
      
      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就当她以为这已经够倒霉的时候,险些撞了她的车主突然走到慕歌面前。
      
      ——慕歌依然扶着墙,弯下身子喘气,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通过周围人的避让以及走到她跟前的两条大长腿来判断。
      
      车主应该还挺有钱。
      
      尚未缓过来的慕歌发散思维,倒也是乐观。
      
      “你没事吧?”
      
      青年的嗓音并不低沉,反而很是清冽,如同一汪泉水,又如美玉相互碰撞。
      
      慕歌抬首,一双眸子看向青年,女孩的娇小衬托出青年的高大,画面美好的像璧人深情对望。
      
      至少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此时慕歌离青年极近,从她的角度望去,可以观察到青年眸子里一闪而过的不善神色。
      
      她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这点慕歌不否认。
      
      毕竟任谁在开车出行的时候遇到有人强行碰瓷,即使再好的脾气也会流露出不耐的神色。
      
      可他眼里透露出的不像是被碰瓷的不耐,更像是……
      
      “你不会觉得我让你破格成为我的助理是因为我喜欢你吧?”
      
      青年嘲讽道。声音不再清冽,充满浓浓的不屑。
      
      他们果然认识。
      
      慕歌张了张嘴,还未吐出任何音节,脸色突然一白,直直向前面倒去。
      
      被迫接住女孩的祁言:“……”
      
      比起喜欢他,祁言现在更觉得女孩只是单纯地想碰瓷。
      
      ……
      
      当慕歌再次醒来时,鼻子充斥着挥之不去的消毒水味。
      
      在医院。
      
      她睁开眼,病房的设施不陌生,慕歌曾经在这里待了整整一个月。
      
      以魂体的方式。
      
      “医生给你补充了葡萄糖,大概还有十五分钟这瓶药就可以输完。”
      
      慕歌歪歪头,青年坐在病床旁,正皱着眉头目光专注削手里的苹果。
      
      别人削苹果只削表皮,他仿佛跟苹果有仇般,把它削得坑坑洼洼,令人不忍直视。
      
      总算把表皮削没了,他才抬起头,“啧”了一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的生活助理呢。”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把手里的苹果递给她。
      
      “今天允许你休息一天,明天再来公司报道。”
      
      祁言甚至觉得他简直是全世界最好的老板了。
      
      夜里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那种。
      
      说来也怪,明明按照公司的规定女孩的各方面条件根本不够资格成为他的助理,而他在冲动给offer后也的确后悔了。
      
      明明在看到碰瓷女孩的脸时第一个念头是想辞退她的,可女孩苍白无力倒在他身上的时候,祁言竟可疑地心动了。
      
      更可气的是,他现在应该在办公室里批改文件,而不是坐在病床旁拿水果刀削苹果。
      
      辞职,一定要让她辞职!
      
      在女孩眼睫微颤发出一声嘤咛前,祁言如实想道。
      
      现在,女孩那双眸子望向他时,祁言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他像机器人般木讷地把苹果递给女孩,双唇下意识开合:
      
      “先休息一天,明天再来报道。”
      
      奇怪,他原本是想说……说什么来着?
      
      祁言回神,发出一声冷哼,“我去上班了,医药费已经付好了,等会直接回家就行。”
      
      祁言不等慕歌回复,迈起两条大长腿往门外走。
      
      到了门口,又像是要挽回自己身为老板的尊严,“医药费从你工资里面扣。”
      
      这才有个老板的样子。
      
      祁言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直到女孩张口,“谢谢。”
      
      祁言背影一晃,同手同脚地走出了医院。
      
      慕歌眨眨眼,祁言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会对她展示出不善的人。
      
      反倒像极了慕歌写小说挣钱时期最不擅长写的桥段。
      
      ——一见钟情。
      
      回想起原身留给她的记忆,慕歌更愿意称这种转变为见色起意。
      
      原身前几日面试的时候,黑心室友藏了她的化妆品,恰巧附近的美妆店又人满爆棚,原身几乎是素颜朝天参加的面试。
      
      而今天不一样,有了上次的教训,原身早早预约了美妆店,自己也随身携带化妆工具,防患于未然,可以说,今天的原身比以往的要好看上十倍。
      
      祁言突然动心也不是没可能。
      
      但不管怎么说,祁言今天确实帮了她。
      
      慕歌舔舔有些干枯的唇,恩情她记下了,不过要是祁言敢对这具身体强行做什么……
      
      她的眸子蓦然一暗。
      
      现代不像妖界,可以恣意杀人,但是要让一个男人失去他的作案工具,她还是办得到的。
      
      想到这,慕歌凝神运气,感受妖力从身体汇向指尖。
      
      没有。
      
      “慕慕,慕慕。”慕歌在心底唤了两声,没有得到回应。
      
      慕歌心一下沉了下来。
      
      她仔细回忆她穿越到这具身体前,都发生了什么。
      
      作为妖界的左使大人,妖王身边第一得力干将,她奉妖王的命令前去检查妖界边际的情况。
      
      妖界边际最是恐怖,除大妖能安然进入以外,其余小妖贸然闯入只有死路一条。
      
      慕歌很确信她是一只大妖,也清楚地记得她已经检查好了往回走的画面。
      
      不是妖界边际出了岔子,慕歌实在很难相信还有什么东西能将她杀死。
      
      等等!
      
      慕歌的脸突然阴沉下来,嘴角扯起一抹弧度,神情诡异。
      
      护士小姐姐进来为她拔针,只见小姑娘模样乖巧,细细柔柔地问她:
      
      “请问我有什么需要忌口的吗?比如鸽子。”
      
      她摇摇头,回道:“你的身体不好,鸽子非但不是忌口,反而有提高免疫力的作用,可以吃的哦。”
      
      祁言回公司有一会了,他坐在办公室沉思良久,思考今天为什么这么反常。
      
      还没等想出个所以然来,手机突然弹出一条推送。
      
      [吃鸽子竟有这等功效,让人意想不到]
      
      他可没搜索鸽子,想来又是哪个沙雕发朋友圈晒美食,又被大数据捕捉到了而已。
      
      祁言至今都还记得他禁欲好久手机却弹出一条关于补肾壮阳的推送。
      
      那时他刚好给自己喜欢的人发玩游戏的截图。
      
      好巧不巧,路由器在他旁边,使得祁言还没反应过来,截图已经发送成功。
      
      而喜欢的人上一秒刚给他发了张表情包。
      
      又好巧不巧,当他要撤回的时候家里刚好停电。
      
      在祁言打开流量后,一条消息映入眼帘:
      
      【你肾不好?】
      
      臊的祁言当场自闭。
      
      一查竟然发现王氏集团董事长无意间把自己买了补肾药的事发上朋友圈。
      
      祁言转手就把这个董事长拉黑了。
      
      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
      
      少年时期的祁言冷酷地想。
      
      

  • 作者有话要说:  祁言以为本书:办公室恋情×霸总的替身小助理
    慕歌以为本书: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一个男人失去他的作案工具是一门技术活。
    补充说明,祁言是在路边停好了车才过去找慕歌,只不过慕歌当时的精神高度紧张,只顾着自己逃出来了,忘记观察四周。
    写了四个版本的第一章,最后还是觉得这个写得更顺。
    期间还改了大纲,本来有三个版本都是写女主如何如何的,东西越加越复杂,索性第一章就没放太多关于女主的消息,怕你们看不懂。
    本文不定时更新,看作者什么时候有空就是啦。
    再放一下下一本预收文案,感兴趣的收藏一下啊。
    《绿茶她无奈从良》
      季茶是众多女孩眼中的高阶绿茶,尽管她自己不这么认为。
      直到季茶死后绑定了绿茶从良系统。
      季茶:我看你是在做梦。
      系统:电击一次。
      季茶:爸爸我错了。
      季茶确实很想从良,只是控制不住自己乱说的嘴。
      “学长,学姐真好看,哪像我,又不会化妆又不会打扮。”
      学长上下打量,“你是该好好向学姐学学。”
      季茶:勉强保持住微笑。
      一旁的学姐笑得很甜,“茶茶住我家我亲自教你。
      季茶:微笑中透露着沧桑。
      (男主学姐)
    文案暂定这个不变,app的小可爱们戳一下作者后台就可以看到了。
    谢谢大家啦,晚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