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学医第二天 ...

  •   蔚蓝苍穹中闪耀的灰白太阳已经升到了最高空,树影也随着太阳的偏移缩到最小。
      
      该找家餐厅吃午饭了,久野梦我想。
      
      她站在原地,这一次,辨出了身后缓慢放轻的脚步声的主人目标朝向正是自己。
      
      久野梦我猜到了是谁,她甚至没有动。下一秒,眼前就遁入了黑暗——一只冰凉的手覆了上来,然后是喷洒在耳边的温热气息,伴着刻意压低的声音:“猜猜我是谁呀。”
      
      虽然身后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但男音与女音的区别还是过于明显,也很容易分清。
      
      少女波澜不惊的嗓音紧跟着响起:“松田。”
      
      松田千代松开手的一瞬,东京商业街林立的楼宇重新涌入久野梦我的眼眶,她下意识眯了眯眼。久野梦我转身,平静的眼底映出了松田千代的模样。
      
      眼前的人拥有一头明亮的金色大波浪,眼睛的颜色是淡紫色,在其中能窥见盛开的薰衣草海。上身一件白衬衣,搭配一条紧身牛仔裤,很好的勾勒出了她漂亮的腿型。
      
      松田千代撇撇嘴:“啊,你怎么一下就猜中?”
      
      “因为只有你会这么干。”
      
      其实直白点讲就是,她在东京没什么朋友。
      
      “好吧。”金发少女笑嘻嘻的,“要去吃饭吗?一起吧。”
      
      久野梦我没有拒绝。
      
      就目前来说,松田千代是久野梦我在东京结识的人中,与她关系最为亲近的。
      
      尽管她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
      
      久野梦我在与人交往中,几乎不会是主动的那个,所以她和松田千代关系的亲近都得归功于对方。
      
      松田千代很喜欢久野梦我,并不是因为初见时她的搭救,而是她的情绪表达。
      
      她的异能可以感知他人心理,与传统意义上的读心术并不相同,她可以感知到的仅有他人的情绪,无法获知其内心的具体想法。
      
      但人类的情绪是最多样纷杂的,也是最具有感染性的。
      
      她年幼时,常常因为操控不了异能而全天处于感知状态,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脑海,仿佛下一秒大脑就会爆炸。
      
      松田千代仍旧记得,也许此后多年她都会记得,在第一次见久野梦我时,自己的后背倚着砖块砌成的墙,磕得很疼,但她没力气挪位置了,因为腰腹的伤更为严重,伤口渗出的血液染红了淡黄色的上衫,黏糊糊的,几乎要凝成血块。
      
      绝大多数人见到这场景的第一反应都得是惊叫一声,而栗发少女面无表情地站在她面前,用再平静不过的语气问:“需要帮忙吗?”
      
      换了旁人多半是要再问问为什么她会伤成这个鬼样子,但久野梦我提都没提。
      
      仅从外表,看不出一丝的情绪外露。然而外表平静并不等同于内心也平静,松田千代原本也是这样认为的,可她动用了异能,仍旧没有感知到一点关于她的情绪。
      
      不含恶意,也不含善意,没有害怕,也没有怜悯。
      
      如同站在广阔的大草原中央,放眼望去,空空如也。
      
      久野梦我治愈她的伤口后,松田千代最为感兴趣的不是她的异能,而是她本身。
      
      在之后与栗发少女的相处过程中,松田千代特意释放过异能,却还是没有一次听见她内心的情感。于是她终于确认,久野梦我的情绪表达十分微弱。
      
      十分微弱是委婉的形容,说明确点就是,她在生活中,是不带感情的。
      
      ****
      
      视野明亮的餐厅里,久野梦我与松田千代面对面坐着。
      
      栗发少女看着眼前的人问道:“你要回横滨了?”
      
      她的音调总是平静的没有一丝起伏,像是沉静的一滩死水,即使是疑问句,竟也有大半能念出陈述句的感觉。
      
      “对啊。”松田千代单手支着下巴,语调懒散,听上去对于要回横滨这一事并没有什么积极性。
      
      “不希望回去吗?”
      
      她右手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抱怨似的说道:“那当然。我在东京多开心,真是一点都不想回去。”
      
      久野梦我喝了口服务员之前呈上的凉水,“为什么突然要回去?”
      
      “啊,因为首领病重了,好像已经到了指不定哪天人就没了的程度,所以就要把我召回去。”松田千代简单地陈述完事实,后一句则继续强调拒绝的意愿:“但我可不想立马回去,就现在那港口mafia,麻烦得要死,谁爱呆谁呆。我打算能拖一天是一天,等哪天港口mafia派人——尤其是我相熟的同事——来逮我了,那就拖不下去了。”
      
      她所说的首领,是横滨出了名凶残与狠厉的港口mafia首领。而松田千代,正是港口mafia的一员。不过据她所说,她只是外交部普普通通的一员,手上没什么人命,干净得很。
      
      话音刚落,松田千代陡然想起了什么,沉静的紫色眸子都焕发出了一点神采,“说起来,小久野的异能是「治愈」吧,要不你和我回一趟横滨,等把首领治好后,咱俩再一起回来。”
      
      她本只是开玩笑似的提出,但说着说着,松田千代都把自己折服了,激动地一拍桌面,“天哪,我真是太聪明了!”
      
      久野梦我:“……”
      
      不得不说,松田千代的假设过于理想化了,但久野梦我没有一下否决她的提议,她问道:“港口mafia有多少人希望他活着?”
      
      这算是松田千代的半个知识盲区了。
      
      她细想了两秒,无奈摇头:“不清楚。我离开横滨时港口mafia就乱成一锅粥了,现在乱的程度只怕不弱于当时,内部四分五裂,他们对于首领态度的具体情况我也摸不清。”
      
      栗发少女评价她说:“松田,你一点都不像港口mafia的人。”
      
      无论是身上沾染的气质,还是对它的关心程度。
      
      她笑眯眯的,坦然承认:“因为我当年加入港口mafia,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啊。它会变成什么样,谁会成为下一任首领,内部对立的形势如何,这一切我都不关心。只要不波及到我,其他怎么样都行。——我这么说,小久野,你有没有觉得我挺没良心的?”
      
      久野梦我摇了摇头:“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松田千代忽地笑开了,眼底盛满了柔和的日光,她垂眸敛目,含着某种奇异的眷恋般地说道:“所以说,我果然很喜欢小久野你啊。”
      
      对待世间万物,总是表里如一的漠视。
      
      即使缺少情感,也绝不会假装自己拥有情感。
      
      金发姑娘偏过头看向窗外,这段话她之前也对一个人说过,得到的评价却是——
      
      “听上去好没良心呢,千代。”
      
      不像太宰治那个表里不如一的恶劣家伙。
      
      明明在没良心这点上,远胜于她。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捧场!!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六月的雨 10瓶;梨悠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